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7年1月27日星期五

戀雞儆猴迎新歲


戀雞儆猴迎新歲

農曆年三十晚,在一個大型商場內,一隻人扮成的雄雞和一隻猴子正跟一些商場的顧客合照。他們的「外殼」只是輕裝,不是龐大的厚衣,因此對二人不是太大的負累。雖然如此,但顧客是看不見兩人的容貌,不知道雄雞是一名雞年出世、二十多歲的女生,而猴子便是一位猴年出生,比女生年長一歲的男兒。

經過一連串手機閃光燈的閃爍後,跟他們合照的商場顧客陸續離去,他們便有空檔期,雄雞以隨意的口吻對猴子說:「剛才我遇上了暗戀我的男兒。」

猴子不假思索便問:「他是否那位夾在父母之間的男生?」

雄雞詫異地回問:「你怎會知道的?」

猴子即刻回答:「我見他們走近我們時,妳退後一步。」

雄雞沒有再作回應,默然的雞爪和猴腿繼續在商場閒逛,直至一些帶著小孩的家長要求他們與小孩合照,他們二人才停下腳步。

到了下班時間,他們除去外殼,然後一起步出商場。他倆走至行人道,一輛停泊在路旁的歐陸名車駛至他們身邊停下,汽車的前後座玻璃窗一同降下,坐在前座的中年女人向原本裝扮成雄雞的女生說:「慕兒,你回家嗎?我們送妳一程可以嗎?」

原本扮猴子的男生瞥見坐於後座位的男兒,是先前在商場裡使慕兒退後一步的男生。男生以深情的期盼眼神等待慕兒的回答。猴子只是覺得奇怪,為何他們三人可以辨認出扮了雄雞的慕兒?

慕兒料想不到她被刻意巧遇,她臉轉向猴子,以詢問的眼神問他:「你是否想去年宵市場逛一下?」

猴子臉露尷尬的神色,他遲疑了一刻才默默地輕微點頭。慕兒的臉便轉向車子的前座,向中年女人說:「伯母,謝謝你的好意!但我未打算回家。」

中年女人失望地回應:「那麼好吧!再見!」

汽車離開後,慕兒臉露欣悅的笑容,因猴子本欲回家,她希望與他一起逛年宵市場,只是一個空想,怎料天公造美,給了她一個機會。

他們倆只走了兩步,一輛雙門跑車駛至他們身邊停下。車子的玻璃窗降下,司機轉身俯下少許,隔著沒有人的前座位,向街上喊話:「慕兒,你們到那裡去?我送你們一程吧!」

慕兒向車廂內大約三十歲的男司機眨一隻眼,跟著才回應:「龍陽,不用了,我們已經有地方去。」

龍陽誤以為慕兒眨一隻眼是故作推搪,他伸手拉開前座車門才說:「你們上車吧!」

慕兒給龍陽氣壞,猴子見到龍陽的神情,知悉他不會罷休。猴子隨之走至車門處,伸手把前座椅的椅背推前俯下,跟著走開少許,轉身面向慕兒:「妳坐後座位吧。」

慕兒雖然覺得詫異,但她依然踏進了跑車狹小的後座位。前座椅背被推回原位後,猴子便上車。跑車開行了一會,龍陽從汽車擋風玻璃中間的倒後鏡裡,瞥見慕兒臉上喜悅的笑容。

跑車在一處交通燈位停下時,龍陽臉轉向猴子:「如何稱呼你?」

慕兒才醒覺到剛才沒有介紹二人互相認識。猴子便回答:「我名叫孤冬。」

此時交通燈轉成綠燈,車子便開行。跑車於另一個交通燈停下時,龍陽的臉又再轉向孤冬,跟著伸手摸著他膝蓋對上的大腿,然後才開腔:「你跟慕兒只是普通朋友吧!對嗎?」

孤冬即時心跳加速,背脊冒出汗水,慌張地和口吃地回答:「不…不…不…是…是普通朋友。」

龍陽微笑地再說:「原來你們真是普通朋友。」

孤冬更感恐懼,他緊張至語無論次兼而又口吃:「不…不…不…慕兒是我女朋友。」

雖然慕兒坐在弧冬背後,她看不見孤冬的慌恐神色,但她頓時喜上眉梢。龍陽跟著再對孤冬說:「剛才你著慕兒坐後座椅,你自己就坐前座位,我誤以為你對我一見鍾情嘛!」

這時交通燈轉成綠燈,摸著孤冬大腿的手掌才返回跑車的駕駛盤。孤冬是被先前欲載慕兒的汽車喚醒,他察覺到自己戀上了慕兒,教他們遇上龍陽的跑車時,他誤以為龍陽欲追求慕兒,就著慕兒坐於後座位,以向龍陽曲線地表態。孤冬的用意,慕兒是看透了的。所以她坐進了後座位後,心情奇佳。

跑車駛進了一家酒店的停車場,孤冬立即問:「我們不是去逛年宵市場嗎?」

龍陽隨口地回應:「我們先去酒吧坐一會。」


跑車泊了位後,三人便下車。孤冬對龍陽有顧忌,而且他不願意去飲酒,但慕兒沒有作聲,他便不敢擅自離去。

他們進了酒吧,佔用了一張小圓檯。孤冬待了一會便站起來去了洗手間。慕兒見著孤冬的背影遠去,他便向龍陽說:「我以為你隨便開玩笑,料想不到你真是來商場製造巧遇。其實今晚我與他已經開始了第一步,你不明白我向對你眨一隻眼的意思嗎?我是示意你離去。」

龍陽才知道他誤會了慕兒先前在商場對出街道的暗示,但他不打算再作解釋。他反問慕兒:「你大伯是否會批出那份設計合約給我?」

慕兒漫不經心地回答:「我明天會到他家中拜年,若然有機會,我會幫你問一下。」慕兒跟著停頓了一刻才再說:「我伯娘著我帶同男朋友去拜年,真是煩!」

龍陽若無其事地回應:「妳被很多觀音兵纏繞,何來煩惱?」龍陽突然察見慕兒神色有異,他馬上轉變口吻:「為何妳堅持要糾纏著他?」

慕兒立刻以憤怒的臉色回答:「表哥,我不是你,你見到年輕男兒便起心。」

龍陽慌張地回應:「妳不要誤會,我不是要吃掉妳的小鮮肉。剛才我只是想幫你試探一下,究竟他是否一名同性戀者,因妳說他對妳的殷勤似是十分冷漠。」

慕兒平息了怒火,她反問龍陽:「那你有何發現?」

龍陽直截了當地回答:「憑藉我的直覺,他不可能是同性戀者,所以我不會對他打主意,妳放心吧。」

慕兒等了一會才再度開腔:「有什麼方法可以令他明天跟我去拜年?」

龍陽斬釘截鐵地回答:「今夜吃了他便可。」

慕兒頓時雙目瞪出:「你說什麼?」

龍陽從容地說:「不是真吃,只是使他覺得辜負了妳。」

慕兒凝視著龍陽,其實她在思考著龍陽的提議,因她認知道龍陽不會陷害她的。她正想問龍陽如何做之際,孤冬返回他們的檯子。待了片刻,龍陽伸手攔截走過的侍者,然後向侍者說:「我要一瓶XO酒,請給我兩隻酒杯便可以了。」

慕兒雙目再度瞪出,但她沒有作聲。侍者離去後,龍陽對孤冬說:「既然我們如此有緣,今晚就慶賀一下。」

孤冬隨即回答:「我不喝酒的。」

龍陽衝口而出:「那就更加好,喝些少便足夠了。」

差不多一個小時後,龍陽和慕兒分別在孤冬身體兩邊,扶著他走至酒店的房間。孤冬躺下床後,龍陽便彎腰除去他的外衣,慕兒躊躇了一會才幫手。孤冬被脫剩一條內褲時,慕兒輕聲地對龍陽說:「你可以離去了,我未決定是否做到如此徹底。」

龍陽微笑了一下,他也輕聲地回應:「放心吧!我會留下他的小雞給妳活擒的。」

話畢,龍陽便轉身走向房門,他沒有回頭張望,開門便離去。龍陽不會計較慕兒是否今夜吃小鮮肉,只是慕兒的羞澀心作祟,在故作矜持。

房間是以龍陽的名義租住的。慕兒跟著走進了浴室,弄濕了毛巾,然後返回孤冬的床邊坐下,為他抹身。過程中她把毛巾伸進孤冬的內褲,尋找她心裡另一疑惑的答案,因龍陽已證實孤冬不是同性戀者。

慕兒隨後坐在床尾的一張單人椅子上,呆望著蓋上被子的孤冬,陷入沉思之中。十多分鐘後,她的手機發出了響聲,是龍陽發的短訊,告訴她房間已經繳付了租金。慕兒對龍陽的慷慨心知肚明,但她對今夜是否孤注一擲抱猶豫態度。待了一會,她拿起手袋,熄滅了房燈,只留下浴室的燈光,跟著踏出了房間。

半個小時後,孤冬內急。他起床發見自己身處酒店房間,隔鄰床沒有人,雖然自己只有內褲裹體,但他並不恐慌。孤冬如廁後返回床上,他累得沒法支撐,不可能離去。


再過大半個小時,慕兒返回房間,她拖著一個小型行李箱。慕兒從行李箱取出內衣褲等衣物,她走進浴室洗澡。慕兒從浴室出來,她披著浴袍,沐浴露使她的身體芬香撲鼻。她走至孤冬的床邊,掀開覆蓋他下半身的被子,扯去孤冬下體僅有的遮羞布,然後再以濕毛巾為他的祠堂大掃除。

慕兒並沒有察覺到孤冬曾經去過浴室如廁,以致她誤以為孤冬不會知悉他的內褲是在第二次整頓中被移除。慕兒跟著除去浴袍,僅穿內衣褲躺下另一張床就寢,她期盼命運之神為她作出抉擇。

夜半時分,孤冬甦醒過來。他發覺自己的內褲在被窩裡失蹤,頓時大吃一驚。雖然他仰臥而睡,但也扭動屁股數次,感覺一下肛門是否痛楚。當他沒有覺得肛門有異感後,他才轉動頭顱,望向另一張床。從浴室反射出的暗淡光線,教他辨認到背他而睡的秀髮,他才如釋重負。

慕兒與孤冬是中學同學,但慕兒的家境比孤冬富裕得多,致使孤冬對她的垂青甚為顧忌,他一直視慕兒是一般朋友。然而,慕兒成長過程並不快樂,父親風流成性,母親為了社會地位而沒有跟丈夫離婚,導致家庭終日雞犬不寧。慕兒的哥哥也子承父格,經常穿梭女人裙下。慕兒對從事技術工程工作的孤冬情有獨鍾,她不時逗他出來做一些季節性的兼職工作,因孤冬不會抗拒。兩人可以聚在一起,但孤冬又不須花費太大。

仰臥床上的孤冬,他意識到今夜不作出回應,慕兒會十分憤怒。他思索了一會,起床走去浴室洗澡。浴室花灑的流水聲喚醒了慕兒,她面向浴室的牆壁,心裡在猜量孤冬想幹什麼。一會兒後,她靜悄悄地起床,往放於床尾桌上的手袋取了避孕套,然後返回床上躺下。


孤冬洗澡完從浴室出來,他赤條條地走至慕兒的床邊,只是遲疑了片刻,便彎腰伸手掀開慕兒的被子,眼睛即時被只有鮮紅色胸圍帶和內褲包裹著的背部所凝固。他躊躇了一會,逐漸勃起的陽具導向他上了床。

孤冬蓋好被子後,二人也側身而躺,孤冬面對著慕兒的背脊,慕兒感知道堅挺的陽具壓著她圓渾的屁股肌肉,但她沒有作聲。待了片刻,一隻戰戰兢兢的手掌經過慕兒的纖腰,伸至她含羞的小腹處著陸。此時萬賴無聲,但他們互相聽見對方的呼吸聲。靜止的被窩裡只有一條激盪的陽具蠢蠢欲動,隨後二人的下體移動少許,動盪不安的陽具才竄進了兩腿之間的隙縫。雖然陽具沒法再左右擺動,但卻敲打著內褲遮蔽著的羞澀陰戶。

羞澀的陰戶被動彈的陽具擾攘一會後,慕兒才輕聲地問:「我明天到大伯家裡拜年,你可否陪伴我一起去?」

孤冬心感愕然,他沒料到慕兒會有如此倉促的要求。遲疑了一會,他反問慕兒:「妳是否想清楚嗎?」

按著慕兒小腹的手掌,跟著被慕兒伸至的手掌按著他的掌背。孤冬的手掌被拿至慕兒的胸脯處,這隻有點兒驚愕的手掌,隨之成了一顆豐富乳房和慕兒柔掌的夾心。孤冬失去自由的手掌,漸漸從震動演變成蠕動,再由蠕動進化成搓動,擒拿住他的柔手才釋放了他,讓他重獲自由。

釋放了孤冬手掌的柔手,她伸後撫摸孤冬的身體。慕兒的兩顆彈性乳房,再無暇覺得寂寞,她們輪流受到孤冬巨掌的愛撫。兩顆含羞的乳頭,被胸圍的布匹遮掩著,她們放肆地躍升起來,盡顯婀姿。而慕兒的兩腿之間,被不斷抽動的陽具吐出來的潤滑液所沾濕。慕兒的身體逐漸熾熱起來,她突然轉身,面向著孤冬。孤冬的嘴巴,於瞬間成了慕兒唇齒的俘虜。孤冬的背肌,也成了慕兒失魂柔掌的避難所,在那裡輕撫柔愛著。而慕兒幾近赤裸的肩背,被孤冬的厚掌暖和著。

慕兒似是被遺忘的屁股肌肉,隨後被孤冬的手掌覺醒到。移至那兒的手掌,把她們揉搓至冒出汗水。他們倆側身的軀體越來越緊摟,夾於他們小腹之間的可憐陽具被置之不顧,他求饒無路,只是不斷溢出潤滑液,以表苦楚。但沾粘潤滑液的兩處小腹沒有留情地繼續施壓,導致陽具忍無可忍,澎湃洶湧的瓊漿玉液,突然從龜頭噴射出來。慕兒的小腹雖然感覺到山洪暴發的氣勢,但她依然飢渴的嘴唇沒法靜止下來,致使玉液慢慢地流至床單一會後,慕兒才肯罷休,釋放孤冬的身軀。

大年初一的清晨,慕兒的臉頰,仍然倚偎著孤冬的胸肌。旭日初昇時,她著孤冬先去洗澡,然後從枕頭下取出埋放的避孕套,把它放回手袋。慕兒跟著穿回浴袍,孤冬已成了她裙下之臣,她不願在他面對表現得太過隨便。

他們離開酒店後,慕兒對孤冬說:「你跟我回家,放下小型行李箱,我們才去大伯家中拜年。」

他們走了數步後,孤冬問慕兒:「你雙親是否在家?」

慕兒臉轉向孤冬,瞄了他一眼,跟著才回答:「這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慕兒是有小姐脾氣的,但她對孤冬卻一往情深。塵世上的愛戀,很多時是沒法解釋的。


他們倆到達大伯的家裡,伯娘打開大門,二人齊聲說:「恭喜發財!」

伯娘見到慕兒帶同男朋友來拜年,她喜上眉梢,熱情地招待他們倆。

元宵夜,他們牽著手,於先前扮雞和扮猴的商場閒逛。慕兒突然被一隻手掌從後拍上肩膀,他們倆同時轉身,龍陽喜氣洋洋地對慕兒說:「謝謝妳的幫助!你大伯的公司跟我簽定設計合約了。」

慕兒隨即回應:「那麼真是恭喜你!」

龍陽再說:「你大伯說,是你伯娘著他給予我一個機會,因這是妳的請求。」

慕兒微笑了一下才回應:「這是你對我的恩德,才有如此善果。」慕兒停頓了一刻才再問:「為何你只有一個人?」

龍陽臉露笑容地回答:「我來買一件禮物,然後往酒吧見男朋友。你們也一同去吧。」

慕兒哈哈大笑起來。她笑完後才說:「我們不去妨礙你們了。況且,我不須要孤冬再飲XO酒。」

龍陽跟著面向孤冬,嘻皮笑臉地說:「男人要飲酒才自由奔放。你不喝酒,就失去自由,掉進女生的牢籠。」

話畢,龍陽吹著口哨地離去。他們凝望著龍陽遠去的背影,孤冬便問慕兒:「你表哥講著甚麼哲理,我不太明白。」

慕兒牽上他的手,以俏皮的眼神回應:「你今後只須要明白女人的哲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