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5年10月27日星期二

心疼慾絕(三十六)婉就隱勵幽念溢


心疼慾絕(三十六)婉就隱勵幽念溢

若然情感是理性的,就不可以叫作情感了。夜半時綺華甦醒了一會,兩人正好面對面側身而躺,她撫摸雅秋赤裸的上身一會,跟著把身體退向床尾少許,然後把臉蛋倚在寬敞的胸膛。待了一會,她拿著雅秋的一隻手掌,按上她自己的乳房。疑惑漸漸浮現,雅秋似是不曾在床上對她如此主動,他是受了很大刺激吧。這就給綺華萌生了憂慮,雅秋是不願意放棄采楓的。

雖然隔著睡袍的絲絹,但雅秋的手掌依然可以暖和綺華的心房,教她逐漸返回夢鄉。此時雅秋卻被綺華弄醒,他對自己的手掌被綺華的乳房挾持感到詫異,因綺華似是摟抱他而眠,不容他按著她的敏感部位。雅秋開始思索起來,他誤以為綺華為週六晚的家庭聚會而忐忑。沒法改變的現實是:他們二人只可一人赴宴,這次綺華是無法接受他和妻子一起出席聚會的。

滂沱大雨的週六早上,天色甚為灰暗,綺華睡至日上三竿才起床,雅秋卻還在夢中,因他在夜半思慮了很久才再度入睡。

一條濕暖小毛巾覆蓋在仰臥而睡的雅秋臉上,毛巾於他臉上摩擦一會,使他頓時甦醒過來。受寵若驚的神情望著綺華說:『對不起!我實在睡得太遲。』

雅秋從床上坐起來,綺華以另一隻手遞給他智能電話,以畏懼的語氣對雅秋說:『你舅父發了訊息給你,問你下午可否幫忙?』

雅秋從綺華手中取過手機來閱覽,綺華便拿了小毛巾離開房間。她臨踏出睡房前,轉身向雅秋說:『你的睡衣褲放了在梳妝台前的椅子。』

雖然雅秋整晚身上只穿著一條內褲,但他的確沒有留意睡衣褲已從衣褲取了出來。雅秋回覆了訊息給他舅父後,他一邊穿著睡衣褲,一邊在思索著。但他並不是要追究綺華查閱他的手機訊息,而是要平息她的疑慮。

雅秋踏出房間,見到綺華在擺放外賣回來的早點,他走至綺華背後,輕拍了她的臀部兩下,跟著隨口地說:『謝謝妳告知我舅父的訊息!』

雅秋甚少幹出如此輕佻的行為,但連帶的感謝之言卻驅散了綺華偷看他手機訊息而凝結的不安情緒。雅秋走進了浴室,他才回憶起他曾經在洗澡時,綺華拿手機給他,他告訴她手機螢幕解鎖密碼。那時綺華按下密碼解鎖後,還把手機螢幕向著他,認為這是他的私隱。但今早的情況已經不同,綺華是擔心他跟妻子有甚麼私密。

雅秋梳洗後從浴室出來,他坐下小餐桌的椅子時,立刻對綺華說:『我今天幫舅父,可能要做到晚上,所以不會去家庭聚會。』

綺華的回應神情並沒有驚喜,因他們任何一人赴會是必然的現實。但雅秋卻以為綺華會為他打退堂鼓而綻放出笑容,教他甚為失望。

早餐至中段,靜寂的餐檯才被綺華的開腔所驅除:『我打算下午約兩個朋友逛街,不如今晚跟我們一起吃飯?』

本來垂頭吃著早點的雅秋,他即時抬頭望著綺華。綺華含糊的詢問隱藏她不能說出口的要求,她不但要把雅秋帶進她的朋友圈子,而且有意跟雅秋一起疏遠他們的親戚圈子。

雅秋思索了一會才回答:『若然妳和我今晚也不出席家庭聚會,似乎不太好,妳是否同意?』

綺華沒有回應,她待了一會才微微點頭,心知兩人一起失約,實在做到太過明顯,家人必會猜疑他們有曖昧。


密雲的晚上,酒樓裡家庭聚會的一張大圓檯,只是綺華左邊剩下三個座位未有人入座。綺華突然心潮澎湃起來,因綺芳未曾到達,采楓也未曾現身,另一個座椅是留給誰人,她心知肚明。雅秋是欺騙她,他是會陪同采楓出席聚會的。

綺華垂頭在不斷盤算以甚麼藉口離席之際,有人走至她身旁的椅子,她抬頭一望,嚇了一跳。站立在她身邊的是綺芳,但她竟然帶同迎梅一起到來。綺芳逐一介紹迎梅給親戚認識,然後才坐下她身旁的座椅。綺芳沒有說出迎梅跟她是甚麼關係,但各人心裡有數,估量到是一段親密關係。

綺華在觀察她雙親的神色一會,猜測到他們早已經知道綺芳會攜同迎梅到來。雖然他們臉露些少困窘之色,但沒有浮現憤慨的表情。

餘下的座椅,綺華肯定是留給采楓的,因座椅左邊坐著采楓的母親,右邊是迎梅。雅秋沒有騙她,他的確不會到今晚的聚會,綺華離席之意消失。而且,檯子的目光,幾乎也投射在迎梅身上。

過了一會,一個男兒的身影走至唯一未有人的座椅,綺芳和迎梅頓感詫異,但綺華的目光更沒法控制地凝視著雅秋。她感到愕然,雅秋怎可以使妻子不現身,而他自己卻赴會?然而,雅秋也流露莫名的眼神,因他料想不到迎梅會跟隨綺芳而來。

當雅秋正欲坐下椅子之際,機靈的綺芳,她立即站起來向雅秋說:『我突然想到要和阿姨談一下投資的事宜,你跟我掉轉位置來坐吧。』

話畢,綺芳便經過迎梅的背後,走至雅秋準備坐下的椅子。綺華的詫異眼睛還停留在雅秋的臉蛋上,她的視線似是導向雅秋的腳步,走向她身旁的椅子坐下。

大家在商討一會,跟著便著侍者落單要了套餐,全檯的興趣隨之集中在迎梅身上,但害羞的迎梅要依賴綺芳回答了大部份親戚的問題。根本沒有人再去留意坐在一起的雅秋和綺華,他們似是自成一國,教綺華心感喜悅,因她和雅秋成了在父母和親戚中的一對。人們取出手機出來拍攝時,綺華也臉露燦爛的笑容。

晚飯至尾聲,采楓的母親問綺華:『你媽媽說妳有了男朋友,何時帶他出來介紹給我們認識?妳姊姊今晚也與女伴到來。』

綺華頓露困窘的臉色。訛言她有親密男友是綺芳的計謀,因這是要方便綺華去竊盜雅秋的精液,綺華料想不到會傳遍親戚圈子。雅秋也臉露愕然之色,因他並不知道箇中謀事。

綺芳見到雅秋和綺華的臉色也有異,她馬上回答坐在她身邊的阿姨:『我妹妹十分內歛,你不要逼她。待時機成熟,她自然會帶他出來給我們看。』

阿姨微笑了一下,她沒有再追問,從而消除了綺華的困態,但雅秋依然沒法收藏忐忑不安的神情。綺芳見狀,她以非常自然的語氣對雅秋說:『檯面剩下的糕點,我妹妹十分喜歡的,你拿一點給她吧。』

綺芳是要釋除雅秋的疑慮,但她被過往跟雅秋姑媽的女兒相親的午餐所誤,從而想錯了方向,雅秋不是憂懼綺華另有男友,而是顧慮與綺華的幽情曝光。綺芳沒有考慮到這樣做會使其他人懷疑雅秋跟綺華有曖昧。但這晚的焦點是她公開自己的性取向,兼而她攜伴而來,沒有人注意到采楓沒有現身,是雅秋為了討好綺華的計謀。

雅秋生硬的困態面容把糕點放到綺華的碟子,綺華微笑地向他道謝,因她對今夜雅秋似是成了她的伴侶感到欣悅,綺華是期望不須要與雅秋鬼鬼祟祟的。

然而,雅秋誤以為他受到其他人的注視,他跟著便站起來去洗手間。待了一會,綺芳也與迎梅一起去如廁。她們離開飯桌,采楓的母親立刻向綺華查問她們的瑣事,綺華隨意地回答。阿姨只顧去探知綺芳和迎梅的事,她沒有料到自己女兒的感情瓜葛更具戲劇性。綺芳是要雅秋從洗手間出來時把他攔截,跟他交談一會。


晚飯結束後,大家走至酒樓門外的街上,綺芳隨之對綺華說:『我有一件衫裙給妳,妳跟我回家取吧。』

綺華露出莫名其妙的臉色,因她姊姊先前沒有提及買過甚麼衫裙給她。她在猶豫之際,雅秋便向各人道別,綺華失望地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她無可奈何地跟隨綺芳和迎梅去停車場。

綺芳的車子離開停車場時,車廂依然只有汽車引擎的聲響,她們三人沒有交談,直至車子在距離停車場不遠的小街停下,後座位近行人道的車門被拉開,綺華便移至另一邊座椅,讓雅秋進入,她才醒悟到綺芳的安排。

綺芳踏上車子的油門後,她瞥了一下倒後鏡,見二人也臉露笑容,才開腔說:『你們是否詫異我今晚帶迎梅出來?』

綺華立刻回答:『我完全沒有料到妳會這樣做。』

綺芳從容地繼續說:『這是因為先前跟雅秋姑媽的相親午餐,我們不感到太過侷促,所以讓我想通了。』

綺華跟著說:『妳們去了洗手間時,阿姨問了一些妳們的事。』

綺芳笑起來,她笑完後才開腔:『這是我預計的。但你們要注意,采楓的矛頭不會再指向我。』

綺華沒有作聲回應。雅秋不慌不忙地說:『這個轉變我也估量到。』

雖然綺芳和雅秋也沒有直接說出口,但各人也心領神會,綺芳公開了自己同性戀的性取向,綺華與雅秋的關係必然會為采楓所確定。

綺芳隨之問雅秋:『今晚采楓沒有赴會,是否你的巧妙安排?因她甚少會不跟隨你出席家庭聚會。』

雅秋沒有遲疑便回答:『妳真是明察秋毫和料事如神。』

綺華心感詫異,她料想不到雅秋會為了她而使出計謀,可以使采楓缺席家庭聚會。她在昏暗的車廂裡看著雅秋,感激和喜悅的眼神投射在他的臉龐上。

他們在閒聊中,汽車便到達雅秋和綺華的愛巢。雅秋和綺華解開安全帶之際,綺芳轉身對雅秋說:『我解除了枷鎖,不再藏匿我的所愛,我希望你可以從中得到啟示。』

雅秋露出尷尬的臉色,他肅穆地回應:『我的處境比妳的困窘,但我非常感激妳的支持。』


雅秋和綺華下車後,他們望著車子離去,才轉身踏進愛巢的大廈。雖然綺芳說得甚為婉轉,但她的態度卻十分明確,兩對沈靜的腳步便走進了大廈。

他倆返回了愛巢一會,綺華便談起晚飯的瑣事,因她心情從含蓄變得開朗,綺芳隱語的支持,教她對與雅秋的前景露出了認同的曙光。但雅秋的思慮心緒並沒有被綺華滔滔不絕的說話所扯開,畢竟他順水推舟的計謀,變數甚大,後果難料。這是他為了滿足綺華一時的慾望而萌生的念頭,在家庭聚會結束後,他反而有點兒後悔。

直至雅秋的手機響起鈴聲,綺華才停止說話而去浴室梳洗。她在浴室洗澡時,思索著雅秋剛才的反應,誤以為他為綺芳著他面現實的說話而鬱結。

綺華從浴室梳洗完出來,她瞥見雅秋坐於餐桌的椅子,凝視著手機的螢光幕,臉露憤怒的神色。她遲疑了一會,便走至雅秋身旁,伸出一隻胳臂,以手掌輕按他一邊肩膀,柔和的語音傳進雅秋的耳孔:『你去洗澡吧。』

雅秋才醒覺到綺華走至他身旁,他立刻按動手機的開關掣一下來關掉螢光幕,然後把手機覆轉放在餐檯。他的這一異常舉動,惹起綺華的懷疑,覺得雅秋正看著一些不願讓她知道的訊息。

他走進浴室洗澡後,綺華立即解開雅秋手機螢幕的密碼鎖來查看,赫然看見采楓和癡蜂在酒吧醉醺醺的親熱照片和一些文字。雖然綺華不認識癡蜂,但從他給雅秋的寥寥數語中,知道他就是雅秋氣憤的富二代。而且,綺華也從癡蜂的文句中,洞悉到雅秋是利用癡蜂的肆無忌憚,從而使采楓被這位富二代纏繞著而不能赴家庭聚會。

雅秋洗澡後,他從浴室出來,客廳的燈光已經熄滅,只是房間淡黃色檯燈反射出的光線照明著客廳。他走至小餐桌,把他的手機插上電源充電,沒有察覺綺華偷窺過他的手機。

這夜他倆躺下床舖,面對面側身而睡一會,綺華便退下床尾少許,把臉部倚於雅秋穿著睡衣的胸脯,但她並沒有入夢。綺華欲跟雅秋談論采楓跟富二代的糾纏,但她沒法子說出口,因她是偷閱雅秋的智能電話。

雅秋也沒有入睡。週六早上他見綺華對他應允不會赴晚上的家庭聚會沒有驚喜,他就想到誘騙癡蜂去纏住采楓。采楓果然被纏著,癡蜂便要求雅秋兌現承諾,著他讓出妻子。雅秋料想不到癡蜂會以跟采楓的親熱照片來證明他與采楓在一起,他在盤算如何收拾殘局。

雖然二人也難以入睡,但綺華的心理負荷沒有雅秋如此沉重,她始終較雅秋容易進入夢鄉。從他胸脯傳出的鼻鼾聲,逐漸驅散他惆悵的思緒,使他跟隨倚於他胸膛的人兒,緩緩地走進夢境。


週日的清晨,綺華轉身時發覺床上只有她一個人。她朦朧中見到房門打開了,胡思亂想油然而生。她越想越可怕,跟著起床走出客廳,浴室門剛開啟,她即刻走向浴室,把踏出浴室的雅秋摟抱著。綺華的臉倚於雅秋的胸肩,禁不住的淚水溢出了眼眶。雅秋伸出一對胳膊摟著她的肩背,他對綺華的激動感到莫名其妙,綺華怎會以為他夜半溜走了?雅秋昨晚的憤怒臉色,教綺華誤以為雅秋走了去跟癡蜂算帳,憂懼他與癡蜂搏鬥而受到傷害,這是雅秋料想不到的,因他不知道綺華曾經偷看了他的手機訊息。

倚偎在雅秋胸膛的臉孔,她的嘴角不時在作輕微的跳動,欲言又止,始終沒法衝破靦腆的枷鎖而開腔。他們倆站立在浴室門外一會,雅秋轉身少許,伸手熄滅浴室的燈光,柔和的語音傳進不願離去的耳孔:『我們返回房間就寢吧。』

他們躺下床舖後,雅秋仰臥而睡,綺華就側身而躺,臉頰枕於雅秋一邊胸肩。被窩裡按著雅秋胸脯的一隻輕盈胳臂,似在探索著雅秋的心境,但她始終沒法鼓起勇氣說出自己的猜慮。按著綺華背肩的胳膊,他並沒有入睡,而是在思考著如何面對眼前的困局。


旭日初昇,他們先後甦醒過來。二人也側身而躺,綺華面向著床邊,背向著雅秋。雅秋就面向綺華的背脊,背向牆壁。他的一隻胳膊跨越綺華的身體,手掌輕按綺華的腹部。大家也感知道對方睡醒了,只是沒有作聲。

待了一會,雅秋首先開腔:『我打算今天中午約人交談一下,妳是否有節目?』

綺華立刻轉身面向著雅秋,以嚴肅的語調問:『你是否想約那位富二代?』

雖然房間依然昏暗,但大家也看見對方的臉色,雅秋的詫異神情無所遁形,他沒有作聲回答。

枕頭上隨之沈靜起來。過了一會,綺華首先打破沉靜,她結巴地說:『你可否為……為了我,不去跟那個富二代爭執?我不想你……你有有任何意外。』

兩對眼睛即刻凝視著對方。雅秋誤以為他週五晚上憤慨之言給綺華猜量到他的傾向,沒有察覺綺華昨夜偷閱他手機訊息。

綺華的嘴唇被雅秋吻上,似是成為雅秋的言語含糊回覆。兩張嘴唇分開後,雅秋便起床,綺華也跟隨,但綺華走了進浴室梳洗,雅秋就坐於小餐桌前,開啟他的手機。

綺華從浴室出來,雅秋向她說:『我今早要回家取一些個人物品,我梳洗後便一同出外吃早餐吧。』

但雅秋攜帶手機進入浴室,致使綺華沒法得知他剛才收發了甚麼訊息。他從浴室梳洗出來,走進睡房更衣,綺華已更換了衣服,她坐於梳妝台前的椅子,問背向著她,打開衣櫃門更衣的雅秋:『我們到那裡吃早餐?』

雅秋沒有轉身,他向著衣櫃裡的衣物,隨口回答:『先到我家附近的快餐店吃早點,然後到我家取回一些物品。』

綺華聽後,她即刻從梳妝台的椅子站起來,走至雅秋的背後,道出憂懼的言語:『采楓可能未曾去教堂望彌撒的。』

雅秋以肯定的語氣回應:『放心吧!昨夜她沒有回家睡。』

綺華頓時粗略估計到雅秋剛才收到了甚麼訊息,她沒有追問下去,也沒有問為何他突然要回家取東西。雅秋更換衣褲後,兩人便一起離開愛巢。


他們到達雅秋和采楓家斜對面的快餐店進食,綺華走去買早餐,雅秋就坐下一張面對面的雙人小桌子的椅子,他取出手機在查閱訊息。站於遠處在排隊等候取早點的綺華,她不時偷窺雅秋的臉色,因她擔憂雅秋可能會跟癡蜂發生衝突。

綺華拿了裝載著早餐的托盤至雅秋佔了的桌子處坐下,雅秋隨之對她說:『我約了那位富二代在旺角區的一家位於商場內的連鎖咖啡店見面。』

雅秋未曾說完,綺華即刻問:『何時?』

雅秋回答:『下午。』他遲疑了一會才繼續:『妳放心,我不會跟他爭吵的。』

綺華再問:『采楓是否也會赴會?』

雅秋呆了一下才回應:『我沒有問他。』

綺華沒有再追問下去,他們就開始進食。

這頓沈靜的早餐很快便完結。他倆走到雅秋和采楓所住的大廈入口,雅秋沒有猶豫便踏進大廈,綺華尾隨著他。跟上次雅秋中午回家不同,他不再顧忌與綺華一起踏進大廈。

兩人走進雅秋和采楓的家,雅秋向綺華說:『妳待我一會,我入房取回一些東西便離去。』

雅秋跟著走進房間,然後把房門關上。片刻之後,房裡傳出打開衣櫃門等雜聲,綺華猜不透雅秋幹什麼,估計他要取走一些他的私人物品。

過了一會兒,雅秋從睡房出來,雅華站立在客廳,垂頭在閱讀手機的訊息。雅秋拖著一個中型行李箱走至她面前問她:『妳看甚麼如此入神?』

綺華被嚇一跳。她把自己的手機螢光幕向著雅秋才說:『采楓約我飲下午茶。』

看著綺華手機螢幕的雅秋接著說:『地點也是在旺角區的同一個商場,只是不同的咖啡店而已。』

臉露忐忑不安神色的綺華憂慮地問:『我是否應該去見她?』

雅秋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們先離開這裡才算。』

雅秋拖拉著行李箱走至住宅的大門處,跟隨在他背後的綺華突然從後摟抱著他,綺華的一邊臉頰倚於他的肩背,沒有作聲。雖然雅秋的一隻手已經放在門鎖上,但他並沒有轉動門鎖。

片刻之後,雅秋從自己的背脊感覺到綺華微弱的嘴唇移動:『放棄這頭家吧!你也不想回來,她也沒有回來,空有形式,何苦呢?』

雅秋沒有回應,他待了一會才放下行李箱的拖柄,然後轉身面向著綺華,兩雙默然無語的眼睛互相牽繫對方的思緒。雅秋料想不到綺華會在他與采楓的家按捺不住,含蓄地說出她心底的要求。

凝固的氣氛僵持了好一會,雅秋臉露困色地開腔:『我知道我難為了妳,但我面對著……』

雅秋只道出少許說話,他的嘴巴就被綺華的嘴唇撲上,脖頸隨之被綺華的一對胳膊交叉摟緊,綺華不願聽到他的解釋,逼使他立刻住嘴。雅秋跟著伸出一對胳膊,摟著綺華的背脊,綺華就在這個不屬於她的家,激動地跟雅秋擁吻起來。

兩張濕透的嘴唇分開時,綺華依然憂慮雅秋會再作解釋,她即刻說:『我們走吧。』

雅秋便鬆開摟抱著綺華的胳臂,他跟著轉身,提起行李箱的手柄,然後打開木門,二人在沉默中離開。

綺華無法抑制的渴求,是外在因素所造成。先是雅秋順水推舟以癡蜂誘開采楓,使他可以與綺華成了一對鴛鴦似的出席家庭聚會,繼而是綺芳在親戚面前公開她的同性戀傾向,加上綺芳的推波助瀾,使綺華覺得她與雅秋的戀情應該猶如綺芳一樣堂堂正正。而雅秋在這個早上,毫無忌諱地讓綺華跟他回家,成了一條導火線,引爆了綺華壓抑的渴望。

待續……

4 則留言:

  1. 佛爺:

    晨早起身,梗係嘆番個morning Q先喇,諗咁多做乜呢。 :)

    回覆刪除
  2. 世純:

    一Q解千愁,遠勝杯中物!嘻嘻!

    回覆刪除
  3. 卡臣:

    唔明你乜嘢意思喎!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