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5年9月9日星期三

心疼慾絕(三十五)羞澀野性溢嫵媚


心疼慾絕(三十五)羞澀野性溢嫵媚

世上的意念,很多時也是因為環境或其他人或事的變化而啟發的。外來的刺激,往往就激發起靈感,使人構想出形形色色的謀略。

癡蜂離去後,采楓走回睡房,她除去浴袍和皮革束縛衣,跟著走進浴室清洗身體。怎料浴室的燈泡燒毀了,她唯有不關上浴室門,讓客廳的燈光反射進浴室作照明。

采楓在淋浴時,她就想到著雅秋回來更換燈泡,或許他返回兩人的家,會改變態度,願意搬回他們倆的居所。這個構思在她沐浴完回到房間,看見床上擺放著的皮革束縛衣,就更為鞏固和衍生進一步的計策。

週一的晨曦,綺華先起床去浴室梳洗。她從浴室出來便走進廚房準備簡單的早點,雅秋跟著起床去浴室梳洗,他走經客廳的小餐桌時,停下查看正在充電手機的訊息。先前綺華去浴室梳洗時,早已見到雅秋手機的LED燈在閃爍,知道他有新訊息到來,但她沒有理會。然而,站立在廚房裡的綺華,她瞥見雅秋看著手機螢幕時露出煩惱的臉色。雅秋放下手機走進浴室後,綺華立刻從廚房走出客廳,取起雅秋的智能電話來查閱。

雅秋梳洗完從浴室出來,綺華已準備好早餐,她坐於小餐檯的椅子等待雅秋。雅秋坐下餐桌的椅子,綺華即時問他:『看你今早的樣子,似乎有點兒心事,……』

綺華未曾說完,雅秋隨即回應:『沒有什麼事,只是家裡浴室的燈泡燒毀了,采楓著我回去更換。但我今晚可能要加班,或許我中午回家更換吧。』

綺華知道雅秋沒有欺騙她,她沒有追問下去,跟著閒聊其他瑣事。

中午時分,雅秋回到他與妻子所住大廈入口不遠時,教他頓感愕然,綺華向他迎面而來。她以十分自然的語調對雅秋說:『我剛剛去見一位客戶,順道經過這裡,我們一起上樓吧。』

雅秋即刻從綺華的言行中,洞悉了她不放心他獨自回家。而且,綺華的說話,也不是問雅秋是否可以一同到他的家,綺華是志在必行,她一定要陪伴雅秋一起上樓。

雅秋遲疑了一下才回應綺華:『更換燈泡非常容易,我很快便回來,妳在就近的便利店等待我便可以了。』

綺華跟著伸出胳臂牽著雅秋的手掌,她微笑地說:『既然很容易便快一點上樓吧。』

雅秋立即擺脫綺華牽著他的手掌,綺華才意識到雅秋害怕被鄰居見到他們走在一起。她正想放棄跟隨雅秋上樓時,雅秋懼怕綺華在他家的大廈門前糾纏而反會驚動鄰里,他改變了語氣:『好吧,我們便一起上樓。』

他們二人踏進雅秋和采楓的家,雅秋便走至浴室門前,試一下開啟浴室的燈光,燈泡果然燒毀了。雅秋跟著走回客廳的組合櫃,取出一個新燈泡,他在重返浴室的途中,順手拿了餐桌前的一張椅子,然後才走進浴室。

綺華見雅秋走進浴室,她便在客廳踱步。當她走經沒有關上房門的睡房,赫然見到床上有黑色異物,她沒有遲疑便走進睡房查看,放在床舖上的衣物教她目瞪口呆。若果不是雅秋從椅子跳下地磚的聲音喚醒了她,可能雅秋走至她背後才教她甦醒。

綺華馬上離開睡房,雅秋把椅子放回餐檯處,他即刻向綺華説:『我們可以離開了。』

雅秋也不願在家逗留太久,以免夜長夢多,致使采楓的佈局誤中副車,雅秋見不到,卻入了綺華的腦海。這是采楓人算不如天算的。

他們離開雅秋和采楓所住的大廈後,雅秋的緊張情緒才鬆弛下來,因他懼怕被鄰里見到他與綺華一起回家。兩人隨之各自返回公司。

這晚雅秋確實是要加班,而綺華就獨自在街上閒逛。她整個下午也心不在焉,因采楓睡房床上的佈局,非常明顯是要刺激雅秋。采楓萬萬想不到綺華會有膽量與雅秋一起到她的家。

此夜雅秋回到他與綺華的愛巢,臉露悶悶不樂的神色,綺華以為他因加了班而疲累。但翌日的晚上,雅秋依然是心事重重,綺華開始憂懼雅秋回家後,他欲跟妻子重修舊好,為是否搬回家住而忐忑。

綺華淋浴後,她更換上雅秋送贈給她的睡袍,她滿以為可以分散雅秋的鬱悶情緒。但綺華返回房間時,雅秋已經就寢。她塗上護膚品便鑽進被窩,側身而睡的雅秋隨手把她摟在懷裡,教綺華更感大惑不解:究竟雅秋是否有意搬回家住。

翌日早上他們在愛巢吃早餐時,綺華隨口問雅秋:『這個週末晚上的家庭聚會,倘若你出席,我就不會去。』

雅秋思考了一會才回應:『我未曾決定是否赴會,遲一些才答覆妳。』

雅秋的回覆,教綺華更加確認她的猜測,因她期望雅秋跟她說,他也不會赴家庭聚會。他們倆隨之也沒有甚麼談話,綺華心裡在盤算如何消滅雅秋欲回家的念頭。這頓早點他們二人各有心事,但心裡的桎梏便各有不同。

他們在沉默中過了數個晚上,但綺華不會讓如此局面僵持下去。週五的晚上,雅秋向綺華訛說他跟朋友吃晚飯,綺華便懷疑他回了家,她一直追蹤雅秋手機的位置,知道他到了旺市的一家餐廳,她就藉故發了一些短訊到雅秋的手機,因綺華懷疑他跟妻子晚膳。但雅秋沒有待太久便回覆綺華的短訊,教綺華覺得詫異。

這晚雅秋十時回到愛巢,臉露鬱結的神色。綺華不敢問他發生甚麼事,因她不願聽見雅秋被妻子逼回家的爭執。綺華以溫柔的語調對雅秋說:『看你的樣子十分疲累,你先去洗澡吧,以便早一點休息。』

雅秋走進房間除去衣褲後,從他背後傳來綺華的語音:『你的睡衣褲等已放了在浴室,你去浴室洗澡便可,不用帶衣物的。』

雅秋自己心有鬱結,他沒有想過綺華如此體貼的動機,是要綑綁他欲回家之心。他隨口向綺華道謝,便只穿著內衣褲走往浴室。

雅秋洗澡完走出浴室,客廳的燈光已經熄滅,只剩下房間床頭櫃上檯燈反射出的微弱淡黃色光線,雅秋以為綺華也疲倦,所以早一點去睡覺。


他踏進睡房,床上的景象教他瞠目結舌。床上躺著的人兒,雙腿套著網狀絲襪,穿著一條前面中間有一條拉鍊的皮革短褲,上身戴著一個有金屬鈎子的皮革胸罩。雅秋為綺華的野性性感裝束感到莫名其妙之際,綺華也臉露緊張的神色,因她也是第一次作如此狂野的裝扮。

綺華戰戰兢兢地從床上站起來,她走至雅秋面前,口吃地對雅秋說:『我…我……會幫你按……按摩,你先把房門關上吧。』

雅秋意識到綺華要重施故故伎,要以跟他按摩來達到某些要求。但他今夜不會回家,為何綺華會以突破性的野性打扮來誘惑他?教他不明所以。雅秋在躊躇之際,綺華便繞過他身邊,走至房門處關閉房門。

綺華跟著返回雅秋身旁,她牽著雅秋的手,引領他至床邊,然後轉身向著雅秋,伸手解開雅秋睡衣的鈕扣。此刻雅秋才留意到床頭櫃上放著一瓶按摩油,床上也鋪上一條沙灘大毛巾,他意識到綺華真的要跟他按摩。

雅秋的睡衣被除去後,他自己除掉睡褲,跟著就沒有除下內褲的意向,綺華見狀便對他說:『你不想除掉內褲也不要緊,就這樣躺下床上吧。』

話畢,綺華轉身背向著雅秋,她面向著床頭櫃,欲拿起按摩油之際,一對胳臂從後摟抱她裸露的腹部,貼著她耳邊的嘴巴隨之問:『妳穿著此等衣裝,這不是妳的性格。甚麼事令妳這樣做?妳是否想我明晚不去家庭聚會?』


綺華沒有回答,因明晚的家庭聚會是次要的,她最憂懼是雅秋搬回家住。綺華之所以穿上皮革衣,是因為週一中午她跟雅秋回家更換浴室燈泡時,她發見雅秋和采楓的床上放著采楓用來挑逗癡蜂的皮革束縛衣丶比基尼皮內褲和魚網絲襪,綺華意識到采楓是要使用此類野性服飾來勾引雅秋回家的,她就誤以為雅秋喜歡女人穿著這類衣物。

雖然采楓洞察到癡蜂鍾情女人穿著皮革束縛衣,但她卻不知道自己夫君是否喜好皮革束縛衣。采楓見著穿上皮革束縛衣可以使癡蜂對她如癡如醉,在條件反射的心態下,她就欲試下用它來誘惑雅秋回家。采楓料想不到她佈置在床上的誘惑誤中副車:丈夫沒有見到,卻被情敵目睹。

綺華當然不會告知雅秋,她是從他妻子那裡學來穿著皮革衣。但綺華要自己有別於采楓,所以她不會買下跟采楓相同的皮革衣。而且,她也不打算在雅秋面前脫去胸罩和短褲,只欲穿上皮革衣來跟雅秋按摩而已。

維華隨之把後腦倚著雅秋的左邊肩膀,她跟著臉轉向雅秋的臉頰,柔軟的呼吸輕撫雅秋的下巴皮膚:『你對我了解有多深,為何認為我如此裝扮不似我的性子?』

雅秋遲疑了一刻,他垂頭少許,臉轉向欲轉移他問題的臉孔,兩張嘴唇便吮吸在一起。閉上眼睛的綺華,她的雙手分別輕撫著雅秋的兩邊大腿,雅秋的兩隻手還是按著綺華的腹部,只作輕度的移動。

兩張互慰的唇舌分開時,綺華張開眼睛,她仰望著雅秋,然後輕聲地問:『你今晚回來,臉色十分灰暗,是否跟她晚膳?』

綺華按捺不住,她要確定自己的懷疑,雖然她沒有直接說出來,但雅秋也意識到綺華所指的「她」是誰。雅秋毫不遲疑便回答:『我今晚不是跟她吃飯,放心吧!』

綺華立刻再問:『那麼可否告訴我是跟誰吃晚飯?』

這條問題反而使雅秋臉色突變,他即時避開了綺華的問題,對綺華說:『妳說跟我按摩的。』

綺華頓悟到雅秋不願回答她,她無奈地說:『那麼你放開我,然後躺下床吧。』

雅秋按照綺華的要求去做,但他不是伏在床上,背部向天,而是仰臥床上。綺華跟著轉身面向床舖,她彎腰俯身,使自己的臉孔與雅秋的臉部相距不遠,以不悅的眼神對雅秋說:『為何你神不守舍?不是慣常地伏在床上讓我先按摩你的背部。直覺告訴我,今晚跟你吃飯的人,與她有關,我有沒有猜錯?』

雅秋頓露困窘的臉色,他沒有回答,但綺華漸怒的一對眼睛繼續盯著他,不讓他有下台階,她誓不甘休,要逼使雅秋回答。

雖然雅秋整夜的忐忑在綺華的雙目中無所遁形,但他仍然要把忐忑的心緒掩飾下來。突然伸出的一對胳膊,把綺華扯拉至他的身體上,雅秋跟著摟抱著綺華轉身,綺華被移至近牆壁的床位。兩人側身面對面之際,一張快速的嘴巴吸著綺華的嘴唇,但綺華不為所動,她扭動頭顱和身體,使雅秋沒法與她嘴吻,雅秋的嘴舌唯有轉移至綺華敏感的頸部,斷斷續續地撫愛綺華的頸項。綺華頑強的抗拒教雅秋把她推至仰臥,跟著騎了在她身上。

這幾乎是雅秋第一次以自己的身軀壓著綺華,他脹大的內褲前端擠壓著綺華皮革短褲的前面,皮革胸罩就被雅秋裸露的胸肌緊貼著。綺華感到又驚又喜,因她未有心理準備跟雅秋玉帛相見的。然而,綺華停止了虛耗體力的反抗。待了一會,微熱的頸項容許一張唇舌的舔吻,逐漸地教合上雙目的臉龐翹起,她暫時放下追問雅秋難以啟齒的問題,讓自己可以享受雅秋的主動慰藉。

綺華初次被雅秋舌吻頸項,是她竊取精液給迎梅作人工受孕的時段,那次幾乎使她忘卻了勾引雅秋的目的。此夜雅秋的唇撫,慢慢地教綺華伸出胳臂,以手掌撫摸雅秋的背肌,她的呼吸逐漸轉化成輕微的呻吟聲,舒緩了雅秋的灰暗情緒。

他們倆心裡也有心結,不能向對方直言。綺華要穿著皮革胸圍和短褲來跟采楓競爭,雅秋就不能向綺華道出他面對的婚姻困境。但雅秋漸漸誤以為綺華以奇特的性感來挑逗他,他便投其所好,滿足她的慾望。然而,雅秋對綺華的衝動,最主要是分散他在晚飯時受到喧賓奪主的要求。

閉上眼睛的綺華陶醉在仙夢中,當她醒悟到兩顆豐盈的乳房被一張醉醺醺的臉孔輪流地搓揉時,她才意識到自己的兩隻手掌是撫弄著雅秋的頭髮,而不是他的背肌。雅秋的雙掌伸進了綺華的背肩,形態猶如他捧著綺華的上身在品嚐。綺華樂意感覺到雅秋的沉醉,但她開始擔憂雅秋會解脫她的皮革胸圍。

綺華的一對半裸乳房滿足了雅秋唇舌的慰勞後,她伸高兩隻胳膊,示意雅秋她需要嘴舌吻愛的抱抱。這就阻止了雅秋的唇齒邁向她下半身的可能性。雅秋附和綺華的慾望,他把身體移上,兩張嘴口再度吮合在一起,雅秋的舌頭伸進綺華口腔少許,就被激昂的口唇吸了進去,任由綺華的舌身揉搓,兩人的口液也混淆在一起。

雅秋的兩隻胳臂摟抱著綺華的背脊,綺華的一對玉臂就摟著雅秋的背肩,而雅秋內褲凸起的前端就磨擦著綺華皮革短褲的襠位,教綺華在胡思亂想,她對雅秋是否會更進一步而感到徬徨。但雅秋放在客廳充電的手機響起了鈴聲之時,雅秋摟著綺華背脊的雙臂便立即伸出,綺華的一對玉臂反而使力把雅秋緊摟,她不願雅秋離開。然而,綺華不敵雅秋的氣力。雅秋掙脫了綺華的緊縛,他坐在床邊,雙腳垂下地板,綺華也起床,從後撲上雅秋的背肩,她的一對胳膊交叉繞於雅秋的脖頸,不讓他離去。


雅秋跟著站起來,綺華的軀體也同步地升高,她幾乎要把自己兩條穿著網紋絲襪的腿子繞上雅秋的腿子時,雅秋突然以雙手脫下自己的內褲,教綺華為之愕然。

雅秋坐回床上,他把跌至小腿的內褲除去。這時綺華也坐於床上,她的兩腿分開夾住雅秋的兩邊臀部。綺華驚喜交集,她為雅秋不去接聽電話而喜悅,卻憂懼雅秋會衝過她釐定的防線。她隨之把繞於雅秋頸脖的其中一隻胳臂移至雅秋的腰部,從腰旁伸至他兩腿之間,以手掌抓弄雅秋勃起的陽具,而綺華位於雅秋脖頸的手掌,就在撫慰他的胸肌,雅秋的雙手隨後也分別往後伸至綺華兩邊大腿,撫摸她的腿肌,他們便展開了另一形態的愛撫。

綺華不只是手掌有所動作,她戴著皮革罩杯的一對乳房也在擦磨著雅秋的背脊,雅秋的胸前和背後,也被綺華挾持著,他猶如給綺華夾著來玩弄。致使雅秋晚飯後的戾氣和鬱結減輕了許多。

綺華滿以為雅秋的精液被射在地板上,就是這次纏綿的終結。但雅秋的龜頭溢出了不少透明滑液後,他突然站起來,轉身面向著綺華,然後伸出一雙胳臂,兩隻手掌分別按著綺華兩邊肩臂,把綺華緩緩地推放至仰臥床上,綺華穿著網紋絲襪的膝蓋處,於床邊屈下,兩條小腿垂直向著地板。

綺華頓感恐慌,因她皮革短褲中間的拉鍊,雅秋隨手可扯。綺華不會為在雅秋面前只戴上奶罩而感到羞怯,因她在盜竊雅秋的精液給迎梅作人工受孕的傍晚,她就戴上無肩帶胸圍來誘惑雅秋,但綺華就從來沒有只穿著內褲來挑逗雅秋。

綺華慌張至口吃地說:『你想…想幹……幹什麼呀?你…你……你不要拉…拉下我……我的褲鍊呀!』


雅秋沒有回答,他把綺華的兩隻胳臂推至她頭顱的兩邊,然後爬上床,雙膝跪於綺華身體兩邊,屁股坐下她的腹部,跟著把勃起的陽具穿過綺華皮革胸圍兩個罩杯之間的帶子下面,雅秋的陽具就被綺華兩顆豐滿乳房夾住。

綺華很快便意識到,她以無肩帶胸罩竊盜雅秋的精液,可能教雅秋回味。但她的緊張情緒也為之消除,因雅秋沒有扯下她皮革短褲拉鍊的意慾。綺華遂伸高胳膊,她的一雙手掌按上雅秋的胸肌,在那兒撫摸起來。

綺華合上眼睛,享受著手掌的觸感之際,雅秋突然開腔問:『我忘記戴上套子,妳是否需要我戴上?』


綺華橫躺在床上中間的位置,雅秋不可能轉身便可以從床頭櫃的抽屜取出避孕套,他必然要離開綺華的身體。這時綺華撫愛著雅秋胸脯的雙手,轉移至她自己的乳房處,交替地磨擦著雅秋彈跳著的陽具。羞澀的心態,以含蓄的雙手告訴雅秋,此刻可以是例外。雅秋便伸出胳臂,兩隻手掌分別撫慰著綺華的頸項和柔滑的兩邊肩臂,教綺華不時翹起臉孔,享受著互相的慰藉。

閉上雙目的綺華,雖然她沒看見夾於她雙乳的陽具,他的龜頭被她的兩掌和巧指搓揉至通紅,但她卻感覺到龜頭不斷吐出潤液,致使她的巧指不時似是無意地在龜頭處玩弄著滑液。

前後移動的陽具使綺華的乳溝也沾粘龜頭上的潤滑液,但綺華並沒有要求雅秋戴回避孕套。雅秋的陽具被柔愛撫慰至要作出全心全意的表白時,他輕聲地說:『我快來了,妳按著那兒吧。』

雅秋的雙掌隨之緊握綺華的肩臂,綺華即刻作出回應,她橫置的兩掌立即緊逼著自己的兩邊乳房,巧指就壓著位於她乳溝的肉棒,澎湃洶湧的衝擊力跟著震動綺華的兩顆被皮革半罩的乳房和手掌,綺華的胸膛和頸項隨即感覺到被黏液射上。她張開眼睛,看著乳溝中凸出的龜頭還吐出白液,她待了一會才鬆開壓著陽具和乳房的手掌。

這次貼身的噴射,有別於上次雅秋的陽具於無肩帶胸圍中射精,因為此次綺華的雙手一直呵護著雅秋的肉棒,教她精神上積累的愛戀,銳變成雅秋的陽具是她的私器。

雅秋的陽具被釋放後,他站立在地板上,轉身取了床頭櫃上數張紙巾抹去綺華胸頸的黏液。綺華跟著坐起來,然後對雅秋說:『你拿多數張紙巾給我吧。』

雅秋隨之轉身彎腰取了數張紙巾,跟著向回綺華,把紙巾遞給她。雅秋誤以為綺華嫌他的清潔不夠徹底。他欲轉身再拿紙巾為自己清理時,突然感受到陽具被拿著紙巾的手掌握著,氣憤的語音傳至雅秋的耳朵:『你想幹什麼呀?你轉動著身體,我如何幫你清潔呀?』

雅秋就猶如學生被罰站般不動,讓綺華細心地清理他陽具上的黏液。

陽具被潔淨後,綺華以命令的語調對雅秋說:『你穿回內褲吧。』

綺華沒有察覺她自己對雅秋心態的轉變,她幾乎忘掉了雅秋是她的表妹夫。此夜雅秋的主動,雖然沒有衝破綺華過往的尺度,但卻搖晃了綺華的心靈,教綺華潛意識裡的野獸,視雅秋為她必然捕食的囊中物。

雅秋穿上內褲時,他放在客廳的手機又響起了鈴聲,綺華便對他說:『你去查閱一下訊息吧。』

雅秋隨之打開房門步出房間,但他並沒有開啟客廳的燈光,只是依靠睡房內床頭燈反射的光線作照明。綺華跟著也步出客廳,她往浴室以毛巾清洗臉孔丶頸部和胸口。雖然她不喜歡自己的胸頸黏附著精液,但她卻享受著撫慰雅秋沒有套子的赤裸陽具。


綺華從浴室出來,她經過雅秋身旁返回房間,然後打開衣櫃門更衣。綺華把衣櫃門作屏風,以阻擋雅秋的視線,因她不能把房門關上,否則暗淡的客廳便會變成漆黑一片。

綺華除掉皮革胸罩後,雅秋便踏進房間,他把房門關上,看見衣櫃門下不足兩呎的空隙露出還未脫去絲襪的腿子,他隨之開腔問:『妳未曾更換好衣物?』

綺華隨口回答:『你待一會吧。』

一會兒後,雅秋看著皮革短褲下降至綺華的腳踝。片刻之後,網紋絲襪也跟著被除下。雅秋見著赤裸的小腿一會,衣櫃門就被關上,維華穿上了雅秋送贈給她的睡袍。

他們走至床邊,雅秋發見床頭櫃上放著的按摩油和床舖上的沙灘大毛巾也不見了,就連他自己放於梳妝台前椅子的睡衣褲也失了蹤。綺華若無其事地對他說:『上床睡吧。』

雅秋便爬上床,他意識到綺華要摟抱著他近乎赤裸的身體來入睡。綺華躺下床後,她伸手關掉床頭櫃上的檯燈,房間頓成漆黑。綺華隨之轉身,二人面對面側身而睡。雅秋遲疑了片刻便問綺華:『妳那套皮革衣買了多少錢?我會付回給妳。』

綺華思索了一會才回答:『你告訴我今晚跟甚麼人吃飯,我可以豁免你的付款。』

雅秋即時怒氣地衝口而出:『那個臭小子,以為自己是富二代就意氣風發,竟敢要我讓出……』

雖然雅秋沒有道出臭小子要他讓出甚麼,但綺華立刻頓悟到是誰人,這正是她對雅秋晚飯回來後心情忐忑不安的其中一項猜測。自私的心態教綺華心感喜悅,有男兒逼使雅秋離婚,對綺華來說是天大的喜訊,她滿懷欣喜地退向床尾少許,把臉頰倚上雅秋的胸膛,嘴唇不時吻上他的胸肌和乳頭。雅秋伸出一隻胳臂,以手掌輕撫綺華只有睡袍吊帶的肩背,他誤以為綺華在安撫著他,給他心靈上的慰藉,沒有想到她為他遭人明目張膽地搶奪妻子而沾沾自喜。


采楓料想不到雅秋會利用週一的午飯時段回家更換燈泡,跟著他就發了一個冷淡的短訊給她,告知她燈泡已經更換。采楓就誤以為她放在睡房床上的皮革束縛衣沒法色誘雅秋,不知道雅秋根本沒有見過那件皮革衣。她就轉而把雅秋的手機號碼告知癡蜂,慫恿癡蜂去挑釁雅秋,以便雅秋覺得有年輕男兒跟他爭奪妻子,他就會乖乖地返回妻子身邊。

致使週一晚上雅秋回到他與綺華的愛巢後,一直悶悶不樂。綺華就以為他因為加班而太過疲勞。但翌日晚上雅秋也是如此失落,綺華就誤以為他受回家更換燈泡而刺激,欲搬回家住。她便模仿采楓,以皮革衣來勾鎖雅秋。

雖然兩個女人也犯了同樣的錯誤,但雅秋便因為週五的晚飯被狂妄自大的癡蜂氣至頭昏腦脹,回到愛巢見著以皮革衣勾引他的綺華,加上他為了掩飾綺華咄咄逼人的追問,而把站在床邊彎腰盤問他的人兒扯拉床上,他就失控地以她來舒緩心中鬱結的情緒。

綺華穿著性感來跟他按摩,只是以溫柔來留住雅秋,並不是要色誘他來歡愉。然而,此夜雅秋卻失去了本來應有的理性。而且,他也在憤困中露出了心底的慾念,讓綺華洞悉他回味自己陽具在她乳溝裡糾纏。

雅秋躺下床上準備入睡的憤語,也消除了綺華過去數天的恐懼和猜疑,他並沒有任何搬回家的意欲,只是為小伙子搶妻而納悶。

雖然綺華誤會了雅秋鍾愛女人穿著皮革衣,但她也沒有枉費心機。經此一夜,雅秋對穿著皮革衣的綺華另眼相看,因綺華的野性裝扮,別具一格,溫婉中洋溢著嫵媚。野性的皮革衣,穿著在采楓身上就原形畢露,穿著在綺華身上就溫文儒雅,兩人不同的氣質,使皮革衣顯現完全相反的性格。

一個人盡可夫的妻子,卻不容許丈夫有異心;一個情愛專一的情婦,卻不容許愛郎進己身。雅秋身邊的兩個女人,也不公平地對待他,但他依然可以容忍,是與他的性格有關。然而,癡蜂的闖入,搖動了他心底的平衡點,因他一直想保持與兩個女人的關係不變。

過去數天的晚上,雅秋也睡得不好。此時倚於他胸膛的俏臉,她入睡了的呼吸氣流微微噴射在他的胸肌處,先前她為懼怕他拉扯她皮革短褲鍊子而露出驚惶失色的面容,於雅秋的腦海徘徊不已,伴隨他進入了夢鄉。

就算佈置在床上的皮革束縛衣讓雅秋看見,也起不了任何作用,因雅秋並不鍾情野性的床戰。但綺華模仿采楓的裝束,根本沒法帶出穿著皮革衣應有的狂野性格。她的怯懦和膽戰心驚,反而使雅秋覺得她羞怯的野味可愛動人。

待續……

4 則留言:

  1. 佛爺:

    世上的意念,很多時也是因為環境或其他人或事的變化而啟發的。外來的刺激,往往就激發起靈感,使人構想出形形色色的謀略。 <-- 莫非你呢排玩開SM,啟發咗寫嘅嘢都越嚟越重口味。

    回覆刪除
  2. 世純:

    哈哈!你的聯想力認真勁!不過,我用一條問題來回答你。我寫過在伊甸園和太空船上的鹹故,你認為我有冇上過伊甸園和太空船呢?嘻嘻!

    回覆刪除
  3. 卡臣:

    經濟不景,慳得就慳,皮革束縛衣太貴喇!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