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5年6月23日星期二

心疼慾絕(三十一)是靈是慾是綢繆


心疼慾絕(三十一)是靈是慾是綢繆

雖然靈感來自生活,但不會是無緣無故產生,而是須要不斷的思考。綺華躺在雅秋赤裸裸的軀體沈靜地過了十多分鐘,她才感到滿足。離開床第的綺華,她著雅秋去浴室沖洗身上的按摩油。雅秋離開房間後,綺華便在整理床上的枕頭和毛巾,她跟著取起放置在床頭櫃上綁紮了的避孕套,看見內裡的精液已經溶化,突然想到如何能在最短時間裡讓迎梅受孕的另一方法。這個方法是兩全其美的,但綺芳和迎梅是否接受,就可能是一個障礙。

綺華走出客廳時,雅秋放在小餐桌上的智能電話響起了鈴聲,她以為雅秋舅父又要找雅秋幫手,便把手機拿進浴室。

正在淋浴的雅秋,從浴室門的開與關的聲音,知道了綺華進入了浴室。穿透浴簾的語音隨之傳進雅秋的耳朵:『你的手機響了一聲,可能是你舅父找你幫忙。』

雅秋隨口回應:『昨天傍晚已經完成工程,舅父不可能找我。我的手機螢幕解鎖密碼是####,你幫我開啟來看一下吧。』

綺華解開螢幕的密碼鎖後,赫然見到訊息是采楓約雅秋中午用膳。她呆視著手機螢幕,沒有再作聲,因采楓結束望彌撒後,通常也跟男人去鬼混,怎可能約雅秋吃午餐?

2015年6月10日星期三

心疼慾絕(三十)逼合撮合空房夜


心疼慾絕(三十)逼合撮合空房夜

人們被一種意識或某一方面的思維所籠罩,就猶如被妖魔操控一樣,甚麼其他現實也沒有理會了。綺芳勸說雅秋要赴家庭聚會,也是不欲跟采楓的關係弄至劍拔弩張。但晚上的聚會之後,她就在雅秋和采楓居所的大廈門前,明目張膽地把雅秋搶走。那時綺芳已經顧不得直接跟采楓衝突會造成甚麼後果,她只是為了迎梅的健康著想,一定不可讓雅秋與放蕩的采楓有任何親暱的機會。

綺芳相約綺華中午茶會的目的,被她自己在晚上親手摧毀了一大半。雖然采楓對綺芳的仇恨更深,但采楓對綺芳依然投鼠忌器,因采楓最為顧忌她於眾人面前的完美夫妻形象,綺芳沒有破壞,她仍然讓采楓上演著恩愛夫妻的好戲,采楓就不敢跟綺芳鬧至無路可退的境地。

綺芳的汽車消失在雅秋和綺華的視線後,雅秋伸出一隻胳膊跨越綺華的背肩,胳膊的手掌就按著綺華的另一邊肩臂,他倆便步離連鎖咖啡店前的街道。雅秋的這一親近行為,他以前是不敢主動去做,而且他們是身處雅秋和采楓家的附近。

2015年6月3日星期三

心疼慾絕(二十九)似是無名卻有份


心疼慾絕(二十九)似是無名卻有份

成功的變通,綺華是輸掉了理性。過往數次榨取雅秋的精液,也在摸黑中進行,而且綺華也穿著睡衣。然而,此次取精,雖然環境不太光亮,但綺華要以濕透性感睡袍來使希望得逞,就衝擊著她固有的保守道德,教她對雅秋的佔有慾更進一步。

似是平靜的數天過去。週五的晚上,綺華到她姊姊和迎梅家吃飯。與其說是商討如何盜取雅秋的精液,倒不如說是綺芳藉此機會要求她妹妹能屈能伸,不可執著行事。

迎梅買了外賣回家,因上週五在餐廳晚膳,綺芳勸說綺華不要有搶奪采楓丈夫的念頭,綺華的反應甚為激動,綺芳不敢再約她妹妹在餐廳談論感情之事。

她們三人在閒聊中開始進食,綺芳是要試探一下水溫,看看她妹妹的心情才言歸正傳。綺芳和迎梅很快便發現,綺華此晚神采飛揚,心情甚為開朗。

綺華在談至興高采烈之際,綺芳漫不經心地問她:『妳是否知道雅秋搬了回他父母家住?』

綺芳明知故問,因她不想太過衝撞綺華。綺華驕傲地回答:『我比采楓更加清楚他的行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