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6年3月15日星期二

心疼慾絕(四十一)言矛難破連心盾


心疼慾絕(四十一)言矛難破連心盾

雅秋很快便遷出他和采楓的居所,他的個人資料也轉移登記在愛巢,形同與綺華正式同居。采楓也跟隨搬到癡蜂父親公司物業的一個斗室暫住,兩人在實質上已經分道揚鑣。隨後的一次家庭聚會,綺華以藉口沒有出席,反而綺芳帶同迎梅到會。

聚會後的翌日,綺芳追問綺華為何避了聚會,綺華才向她解釋原因。綺芳隨之向她說:『既然妳接受采楓的條件,就要面對現實,不可能長期逃避。況且,我見不到雅秋對采楓幹出任何親切的行為,他們形同普通朋友。』

綺芳沒有逼綺華向親戚道出雅秋和采楓分居的事實,反而為綺華解困,她有了一位可以傾訴此事的親人。綺芳意識到綺華不願把這事事先告訴她,是懼怕她的硬朗作風。

數個月後的一次家庭聚會,迎梅的懷孕體形已經十分明顯。綺華陪伴綺芳與迎梅一同到酒樓,這是雅秋跟采楓分居後,綺華初次現身家庭聚會。但各人的焦點也集中在迎梅身上,根本沒有人詢問綺華為何先前沒有出席聚會。

綺芳向全檯子的奇異目光說:『迎梅是得到一位善心男兒的幫助,才達成了她的願望。』

綺芳的阿姨跟著問她:『那位男兒是否你的顯赫大客戶?』

綺芳微笑起來:『大客戶通常是爭名奪利之徒,怎會如此慷慨?況且,我們只想要一名健康的寶寶,不需要有富貴基因的。』

這晚聚會,迎梅成了主角,綺芳成了她的代言人,也分散了綺華的注意力,使她沒有聚焦在雅秋和采楓依然是一對的困擾上,反而教她逐漸適應了這個現象與實質相反的關係。


聚會完畢,綺華陪伴綺芳和迎梅回家。雅秋隨後到綺芳家接綺華返回愛巢。這夜他倆面對面躺臥床上時,雅秋以讚嘆的語調對綺華說:『妳姊姊真是前衛,甚麼世俗的眼光也可置之不理。』

綺華即刻緊張地回應:『我沒有她的勇氣和膽量,你不要期望我可以改變在家庭聚會中的角色。』

雅秋輕拍她的背脊兩下才說:『綺芳跟迎梅在美國秘密結婚,現在也攜帶迎梅出來,妳的想法不會是牢不可破的。』

兩個星期後,雅萍結婚,綺華沒有拒絕陪伴雅秋出席飯局,她開始有了轉變。雖然雅秋母親惠琴心裡依然不悅,但她對綺華的態度卻十分客氣。畢竟雅秋申請離婚和分居已成定局,惠琴或多或少也要順應兒子的婚變。這個簡單結婚飯宴的影像被雅萍傳至身在美國的姊姊雅卉,雅卉並沒有再斥罵雅秋,也沒有對他攜同綺華出現飯局而表態。


數個月後的週六晚上,雅秋與綺華在綺芳家中作客,迎梅突然作動。雅秋自願駕駛綺芳的車子,載她們到醫院,綺華也幫手扶持迎梅到醫院。

迎梅進入了產房後,綺芳一反常態,她變得十分焦慮和神不守舍,與她平日剛強的性格截然不同。雖然她著雅秋和綺華先回家休息,但他們二人也沒有離去,陪伴著綺芳,直至寶寶在清晨時分誕生。

護士抱著男嬰給他們三人看時,誤會了雅秋是嬰兒的父親,她對雅秋說:『我見到你的容貌已經不用問,知道你就是寶寶的父親。恭喜你!你妻子誕下了一名男兒啊!』

迎梅母子平安,綺芳如釋重負。但綺華卻心感愕然,她料想不到往年的竊精竟然露出馬腳。然而,雅秋只是臉露尷尬的神色,他似是沒有發覺有何不妥,這教綺華暫時為之安慰。

他們三人隨後往病房探望虛弱的迎梅一會,迎梅的家人便到達病房,他們才離開。雅秋駕車先返回綺芳的家,然後他和綺華才搭乘公車一起回愛巢。回到了愛巢,兩人分別洗澡後,便倒下床呼呼大睡。週日的早上,床上兩顆疲憊不堪的軀體,交錯地摟抱在一起。而在教堂望彌撒的采楓,她正祈求上主保佑她與雅秋復合,因她發覺癡蜂另有私情,不知何時會把她甩掉。


三個月後的週六晚上,綺芳在一家酒店包了一個廂房,為寶寶擺彌月宴,但廂房只有兩張大圓檯,一張是給她自己家庭聚會慣常的成員,另一張檯是給迎梅的家人和近親。

綺芳對於人們說男嬰貌似雅秋,她就微笑地回答只是巧合。


彌月宴結束,雅秋和采楓象徵式地一起離去。他們遠離親戚後,采楓以嘲笑的口吻問雅秋:『你何時變得如此偉大,損精給女同性戀者?』

雅秋嚴肅地回應:『我沒有損精給她,妳別誤會我,純粹是巧合。人有相似,物有相同,有何奇怪?』

采楓望了一下雅秋的嚴謹臉色,認為他沒有說謊。她沉默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原來我表姊也是一名騙子。』

雅秋馬上怒問采楓:『妳這樣說是甚麼意思?』

采楓見雅秋動怒,她更為囂張,立即停下腳步,轉向雅秋,嘲諷地說:『傻瓜!有人利用你來借種,很快就會功成身退。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自己離開她吧,以免被她丟棄,你還可以保留一點尊嚴。』

話畢,采楓便轉身揚長而去。雅秋凝視著她驕傲而自信的背影,對采楓的嘲語由憤慨慢慢轉化成半信半疑。他與綺華在地鐵站重逢時,綺華笑容滿臉地以手挽上他的胳膊,滔滔不絕地述說晚飯的瑣事,才教他的忐忑心情舒暢一點。

綺華很快便意識到雅秋跟在飯宴時判若兩人。她毫不猶豫地問:『剛才采楓跟你說了些甚麼?』

雅秋心知綺華從他的臉容讀到他的心事,他思考了一會才回答:『采楓對迎梅的寶寶樣貌像我感到……』

雅秋只道出半截說話,沒有繼續講下去,他不願重提采楓侮辱綺華的說話。采楓的難堪之言困擾著雅秋,使他沒有注意綺華異常的臉色。

綺華的驚恐心情稍為平靜後,她才開腔:『人有相似,物有相同,有何奇怪?』

雅秋立刻回應:『我也是跟采楓這樣說。』

雅秋並不關心他是否被綺華偷種,但對采楓力言綺華會功成身退而耿耿於懷。綺華就對雅秋和采楓共同申請離婚快將到達一年期限,到時隨時可以單方面離婚的處境,綺華為此而感到忐忑不安,她擔憂雅秋會因為知悉她竊精而撤回離婚申請,所以矢口否認。采楓便想拖延離婚的時間,因癡蜂雖然有私情,但仍然沒有跟她分手的意向。

綺華隨之把話題轉回飯宴的瑣事,雅秋也跟隨,他也不願糾纏在這件事情上。


這晚綺華洗澡後走出浴室,客廳的燈光已經熄滅,只剩下睡房床頭櫃上檯燈散發出的淡黃光線。綺華走進房間,跟著把房門關上。雅秋背倚床頭,拿著平板電腦在忙碌中。

綺華解去白色浴袍的束腰帶,跟著除去浴袍,雅秋才眼前一亮。一件紅色吊帶低胸情趣內衣褲包裹著含羞答答的人兒,驚恐地望著他。雅秋也覺愕然,他目瞪口呆了一會才開腔:『妳的衣著非常誘惑啊!』

綺華待了片刻才吞吐地羞澀回應:『我本想在你離婚之夜才穿上的,但今晚有……有……』

雅秋便接上綺華停了的語音:『妳先躺下床吧,我要回覆一些電郵等事宜。』

話畢,雅秋便伸手牽起側旁的被子讓綺華躺下。

綺華躺臥床上後,雅秋為她蓋好被子,跟著吻了她的額頭一下,才繼續操作平板電腦。綺華已熟悉他的工作態度,所以沒有太過失望。

大半小時後,雅秋的上身跨越綺華臉部,把平板電腦放在床頭櫃上,然後把檯燈熄滅,他以為綺華睡了,其實她是半睡半醒。雅秋躺下床後,他才有暇思索綺華剛才的言行,教他意識到,他沒有告訴綺華他會如期離婚,致使她憂懼。

過了一會,綺華轉身面向著雅秋,雅秋也轉身面向著綺華,他倆跟著摟抱在一起。此刻雅秋突然洞悉到,采楓說綺華借種後便會離他而去,是采楓欲恫嚇他,使他放棄離婚的念頭。

綺華只是憂懼雅秋識破她竊精的事,才以紅色性感內衣褲來撲滅雅秋可能爆發的怒火,卻無意中為雅秋拆穿了采楓挑撥離間的圖謀。

待續……

2 則留言:

  1. 佛爺:

    今集得內心戲,少咗D動作原素喎。采楓用口嚟挑撥離間,綺華用情趣內衣「挑勃嚟姦」來招架咪得囉。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世純:

      以柔克剛,好過挑勃嚟姦!嘻嘻!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