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6年8月1日星期一

二手丈夫一手妾


二手丈夫一手妾

晨早時分,一家診所的一位二十多歲、身穿手術袍子的男兒,他臉露慌張的神色衝出房間。一名醫生正在向櫃檯一位三十歲的女護士交待工作。

男兒走至醫生面前,口唇顫抖地說:『醫生,房內好恐怖!』

醫生詫異地問男兒:『我這診所非常潔淨,你不可能見鬼的。況且,只是小手術而已!你不用如此緊張的。』

男兒依然慌亂地回應:『我不是這個意思啊!房內幫我剃毛的女護士,她是我的前度女友呀!危險過撞鬼呀!』

醫生隨之望向櫃檯的女護士:『妮妲,妳去幹吧!』

妮妲立即回答醫生:『少年人就沒有問題,成年人我就不會去做。我從來沒有男朋友的。』

此時一名從房內走出的女護士,她站立在男兒背後側旁,醫生靈機一動,他對男兒說:『絲蕾已經有男朋友,你不用擔心吧!』

男兒即刻轉身望向絲蕾,絲蕾臉露愕然之色,醫生立即向她眨一隻眼,絲蕾跟著對男兒說:『思豪,你不用擔憂吧,我不會傷害你的。』

思豪看著絲蕾的面容,猶豫了片刻,絲蕾轉身,他便跟隨她返回房間。

思豪躺下病床後,絲蕾一邊工作,一邊說話:『你趕著割包皮來結婚嗎?』

思豪緊張地問:『妳怎會知道我一個月後結婚?』

絲蕾從容地回答:『我是從朋友那裡得知的。』

思豪連忙解釋:『我不是故意不請妳的,因我估計就算發請柬給妳,妳也不會來。』

這時穿戴塑膠手套的巧指正拿起鬆軟的陰莖,剃著下端的毛毛,隨口的語音問思豪:『我是樂意參加你的喜事的。若然不是我,你也不會認識覓嵐。我最鍾情成人之美的。』

思豪看著自己的命根子在剃刀下,馬上回應:『我會發請帖給妳,就算妳收不到請柬,也可來飲宴的。』

絲蕾微笑地說:『那麼我就先恭喜你!』

思豪沒有遲疑便回應:『妳可以帶同男朋友一同來的。』

絲蕾哈哈大笑起來:『剛才醫生只是安慰你,我並未有男朋友。』

此刻思豪的下體再無毛可拔,絲蕾便對他說:『你走去隔鄰的手術床躺下吧,我去叫醫生來。』

思豪坐起來,他順口問絲蕾:『妳做醫生的助手嗎?』

絲蕾點頭:『這是當然的。』

思豪頓露慌張的臉色:『雖然我就快結婚,但也可以先把初夜無條件奉獻給妳!我那話兒妳有優先權,求妳在手術中手下留情啊!』

絲蕾瞄了他一眼,跟著以嘲諷的口吻說:『你放心吧!我是十分專業的,要報復也不會在這裡。』

絲蕾隨之轉身離開房間。片刻之後,她便與醫生一起返回。手術順利地完成,醫生離去前,以打趣的口吻問思豪:『割包皮又不是閹割,為何你全程如此緊張?』


絲蕾收拾好手術房,已經是午飯時間。她走至櫃檯,見到一位站立在櫃檯前,跟思豪年齡相仿的男兒在東張西望。絲蕾便問他:『先生,有什麼可以幫到你?』

害羞男兒垂頭望向絲蕾背後側邊的地板才回答:『我來找堂姊妮妲。』

絲蕾即刻說:『她可能去了午膳。』

男兒正欲取出智能電話之際,妮妲便拍打他的背脊。她跟著走進了櫃檯,然後從抽屜拿出一套鑰匙遞給男兒。妮妲隨之以嚴肅的語氣向他說:『你的兄弟結婚,婚前狂歡一晚不要緊,但不可弄到烏煙瘴氣。而且村屋的二樓和底層也出租了,你們不可對住戶造成滋擾,以免我被父母責罵。』

男兒取了鑰匙準備離開時,思豪走回診所,他以詫異的語調問男兒:『凡夏,為何你會在這裡?』

凡夏伸手指一下妮妲:『我來問堂姊取村屋鑰匙,一星期後作為你婚前狂歡的場地。』

思豪愕然地回應:『我的婚期是一個月後,不是一個星期後。』

凡夏跟著轉身,把鑰匙交回妮妲。

思豪便向絲蕾說:『我可能遺留了手機在這兒,妳可否進房查看一下?』

絲蕾隨之走進房間。她從房間出來,把手機遞給思豪,兩位男兒跟著離去。

他們的背影消失後,妮妲問絲蕾:『雖然我以前未曾見過思豪,但我知道我的堂弟跟思豪交情不淺,為何妳不認識我的堂弟?』

絲蕾沒有遲疑便回答:『我們戀愛數月,他牽上我的手那夜,我的朋友覓嵐喝醉,打電話要求我送她回家。我和思豪便一起去送她回家,就此奉送了思豪了。所以我沒有走進他朋友的圈子。』

妮妲馬上氣憤地說:『見異思遷,天下男人皆可殺!』

絲蕾平淡地說:『算了吧!他也快是人夫了。』

妮妲更為怒火:『這種賤男,有機會一定要教訓他一頓。』

絲蕾搖頭一下:『看來你比我還要憤怒。』


差不多一個月後的晚上,正掛著一號颱風訊號,而且下著滂沱大雨。絲蕾走向站立於地鐵站一個出口的凡夏,然後從手袋取出鑰匙交給他:『妮妲著我提醒你,明晚思豪在村屋的婚前狂歡,嚴禁女色,以免弄到烏煙瘴氣。而且十一時要離開。』

凡夏即時回答:『烏煙瘴氣我也不會去參加。』

話畢,凡夏轉身走向地鐵站的樓梯,他沒有跟絲蕾道別。凡夏從樓梯走上地面,見到風大雨大,他從褲袋取出手機,按下電話簿的圖符,垂頭在猶豫,因妮妲告訴了絲蕾的手機號碼給他。一條剛才見過的裙子在他眼簾下經過,他抬頭看著她舉起雨傘的背影,卻提不起勇氣問:是否要送她回家?輕盈的腳步踏過橙黃色雨水濺淋的馬路,他才放回手機,舉出雨傘渡過濕透的馬路。凡夏渡過馬路後,他臉轉少許瞥了她的背影一下,跟著轉身向著與她相反的方向回家。


翌日晚上八時多,凡夏走出他住家的地鐵站,見到前面站著昨夜的背影,於狂風暴雨中,她的雨傘被強風吹至翻倒,他在猶豫之際,她的雨傘被風吹去。她跑了數步,認知道現實,沒有再追趕的意欲了。

絲蕾轉身,凡夏走至她面前,詫異的臉色遲疑了一會,她才開腔問站立在她眼前,舉起雨傘的男兒:『你不是去了思豪的婚前狂歡聚會嗎?』

凡夏躊躇了一會才回答:『我只是去開門給他們,妳不要告訴妮妲我沒有在村屋逗留。』

絲蕾沒有追問甚麼原因凡夏不願留下狂歡,她跟著對凡夏說:『我們過馬路吧。』

雨傘下的兩對同步腳步,越過眾多車頭燈照射著暴雨的馬路,他倆踏上行人路後,默然的步伐向著絲蕾家的方向而行。

然而,絲蕾的住所距離地鐵站不太近。他們渡過了數個狂風暴雨的小街後,絲蕾在一家連鎖快餐店前停下腳步:『你是否吃了晚飯?』

凡夏搖頭。絲蕾回以笑容:『我請你吃晚餐。』

話畢,她便走進了快餐店。絲蕾心血來潮的行為是凡夏意料不到的,他遲疑了片刻,唯有跟隨輕盈的腳步。

絲蕾對凡夏不再陌生,她從妮妲那裡旁敲側擊了凡夏很多生活瑣事。他們面對面坐於牆角的一張二人小桌,凡夏不時垂頭進食,但絲蕾挑起很多話題,舒緩了凡夏的羞澀心緒。


翌日在教堂舉行的婚禮,在暴雨狂風中舉行。凡夏和絲蕾同坐在一起。牧師在宣讀誓詞時,突然五雷轟頂,教堂的大門被強風吹至嘭嘭聲,似有怪獸在撞擊。很多人轉頭向後望,絲蕾與凡夏也跟隨人群的動作,他們赫然發見妮妲坐了在他倆後面的長椅。妮妲向他們倆露出認同的笑容。

婚禮完結後,妮妲對他們說:『我早就料到你們發生戀情。』

絲蕾感到非常尷尬,凡夏更加垂下頭,他不敢作聲,因二人根本未曾是戀人,只是開始互相傾慕對方而已!

絲蕾欲轉移話題,她隨之問妮妲:『妳今晚是否會去酒樓?』

妮妲微笑地回答:『我不會去酒樓,主人家也沒有請我。』

絲蕾立即意識到,她問凡夏的瑣事大多,致使妮妲透視了她的心事。妮妲到教堂參加婚禮,只是想證實她的猜測。

晚上的酒宴,覓嵐看見絲蕾與凡夏坐在一起,而且不時逗凡夏說話,她放心了。絲蕾心有所屬,她不會有搞亂的意圖。

晚上婚宴跟上午在教堂舉行的婚禮一樣,完結時賓客在羡慕童貞男娶得聖女妻的目光中離去,思豪和覓嵐被刻意地塑造成貞男節女。


洞房花燭夜,覓嵐仰臥床上,她瞪眼看著思豪依然是光禿禿的下體,愕然地問他:『你割了包皮一個月,為何寸毛不生?』

思豪裝作鎮定,他從容地回答:『可能生態環境轉變,以致我那兒的毛毛生長較慢。』

話畢,他馬上嘴吻覓嵐,不讓她再有發問的機會。思豪緊張至未入洞便射精,跟著呼呼大睡。

翌日早上,覓嵐拆開一張署名元配的賀卡,內裡有一些短毛毛和一個綑綁了的避孕套。賀卡上寫著:「這些珍品是妳夫婿的,我在你們婚前一夜取下,不信妳可以拿去作DNA檢測。」

覓嵐雖然憤怒,但她靜悄悄把這些體毛和體液拿去作測檢,務求確定真偽。


思豪和覓嵐渡蜜月歸來,他們相約凡夏與絲蕾在一家西餐廳晚膳。絲蕾和凡夏到了西餐廳,覓嵐和思豪已坐在卡位的一邊,凡夏與絲蕾便坐另一邊,兩男兩女面對面而坐。

這頓晚餐思豪不時也垂下頭,他很少說話,只有覓嵐在滔滔不絕地說著婚姻倫理之道,猶如一位說教者。

餐食至尾聲,覓嵐從手袋取出一份報告向著絲蕾。絲蕾感到莫名之際,覓嵐怒火地對她說:『妳非常卑鄙,竟然先拔頭籌,奪了我老公的童貞。』

絲蕾頓露愕然的臉色:『妳講什麼呀?』

覓嵐氣憤地回答:『妳不要裝瘋賣傻,思豪已經向我承認了,婚前一夜他的確醉中被淫,但他沒法知道是誰幹的。我收到了裝載精液的避孕套作結婚賀禮,化驗下果然證實是我老公的精液。今晚我是故意約同凡夏一起進食,以便拆穿妳這個淫婦的真面目。妳不仁,我不義!』

凡夏聽到侮辱絲蕾的惡言,他深感憤怒,本來沈默的他也自動插話:『那晚有一位匿名女人打電話給我,著我帶醉倒了的思豪回家。我到了村屋,見到被子覆蓋在思豪身上,他的衣物放於床一邊,我喚醒他後便離開房間,讓他穿回衣褲。那夜的確是我送他回家。』

覓嵐怒目再問:『為何那晚你不去狂歡?』

這時凡夏靈機一動,雖然那夜的晚餐是偶然的,但他要為絲蕾解圍:『我約了絲蕾吃晚餐。』

覓嵐雙眼凝視著凡夏一會,覺得他沒有說謊。她跟著轉向絲蕾,低聲地說:『對不起!我可能誤會了妳。今晚我請客。』

晚餐完結後,兩對男女在地鐵站分手。在回家的路途上,絲蕾問凡夏:『為何那晚你缺席思豪的婚前狂歡?』

凡夏立刻回答:『思豪有數位兄弟們帶了女生去狂歡,所以我便獨自離去。』

絲蕾毫不思索便說:『那可能是其中一位女生幹掉思豪來陷害他?』

凡夏沉默了一會才回應:『思豪經常以童貞男自傲,可能不止一位女生幹掉他。』

週一絲蕾回到診所,她按捺不住,向妮妲透露了思豪在村屋醉後亂性的事。絲蕾說後才發覺講了不該講的話,她連忙緊張地向妮妲說:『妳不要責怪凡夏,莫非他見到思豪的兄弟們帶著女友,就不讓她們進入嗎?而且,是我著凡夏跟我吃晚餐,他才離開村屋的。』

絲蕾是欺騙妮妲,使她以為凡夏離開村屋是她的主意,以免妮妲質問凡夏。

然而,妮妲回以笑容:『算了吧!處男始終要下海的!只是上天懲罰覓嵐橫刀奪愛而已!我不會責備凡夏的。』

絲蕾頓時輕鬆起來:『為何妳突然變得如此通情達理?』

妮妲沒有回答,她春風滿面地轉身離開櫃檯,哼著一首陶醉情慾的歌曲。絲蕾凝望她的背影,猜想她邂逅了如意郎君。

思豪婚前一夜的晚上十一時,凡夏打電話給思豪,思豪的其中一位兄弟接聽了電話,他說思豪飲至酩酊大醉,不可能把他帶走。凡夏便打電話問妮妲,妮妲同意讓思豪一人留下,因他是新郎,可以得到通融。凡夏誤以為思豪的兄弟們繼續狂歡至凌晨一時才離去,致使有匿名女生打電話叫他收拾淫局。

思豪醉醺醺時被剃去毛毛和戴上避孕套,施計者本想以妙手取出他的體液來懲戒他。怎料他於醉中誤以為是絲蕾要捷足先登,遂把她扯倒床上。她與他搏鬥了一會,在醉倒男兒剛陽之氣的薰陶下,她覺得自己是被逼的,她就範了,悄然地打破了童貞男和她自己的貞節牌坊。

2 則留言:

  1. 佛爺:

    搵前度女友幫手割包皮呢D橋段,係你先諗得出o架咋,太恐怖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世純:

      過獎!過獎!嘻嘻!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