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5年8月20日星期四

心疼慾絕(三十四)幽泉醉倒癡心兒


心疼慾絕(三十四)幽泉醉倒癡心兒

週日的相親不但壯大了綺華的膽量,教她沒有顧忌地挽著雅秋的胳臂,而且也使雅秋認知道,他沒有因為姑媽的態度而動搖對綺華的戀意。他們在返回愛巢的路途上,只是談著晚上在中環荔園的遊樂,沒有提及吃早午餐的事,因雅秋也悔疚自己對綺華的裝模作樣太過份。

他們回到了愛巢,雅秋慣性地先去洗澡,綺華隨後才去梳洗。她梳洗後回到睡房,雅秋已經呼呼大睡了。綺華躺下床後,她的頭顱倚偎於仰臥而睡的雅秋肩膀,一隻胳臂橫跨他的胸膛,甜蜜地進入了夢鄉。他倆縱使有甚麼衝破現在曖昧局面的需求,也只是心底的慾望,始終是難以啟齒,大家心裡也認知道,這段曖昧浮上水面,他們會飽受親戚的無情指責和謾罵,以致無地自容。

雖然采楓的夫君被她表姊摟抱而睡,但此夜她卻十分精采,不愁寂寞。一位比她年輕五年的男兒,大學畢業後在他父親開設的地產代理公司渾噩,跟一名他欲追求的女生去了教堂,癡蜂就被采楓勾搭上。

采楓到過癡蜂的家兩次,但也是在週日,因他父母出外應酬,而外傭又放假,他們就可在房內翻雲覆雨,盡享魚水之歡。可是,癡蜂在雙親的家裡始終沒法盡情玩樂。

雅秋、綺華、安松和凌雲在吃晚餐的時段,采楓便帶同癡蜂回到她和雅秋的家。他們買了數罐啤酒,準備一邊看色情視頻,一邊品嚐杯中物。

兩人走進住宅,采楓便把鐵門的橫鎖關上,跟著才關上木門。癡蜂有點兒緊張地問采楓:『萬一你老公回來,怎麼辦?』

采楓笑淫淫地回答:『我老公就站立在我面前,你今晚就是我老公了。』

癡蜂隨之四處搜索一番,確定沒有其他人在室內,他才走回采楓面前,輕鬆地問她:『我是否要先去洗澡?』

采楓感覺到癡蜂不再緊張在她家裡與她鬼混,她吻了一下癡蜂的嘴巴,才笑瞇瞇地向他說:『你當然要先去洗澡。』

癡蜂立刻再問采楓:『那麼我穿上甚麼衣服?』

采楓伸高一隻胳臂,以手掌輕拍一下癡蜂的臉頰才回應:『我會給你一件浴袍穿上身的。』

癡蜂隨之走進浴室。淋浴的流水聲響起來一會後,采楓便把一件浴袍拿進浴室。這個浴室對癡蜂是陌生的,因他們先前兩次床會,也是在癡蜂雙親家裡。癡蜂要獨自搬出去住,沒有任何經濟的障礙,只是他強勢的父母親不容許他搬離家。

癡蜂洗澡出來,他便坐在飯桌前玩平板電腦和飲啤酒,采楓跟著走進浴室洗澡。這位家中幼子,年長他數年的姊姊已經出嫁,以致他被父母緊張地呵護著,成了家庭的寵兒。可是,他也受著雙親諸多掣肘,雖然有著豐裕的經濟條件,但也不是可以為所欲為的。


癡蜂對著平板電腦著了魔之際,一個豐盈的女人屁股突然坐了在餐桌上,屁股推開了他的平板電腦,幾乎推倒了放在檯面的一罐飲了數口的啤酒。瞠目結舌的臉孔順著纖幼皮內褲側邊的繩子而上,經過緊縛身體的皮質束縛衣,愕然的眼睛才與不肖的臉容面面相覷。癡蜂頓感恐慌,不是因為采楓野性的裝扮,而是她洞穿了他心底的癖好。

嘲笑的臉容投射在惶惑的臉孔一會,采楓便跳離檯子而站起來,她轉身移了一步,面向著癡蜂坐著的側身,然後伸手取起他喝過的啤酒,跟著飲了半口。癡蜂不知她想幹什麼之際,他的頭顱就被采楓另一隻手掌按著而推後。臉部傾斜向上的癡蜂,他凝視著彎腰漸近的嘴口,準確地觸碰他的嘴巴,啤酒從采楓的嘴唇溢出,於癡蜂的唇邊四濺,他才張開不知所措的嘴巴,讓含情的啤酒灌注入他的口腔裡。

如是者重覆了數遍,就只有少量啤酒從癡蜂的嘴角溢出,他可以飲下大部份從采楓嘴口送出的啤酒了。

癡蜂的驚愕情緒被鬆弛後,兩張緊貼的嘴唇離開少許之際,磁性的語音從采楓的唇舌溜出:『你的學習能力被我想像中好很多。』


癡蜂沒有回應,采楓心知癡蜂不是她的對手,以致被她的前奏嚇唬了。她隨之站起來,移了兩步至餐檯前,跟著轉身再次坐了在餐桌上,然後以背脊躺下四方形的餐檯,頭顱向著癡蜂的胸部,她的雙腳於膝蓋處屈曲,兩隻腳板放在餐桌另一邊椅子的椅背上,穿著魚網絲襪的雙腿便猶如向上的斜路般呈現癡蜂眼前。

采楓的後腦近頸項之處倚在餐檯的邊緣,致使她的部份後腦低過餐桌的檯面,她仰起的臉孔對癡蜂說:『你飲半口啤酒,我們就來一次熱吻吧。』

癡蜂按照采楓的吩咐去做,啤酒從癡蜂的嘴齒送進采楓的口腔後,癡蜂就把他本來是垂直置放的一對手臂,伸上至檯面,分別按著采楓平放貼著身體的一雙玉臂,他便跟穿著野性皮革緊身衣的人兒展開了唇舌的互慰。閉上雙目的采楓,她的體溫逐漸升高,兩隻胳臂便伸向癡蜂的頭顱,撫弄他的頭髮。癡蜂的雙手隨即變得無聊,唯一可做的就是撫慰兩顆聳立的乳房。

雖然采楓兩顆興奮至躍出的乳頭被包裹著下半部乳房的皮革收藏著,使她們不會露出醜態,但也刺激癡蜂兩腿之間的陽具動彈不安。他們倆的調情在如火如荼之際,采楓放於手袋裡的智能電話響起了短暫的鈴聲。采楓思索了一會,她才記起約了另一位男兒在酒店幽會。

原來是緊湊的兩隻玉掌,立即把癡蜂的頭顱推開,采楓馬上仰身而起,然後從檯子跳落地,跟著快速地對癡蜂說:『我忘記今晚有要事,遲些才繼續吧。』

她隨之以閃電的腳步走進房間更衣。但她未曾打開睡房裡的衣櫃門,背脊已經被從後而至的軀體緊貼著,一雙有力的胳膊從後摟抱著她,使她動彈不得。

采楓即刻以憤怒的語調咆哮:『你馬上放開我。』

癡蜂以心心不忿的語氣回應:『妳剛才說過,今晚我就是你的老公。』

采楓被癡蜂的痴語氣壞,她不斷扭動身體,不但沒法擺脫癡蜂的緊摟,還被他逐漸移至床邊,她唯有以柔制剛,改以溫馴的聲調說:『你先放開我,我會跟你繼續的。』

癡蜂躊躇了片刻,他才鬆開緊摟采楓的胳臂。采楓隨之轉身,她氣憤地摑掌了癡蜂,然後伸手握著癡蜂豎立而露出浴袍的陽具,怒氣地對他說:『你先行自己解決,我今夜回來,你要梅開二度也是可以的。』

采楓握著癡蜂陽具的五指未曾離開,癡蜂的一對胳臂又想試圖摟著采楓。采楓即時以另一隻手掌摑癡蜂另一邊臉,怒沖沖的語音再從她的嘴口傳出:『我警告你,你不要以為我是善男信女,很容易欺負。』


癡蜂從來沒有被人掌摑過,而他人生第一次被摑耳光,竟然是來自一位穿著野性的女人,更加激起了他體內的荷爾蒙。此刻他看見床頭櫃上放著一個手銬,他意識到是采楓準備來與他調情的。

采楓轉身少許準備走向衣櫃時,她突然被推倒床上,癡蜂立刻撲上她仰臥床上的軀體,把她壓著。他隨之伸手取了置放在床頭櫃上的手銬,急速地把它鎖住采楓右手的手腕處,然後把扣上手銬的手臂推至床頭的金屬架,跟著把手銬的另一邊鎖住床頭的支架,采楓就失去自由了。

采楓依然以左手揮拳打癡蜂,但癡蜂沒有捉著她的左手。他站了起來,除去自己身上的浴袍,赤條條的身軀隨之移動采楓的身體,使她不會斜置在床上。

采楓不斷喊叫:『我不與你合作,你幹不了我的。』

癡蜂再度伏在采楓身體上後,他以右手捉著采楓左手的手腕,然後把采楓的左手推至床頭架,采楓再沒有拳打他的能力了。

一張含情的嘴巴隨之移至采楓的頸項,不時伸出舌尖品嚐那兒的芳香,采楓再沒有使力反抗和呼喊,因她認知道是枉費氣力的。

采楓的頸肌被舔至濕透之際,悠然語音從癡蜂嘴巴傳出:『妳怎麼會洞悉我喜歡女人穿著皮革束縛衣的?』

采楓冷笑了一下,她才開腔回答:『你馬上放了我,我會講給你知。』


癡蜂沒有再回應,他的嘴巴緩緩地從采楓的頸部移至她的乳房,癡蜂的兩邊臉頰便輪流地慰藉兩顆半裸的乳房。采楓合上眼睛而沒有作聲,她意識到癡蜂不會再中計,她希望癡蜂快點兒完事,好讓她可以離去。

但癡蜂似是對她兩顆被皮革半包的乳房流連忘返,采楓張開眼睛,她溫柔地對癡蜂說:『你的龜頭垂涎慾滴了,快點兒脫去我的內褲吧。』

癡蜂果然聽話,他的身體向後移,直至臉部對著采楓的皮革小巧內褲才停下。但癡蜂捉著采楓左手的手掌始終沒有鬆開,致使采楓的左手手掌也被拖至她的腰部。這時癡蜂便以他的左手拉下采楓內褲右邊的皮帶少許,他跟著把左手伸至采楓腰部的左邊,然後拉下她左邊內褲的皮帶少許,他的左手再返回采楓的右邊腰部,再拉下皮革內褲右邊皮帶。如此交替的單手緩慢脫掉內褲過程,教焦急的采楓幾乎要破口大罵,但她依然按捺得住,沒有作聲。

當皮革內褲遮掩的林蔭茂林盡入癡蜂眼簾時,癡蜂感慨地喃喃自語:『我真是不明白為何男兒可以替女人口交,我一輩子也不會這樣做。』

采楓頓時被癡蜂的感歎語挑至忍無可忍,她氣憤地說:『我未曾遇過男人替女人脫下內褲會如此慢的,你有沒有過份一點呀?』

癡蜂繼續自言自語:『我是在學習花多一點時間替女人做前奏啊!』

采楓急躁地再說:『你放開我的左手,然後以雙手幫我除掉內褲,我保證不會拳打你。』

癡蜂遲疑了一會,采楓突然擺動她的左手,左手就擺脫了猶豫癡蜂的緊握。采楓的左手大姆指即時伸進自己內褲左邊的繩帶,跟著扯下內褲,癡蜂見狀,他無奈地以左手拉下采楓內褲右邊的皮繩。采楓翹起屁股跟他充分合作,以便加快除褲速度。因她認知道,只要癡蜂的陽具進入她的幽谷,就算他按鞭不動,腦海在背誦三字經,她也可以在短時間裡逼使他山洪暴發。

采楓的內褲被脫去後,一隻手拿著皮革小內褲的癡蜂,他以不知所措的眼神問采楓:『我應該把內褲放在那裡?』

采楓憤怒地回答:『你把內褲放在床上任何地方也可以。然後從床頭櫃的抽屜取出一個避孕套戴上,快點兒吧,我那兒著火了。』


癡蜂才把皮革內褲掉下床舖上,他隨之跳下床,走至床頭櫃前,從抽屜取出避孕套戴上。他返回床上後,采楓即刻張開雙腿,跟著以左手手指掀開自己的幽門入口,好讓癡蜂的子孫棒長驅直進。癡蜂爬上她的身軀後,他以左手撐起自己的軀體,右手拿著陽具,於采楓的幽門處碰撞了一會,雖然他仍然不願意,但動彈的屁股驅使幽戶躍動,癡蜂的陽具就被兩片厚唇徐徐噬下。

采楓的左手隨即離開她的私處,然後伸至癡蜂的肩背,把他緊緊地摟抱著。采楓馬上屈曲自己的一對腳脛,以便抓住癡蜂的雙腿。她隨之蠕動自己的下體和發出響亮的床叫聲,她要在最短時間裡使癡蜂崩堤。癡蜂按鞭不動,他雙臂摟在采楓的背脊,嘴巴吸吮著采楓的嘴唇,采楓沒有拒絕與他唇舌的互動交流,她只欲快一點完事。

采楓的床第技藝果然無可置疑,床褥被采楓的屁股猛烈搖晃一會後,癡蜂沒法子堅持太久便一瀉千里。他拔出陽具後,采楓立刻跟他說:『你解開我的手銬吧。』

癡蜂沒有回應她。他亮起床頭櫃上的檯燈,然後走至房門,熄滅房間的燈光,再把房門關上。

癡蜂回到床邊,才把避孕套除掉。采楓氣憤地問他:『你已經幹了我,你還想幹什麼呢?』

癡蜂笑瞇瞇地回答:『我們每次幹完,也相擁睡一會的,妳忘記了嗎?』

采楓按捺不住,她即刻破口大罵:『你發了甚麼神經呀?我今晚有要事去幹的。』

癡蜂默不作聲,他躺下床上,正欲蓋上被子之際,采楓疾聲喊叫:『污辱呀!強姦呀!逼宿呀!…………』

采楓的嘴唇即刻被一隻手掌蓋住,床上立即靜寂下來。嚴肅的語音傳進她的耳孔:『我剛才見到床頭櫃的抽屜裡有SM口塞。若果妳不逼我,我不願意用它來塞住妳的口齒的。』

二人隨之躺在同一被窩裡,雖然采楓停止了擾人的呼叫,但她自由的左手被癡蜂捉著,依然沒法反抗。

癡蜂很快便入睡,雖然采楓的左手重獲自由,但她依然小心翼翼地轉動身體,以免弄醒癡蜂。當她轉身至側身向著床頭櫃,以左手靜悄悄地拉開床頭櫃的抽屜,準備取出手銬的鑰匙之際,一隻手掌突然從後握著她的左上臂,似是朦朧的睡語從她背後傳出:『雖然我入夢,但清醒過曹操睡覺。』

采楓被轉身向回癡蜂,再度被摟抱著,但她沒有反抗和喊叫,直至床上傳出鼻鼾聲,她才再接再厲,終於逃出癡蜂的懷抱。


采楓走出客廳,她取出放在手袋裡的智能電話,閱讀著辱罵的留言,越看越氣憤。她回到房間,望著熟睡的癡蜂,幾乎要掀起蓋著癡蜂的被子,把他痛打一頓之際,突然想到以牙還牙。

采楓靜悄悄地打開衣櫃,再取出一對手銬和腳鐐,跟著小心地把衣櫃門關上,再走至床邊,然後掀開蓋住癡蜂腳部的被子,把一對腳銬鎖上他的腳脛。

她隨之走至床頭的位置,爬上床和跪在床褥上,把癡蜂的被子全部掀起,然後分別拿起仰臥而眠癡蜂的兩隻胳臂,把他們提至床頭架處,以兩對不同的手銬分別把他的兩隻手鎖在床架上。

此刻癡蜂已經被弄醒,他朦朧中見著仍然是穿著皮革束縛衣,依舊是露出濃蔭密林下體的采楓,霎時之間甦醒了很多。癡蜂自作聰明地說:『妳欲梅開二度也不要緊,我願意做你的奴隸和牛馬,讓妳差遣和鞭策,但妳先要給我歇息多一會。』

癡蜂隨之合上雙目小休。此刻采楓取起放在床褥上的皮革小內褲,拿至癡蜂的臉上。采楓手拿著內褲的一邊繩帶,以另一邊腰帶和褲襠,騷擾閉目的臉孔。

癡蜂被弄至張開眼睛,他詫異的臉色問采楓:『妳想幹什麼呀?』

依然晃動著皮革內褲的采楓嬌聲地問他:『你有何感覺呀?』

癡蜂沒有遲疑便回答:『洋溢著妳的芬芳體香。』

采楓跟著鬆開夾住內褲的手指,讓內褲掉在癡蜂的臉部,遮蔽了他的局部視線。癡蜂立即叫喊:『妳馬上拿走妳的內褲呀!』

采楓不慌不忙地把皮革小內褲移至癡蜂的頸部,她的兩腿跟著跨過癡蜂的上身,雙膝隨之跪在夾著癡蜂頭顱兩隻手臂外邊的枕頭處。采楓面向著床頭架,她垂頭看著自己兩腿之間驚愕的臉色,然後嗲聲嗲氣地說:『我要你嚐一下我體香最為濃郁的源泉,使你深感我對你的深厚愛慾。』

癡蜂即刻回應:『妳知我是最憎惡替女人口交的。妳這樣幹是向我示愛嗎?』

采楓仰面而哈哈大笑起來。她未曾笑完,癡蜂的嘴臉就被濃蔭密林裡的幽戶壓著,他的一對眼球本來看著仰面而笑采楓的下巴,頓時轉向近在毫釐的茂密叢林。他一邊左右扭動頭顱,一邊在喊叫:『強……強姦呀!污……污辱……辱呀!性剝……剝削呀!逼舔……舔呀!…………』


采楓身體從上而下的壓力,沒法制動癡蜂的頭顱擺動和叫嚷。雖然癡蜂的奮力反抗刺激她慾火焚陰,但她擔心癡蜂的聲浪會驚動鄰家來拍門查問。她再享受一會聲音和觸感俱全的立體磨擦後,采楓便釋放了被她兩腿蹂躪的嘴臉,癡蜂也停止了叫囂。

采楓的玉臀隨之坐在癡蜂的胸膛上,跟著以右手手掌摑了癡蜂左邊臉頰一下,衝力使采楓的右手移至癡蜂的右邊臉頰,她再以自己的右手手背摑掌癡蜂的右邊臉頰,衝力又使她的手掌走至癡蜂頭顱的左邊。采楓再度重覆她對稱的掌摑一次,癡蜂就總共被摑了四巴掌。

癡蜂跟著以認真的眼神對采楓說:『妳繼續掌摑我也不要緊,因我享受妳給予我的折磨,我願意做一位被妳鞭撻的奴隸,但妳不可做出我覺得嘔心的行為。』

癡蜂的衷心說話教采楓覺得她的狠狠摑掌並沒有為她洩忿,但就使她確定了癡蜂的厭惡。

采楓在思索著如何可以利用她的陰戶發洩心頭之恨時,癡蜂喚醒了她的沉思:『我不介意妳替我口交的。』

癡蜂說完他的真摰之言,他的兩邊臉頰再受到蠻橫的掌摑。采楓跟著拿起置放在癡蜂頸部的皮革內褲,把它狠狠地壓在癡蜂臉上磨擦一會,怒語隨之傳至癡蜂的耳道:『你別妄想我替你「吹簫」(口交)。』

采楓就是要以癡蜂的厭惡來洩忿,怎會替癡蜂做他認為無所謂的性事?然而,癡蜂對采楓的真誠表達卻教她構想出報仇雪恨的方法。她跟著跳下床,拉開床頭櫃的抽屜,取出一個口交用果汁安全套。


采楓爬回床上,身體騎在癡蜂軀體之上,但她的臀部翹起向著床頭架,頭顱對著床尾,雙膝跪在癡蜂身體兩旁的床褥上,但兩人的胸腹並沒有相觸。

癡蜂看著采楓的陰戶和肛門,他以委屈的語調說:『妳想玩69式,我也可以屈就,只要妳穿回內褲便可。』

采楓沒有即時回應癡蜂,她為屹立的陽具戴上果汁安全套後,癡蜂才聽見從他下體傳至的憤語:『現在你不是我的奴隸,而是我的俘虜,所以沒有跟我討價還價的本錢,只可任由我虐待。』

片刻之後,癡蜂感到他被戴上果汁安全套的陽具受到牙齒的輕咬,而他的陰囊就被五指輕撫。癡蜂隨之說:『我感覺挺舒服的,妳先穿回內褲,我們才繼續吧。』

話畢,原來翹起的臀部便降下,幽戶隨之壓著癡蜂的下巴。癡蜂即刻擺動頭顱,而且疾呼:『強姦呀!性……性虐……虐待呀!逼吻呀!…………』

壓著癡蜂的陰戶跟著升高少許,離開了他的下巴,癡蜂便中止了叫嚷。他以為自己的喊叫得逞之際,突然感到陰囊受到指甲的輕觸,咬著他陽具的牙齒的力度,也似是吃香腸般使力。

癡蜂立刻大叫:『救……救……救命呀!妳不要拆毀我的祠堂呀!我父母只有我一個兒子的。』

來自癡蜂下體的警告立即被解除,但嚴肅的語音卻傳進他的耳朵:『你想自己的命根子得到善待,你的唇舌就要向我的幽戶行禮。』

癡蜂沒有作聲回應,但他沒有等待太久,陰囊再度交替地受到五指的撫慰和指甲的觸壓,他自知劫數難逃,惟有戰戰兢兢地伸出舌頭。

采楓的幽戶受到舌尖的敬禮後,她即時咆哮起來:『你跟我接吻時,舌頭是挺有力,不會如此軟弱和畏縮的,使力一點吧。』

話畢,憤怒的屁股就蠕動起來,跟馬上晃動頭顱的臉孔糾纏著,癡蜂的陽具隨後也被采楓的嘴口吸吮,但她的五指只是輕撫著他的陰囊,沒有用指甲去威脅他。

凌厲的陰戶沒有使癡蜂的嘴臉有喘息的機會,癡蜂的嘴巴周圍佈滿陰戶溢出的潤滑液,他再度喊叫:『就算是俘虜,也不應該受到如此粗獷的對待的。』

采楓繼續啜飲癡蜂的陽具一會,她覺得癡蜂已受到足夠的凌辱,嘴口便離開他的陽具,搖晃的屁股也靜止下來,只有數隻手指還按著他的陰囊。怎料癡蜂突然對她說:『妳的唇舌十分溫柔和體貼入微,教我的陽具樂不可支;你的巧指非常溫馴和照顧周全,教我的陰囊樂不思蜀,妳可以繼續吸吮陽具和撫慰陰囊,直至我射精為止。』

采楓頓時仰面而哈哈大笑起來。她笑完後才說:『我就是要你求仙不得,求慾不能。』

采楓的驕傲言語剛說完,她的陰蒂即時受到一條剛中帶柔舌頭的猛然撞擊,教她也為之愕然。采楓起初不為所動,但拚命的舌尖焚燒著她的慾靈,教她的嘴口失去制約地再度輕吮著癡蜂的陽具。然而,采楓為了安撫動彈的陽具,玉唇也只是含著陽具的根部,沒有移動,她的舌頭更加按鞭不動,以免太過刺激癡蜂的陽具,因她正享受著陰戶的舌慰,不欲癡蜂過早山洪暴發,而只是以巧指慰藉他的陰囊。

采楓感到全身被烈火燙燃數遍之後,她才使出奪精唇舌,癡蜂的龜頭隨即被一條巧舌搓揉至昏眩。暈眩龜頭的陽具就被兩片飢唇緊湊地啜飲,教受到撫愛著的陰囊因外弛內張而沒法堅持,無條件棄精投降,果汁安全套的盡端便被灌注滿精液。

采楓跟著跳下床,她拿了數片紙巾抹去陰部的潤液和口液,然後解開癡蜂的全部枷鎖。


重獲自由的癡蜂,他取了紙巾抹乾自己嘴口的液體後,連果汁安全套也未曾除下,就把采楓扯倒床上,把她緊緊地摟抱著。

采楓被嚇至花容失色,她慌張地問:『我已經幹掉了你,你還想幹什麼?』

深情的嘴巴向她說:『采楓,妳摑醒了我。雖然我依然不願意替女人口交,但妳的陰戶就是例外。妳幽谷裡流出的玉液,是甜蜜的甘露,教我回味無窮。』

此時采楓慌張的情緒才鬆弛下來,但她料想不到自己的洩忿變作了催情,她隨意地回應:『那你今晚便茅塞頓開了。』

癡蜂點頭,他跟著露出要求的面容:『妳今夜可否不要離去?』

采楓忍不住笑出來:『這裡是我的家,我今晚當然不會離開。』

癡蜂才頓悟到他顛倒了賓主關係,他喃喃自語:『今夜我又不可以帶妳回家。』

采楓隨之說:『來日方長,我們可以再度溫存的。』

癡蜂思索了一會才作聲:『采楓,我準備回家向父母提出要求,娶妳為妻。』

采楓雙目頓時瞪出:『甚麼?娶我為妻?你是否知道我是有家室的?』

認真的眼神沒有猶豫便回應:『采楓,妳放心吧,我是不會與妳私奔的,我會著你丈夫跟妳離婚,然後著我雙親向你父母提親,名正言順娶妳回家。我希望每夜也被妳穿著皮革束縛衣來蹂躪和壓玩,每朝也被妳騎在身上狠狠地掌摑,永遠做一位任由妳虐待的俘虜,我戀上妳的粗野和豪邁。』

采楓凝視著癡蜂誠心誠意的面容,她悔恨自己與癡蜂觀賞色情視頻時,洞穿了他喜愛被穿著皮革束縛衣女人虐待的隱蔽慾念。她現在唯一可做的,就是誘使這位癡人說夢話的男兒離去。

采楓隨之露出甜美的笑容,情意綿綿地對癡蜂說:『那麼好吧,你回家跟父母商量一下,若果他們同意你的要求,我會離婚而嫁給你的。』

話畢,采楓的嘴唇立即被吻上。兩張嘴口分開後,綿綿柔語傳進采楓的耳道:『我希望與妳洞房花燭夜時,不需要戴上避孕套,把我的身體全心全意地奉獻給妳。』

采楓笑了起來:『我也期盼與你無拘無束地享受肌膚之親。』

他倆坐起來時,癡蜂軟化了的陽具甩掉了安全套,癡蜂欲拾起部份精液流出而染上床單的套子之際,采楓馬上伸手撥開他的手,然後向他說:『你快去穿衣回家吧,以免你父母擔憂,這些瑣事我會做的。』

癡蜂再作要求:『妳要穿上內褲才可開門送我離去,我不想鄰里看見妳的私密啊!』

采楓即時應允。癡蜂穿好衣服離開時,采楓也穿上浴袍。他倆走至大門處,癡蜂突然轉身,向跟隨他背後的采楓說:『原來妳穿著皮革束縛衣只是讓我一人觀賞,若然我不娶妳,我實在有愧於心。』

采楓的嘴唇再度被深情的嘴巴吻了一下,木門和鐵門才被打開。癡蜂踏出住宅,鐵閘被關上後,依依不捨的眼神隔著鐵枝對采楓說:『我回到家後會給妳電話,向妳報平安,以免妳憂心。』

木門被關上後,采楓背倚在門處,她打了一個冷顫,如此癡語實在教她毛骨悚然,但她並沒有畏懼。因她認為癡蜂只是一時衝動,況且他的雙親也不會同意這頭親事。采楓漸漸地為剛才猶如姦淫一位男兒而沾沾自喜。

采楓失了預算,她仰臥在餐桌上惹起癡蜂情慾高漲,而她手機響起的鈴聲,使她醒覺到一段忘卻了的幽會。她走回房間欲更衣離去,被癡蜂尾隨而至,要跟她繼續雲雨,並不單是癡蜂要釋放慾火。因癡蜂被她洞悉了他鍾情女人穿著皮革緊身衣,他刹那間戀上了采楓的靈巧。而采楓跟他糾纏時,摑掌了他兩巴,教癡蜂對她的戀意更上一層樓,意慾獨佔采楓。癡蜂便使出拖延戰術,令采楓無法去付另一場幽會。采楓強逼癡蜂替她口交,起初雖然無效,但采楓對癡蜂軟硬兼施,使他的情緒起伏波動,加上她高超的口技,逼使癡蜂要奉承采楓的陰戶。有著被虐待傾向的癡蜂,飽受采楓毫不留情的蹂躪後,他的魂魄就被采楓徹底地奪去了。

待續……

4 則留言:

  1. 卡臣:

    正是看圖識字!嘻嘻!

    回覆刪除
  2. 佛爺:

    今次寫得咁露骨呀,女王萬歲呀。

    幽泉醉倒癡心兒 <--- 心字改為「根」字好D喎,係「子孫根」嗰個根呀。 :)

    回覆刪除
  3. 世純:

    「女王萬歲呀!」<…… 認真概括這一集的內容。

    上一集食齋,所以你就覺得今集露骨囉。其實我都寫得好含蓄架喇。嘻嘻!

    你講得對,用「根」比用「心」恰當。但我的標題,通常不會太露骨,只是露肉。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