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6年2月27日星期六

心疼慾絕(三十九)怒掌摧毀機關算


心疼慾絕(三十九)怒掌摧毀機關算

世事往往是出人意料,一個沒法解開的困局,不時也內藏扭轉頹勢的時機。雅秋母親打電話要采楓陪伴雅秋出席雅萍的簡單婚宴,教采楓更為趾高氣昂,她知悉雅秋被他母親牽制著,要擺脫她是不容易的。但采楓誤以為雅秋向他母親表示不會帶同她參加他妹妹的婚宴,才導致雅秋母親打電話給她。采楓料想不到抗拒她出席飯局的是雅萍,雅秋母親根本不知兒子有異心。

週日的早晨,采楓以手機發了一個短訊告訴綺華,雅秋母親要求她參加女兒結婚的飯局,用意是著綺華識時務放走雅秋。綺華意識到她與雅秋的關係不只是她自己母親的關口,雅秋母親的閘口也是另一障礙,致使她有點兒心灰意冷。這個早上雅秋要幫他舅父做工程,綺華便約她姊姊和迎梅吃早午餐。

她們三人開始吃早午餐時,綺芳興高采烈地對綺華說:『迎梅已經懷了身孕。』

綺華立即面向迎梅,微笑地對她說:『恭喜妳!』

迎梅回以感謝之言:『這是全賴妳的功勞啊!』

綺華隨意地回答:『那麼我可以功成身退了。』

綺芳即刻問綺華:『妳這樣說是甚麼意思?』

綺華跟著拿起檯面的咖啡來飲。她放下茶杯,才向綺芳道出雅萍要她充當雅秋妻子的困局,和采楓逼她離開雅秋的氣焰。

綺芳聽後,她思考片刻便回應:『這個情況不是進退維谷的,妳不妨順水推舟,乘勢闖入雅秋的家門。』

綺華頓時瞠目結舌,她取起檯面的麵包來塗上牛油和果醬,然後進食,默言不語。綺華料想不到她姊姊的態度會如此進取。

綺芳跟著臉轉向坐於她身旁的迎梅:『妳認為我的方法是否對?』

迎梅微微地點頭,她沒有作聲回答。綺華以為是難以面對的局面,綺芳和迎梅也認為是一個機會。她們的認同教綺華悔恨昨夜逼使雅秋放棄與她出席雅萍結婚的飯局,因她並沒有意識到雅秋根本沒有改變主意。


週日的晚上,綺華與雅秋就寢時,她欲跟雅秋道出願意陪伴他出席雅萍的飯局,但她始終說不出口,而雅秋也沒有再提及此事。

雅秋週一出門公幹數天,綺華返回雙親的家住,她萌生欲逃避這段曖昧關係的心理,面對俗世的困鎖,教她要回到成長的家,躲藏在一處孩提時代受到保護的安樂窩。


週四的晚上,綺華放工回到父母家的大廈入口,采楓站立在那兒等待她。她以詫異的神色問采楓:『甚麼事?』

采楓心平氣和地回答:『我們一起去吃晚飯吧。』

她們到了附近一家連鎖快餐店,各自買了晚餐後,便在一個卡位面對面坐下。她們開始進食片刻,采楓首先打破沉默,她以嚴肅的語氣對綺華說:『妳別以為搬回家住,就可以聲東擊西,誤導我認為此事與妳無關。』

綺華回以愕然的臉色:『妳說甚麼?我不明白妳的意思!』

采楓還以厲色:『妳別裝瘋賣傻,對雅秋找律師搞離婚的事裝作毫不知情。』

綺華頓時目瞪口呆。她料想不到雅秋在她要求保持現狀下,仍然堅決要離婚。此時此刻,她也理解到,采楓不可能會認為她被蒙在鼓裡,她唯有默不作聲在進食。

過了一會,采楓再度開腔:『我做人素來是十分有彈性的,正所謂退一步海闊天空,妳只要讓雅秋和我繼續出席家庭聚會,我暫時可以不跟妳算帳。況且,妳也沒有膽量替代我,陪伴雅秋出現在家庭聚會中。』

綺華臉露不安的神色,她怯懦地說:『我真是不知道雅秋正在辦理離婚事宜,信不信由妳。』

采楓凝視著綺華,沒有作聲回應,她在思索著綺華說話的真偽。待了一會兒,她垂下頭進食。這時她相信綺華可能真的不知情,但她就想出了一個鬼計,使綺華對雅秋疑神疑鬼。

她們繼續沉默地進食了一會後,綺華再度開腔:『妳可以發短訊問雅秋的。』

采楓隨之回應:『我問他來幹什麼?他沒有告訴妳離婚的事,可能有了另一個女人。況且,他出了門公幹,我不想打擾他。』

綺華臉露異色地問:『妳怎會知悉雅秋出了門?』

采楓哈哈大笑起來。她笑完後才回答:『我跟雅秋母親不時也有通電話的。』

綺華垂頭繼續進食,她沒有料到采楓對雅秋的行蹤瞭如指掌。

檯面再沒有對話,直至雙方吃完晚餐,采楓才以歉意的語氣向綺華說:『對不起!可能我誤會了妳,妳根本不是我的情敵,否則雅秋不會對妳隱瞞離婚的事。』

綺華只是以呆滯的雙目回應采楓,她沒有發出任何語音。采楓見狀,她再度挖苦綺華:『明晚雅秋回港,妳不會去接機吧,以免場面尷尬。』

雖然采楓的說話有點兒含糊,但綺華領悟到她言辭中的隱喻。這晚綺華回到父母的家,她躺下床上,心情煩躁至深夜才能入睡。采楓的狡言果然見效。


週五的晚上,雅秋和數名同事踏出機場海關,同事嬉皮笑臉地跟他道別,但他沒有任何驚恐的神色,而是喜上眉梢地問站立在他面前的綺華:『為何妳突然來接我機?』

綺華強顏歡笑地回答:『我想給你一個驚喜!』

雅秋不知道曾經發生甚麼事,他相信綺華的說話。兩人一起步向巴士站時,綺華手挽著雅秋的胳臂,她另一隻手拖著雅秋的小型行李箱,而雅秋另一隻手便拖著一個大型行李箱。

他倆走了一段路後,雅秋感到十分溫馨,他突然停下腳步,跟著臉轉向綺華,輕吻了她的嘴唇一下。綺華羞澀地垂頭,先前的憂懼一掃而空之際,她挽著雅秋的手臂突然被從後扯拉,兩人隨之轉身,他們繞在一起的胳膊也分開,就在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刻,綺華被掌摑了一巴,采楓怒不可遏地斥罵她:『妳還矢言不知雅秋要跟我離婚。』

采楓欲再摑掌綺華時,她的上臂被雅秋伸出的手掌握住,怒容回應采楓:『她的確不知道我辦理離婚的事宜。』

采楓的怒目依然向著綺華,但她沒有能力再給綺華摑耳光的懲戒,而雅秋也沒有鬆懈,直至采楓緩慢地放下胳臂,雅秋才放開握著采楓前臂的手掌。采楓臉露兇光凝視著綺華一會,她才繞過他們倆步向車站。

綺華跟著對雅秋說:『我們不如乘坐的士回家,以免遇上她。』

雅秋沒有遲疑便回應:『怕甚麼?』

采楓的計謀果然令綺華忐忑不安,但她自己卻按捺不住,專程捉姦在機場,反而誤了她的鬼算。雖然綺華受了她一巴掌,但綺華卻洞悉了采楓虛構第四者來誘蛇出洞,其實這不是采楓的原意。而且,雅秋的態度也因此而變得強硬。

他們在回家的路途上,綺華沒有提及采楓摑掌她的事,她心知去機場接機,是中了采楓的計,但卻凸顯了她擔憂雅秋另有私情的顧慮。她開始意識到不能只是恐懼自己母親知悉她與雅秋的曖昧,也要兼顧雅秋的慾望,從而得到一個平衡點。


這夜他倆躺臥床上時,綺華穿著一件新買的白色吊帶睡袍,她不是要勾引雅秋,而是要給他溫情的感覺。待了片刻,綺華輕輕地問雅秋:『為何你隱瞞我搞離婚的事?』

綺華的本意是挑起這個話題,從而順應雅秋的決定,使他不用為此事在她面前左閃右避。但雅秋卻誤會了她的意思,他誤以為綺華再度要求他保持現狀。而且經歷了數天的疲勞工作,雅秋疲累得很,他按捺不住,怒氣地回答:『妳可否不再糾纏在這件事上?我已經作出了決定,妳如何遊說我也無濟於事的,睡吧!』

雅秋的暴戾嚇了綺華一跳,她沒有再作聲,只是轉身背向著雅秋。過了一會,雅秋也側身而睡,他面向著綺華的背脊,跟著伸手按著她赤裸的肩臂,遲疑了片刻,他才輕聲地說:『對不起!我今晚實在太累,才發了如此大脾氣。』

綺華沒有回應雅秋,她只是百感交集,衡量著采楓的要求,就算他們離了婚,她也讓雅秋以采楓丈夫的身份繼續出席家庭聚會,采楓便不會去吵鬧,從而息事寧人。這是綺華一廂情願的想法,不是雅秋的思維。況且,采楓的要求不是如此簡單,她是要欲擒先縱,兼而一石二鳥。


週六早上,雅秋在梳洗時,綺華拿了他正在響起鈴聲的手機入浴室給他。他梳洗完後從浴室出來,走進廚房跟正在準備早餐的綺華說:『姑媽的女兒跟你姊姊的前度男友似乎發展得不錯,她約我雙親中午飲茶。剛才的電話是母親打來的,她著我也去飲茶,我應承了。妳是否陪伴我一同去?』

綺華頓露愕然的臉色:『不是吧!我以甚麼身份去飲茶?』

雅秋回以失望的神情:『那麼算了吧!』

他倆在吃早餐時,綺華對雅秋解釋:『你姑媽見女兒今次的情緣似乎有起色,她欲在你母親面前揚眉吐氣而已,我是否去飲茶也無所謂。』

雅秋隨之回應:『我妹妹結婚的飯局妳也會出席,中午飲茶雅萍也會一同去的,妳就當作是她的朋友便可。』

綺華心感奇特,她根本沒有應允去參加雅萍的結婚飯宴。思索了一會,她才意識到沙發椅上溫存的纏綿,可能使雅秋誤會。她欲糾正雅秋的誤解,吞吞吐吐地說:『其實……其實……』

綺華的口吃,教雅秋衝口而出:『我確定一下雅萍是否一起去飲茶,妳便可放心了。』

綺華立即氣憤地說:『你剛才說妳妹妹也會去飲茶,原來是欺騙我的。』

雅秋沒有即刻回應,他取起放在餐檯的手機來發了短訊,跟著才對綺華說:『我只是要確認一下而已。』

綺華心知雅秋在狡辯,但她沒有再挑剔他的說話。他們吃完早餐後,綺華對雅秋說:『我忘記了今天中午約了朋友,因此不可能跟你去飲茶。』

雅秋意識到綺華只是以藉口推掉飲茶,但他經過一夜睡眠,消除了疲累,今早的精神甚佳,他平心靜氣地對綺華說:『妳擔心甚麼?昨晚我捉著采楓的手臂,她也沒有再發狂了。我母親又不是你母親,采楓向我母親投訴又如何?不可能對妳造成壓力的,妳自己想清楚吧。』


中午時分,雅秋獨自去到酒樓,其他人已經到達,一張大圓檯只有兩張座椅未有人坐。雅秋母親惠琴隨之問他:『你老婆不來嗎?』

雅秋未曾回答,全檯人的眼睛跟著投射在他身邊,他轉身少許,見到綺華微笑地向大家打招呼,跟著她便坐下。雅秋喜出望外,他以欣悅的臉容凝望著綺華一會才入座。

雅秋的妹妹和她未婚夫、姑媽和她女兒等,早已知悉雅秋與綺華的關係,但他們也為之詫異,料想不到他倆不再顧忌。雅秋的母親惠琴沒有當場質問雅秋,因姑媽女兒的男友,和男友的母親也在,惠琴唯有忍氣吞聲。

采楓在機場從後見到雅秋嘴吻綺華,致使她按捺不住摑掌了綺華一巴。雅秋隨後的態度,助長了綺華的膽量。以致她在中午本是想獨自逛街,卻回想到綺芳的提議,為何她不先入侵雅秋的家庭?這也是雅秋的慾望。

待續……

2 則留言:

  1. 佛爺:

    一日未離婚,一日都仲係正室,摑小三係等閒事喇,喺國內有D正室除晒D小三嘅衫褲,之後再遊街示眾添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世純:

      我都睇過在內地,大婆成幫人捉姦在床,將剝光豬的小三打到皮膚通紅的視頻。慘不忍睹!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