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6年9月12日星期一

風月雨亮中秋臀(十八禁)


風月雨亮中秋臀(十八禁)

黃昏時段,一個彩色熱氣球於海濱升空,氣球載著三女一男,他們的年齡也在二十多歲。當熱氣球飄遊至海中心之際,身上僅穿一條泳褲的男生便拿起一部數碼相機,為三名穿著比基尼泳裝的女生拍照。三位女生搖曳生姿地在鏡頭前擺動,單鏡反光數碼相機啪啪聲地響起來。

過了好一會,熱氣球載人艙的地板上,逐步地掉下比基尼泳衣的胸罩,男生目瞪口呆了一會,他才繼續拍攝。男生的驚訝情緒逐漸減弱之時,三條比基尼泳褲順序地丟下地板上,男生終於忍無可忍地投訴:『我只是答應跟你們拍泳裝照,不是拍攝裸照,妳們做什麼呀?』

一絲女音傳至男生的耳道:『我們希望有一些私人珍藏而已!你繼續拍攝吧。』

她們跟著搔首弄姿起來,男生凝視了她們一會,逐漸放心下來,便繼續為她們拍照。

拍攝完畢後,男生放下照相機,三位女生馬上走至他面前,把男生包圍著,男生驚慌地問:『妳們想幹什麼呀?』

異口同聲的淫語傳至他的耳孔:『我們要幹掉你呀!』

男生即時喊叫:『我是一名同性戀者呀!』

三張異口也同聲地回應:『我們也是同性戀者,所以大家志同道合呀!』

兩隻不同的手掌隨之伸進男兒泳褲的兩邊屁股,第三隻手掌跟著伸進男生褲子前面的褲襠,男兒即刻扭腰,卻擺脫三隻伸進他褲襠的手掌。淫淫語音盪進男生的耳朵:『你乖乖地讓我們幫你除褲,否則……』

此刻男生突然感覺到他的陰囊被數隻巧指握緊數次,他扭動的身體跟著靜止下來,認知道自己的命根子已經成了人質。男生的泳褲便被徐徐脫下,但緊握男生陰囊的手掌一直沒有鬆開,使他不敢冒然反抗。

兩張柔唇分別吮上男生左右兩邊臉頰,第三張玉唇隨著直接吸吮男生的嘴巴,男生已經沒法子擺動頭顱了,他口腔內的純舌,就被一條入侵的猛舌征服了,垂涎幾乎被吸乾。

三張玉唇離開男生的頭顱後,原本吮吸男生嘴口的女生便向其中一位女生開腔:『妳放手吧,讓我來接棒。』

握著男生陽具的手指隨之鬆開。男生趁機發難,扭轉身體之餘,以兩隻胳臂奮力把三位女生推開,臉露氣憤的神色:『妳們實在太過份了,我寧願躍下海中餵魚,也不會讓妳們的淫慾得逞。』

男生只欲恫嚇女生,他並沒有跳出載人艙之意。原本吸吮男生嘴巴的女生即時對他說:『柳下惠,你不用攀爬欄杆如此費力了,讓我來成全你吧!』

話畢,柳下惠站立的地板隨之打開,一條赤條條的男兒便丟出了載人艙。柳下惠起初背脊向下,他下墮了一會,一隻禿鷹飛過,兩隻鷹爪向著柳下惠屹立的禿頭肉棒抓去,他跟著轉身繼續向下墮,一隻雌性大鵬鳥繼而飛過,把柳下惠截住,將他載在她的背部。

柳下惠伏在大鵬鳥的背脊,躁急地向她說:『快去追那隻可惡的禿鷹,它啄了我的小寶貝呀!』

大鵬鳥氣喘地回應:『我先前在溪澗救了一位沐浴遇溺的女生,現在又背著你,幾乎體力不支,我只可把你和她放在一起,等待其他救援到來。』

大鵬鳥飛進一處屏蔽物,把男兒放下。柳下惠立即問大鵬鳥:『我剛才在熱氣球上被妖女吸吮,如今非常口渴,可否給我一些水?』

大鵬鳥便伸出翅膀,指向床上躺著的一位全身濕透的赤裸女生:『她是我剛才拯救回來的女生,唯一她身體上沾粘著淡水,你自便吧!我現在幫你去追回那隻禿鷹。』

大鵬鳥隨之振翅高飛,揚長而去。


柳下惠凝視著床舖上側躺的濕漉漉屁股一會,越看得久抑制力越弱,望水無法止渴,終於忍無可忍。柳下惠惟有爬上床尾,戰戰兢兢地伸出舌尖,舔了濕潤的屁股數次,見女生沒有反應,他放下了膽怯的情緒,盡情地解渴。

濕滑的屁股被舔乾後,女生轉身少許,以手掌輕拍柳下惠的頭顱,嬌滴滴的語音傳至他的耳道:『我的頸部還有很多水份,你上來幫我舔掉吧。』

柳下惠依然口渴,他當然唯命是從。兩人面對面側身而躺時,女生便翹起臉頰讓柳下惠舔她頸項的水珠,柳下惠口渴難耐,他急不及待就以嘴舌吸吮女生的頸部嫩膚。

柳下惠的口腔回復正常的濕度後,他感激地說:『姑娘,謝謝你救命之恩!小男子無以為報,惟有……』

一張玉唇即刻衝向柳下惠的嘴巴,柳下惠立即轉臉閃開,解釋的語氣從他口中傳出:『我在熱氣球上被妖女強吻,如今患上了恐吻症,請恕在下無禮!』

女生起初沒有作聲回應,一隻巧手跟著伸至柳下惠兩腿之間,女生才勃然大怒:『原來把我挑至慾火焚身的是一名太監,可怒也!』

一隻飛毛腿隨之把柳下惠踢下床,地面跟著張開,柳下惠半身插進沙堆之中,他急速地喊叫:『這裡有溶洞呀!快把我救出來呀!』

女生不慌不忙地說:『我們是身處沙漠之中,那裡會有溶洞?』

女生跟著坐起來,她以雙腳腳板使力踏上柳下惠的頭頂,柳下惠的上半身逐漸地消失在沙土之中。


翌日早上,柳下惠甦醒過來,驚覺自己身處一個小型帳篷之中,而且下半身穿上一條女裝內褲。他感到猶有餘悸之際,驚嚇身邊躺著一位赤裸女生。女生側身而躺,背向著他。柳下惠躊躇了一會,他感覺到女生輕微移動身體才開腔:『姑娘,謉謝你拯救了我!小男子無以為報,惟有……』

女生即刻回應:『剛才我拖你進帳篷之際,遇上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經過,他們見到你露出帳篷的兩腿,誤以為你是一名傷患的男兒,所以才沒有搜掠帳篷,我才幸免於難。如今小女子無以為報,惟有施贈一條內褲給你,讓你不用尷尬地上路。』

柳下惠待了一會,他坐起來,轉身以雙膝跪地,頭額碰到地上,誠心地說:『請受柳某叩謝!他朝柳某可贖回小寶貝,必先慰藉姑娘。請問如何稱呼姑娘,和姑娘可否讓我看一下妳的容貌,以便將來可報救命之恩?』

女生回答柳下惠:『小女子現在赤身露體,不便面君,但下半身有明顯特徵,他日重逢,不會誤認。』

柳下惠抬頭瞥了女生下半身一下才說:『姑娘屁股有白印,柳某矢志不忘。』

女生隨之回應:『你向東走一會,就會見到一條小溪,溪邊有一隻木伐,你乘木伐而去,就會逃出生天。』

柳下惠向女生的背部叩頭三下便離開帳篷。他按照女生的吩咐去做,果然見到一隻木伐在溪邊。他登上木伐,沿著溪水而下,流進一條水流喘急的河流。河流的盡頭是一個瀑布,木伐經過瀑布的頂端被拋至半空,柳下惠與木伐也隨之分離,雙雙下墮之際,先前救過柳下惠的大鵬鳥飛越瀑布的底部,她以背脊把柳下惠截住,然後再振翅高飛。

柳下惠猶有餘悸地問大鵬鳥:『妳甚會知道我在這裡?』

大鵬鳥傲氣地回答:『我在高空飛翔,甚麼也見到的。』

柳下惠沒有再追問下去,他轉口問大鵬鳥:『妳是否找到啄了我小寶貝的禿鷹?』

大鵬鳥即刻回應:『有。但她曾跟我爭奪過鳳凰,所以我們是仇家。』

柳下惠立院慌張地問:『那麼我要取回小寶貝的希望,豈不是十分渺茫?』

大鵬鳥:『那又不是。今晚是中秋夜,月娘要看另類表現。若果你可在她面前獻藝,我就可以要她出面,逼使禿鷹交回你的小寶貝。』

柳下惠臉露詫異的神色:『獻甚麼藝?』

大鵬鳥:『表演坐懷不亂的腿上舞。』

柳下惠沒有遲疑再問:『誰人做舞女?』

大鵬鳥:『我會化身成為一位性感女人。』

柳下惠沉默了一會才再度開腔:『可否找剛才在帳篷裡救了我的姑娘在我膝上起舞?』

大鵬鳥即刻回答:『我可以去找她,但我先安頓你在一處海濱。』


中秋之夜,大鵬鳥飛回海濱,她在柳下惠面前,蛻變成身上只有數條粉紅色繩帶遮蔽、手持一支簫子和一塊長絲絹的女人,然後才對柳下惠說:『我用一條絲絹綑著你的下體,以免月娘見到你穿著一條女人內褲。』

柳下惠臉露不悅的神色:『妳說找回那位救了我的女生跟我合作的。』

大鵬鳥立刻回應:『我找到了她,但她不願在月娘前獻藝。你放心吧,我們獻技後,她便會出來見你的。』

柳下惠不再糾纏了,大鵬鳥便以手中的絲絹包裹柳下惠的下體。他們隨之一起走上一個伸進海中的木製碼頭,碼頭盡端搭建了簡陋的茅亭。柳下惠坐在一張有椅背的木製椅子上,他們靜待了一會,皎潔的明月便浮現於天空。


大鵬鳥對柳下惠說:『月娘已在看著我們,我可以開始跳腿上舞了。』

大鵬鳥先站立面向著柳下惠,她手持著簫子,搔首弄姿,做出多種不同的撩人姿勢,柳下惠目瞪口呆,但大鵬鳥似是視而不見,她逐漸地走近柳下惠,若無其事地分開兩腿,再扭腰一會,跟著以屁股坐了在柳下惠雙腿上。

柳下惠雙目凝視著與他一對眼球差距毫釐的晃動乳房,心動而身不動。柳下惠是稍為側身面向著月亮,以致月娘可以看見他的臉孔,卻只是看見大鵬鳥近乎赤裸的背部。

月娘在月亮鼓掌後,大鵬鳥才站起來轉身,再以屁股坐下柳下惠雙腿,跟著她便扭腰,蠕動的臀部放縱地擠壓柳下惠的下體部位,因她知道不會弄出亂子的。

月娘再度稱讚他們後,大鵬鳥便拿起手中的簫子來吹,奏出美妙的旋律。但大鵬鳥演奏了簫子一會,柳下惠緩慢地伸高垂直擺放的雙手,他的兩隻手掌分別按上大鵬鳥的兩邊腰部。大鵬鳥頓時面紅耳赤,幸好她依然按捺得住,可以繼續吹簫。

大鵬鳥演奏完畢後,月娘對他們讚不絕口。月娘離開了觀賞台一會,大鵬鳥站起來,跟著向前彎腰,背脊與地面平行,她的屁股便向著柳下惠的臉部,然後才開腔:『我屁股流出的汗水,生津解渴,你以舌頭舔一會吧。』

柳下惠即時回應:『我前一天舔過妳救回那位姑娘濕淋淋的屁股,結果被她粗暴地對待,如今患上了恐臀症,謝謝妳的恩惠!』

大鵬鳥隨之伸直腰站起來,她轉身面向回柳下惠:『那隻禿鷹和濕臀姑娘令你產生恐懼症,現在只有海鳥才可以醫治你。

柳下惠臉露詫異之色:『誰是海鳥?』

大鵬鳥:『那位你想見的姑娘。』

柳下惠頓露笑容。大鵬鳥跟著拿起簫子向著柳下惠的臉孔吹了一下,柳下惠立即昏倒過去。


柳下惠赤條條地仰臥一張單人沙發椅上,他逐漸甦醒過來之際,朦朧中見到另一張長沙發椅,坐了一位只穿著小巧內褲的年輕女生,他便開腔問女生:『這是甚麼地方?』

女生立刻拿起一個四方形背墊放於胸前,然後轉身以背脊向著柳下惠,跟著才問他:『為何你會突然進了我家裡?』

柳下惠即時瞠目結舌,因他自己也覺莫名其妙。但女生並不慌張,她從容地對柳下惠說:『我先進房穿上衣服,然後才來安頓你。』

柳下惠待了一會,他站起來走進女生的房間。女生站立在床邊,背向著房門,她已經穿著羊毛衫和更換上另一條粉紅色內褲。

柳下惠走至她背後,突然把女生撲倒床上。他快速地伸手扯下女生的內褲,即時以確定的語調說:『果然屁股有白印!妳就是海鳥!』


海鳥愕然地問:『你未曾見過我的容貌,怎會認得我?』

柳下惠沒有遲疑便回答:『我突然出現在妳的客廳,妳的反應太過鎮定,加上我辨認出妳說話的語音。』

海鳥的光滑屁股跟著被一條濕潤的舌頭舔上,她即刻喊叫:『你想幹什麼呀!』

柳下惠陶醉地回應:『妳的香滑屁股美味過月餅,我想幹掉妳啊!』

海鳥哈哈大笑起來:『你那兒剩下一隻鮑魚,以甚麼來幹掉我?』

話畢,海鳥便伸手取了放在床頭、大鵬鳥給她用來求救的簫子來吹。但柳下惠不但沒有被嚇倒,他反而更為沉迷品嚐口舌之慾。海鳥的屁股於簫聲之中逐漸被塗上一層垂涎,但她並不驚慌,只是冷靜地等待大鵬鳥到來救她。

然而,柳下惠徐徐地爬上海鳥的背脊,海鳥的陰部突然感到被一隻象拔蚌摩擦,她覺得莫名其妙之際,卻有點兒緊張,遂奮力吹簫,但適得其反,糾纏在她陰戶的象拔蚌更為活躍。

此時屋頂突然打開,大鵬鳥飛進,她著地後變會先前身上只有綑著數條粉紅色繩帶的女人。大鵬鳥站立在柳下惠和海鳥頭頂的前方床邊,她對海鳥說:『柳下惠並沒有被禿鷹啄去小寶貝,他只是被嚇到縮陽。先前我在月娘前表演腿上舞時,才發現他的小寶貝在簫聲中伸出,猶如小型數碼照相機的鏡頭一樣,開機便伸出。』

海鳥愕然地問:『那麼,簫子豈不是變成了無線Wi-Fi路由器,沒有簫聲就等於沒有Wi-Fi訊號,上不了?』

大鵬鳥立即回答:『妳講得全對。』

海鳥即時再問:『那有甚麼辦法可以沒有Wi-Fi也可以上?』

大鵬鳥毫不遲疑便回應:『只有妳品簫,直至他的象拔蚌口吐白泡便行。』

柳下惠馬上作聲:『我被禿鷹企圖抓過,患上了恐啄症,妳們千萬不可這樣幹啊!』

大鵬鳥跟著從海鳥手中取去簫子,然後把簫子一端向著柳下惠的臉部,她隨之吹了簫子一下,簫子發出的超音速聲波即時把柳下惠擊暈。


柳下惠甦醒過來後,發現自己雙手被綑綁於床頭架,兩隻腳被綁縛於床尾。他瞥見海鳥只戴著胸罩,伏於床尾他的雨腿上,面向著他的鮑魚。而大鵬鳥就站立在床頭的側邊,她從容地對柳下惠說:『你吃下這塊月餅,就會進入半麻醉狀態,可以減輕恐啄症。』

大鵬鳥隨即把一塊月餅塞進柳下惠的口腔,她跟著取起放於床頭的簫子。簫聲在床上飄揚時,猶如印度人吹笛子誘蛇出洞一樣,柳下惠的鮑魚緩緩地蛻變成一隻象拔蚌,把海鳥嚇到瞠目結舌,她猶豫不決之際,大鵬鳥以眼神著她果斷行事,海鳥才閉上雙目,把嘴唇移至象拔蚌的頭部,一條戰戰兢兢的舌頭伸出,舔了蚌頭數次,兩片濕淋的嘴唇就含著蚌頭,肥大的象拔蚌就被櫻桃小嘴緩慢地吸吮進去。象拔蚌於簫聲中被塗上一層口液後,柳下惠突然呼叫:『該塊月餅使我的口腔非常乾涸,可否給我一點水呀?』

海鳥隨之起來,她爬至床頭轉身,以屁股向著柳下惠的臉孔,屁股徐徐而下,濕淋淋的陰戶跟著壓著柳下惠的嘴巴,而柳下惠的象拔蚌再度被玉唇吮上。壓著柳下惠臉部的屁股不時蠕動,猶如泉水的陰精灑落柳下惠的臉龐上,超過他口腔的需要量,不但為他止渴,而且供過於求,致使柳下惠的嘴舌忙得不可開交。

大鵬鳥見到他倆的身體無誤地互動後,她的軀體變回一隻大鳥,跟著攜著簫子振翅高飛,綑綁柳下惠手腳的繩索也隨之消失。他們倆的床隨即變作了浮游海中的透明圓形浮床,四周也變成了海水。


颱風莫蘭蒂逼近,海中掀起驚濤駭浪,兩人在浮床上翻滾,柳下惠爬起來轉身,面對面壓伏在仰臥的海鳥身體上,他的嘴巴舌吻著海鳥翹起臉頰的敏感頸膚,兩隻手掌分別伸至海鳥的屁股,瘋狂也搓揉那兒的肌膚。

直到海鳥分開兩腿,她才推開柳下惠的一對胳臂,自己的雙手伸至二人的下體,她以數隻巧指生擒柳下惠的象拔蚌,以蚌頭摩擦她的陰核,慰藉她的慾靈。一會兒後,浮床上響起悠揚悅耳的床叫聲。雷電暴雨移至之時,柳下惠的象拔蚌就被濕漉漉的陰道吞噬進去,不斷想逃跑的象拔蚌被吸吮力強勁的陰道擒回。摩擦使海鳥的陰道越來越熾熱,導致海鳥跟著以兩隻手掌擒住柳下惠的頭顱,如狼似虎的餓唇吮吸著柳下惠的嘴巴,伸進他口腔的柔舌逐步治癒他的恐吻症。

海鳥的身軀被俯伏於她上面的柳下惠保護著,以致狂風暴雨只是打在柳下惠的背肌。雷電之音覆蓋不了浮床上響亮的床叫聲。

兩顆胴體摩擦產生的高溫幾乎可以蒸發雨水之際,一絲划破長空的叫床聲,伴隨著被陰道纏繞的象拔蚌噴射出瓊漿玉液,導致海鳥的屁股猛烈地震動海濤,浮床下的魚群在風雨交加的中秋夜突然見到兩線光束:「人月兩臀圓,千里共纏綿!」

海鳥的溫情,不但一下子治癒了柳下惠的恐吻症、恐臀症和恐啄症,而且使他的小寶貝重見天日。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