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5年4月28日星期二

心疼慾絕(二十四)回應掀開佔有慾


心疼慾絕(二十四)回應掀開佔有慾

恐懼和不安的心緒並不是被雅秋的一句說話所消除,而是他的實際行動。揹著綺華在沙灘上走了一段路,雅秋是被精神透支了體力,這是他償還的時候了。倚傍於睡衣胸脯的陶醉臉孔,她很快便聽到從她頭頂傳來的鼻鼾聲,教她感到如釋重負。兩個放於床頭櫃上的避孕套所觸發的恐慌,已經煙消雲散了。

然而,綺華逐步地意識到,她姊姊是求精心切的,綺芳不可能在無限期地等待,讓她與雅秋只是有情無慾地摟抱而眠。而且,綺芳從精神和財力上付出了不少,要她甚麼也得不到,她是會洩氣的。倘使綺芳明早發見兩個避孕原封不動,她是否還會若無其事呢?

理智的分析,是綺華潛意識裡的慾念所作祟。雖然她仍然不願意讓自己的肌膚跟雅秋的相觸,但他對雅秋的隱私是開始有所探求了。這位與她數度同床無歡的男兒,靜悄悄地掀開了她緊閉的慾門。

2015年4月21日星期二

心疼慾絕(二十三)醋妻咆哮成夫美


心疼慾絕(二十三)醋妻咆哮成夫美

汽車車廂裡的三女一男,三個女人也知道,項莊舞劍,意在沛公。這次遊玩的目的,志在促使雅秋情慾一致,但雅秋卻被蒙在鼓裡。然而,車廂裡的四個人,心情最為動蕩的是雅秋。他昨夜跟妻子吵架之外,躺臥沙發椅更使他沒法子安睡,但他見著綺華,疲累和怨憤暫時被壓抑下來。

精神狀態最困的,反而在逗其他人說話,他是要使自己忘掉昨夜的糾紛,以致綺華不可能繼續望向車窗之外。雅秋的反常表現,被坐於他前面的迎梅慢慢注意到。迎梅當然知悉綺芳跟采楓昨晚的爭吵,此刻她也確定采楓隨之與雅秋鬧翻。

迎梅是過份緊張,綺華怎會不知她履行了諾言,因綺芳如此倉促便安排這趟遊樂。汽車駛進渡假酒店,綺芳向接待處要求兩間相連的住房,它們之間分別有門,各自打開自己的門,兩間房才可相通。綺芳和迎梅進入她們的房間後,迎梅立刻輕聲問綺芳:『妳有沒有發覺雅秋今早的態度反常?』

綺芳沒有遲疑便回應:『原來妳也留意到,我還以為自己神經過敏。』

2015年4月14日星期二

心疼慾絕(二十二)跋扈激勵叛逆行


心疼慾絕(二十二)跋扈激勵叛逆行

倘若可以在商場打滾十多年,而因為一點兒障礙就放棄本來既定的計劃,她早已經是一位失敗者,被弱肉強食的殘酷現實所淘汰了。

綺芳公幹回到香港,她從迎梅那裡知悉雅秋跟她妹妹從來沒有床第之歡,並沒有使她對竊取精子的計劃氣餒。雖然她從迎梅言談中得知綺華答允偷精的要求,但綺芳沒有向她妹妹求證。因為若果迎梅是欺騙她,綺華是不願意與雅秋共赴巫山,她費盡心機也是徒勞無功的。

週五的晚上,雅秋去到綺華公司,接綺華放工。正值下著毛毛雨,兩對共同的步伐走在綺華雨傘之下,雅秋以煩惱的語調對綺華說:『我週一晚要出門公幹,我便跟采楓說早了一天,好讓我可以與妳在一起。但綺芳今早打電話給我,說她有渡假酒店的禮券,今個週末到期,問我週六可否跟妳一同去玩一夜。本來我是拒絕的,但她不停遊說我,結果我應承了她。』

綺華頓感愕然,因綺芳沒有跟她講過她有渡假酒店禮券的事,但她沒法盤算到綺芳究竟想幹什麼。她與雅秋在愛巢過夜,對綺芳來說,不是甚麼秘密,為何綺芳還要製造機會讓他們同床?這似乎是多此一舉。

2015年4月4日星期六

心疼慾絕(二十一)坦然懇告誠允諾


心疼慾絕(二十一)坦然懇告誠允諾

任何事情的發展也不可能如此順利的。週日的晚上,雅秋和綺華可以有地方幽會,但采楓也不是愚昧之輩,她偷情過後,立即召喚雅秋返回她身邊。因她誤以為自己的兩位表姊也是她的情敵,任何一位表姊有空閒時間,也會找雅秋來作慰藉。

綺華在無聊之餘,她又再度找迎梅一同晚膳。迎梅看透綺華的心事,她在整頓晚餐裡不厭其煩地聽著綺華的傾訴,心裡不時想提醒綺華一件事。

晚餐至尾聲,迎梅對綺華說:『我覺得采楓不是好人,妳要警惕她是否把病毒傳了給雅秋。』

綺華呆視著迎梅,她以為沈靜的迎梅有著細緻的觀察力,可以透視到采楓豪放不羈的性格,而沒有料到是綺芳發現采楓的出軌行為。但綺華這個想法過了一會便被隨後而至的意念所抹去,她跟著有點兒羞澀地向迎梅解釋:『其實我與雅秋只有君子之交,並沒有任何……』

綺華說不下去,她為自己被迎梅誤以為她跟雅秋有肌膚之親而感到羞愧,她隨之拿起檯面的餐茶來飲。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