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7年1月4日星期三

了斷昔慾迎新情


了斷昔慾迎新情

大除夕的週六傍晚,在香港島金鐘站新開行的南港島線的月台上,一對男女正步向一列剛到達的列車。列車打開門,車廂走出的乘客中,有一位年約三十歲的男士,他踏出車廂後,左右兩邊手臂馬上分別被兩名隨後步出車廂、年約二十多歲的艷色女生挽上。男士見到迎面而來的一對男女,他立即翹首仰面,擺出一副傲慢的面容。

該對男女並沒有刻意避開二女夾一男的三人組。轉眼間他們便走至面對面,兩組人也沒有讓路,大家僵持不下之際,被兩女夾住的男人肩膀突然被一隻手掌按著,嚴肅的語音傳進他的耳孔:『羚羊,你不要誤會,文君因為覺得身體不適,我才送她回家。』

羚羊瞄了文君一眼,他才望向跟他說話的男兒:『相如,我跟文君已經再沒有瓜葛,你喜歡的,任揀吧!』

羚羊的臉跟著轉向文君:『平安夜那晚,我喝醉了,妳送我回家。我要求妳留下,但妳竟然揚長而去。如今我,』羚羊隨之轉動頭顱,分別瞄了夾住他左右手臂的兩位艷女一眼,才繼續說:『左擁右抱,簡直分身不下,真是沒法子再兼顧妳了,請讓路吧!』

文君沒有氣憤,她伸出胳臂,以手掌抓住相如的上臂,把他拖至一旁,讓羚羊三人翹首而去。

他們三人經過文君和相如身邊片刻之後,相如轉身向後望,而羚羊也正是轉身向後看,兩男四目相投一會,相如再回頭望向前方時,文君剛好踏進了列車的車廂,相如才急步走向車門。

列車開行時,雖然他們坐在一起,但二人沒有交談。列車到了海洋公園站時,夕陽的光芒閃耀車廂。列車再度開行時,相如的肩膀被柔髮的頭顱倚上。相如立即從口袋取出手機查看和回覆短訊。他心不在焉,漸漸萌生無名恐懼,憂慮回到文君家時,她家人去了看煙花匯演,到時自己可能身不由己。

短暫的車程煎熬著相如的心窩,猶如漫長的路途。列車到達海怡半島的總站時,教相如心亂如麻的秀髮才離開他的脖頸。兩人走至大廈的入口,文君以隨意的語調向相如說:『我雙親與親戚在家開派對,你也進去一起慶祝吧!』

文君用意是要釋去相如可能憂慮她的家人全部外出,到時羊男虎女共處一室,餓虎豈有不吃羔羊之生態食物鏈。

雖然相如跟文君父母有點頭之交,但他不願意闖進文君的圈子。相如是因為羚羊才認識文君,而文君與羚羊分道揚鑣只是短暫時刻,他不欲被誤會搶奪朋友女伴的嫌疑。

遲疑的腳步,被伸出胳膊的手掌抓上他的上臂,這是相如的手臂第二次被文君抓住,但今次不是讓路,而是引路。

他們倆走進住宅時,果然有十多人在室內。文君母親見到相如,臉露不悅之色,她走前質問文君:『我以為妳是跟羚羊回來,他到那裡去了。』

文君晦氣地回答:『羚羊被兩頭猛虎煮成羊腩煲了。』

文君心知她雙親也希望她與羚羊重修舊好,而平安夜她與親戚巧遇醉醺醺的羚羊,是她父母慫恿她送羚羊回家,以致那夜她沒有在羚羊家逗留。這晚文君不再作出妥協,她把相如介紹給親戚認識。雖然文君只以朋友的關係來介紹相如,但各人也心知肚明,察悉文君的用意。

男親戚不會介意文君的新朋友,致使相如很快便跟他們閒聊起來。文君也跟其他女親戚在交談,相如逐漸地對文君訛言身體不適,要求他陪伴回家起疑心。而且在金鐘地鐵站內,他與羚羊回望相觸的眼神,他開始意識到,左抱右擁艷女的羚羊,對他與文君走在一起甚為妒忌。

他們吃了火鍋一段時間後,文君的手機收到了圖像的訊息,她拿起手機來查看了一下,隨手便把智能電話放了在她與相如之間的檯面,相如因而瞥見兩女分別嘴吻羚羊左右臉頰的影像。相如跟著留意著文君的臉色,卻異乎尋常地平靜。

文君吃了她碗子裡的食物後,她取起手機,站起來少許,遞給坐在她對面的表妹,從容地問她:『可否跟我們拍照?』

相如立即意識到文君要報復,但此情此境他沒法子反對。

文君從她表妹手中取回手機後,她把手機的螢光幕向著相如,笑容的嘴唇問他:『你覺得怎麼樣?』

相如才察覺到照片中文君的頭顱微斜傾向他,他呆了片刻才回答:『效果不錯。』

文君放下手機,漫不經心地說:『我準備把照片放到咱們家族的面書專頁。』

相如才如釋重負,因文君不是把照片傳給羚羊來報復,可能只欲在親朋前,挽回被男友棄掉的面子。但片刻之後,相如聯想起文君於地鐵車廂裡的依偎行為,他頓感忐忑,跟著整晚也神不守舍。然而,文君不時也把話題扯到相如身上,目的是要把他納入她家庭的圈子,這就令相如更加心神恍惚。

大家吃飽之後,他們便出外去觀賞維港煙花匯演。但文君沒有跟隨,她獨留在家。相如便乘巴士返回自己的家,他家距離文君的家只是短暫的車程。相如踏上巴士坐下後,他胡思亂想的心情才緩和了一點。此刻他突然發覺自己的手機遺留在文君的家,他即時站起來,在巴士到站時下車,改乘相反方向的巴士到文君的家。

相如到達文君居住大廈的入口,他突然躊躇起來,若果貿然登堂入室,豈不是送羊入虎口。他遂於大廈外踱步了很久,最後決定回家。


元旦日早上九時多,相如從浴室梳洗出來,突然門鈴聲響起來。他打開木門,隔著鐵閘見到昨夜纏繞夢寐的臉孔,嚇一跳,呆立著。閘外的女生微笑地問他:『你是否要我隔著鐵閘交回手機給你?』

相如才懂得打開鐵門讓文君進入。這時相如穿著厚棉質睡衣褲,他感到有點兒尷尬,卻還清醒,好奇地問:『妳怎會知道我住在這裡的?』

文君沒有遲疑便回答:『今早我打電話來,說你昨夜留了手機在我家,我要拿回手機給你,你母親便告訴我這裡的地址。』

相如臉露愕然之色,他緊張地問:『甚麼?妳告訴母親我昨晚遺留了手機在妳的家?』

文君從容地回應:『當然啦!今天很少人稱呼手機做智能電話了。』

相如有點兒怒氣地說:『我不是這個意思。咦!』他停頓了一會,跟著再問:『妳怎會知道我家裡的電話號碼的?』

文君迴避了相如的問題。她早以留意到全部睡房門也打開,反問相如:『你的家人呢?』

相如隨口回答:『他們先去酒樓排隊等檯。』

文君便說:『怪不得你母親問我是否一同去飲茶。』

相如頓時瞪眼,以焦急的語氣問文君:『那妳怎樣回答?』

文君漫不經心地回應:『我說昨夜你在我家開餐,大家也熟絡了許多,無所謂。恭敬不如從命!』

相如衝口而出:『妳別陷我於不義,我和羚羊是朋友。我現在進房更衣,然後一起離開,但妳不要跟我去酒樓飲茶,以免我家人誤會。』

話畢,相如轉身走向他的睡房。當他踏過房門,伸出胳臂往後,順手把房門關上時,房門反彈打開。他轉身以驚愕的臉色問文君:『妳想幹什麼呀?』

伸出一隻胳膊,以手掌撐著房門的文君回答:『我覺得你穿著的睡衣十分別緻。既然你要更衣,除下來後,我順便細覽一下。』

相如頓覺飄飄然,他稍為興奮地說:『我外公是退休裁縫師,是他為我度身訂造的。』

文君以欣賞的目光回應:『怪不得款式古典得來,又充滿現代感。將來可能可以放在西九龍文化區的故宮博物館展出。』

相如的兩隻眼球再度瞪出:『妳說什麼?』

回答他的是一隻從房門移至他胸口的手掌。相如被推後數步,一隻纖纖玉腿的腳板,伸後把房門關上。文君再以手掌抓著相如的上臂,這是文君第三次抓住相如的手臂,但這回不是引路,而是帶路。

相如馬上說:『我要趕著去酒樓的。』

扯拉相如手臂的玉掌轉移至他睡衣的塑膠鈕扣,柔柔軟音傳至他的耳朵:『那我更加須要幫你,以免擔誤時間。』

巧指巧妙地解下相如睡衣的鈕扣後,他的睡衣便被除下,但他還穿著一件短袖襯衣。相如隨之對拿著他睡衣的文君說:『妳轉身慢慢看吧,我要除褲。』

文君順從相如的要求,她轉身背向著衣櫃。相如見狀,他也轉身,背向文君,面向衣櫃。相如打開衣櫃門,在挑選衣物時,文君跟著除下大衣。相如除下睡褲時,文君也除下燈心絨褲。相如穿上上衣時,文君便脫去上衣。相如穿上一條燈心絨時,文君便躺下相如的床褥。

相如轉身,見著他的被子覆蓋著洋洋得意的臉龐,而他的椅子便覆蓋著文君的衣褲。相如走至床邊,氣憤地問文君:『妳想幹什麼?』

文君從容地回答:『既然你不願帶我去酒樓,我就待你飲茶回來。你的手機在我的手袋,你自己去取吧。你飲完茶後,順便帶一些點心回來給我吃吧!』

此情此境,相如認知道他不能硬來,跟著轉了語調,平和地對文君說:『那麼好吧!妳起床穿回衣服,我帶同妳去飲茶吧!』

文君哈哈大笑起來。她笑完後便開腔:『你條原始象牙未曾雕琢,我怎可能保肉?我跟你離開大廈,你飛奔而逃,我那有能力追趕你。』

相如回應:『我可以人格擔保,我必定會帶妳去酒樓。』

文君隨之說:『我手袋內有橡膠套,可拿來套上象牙,然後讓我來雕琢,只有象牙製成品才有機會被列作古董,不受保育規條限制。』

相如忍無可忍,他氣憤地掀開覆蓋文君的被子,兩隻胳臂分別伸往文君的裸露背肩,使力的一對手掌把文君的上半身拉離床枕。文君驚惶失色的面容,熄滅了相如的怒火,他繼而坐下床邊。然而,雕飾的胸罩沒法阻擋文君胴體散發芬芳馥郁的體香,撲鼻的仙味凝固了相如的一雙胳膊,他沒有把文君放回床枕,迷糊的臉龐邁往香郁的源泉。文君的緻臉沒有閃避,她閉上雙目,於拉上窗簾的昏色床上,兩張臉孔緩緩地摩擦起來。嘴口於磨熱的臉蛋之間,無聲無色地扣緊在一起。漸漸溢出的溫暖垂涎,浸潤對方的唇齒。相如的堅固防念,已經被文君的嬌媚摧毀。

貪婪的嘴巴,逐漸移至翹起臉頰的頸膚,舌吻那兒散發芳香的毛孔。直到頸項的肌膚發熱,沉醉的唇舌才向下滑向深溝的乳房。文君感知道相如靈魂的深處,是刻印著她的倩影,依然閉上眼睛的她微微地開腔:『我手袋是沒有橡膠套的。我們出去飲茶吧!』

文君的彈性乳房,繼續被相如的兩邊臉頰摩擦了一會,他才願意把文君扶起坐著。文君張開雙眼,他們四目相投了片刻,相如跟著羞澀地垂下頭,文君才伸手取起放在床邊椅子上的衣衫穿上。

他倆離開住所的大廈,步行了片刻,文君的手掌被一隻紮實的手掌牽上。此刻懼怕有人逃逸的,不再是文君。

他們到了酒樓,相如的母親從遠處把文君從頭至腳打量一番,致使他們倆走至相如家人的檯子時,文君臉露尷尬之色。

膳食至中段,文君的手機響起了鈴聲,她從手袋取出手機來查看,然後把手機放了在她與相如之間的檯面。在手機螢光幕熄滅前,相如瞥見訊息是一位女生以叉子把一節香腸送進羚羊嘴口的照片。相如意識到羚羊是心心不忿,以致對文君纏繞不休。

文君注意到相如見到羚羊艷福無邊的照片,他的面容跟昨晚有異,掩蓋不了心底妒嫉之情。片刻之後,她取起手機,解除螢幕保護鎖,然後把手機遞給相如,以堅定的眼神對相如說:『你把他封鎖吧!我不懂得如何做。』

相如頓感愕然。他從文君手中接過手機,戰戰兢兢的指頭,觸摸了封鎖的圖符。相如跟著把手機放回飯檯,文君隨之拿起手機,把它放進手袋。

根據美國一些性和婚姻治療中心的粗略估計,有三分之一跟伴侶離異的人士,或多或少與前度伴侶依然發生性行為。這是一項非常錯誤的戀愛態度,因為性事不只是肉慾,而是牽涉靈魂深處和兩人過往錯綜複雜的關係。繼續與前度伴侶性交,不可能愛火重燃之外,也嚴重妨礙兩人面對新的戀情。這種藕斷絲連的狀態,使分手的伴侶結識新戀人時進退兩難。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