搜 尋 此 網 誌

2018年9月24日星期一

古靈今慾中秋情(十八禁)


古靈今慾中秋情(十八禁)

五百年前的月圓之夜,一家客棧的房門打開,一位素雅的二十歲女生從房內走出。女子衣著典雅斯文,她手持一個細小的木盤子,以沉思的腳步走向客棧外街角的一口井打水,準備翌日早晨作梳洗之用。

女子到達那口井時,她沒有立即提起放於井旁邊的一個繫著粗繩的大木桶放入井裡,而是俯身探望井底。女生呆視著井中一會,赫然瞥見井中有明月。此時她便在意識模糊中禱告起來:「小女子秋貞,本來與師兄在大帽山習武,正值中秋,遂一同下山,欲到太平山一遊,卻誤了船期,要明早才有船渡海。今夜與師兄入住客棧,可惜只剩下一房。小女子不忍師兄睡地板而自己睡床,但二人同床,就算一個睡床頭,另一個睡床尾,便更為糟糕。月神有何妙法,可令師兄今夜對小妹有靈無慾呢?正所謂餓死事小,失節事大!懇求月神指點迷津!」

井底的月影跟著泛起了漣漪,女生似是聽見一絲聲語:「秋貞,五百年後有一位與妳年齡相若的女子,她就有慾無靈,沈迷性器具,對男兒乏趣。倘若你可扭轉她的歪性,我便可使妳與師兄同眠共枕也不會戰戰兢兢,可以好夢連綿。」

語畢,一道強力吸力把秋貞抽了進井底。瞬間便前行了五百年到了現代,就在香港土瓜灣沙中線地鐵建築地盤的一口古井,一名穿著明朝古服的女子從古井中彈出,她降落在一條行人道,站立於一位跟她面貌、形態和年齡相仿的女生面前,阻擋著她的去路,女生頓時被嚇至花容失色。

秋貞以嚴詞質問遭她阻擋去路的女子:「秋德,我知道妳剛剛光顧了性商店,把妳手拿著的一袋性玩具丟棄,跟我走吧!」

女生雖然被嚇至驚惶失色,但她依然問擋住她去路的女子:「妳是什麼人,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而且跟我樣貌和體態相同,只是衣著古舊而已!」

秋貞沒有回答女子的問話,她伸手搶奪女子手中的環保布袋。二人在糾纏一會後,跟著雙雙被吸進古井之中,再回到五百年前的時空。

客棧的房門再被打開,師兄正於床外的橫樑掛上紙燈籠。秋貞把裝滿水的木盤放在一張小椅子上,她跟著走至師兄背後,師兄剛好掛好了一盞紙製彩燈,他轉身面向秋貞時,含羞的面容重下頭:「玄生,中秋夜要你躺地而睡,小妹於心何忍!但與你同眠共枕,小妹乃難保貞節。」話畢,秋貞便從手中的布袋拿出一條麻繩。

玄生呆望著秋貞手中麻繩一會才回答:「我明白妳之心緒,願釋妳之疑慮。」

夜深人靜之際,床上的女體脫去下裳,手拿一條原本是震蛋,卻蛻變成銅製陽具的性物在自慰。她身旁遭到麻繩綑綁著手和腳的師兄正呼呼大睡。一盞紙製彩燈照明的昏暗睡床,漸漸從只有鼻鼾聲混雜著床叫聲。但兩種不同的聲響並不是此起彼落,而是並響齊鳴。

女體內的秋貞從熟睡中被弄醒。她感覺自己私處遭受到異物撩動,誤以為被師兄姦淫,便馬上躍離女體。

秋貞站立於床邊,面向著睡床,她驚魂未定之時,才發覺二秋合而為一的秋體正在自慰,睡於旁邊的男兒是被綑綁起來的,根本不可能對她無禮。

秋貞跟著走至房中的小桌前的椅子坐下來,但她面向著木床,等待女體完事後才返回秋體。此刻她才想起,月神要她使秋德有靈無慾。如今秋德躺臥男兒身旁也視而不見,怎麼辦?

秋貞思索了一會後,她隨手拿起桌面的月餅來吃。正當她把月餅放進嘴口之時,玄生被床叫聲弄聲,他吃驚地高聲喊叫:「師妹,妳在幹什麼呀?」

秋貞立即驚慌起來,馬上飛身至床上,面對面壓在玄生上面,隨之把自己口中的一塊月餅塞進玄生的嘴中,以制止他作聲。

玄生咀嚼和吞噬了月餅後,便喃喃自語:「原來我被鬼壓著,怪不得見到污穢之事!」秋貞聽見,才知道玄生見不到她的,因她沒有了軀體。

這時秋貞意識到她自己離開了女體,秋德是不會被驚醒的。而且秋德躺臥男體身旁也不為所動,她是要讓玄生主動,方可使秋德動情。秋貞跟著便與玄生嘴對嘴,以一口香氣把他迷魂。她隨之解去綁紮玄生手和腳的麻繩,然後把繩子重新繫上,跟著拿去擾攘秋體的銅製陽具。

一切辦妥後,秋貞便返回女體。過了一會,秋貞和秋德也徐徐進入夢鄉。玄生跟著因為口渴而再度甦醒過來,他試圖掀開被子時,才發覺自己的手和腳分別與秋貞的手和腳綑綁在一起,但他依然以另一隻手之助,掀起了被子。玄生赫然瞥見女體的上衣被扯開少許,半露他未曾見過的上半黑色下半粉紅色奶罩。他對這件奇怪內衣目眩神迷,因如此纖巧的肚兜不是他生活時代的內在美。


此刻秋貞也遭到玄生的身體移動弄醒。她並沒有作聲,只是在靜觀玄生會如何做。玄生已感覺不到他的一隻手和一隻腳分別牽繫著躺臥側旁女體的一隻手和一隻腳,他跨過秋體的身軀時被手和腳的綁繩絆倒,跌下女體之上,臉部也觸碰著似是熟睡的臉龐。就在迷迷糊糊之中,玄生戰戰兢兢的唇口便輕輕磨擦著似是甜睡的玉唇。隨著擦磨的持續,兩雙嘴唇也逐漸地濕潤和微熱起來,但玄生始終園地踏步,沒有向前邁進一步。秋貞思索了一會,她就離開了秋體。女體便只剩下秋德一人。秋德隨之被玄生的嘴巴磨擦弄醒,她驚訝地問壓在她身體上的男兒:「你想幹什麼呀?」

玄生才清醒過來,他的嘴巴便離開秋體的嘴唇少許。遲疑了片刻,玄生才歉意地作聲:「師妹,對不起!我也不知為何會冒犯了妳。」玄生跟著欲翹起上身。

秋貞正站立於床邊,她面向著木床。秋貞馬上伸出胳臂,以手掌壓著玄生的背肩,然後對他說:「玄生,我是月下佳人,你要繼續嘴吻她,月圓之夜,你要挑起她的靈性,好讓她靈氣逼人,從而造福世人。」

玄生見不到秋貞,他只是聽見語音,背脊又受壓,誤以為真是神仙的召喚,他的嘴口便恢復先前的所為。

秋德是聽到秋貞跟玄生的說話,但玄生便聽不見秋貞與秋德之間的對話,因她們倆已融合在同一軀體。

秋德不斷扭動頭顱,她不肯被玄生嘴吻,卻斷斷續續地對秋貞說:「若果我被這個小伙子弄至動情,我將來就會使妳動慾。」

秋貞聽後,她傲慢地回答:「只要你動情,就會回到先前的時空。我今夜便可與師兄大被同眠而他也不會對我動慾。」

經過了一番糾纏,秋德的頭顱再沒有能力扭動,她全然被制服,兩個嘴口也緊緊地耦合在一起。玄生本來瑟縮在口腔裡的害羞舌頭也脫口而出,撞擊玉唇護著的牙齒,唾液徐徐地滲透進秋體的齒縫,緊閉的牙齒沒法再支撐,張開讓勇猛的舌尖闖進,教口腔內本來藏匿的羞怯舌頭遭受到攻擊,逼她奮起跟來犯舌尖作戰。

舌戰的持續,使秋體另一隻沒有遭到綁紮的手失去制約,緩緩地伸至男兒的背部,跟著摟著他的背脊。秋貞意識到秋德已經動情,她便彎腰拉開玄生,以便把秋德送回原來的時空。甚料她把玄生的肩膀拉起少許,秋體的手臂便把玄生摟回。她們倆在糾纏之間,秋貞跌了在玄生的背部。此時床板突然打開,床下原來是一口在明朝已經棄置的宋朝古井。床板再度關上時,床上已空無一人。

時空隨即躍回到現代,中秋夜於香港土瓜灣沙中線地盤的另一口古井,突然射出了一束激光至月球,古井跟著回復了常態。


這時位於大嶼山的一座村屋頂樓的露台,一名二十多歲男兒正倚著欄杆,他在觀賞皎潔的明月。男兒剛淋浴出來,他只穿著一條短褲,上身是赤裸的。突然之間,他瞥見似是一絲微弱光線從月亮射進他背後的客廳。他轉身查看究竟時,頓時瞠目結舌。

男兒走回客廳,與全身被麻繩綁紮的裸體女生只有咫尺之遙時,依然目瞪口呆。女生隨之對男生說:「師兄,快幫我鬆脫綑綁。」

男生繼續呆滯了一會,才可開腔說話:「妳的容貌很面熟,我不知在什麼地方見過妳,但我實在不認識妳。」

這時秋德從女體中躍出,她高傲地向女體的秋貞說:「五百年前妳便可以離開我倆的胴體,因為妳是古人。但回到現代,我就可以離開咱們的軀體,因我是今人。」

男兒是聽不到秋德與秋貞的說話,他仍然目不轉睛地凝望著裸體的女生。片刻之後,一隻無形的手掌按著男兒的赤裸背部,把他推至幾乎可以貼著秋體,柔絲的嬌音傳進了男生的耳孔:「她是月下佳人,你先吻她的頸項,繼而向下,你便可感覺到溫暖和安逸,但不要觸碰她的嘴口,因你的靈氣會被她吸去。」

男生遲疑著,他沒有所動。秋德的慾音再對他說:「嘴吻她的頸項,方可挑起她的心性。」

秋貞隨之向男生傳以靈語:「你只要嘴吻我的玉唇,我便可以給你靈氣,無須要舌吻我的頸項的。」

躊躇了片刻,一雙有力的胳膊分別伸往女體的背後,把她摟抱著。一對迷惑的嘴巴便於秋體的頸部磨練,頸項逐漸遭到男兒舌尖的唾液沾濕,秋貞翹首而默不作聲,因她知道秋德要逼使她動慾,但她自知有能力抵禦。

然而,她的兩顆失去自主能力的羞澀乳頭,遭受到頸項的刺激而彈出,使秋德知道秋貞抵擋不了男兒對她頸項的嘴舌之吻。

慾音再語:「吸吮她的乳頭,她才會覺得你可愛和可親。」

靈語即刻再言:「你先要回到起始的嘴口,按步就班才是,那兒不是你現在可觸碰之地。」

男生的嘴巴停頓了一會,跟著微微向上移動少許,又再度停下。摟抱著秋體兩邊背肩的一雙手掌,隨之往下移動,引領男生的頭顱也向下遊,濕潤的嘴口便徐徐而下,於兩個被麻繩分隔的乳房處才改變了移動方向,男兒的兩邊臉頰隨之於兩個乳房處輪流磨擦徘徊。直至一顆凸出的乳頭遭受到男兒嘴口的吸吮,秋貞才扭動身體,以便擺脫那雙該死的口唇。可惜的是,甩脫了的嘴舌,卻移至另一顆乳頭,繼而更為忘情地吮吸。然而秋貞也沒有氣餒,她依然扭動軀體,讓男兒的口舌不得逞。但她徒勞無功,因擺脫了的嘴舌便再度移至另一顆乳頭,默默地繼續不斷耕耘。

佈滿唾液的兩顆乳房並沒有使男生的嘴口感到疲倦,慾音再語:「不要滿足現狀,往下更為海闊天空。」

靈語再音:「往下是邊陲地域,你要止步,不可前往,以免誤闖險境。」

這時男兒的口舌已欲探索矛盾的呼喚,他緩緩而下,於肚臍處舌吻一會,才於肚臍左右兩邊嘴探舌索,把秋體的小腹也弄至濕漉漉。

今次靈音先下手為強,她搶先開腔:「你的嘴口已迫近下面的幽谷之域,再往下去,會地動山遙,險象環生,回頭是岸吧!」

慾音立刻作聲:「只要你抓緊幽谷後面的兩座包山,便可穩定天地乾坤。」

兩隻分別按著秋體兩邊腰部的手掌跟著往下移動,然後抓住兩顆豐滿彈性的臀部。遭到麻繩遮蔽的幽谷兩旁,逐漸地沾粘上唾液,秋體便左右扭動起來。但是秋貞的下體被前後夾擊,兩個臀部分別被十指緊湊地搓揉著,她的扭動已是無濟於事,擺脫不了之外,對雙方也造成更大刺激。

男兒控制了秋體的擺動後,慾語即刻發音:「站立起來,把她移至沙發椅處坐下。」

男兒便站立起來,把秋貞摟抱著,然後把她移至一張單人沙發椅,讓她斜臥於沙發椅上。

靈音再語:「色慾傷身,靈性養生。止慾制色,未為晚也!」

男兒聽後,當即除下褲子,秋貞企圖站立起來,但她被男生再度摟上而躺下沙發椅。

慾語再音:「解下綑綁她身體的繩子,她已經逃跑不了。」


男生隨之伸手往她的背後解開綁紮她的繩索,跟著再度俯伏在她身上,兩隻胳臂又再分別伸往她的背後摟抱著她。

靈音再言:「慾海無涯,唯靈是岸啊!」

此時一條堅挺的陽具於無意中被劫持於秋貞兩腿之間而動彈不得。慾語再音:「全力以赴,磨擦她的身軀,使她忍無可忍。」

秋體前後遭受到夾擊,兩顆渾圓乳房被男兒的胸膛擠壓住,她的背部,從肩膀到腰部,以致屁股也遭到兩隻手掌輪流地擠撫和抓弄,含羞而隱蔽的幽谷之戶,被一條動彈的陽具不斷磨擦,致使幽林溢出了泉水,滋潤了動盪不安的陽具。這時鬆綁了的身軀,反而伸出雙手分別摟抱著男兒的背肩,她的兩腿分別交叉摟著男生的臀腿。男生跟著再度舌吻她的頸項,他仍然不敢吻上秋貞的玉唇。

此時此刻,慾語已經沈默。至於靈音,就沒法面對挫敗而逃之夭夭。

站立於他倆背後的秋德,她見到秋貞的手和腳劫持著男生的軀體,意識到秋貞動了慾。秋德遂返回秋體,她要把秋貞送回五百年前的時空。

片刻之後,秋德驅使摟抱著男兒的手和腳鬆弛下來,秋體隨之前後推移,欲把壓在她身上的男生推開。男兒堅硬的陽具也與秋體的陰戶若即若離,溢出潤滑液的龜頭不時碰撞了陰蒂和陰唇。本來秋體的雙手縮回她自己身邊,便可使力把男生推開,但秋貞不肯罷休,她指令雙臂把男兒的肩背再度摟抱著。此刻龜頭正壓著陰戶,使秋德感到難耐,秋體雙腿失魂地再度緊夾著男兒的臀腿。

逃逸了的靈音突然返回,認為自己未曾輸掉,依然有著號召力,遂與已經默不作聲的慾語結成聯盟,齊聲對男生開腔:「牽動她的幽靈,她才會釋出獸慾。」

男兒已經被弄至魂飛魄散,靈慾齊語促使男生吻上了微開的等待唇嘴,他的舌尖闖進了秋體的嘴口,舌戰內裡的舌頭。雙方起初糾纏不清,但連綿交戰後,秋貞的舌頭被俘虜至男兒的口腔,成了他的階下囚。男兒跟著伸手往他倆陰陽相觸之處,秋德的陰戶就遭到灼熱的龜頭猛然地撩撥著,濕暖的陰唇混合龜頭溢出的潤滑液,猶如合成汽油般被燃燒起來。烈火熊熊的熾熱陰戶,徐徐地把堅挺的陽具吞噬進滾燙的陰溝。沙發椅隨即震動起來,但悠揚悅耳的床叫聲覆蓋了沙發椅震移的聲響。有靈無慾的秋貞和有慾無靈的秋德,她們的胴體不停地被一條挺進的烈性陽具抽動著,雙方的靈與慾也混淆不清,沒法分得出彼此了。

正當兩張緊緊耦合的嘴合分開稍作歇息之際,男兒突然驚愕地喊叫:「師妹,原來是妳!」

頃刻之間,男兒的肩膀便遭受到失去制約的牙齒咬上。但瘋狂的牙齒沒有就此罷休,玄生的兩邊肩膀被咬至傷痕累累。可是,他痛楚的喊叫聲並沒有教秋貞釋放出憐憫之心,她繼續毫無人道的撕咬,猶如猛獸扯食擒獲的獵物一樣,秋貞只剩下獸性,失去了靈性。男兒唯有再度以自己的嘴口吸吮著如狼似虎的餓嘴,他把挺直的舌尖伸進虎狼之口,跟內裡的舌頭交鋒,才克制了狼齒之慾,使秋貞重拾靈性。

男兒的陰莖被秋德的陰溝慾擒仙縱,抽得陽具沒法支撐之際,男生的嘴口便離開與他糾纏不休的口舌,然後輕聲地問秋貞:「我快要山洪暴發了,妳是否要我把陽具抽出來呀?」

一排鋒牙利齒突然向前撲上,緊咬著男兒剛剛完話的嘴唇。尖聲的痛叫未曾停止,就於電光火石的瞬間,緊縮的灼燙陰溝便抽乾了滯留陽具等候去向的精液。

男兒跟著呼呼大睡。當他甦醒過來時,只是獨個兒赤條條地仰臥在單人沙發椅。他的陽具已被清潔乾淨,但師妹就芳蹤杳然。男兒朦朧中浮現一位穿著淺藍色繡花肚兜和深藍色纖巧內褲的女生為他清洗陰莖,他總是覺得自己剛剛是與一名古娃今嬌共赴巫山。



中秋節的翌日,男兒到位於九龍大角咀的高鐵車站。他通過關卡到達登車月台,尾隨一位似是熟悉的女生背影登上高鐵列車。女生走至一排雙座位,她坐了在近窗戶的位置,男生便跟著坐了在她身旁的座椅。料想不到電腦系統隨意抽籤的座位,竟然也使他們成了毗鄰。

列車開行了一會後,男生以尷尬的神情問女生:「小姐,我思索了很久,總是覺得很久以前見過妳,而昨晚的中秋夜,也曾見過妳,真是奇怪!」

女生回以笑容:「你的嘴唇微微腫脹,是否吃得月餅太多?」

男生臉露困窘之色,他以疑惑的語調回答:「我昨晚只是站在露台賞月,可能是遭到月色曬至灼傷吧!」

女生俏皮地笑了一下,跟著再問男生:「你的肩膀傷勢如何呀?」

男生頓露愕然之色:「妳怎會知道我肩膀受了傷的?」

女生哈哈大笑起來:「你不時以手觸摸兩邊肩膀,而且臉露痛楚之色,任何人也會知道你肩膀是受了傷的。」

男生沒有再作聲。他沈默了一會後,有點兒膽怯地問女生:「小姐,我名叫玄生,可否告知我妳的芳名呀?」

女生回以甜美的笑容:「我名叫性女貞德。」

男生聽後,他自言自語地說:「性事非常貞德啊!」

女生頓露詫異的臉色:「你怎會意識到性女是性愛的性,而不是神聖的聖呢?」

男生從容地回應:「聖女貞德是法國民間傳說,真假成疑?但妳卻是真實的。所以不可能是虛構出來的聖女。」

貞德回以甜美的笑容,沒有回應玄生。玄生便問她:「妳往那裡去?」

貞德回答:「我去杭州相親。」

玄生詫異地說:「我也是去杭州相親。」

貞德也臉露奇異之色:「那麼巧合啊!」

他們倆在閒聊中便到了深圳北車站,要下車轉乘另一線列車前往杭州。

兩人下車後,步行往另一月台時,玄生戰戰兢兢地問貞德:「妳覺得我們是否已經相親成功,何須再去杭州?」

貞德停下腳步,她臉轉向側旁的玄生:「就算咱們已經相親成功,也可以去西湖追月和渡蜜月吧!」

玄生跟著凝望著貞德,貞德為自己的失言而感到難為情。她臉轉回前方,羞澀地垂下頭。片刻之後,玄生伸出胳膊,以手掌牽著貞德的手掌,二人十指緊扣地步向前往杭州列車的月台。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