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5年7月12日星期日

心疼慾絕(三十二)異恐同懼默支持


心疼慾絕(三十二)異恐同懼默支持

夕陽之光射出了繁殖的玉液,月色初耀卻是陰陽相合,衍生生靈的時刻。綺芳和迎梅踏進雅秋與綺華的愛巢,正是人約黃昏後的時段。倉促的時間,教綺芳立即走進睡房,從衣櫃頂的另一層取出手提行李箱。她打開行李箱,把內裡一條大毛巾遞給迎梅。迎梅從綺芳手中取了大毛巾便走往浴室,綺芳就從行李箱取出床單、枕頭袋和被袋,然後把雅秋和綺華的床被套和枕頭套除去,更換上她們的床被套和枕頭套。原來的床套和被袋等就被放進衣櫃裡。

綺芳很快便完成更換床被套的事宜,她隨之從手提行李箱取出人工受孕的工具,跟著走至床頭櫃放下人工受孕器具,然後伸手打開下面的抽屜,取出盛載著精液的塑膠瓶,把塑膠瓶放在 床頭櫃上。

綺芳隨之脫去衣褲,她把衫褲放在梳妝台前的椅子上。綺芳身上只戴上胸罩和穿著內褲,一來是要使迎梅覺得她也不介意在雅秋和綺華的房間只穿著內衣褲,以舒緩迎梅在他人床上感到不安的情緒,二來也方便她做人工受孕的事宜。

綺芳跟著亮起床頭櫃上的檯燈,然後走至房門處,關上房間天花板的燈光,使房內的環境呈現暗淡的柔和黃色。她再走回床邊坐下。

一切準備就緒,綺芳便在四處打量,看看有何細緻事項須要調整的。此刻她才發見牆上掛著雅秋和綺華的油畫合照,可能會使迎梅感到不舒服。綺芳毫不猶豫便把油畫合照取下,把它覆轉放在梳妝台面,使相框的背面向上。這時迎梅剛巧走進房間,手拿著她的衫褲和內褲。她身上包裹著一條大毛巾,裸露的肩膀分別露出兩條胸圍吊帶。綺芳隨之伸手示意迎梅把衫褲放在梳妝台前的椅子上,正好覆蓋她的衣褲。綺芳跟著走至房門處把房門關上。


走回床邊的綺芳,她吻了迎梅的嘴唇一下,然後解去圍繞在迎梅身上的大毛巾,把它放在她們的衫褲之上。她隨之對迎梅說:『妳躺下床吧,這個環境已跟我們的床枕差不多了。』


迎梅便躺臥只有一個枕頭放在床頭中間位置的床上,綺芳跟著移動兩個重疊在一起、上面鋪上一條毛巾、置放在床邊的枕頭,她指示迎梅屈高雙腿和翹起屁股,讓她把兩個枕頭推至迎梅的屁股下。她倆在互動下,很快便使平臥迎梅的屁股高過她的頭顱,迎梅的肩背是與床褥相觸,但腰背和屁股就依靠在兩個重疊而橫置床上中間位置的枕頭上。迎梅跟著張開她屈起了的兩腿,等待綺芳做人工受孕。


綺芳隨之走回近床頭櫃的床邊坐下,然後取起置放在床頭櫃上的陰道擴充器,隨即把金屬的陰道擴充器塗抹上不會損害精子的特殊潤滑油。她跟著站起來,走至床尾的位置爬上床,以左手手指掀開迎梅的陰唇,拿著陰道擴充器的右手就把擴充器的末端對著陰道口,擴充器便慢慢地被插進陰道。

迎梅並沒有太大反應,因她們在家已經演練過。綺芳隨之小心翼翼地旋轉擴充器手柄上的螺絲,使擴充器插入陰道裡的兩塊合上的葉片緩緩地張開,進入陰道的洞穴隨之暢通無阻。

綺芳跟著問迎梅:『妳感覺沒大礙吧?』

閉上眼睛的迎梅即時回應:『我感覺良好,妳繼續吧。』


綺芳便跳下床,她走回床頭櫃,取起一支用於人工受孕的針筒注射器,拆開它的包裝,拉動它的推桿數次,跟著在注射筒的末端接駁上幼導管,然後打開盛載著精液的塑膠瓶,把針筒注射器的導管末端放入塑膠瓶吸取精液,精液就被緩緩地抽進針筒注射器裡。綺芳放回盛載精液的塑膠瓶在床頭櫃上,她隨之把針筒注射器向上,跟著以大姆指推動針筒注射器的桿子,逼使針筒注射器內的空氣湧出注射器。直至針筒注射器的導管溢出少量精液,綺芳才停止推動針筒注射器的桿子。但綺芳沒有以紙巾抹去導管末端沾上的精液,以免損害那兒的精子。


她跟著以左手取起放於床頭櫃上的手機才站起來,再走至床尾的位置,然後爬上床。綺芳隨之以手機的LED燈探究陰道的深處一會,以確保一切妥當,她才輕聲地向閉上眼睛的迎梅說:『我準備放入針筒注射器導管。』

迎梅輕輕點頭示意她明白。針筒注射器導管於迎梅的陰道口停留了一會,綺芳便不時看著合上雙目人兒的臉部表情,導管隨之被慢慢地推進陰道。迎梅只是些微臉露受到刺激的神情,但她沒有作聲,以致綺芳也沒有太過緊張。

針筒注射器的導管被推至子宮頸前便停下,沒有觸碰子宮頸,以免流出的精液在那兒亂撞。綺芳跟著以左手輕撫了迎梅的腹部一會,以使迎梅放鬆一些。她隨之以毫釐的進度謹慎地推動針筒注射器的桿子,精液便緩緩地從針筒注射器導管滴進位於陰道深處的子宮。經過差不多一分鐘的時間,針筒注射器桿子的橡膠末端,才把全部精液推出針筒注射器。

輕聲的語音傳進迎梅的耳孔:『精液已經全部注入子宮,妳不要動,我準備把導管拉出來。』

綺芳跟著把針筒注射器導管從迎梅陰道慢慢地拉出,她隨之旋轉擴充器手柄的螺絲,使陰道內張開了的兩塊擴充器葉片徐徐地合上。綺芳才緩慢地把擴充器抽出陰道。

綺芳拿著陰道擴充器、針筒注射器和手機,她立即跳下床,走至床頭櫃前,放下這些器具在床頭櫃上,然後開啟早已置放在櫃面的LED電子蠟燭,跟著把檯燈熄滅,房內頓成羅曼蒂克的幽暗環境。


綺芳隨之取起放置在床頭櫃上的一隻橢圓形震蛋,她轉身向回大床,把震蛋暫放在迎梅身旁的床褥上,跟著伸手至迎梅屁股壓著的兩個重疊的枕頭,迎梅便升起屁股少許,讓綺芳拉出枕頭。

兩個枕頭被放置在床頭近牆的地方,原來鋪在枕頭上的毛巾,綺芳把它再度墊在迎梅的屁股下,她便爬上床,面向著迎梅的身體,以左手輕撫迎梅的上身,右手便把開啟了的震蛋觸上迎梅的小腹,震蛋就順著小腹而下,目的地是迎梅張開兩腿之間的林蔭幽禁之地。

這時迎梅的手也抓撫綺芳的身軀,但綺芳沒有理會迎梅的撫弄,她只顧及以震蛋徘徊在迎梅的陰戶,因這時陰道已成了禁區,不能有任何物件進入,以免影響裡面的精子,而震蛋只是用來刺激陰核和陰唇,為了要使迎梅達到高潮,提高受孕的機會。

綺芳沒法知悉迎梅陰戶的需求,但她卻寬鬆了迎梅的靦腆。過了一會,迎梅伸手至她的陰部,取去綺芳手中的震蛋,震蛋的移動就由迎梅來主導。綺芳隨之斜俯在迎梅的上身,兩張渴求的嘴唇立刻吻合在一起,綺芳不須要再顧及拿著震蛋的手,就在撫慰迎梅的軀體。

綺芳是要迎梅產生高潮,從而提升受孕的機會,但迎梅受震蛋刺激衍生的澎湃反應,漸漸地喚起了綺芳的慾火,床上不時傳誦悠揚悅耳的床叫聲。她們倆在沒有意識裡共赴巫山,在雲雨中飛來躍去,享受著口液的交流和軀體的撫愛。暢遊在迎梅腹腔裡的精子,受著靈愛的鼓舞,他們向著期盼而深閨的卵子奮勇邁進。

大約十多分鐘過去,熾熱的床上才被意識所入侵,兩張相依的臉頰分開少許之際,綺芳輕聲問紅光滿面的人兒:『我感覺妳達到了高潮,是否?』

迎梅沒有回答,她含羞地伸手至綺芳的腦後,以手掌把綺芳的頭顱推向自己的臉孔,使綺芳在微弱光線的床上,也沒法看見她靦腆的神情。沒有答案的尷尬問題,就已經是答案了。

兩張溫存的臉孔滿足了依偎的慾求後,綺芳便離開床褥而站起來,她跟著對迎梅說:『妳再躺多一會吧。』

迎梅點頭同意。綺芳轉身把手中的震蛋放在床頭櫃上,她便向回迎梅,然後彎腰伸手拉動置放近牆的被子,把它覆蓋在迎梅身上,以免她著涼。

綺芳隨之離開房間去浴室如廁和洗手。她從浴室返回睡房時,迎梅對她說:『我想起床了。』

綺芳回以微笑,迎梅便掀開被子,她坐起床邊,綺芳便走至梳妝台前的椅子,取了迎梅的內褲,然後遞給她穿著。綺芳跟著把原本墊著迎梅屁股,沾染上精液的毛巾摺疊起來,以便拿回家洗滌。

迎梅穿上內褲後,她伸手開啟床頭櫃上的檯燈,因LED電子蠟燭只是點綴氣氛,照明作用不大。此刻她看見床頭櫃上放著的一對橡膠手套,突然好奇地轉身問正在除去枕頭套的綺芳:『為何妳沒有戴上橡膠手套?』

綺芳沒有望向迎梅,她隨意地回答:『倘若我覺得精液有病毒,為何我幫妳做人工受孕?』

這是非常簡單愛的邏輯。迎梅跟著吻了綺芳的臉頰一下,她才走至梳妝台前,穿上自己的衫褲。這時她看見梳妝台上雅秋和綺華覆轉了的油畫合照相框,她便拿起相框,把它掛回牆上。

綺芳收拾了床單和被套等回小型行李箱後,迎梅隨之向她說:『原來的床單等是否放在衣櫃裡?我去拿來鋪回床上,妳去穿衣便可以了。』

綺芳回答後,迎梅隨之走去打開衣櫃門,綺芳便走至梳妝台前穿著衣褲。這時她才發見雅秋和綺華的油畫合照相框被掛回牆上,她意識到迎梅希望他們倆繼續保持曖昧關係,不願意見到他們分手。

綺芳穿好衣服後,她把迎梅的抹身大毛巾、裝載精液的塑膠瓶、針筒注射器和震蛋等放進小型行李箱。行李箱被合上後,綺芳便拿起手機,發了一個訊息給綺華。綺華正在女士內衣褲店子閒逛,她隨之離開店舖。其實綺華甚麼性感內衣褲也不敢買,以免回到愛巢時被姊姊和迎梅著她拿出來看一下。

迎梅把床舖恢復本來的容貌後,二人恰巧面向著雅秋和迎梅的油畫合照,綺芳突然感慨地說:『掛著他倆合照的位置,本來是掛著一個十字架,我是故意把這個相框掛在同一位置,以免綺華再掛上十字架,導致她被宗教教義所掣肘,從而妨礙她向雅秋採精的情緒。』

迎梅跟著回應:『采楓也經常望彌撒,但卻沒有使她收歛了,似乎教會的教義對一個人的德行起不了作用。』

綺芳遲疑了一會才再度開腔:『我和妳、雅秋與綺華、采楓和她的男人們,也做著違背教會教義的行為,但似乎采楓最為虔誠,你可以怎樣解釋?』

迎梅思索了一回便回應:『其實教會裡面龍蛇混雜,但卻披上一件道德的長袍,從而使邪魔妖道眷戀這個群體,因他們自動戴上了正氣凜然的面具,更加使妖魔可以橫行無忌。』

綺芳跟著說:『人們如何演繹教義是一個問題。猶如法國同性婚姻立法期間,很多法國人走上街頭示威抗議,他們真是尊重宗教教義認為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結合嗎?法國的婚姻制度是名存實亡,夫妻雙方各有多個情夫或情婦,他們卻認為沒問題,這是甚麼心態?』

迎梅隨之臉轉向綺芳:『人們根據自己的喜好演繹教義,很多人卻沒有感情關係須要的道義。』

綺芳點頭後,她再作補充:『情愛不是如此簡單直接,我在商場上,見慣不少為了利益的假情假義,但這些人依然道貌岸然,經常標榜自己對婚姻的忠誠。』

綺芳講到這裡,迎梅不願她可能會談起雅秋對婚姻的態度,因她憂懼綺芳會持負面的態度,以致她轉了話題:『我們不如走出客廳等待妳妹妹回來吧。』

綺芳便取起手提行李箱,她們二人隨之步出客廳,迎梅就進了浴室,綺芳隨意地坐了在客廳的沙發椅。


迎梅從浴室出來時,門鈴聲剛巧響起來。綺芳走去開門,綺華臉露笑容地問她:『我的就地取精之法是否最為妥善?』

綺芳回以微笑:『簡直是天衣無縫。』綺芳稱讚了她妹妹後,跟著問她:『我們未吃晚飯的,不如一同去用膳,怎麼樣?』

綺華隨之回應:『我跟雅秋一同吃過晚餐了。雅秋週六傍晚公幹回來,不如週日一同吃早午餐,怎麼樣?』

走至綺芳身邊的迎梅即時回應:『週日跟雅秋一起吃早午餐沒有問題,但現在妳可以到餐廳飲一杯檸檬水幫助消化的。』

綺華同意迎梅的提議,她跟著取起放在門邊木架上的鑰匙,她們三人便離開愛巢。迎梅洞穿了綺華的心事,意識到綺華擔憂她與雅秋的曖昧不再被認同,不只是因為迎梅心事細密,而是她與綺華也有同樣的憂慮。

她們到了愛巢附近的茶餐廳,佔用了一個卡位,綺芳和迎梅坐在一邊,綺華就坐在她們對面。綺芳和迎梅叫了晚餐,綺華就只叫了一杯飲品。

侍者離去後,迎梅即時對綺華說:『妳想週六傍晚接雅秋機也很容易。週六晚上我父母出外旅遊,妳也來送機,著雅秋在機場找我們便可。』

綺華臉露詫異的神色:『但我不認識你雙親啊!』

迎梅毫不遲疑便回應:『怕什麼呢?妳姊姊駕車送他們到機場的,胡亂找一個藉口說妳同行便可。』

綺華望向姊姊,綺芳心裡覺得莫名其妙,但她依然回應:『迎梅雙親看過我們在三藩市的婚禮照片,他們應該對你們有印象,所以不成問題的。』

綺芳的正面回應,暫時抹去了綺華的憂懼,她開始談笑起來。因綺華意識到,一次人工受孕不一定成功,就算她姊姊重提要她不要跟表妹爭奪表妹夫,也要待迎梅有喜才會再表明態度。

綺芳再向綺華說:『我見到衣櫃裡有一件粉紅色吊帶睡袍,妳買了多少錢?』

綺華立刻意識到,她姊姊誤以為她故意買該件睡袍來採精的,綺華即時回應:『算了吧,睡袍不是穿一次的。』

綺華不願多作解釋,睡袍是她春心蕩漾時買下,跟採精無關。真正使雅秋「上釣」的「魚餌」,現在是穿著在她身上,綺芳根本沒有見到。


這晚綺華回到愛巢,她臨睡前把置放在床頭櫃上的LED電子蠟燭放回床頭櫃的抽屜時,才發見採精套仍然留在抽屜裡。綺芳沒有把它取出,可能是一時之間忘記,也可能她誤以為綺華要留下的。因綺華把精液從採精套倒入塑膠瓶後,她根本沒有機會棄置採精套,致使她要把採精套留在抽屜裡。

戲假情真,這個採精套並沒有使綺華覺得她在誘騙雅秋的精液,睹物思慾,綺華雙目停滯在手中的採精套上,卻視而不見,只感覺她雙乳之間有著充滿靈性的仙棒在蠕動。


週六的傍晚,綺芳駕駛的汽車駛至愛巢的大廈門前停下,早已站立在那兒等候的綺華,她打開後座位的車門,坐進了車廂。坐於前座位的迎梅便轉身,她向坐於後座椅的父母介紹綺華,汽車隨之前往機場。綺華就跟迎梅雙親在寒暄,但沒有提及她是去機場接機的。

他們的車子渡過了青馬大橋,接近大嶼山赤鱲角機場時,綺華的手機響起了鈴聲,是雅秋通知她,他已經步出了入境處和海關,綺華隨之傳送了他們的位置給雅秋。

汽車駛至機場離境大樓的車道停下,推著行李手推車,上面放著一個手提行李箱的雅秋已經站立在等候。綺芳隨之遙控開啟車子的後尾箱,雅秋便走至後尾箱取出行李箱。各人也跟著下車幫手,迎梅父母攜帶的兩個大型行李箱和兩個小型行李箱,加上雅秋的手提行李箱很快就被置放在行李手推車上,綺芳才快速地介紹雅秋和迎梅雙親互相認識,但她沒有說出雅秋跟她們是甚麼關係,便匆匆走回車子的駕駛座,跟著駛去停車場泊位。

從取登機證,到把大型行李箱搬上行李輸送帶,雅秋也在幫手,迎梅父母也沒有問過雅秋與她們有何關係。直至他們要登機,走至禁區的入閘口,各人互相道別時,迎梅母親向綺華說:『你未婚夫甚為難得,我們旅遊回來一定請他飲茶。』

綺華心感愕然,站立在綺華身邊的綺芳肯定聽見未婚夫一詞,但雅秋正跟迎梅的父親在交談,他就未必聽到迎梅母親以綺華的未婚夫來稱呼他。迎梅似是漫不經心的眼睛就在注視著綺芳的臉部表情,她要傳遞一個訊息給她的伴侶:她不願見到雅秋和妻子破鏡重圓。

綺華和迎梅也同時被潛意識裡的恐懼作祟,她們擔憂做了人工受孕之後,綺芳可能會重拾她的道德觀,或以不願見到親戚之間反目成仇,要求她妹妹離開一位有婦之夫。致使綺華說週日早上要跟雅秋一起用膳,迎梅也立刻回應。而且,迎梅更加變本加厲,向自己的父母訛言雅秋是綺華的未婚夫。迎梅杞人憂天的性格,她希望將來孩子的生父可以留在她們的生活圈子裡,萬一孩子有甚麼遺傳病,也可追溯到根源。

綺芳跟采楓的關係勢成水火,她根本不會以甚麼道德或倫理,來衡量雅秋和綺華的曖昧會對采楓造成何等程度的傷害,也沒有再顧及在親戚之間會泛起的波濤。然而,綺芳的沒有表態,就衍生綺華和迎梅恐慌性的猜測。

待續……

13 則留言:

  1. 人工授孕都自己一手包辦,好嘢喎。 :o

    回覆刪除
  2. 世純:

    有好多不同牌子在家居做人工受孕的套裝出售,咁至神奇!原來有好多需求,市場頗大。仲有一些蛋黃素,可以養住精子二十四小時,以便穿州過省速遞。

    回覆刪除
  3. 佛爺:

    我而家明白「養精蓄銳」係點解喇。 :)

    回覆刪除
  4. 世純:

    如何自己做人工受孕,各式各樣。有女人取了精液後,立刻走上自己拉上布薕遮蔽玻璃窗的七人客車上做。有女人馬上走進浴室,自己操針筒注射器做。她們只求一個目的,要精子在最「精銳」狀態時,把他們吃進腹腔裡。嘻嘻!

    回覆刪除
  5. 佛爺:

    以前人哋話,男人偷食嘅最高境界係「留精不留情」。但隨著科技發達、時代進步,偷精賊嘅出現,呢句嘢唔啱駛lu,畀個女人偷咗精生咗個私生子有排煩。

    我諗要改為「射精不留精,談情不留情」,做男人都要好好保障自己。 :p

    回覆刪除
  6. 以為睇咗「醫生與我」添

    回覆刪除
  7. 世純:

    「做男人都要好好保障自己」
    美國有不少州的法律,男人不是去精子銀行捐精,就算私下與受精的女人簽了合同,或被女人偷精,將來女人不要孩子,或無能力撫養,男人都要負責。所以,一滴精,犀利過十滴血啊!嘻嘻!

    回覆刪除
  8. 卡臣:

    寫鹹故都要做足Research,不是全憑想像力。嘻嘻!

    回覆刪除
  9. 世純:

    「射精不留精,談情不留情」

    忘了說,咁高境界,點樣達到呀?嘻嘻!

    回覆刪除
  10. 佛爺:

    「射精不留精,談情不留情」呢句好難三言兩語解釋喎,看似簡單,其實係知易行難呀,要多偷食練習先心神領會到。 :p

    射精不留精:簡單嚟講係射精後不留下精液,即(1)做愛時戴安全套,防止精液射進女方體內而導致懷孕;(2)載有精液的安全套要自己好好處理掉,切勿假手於人,避免釀成如你故事中的偷精人工受孕事件。
    談情不留情:與性伴侶談情做愛沒有問題,但切記不要動真情,後患無窮呀。

    回覆刪除
  11. 世純:

    你的道行十分高,不是凡夫俗子做得到。不過,美國有男醫生在女醫生口中射精,女醫生一樣懷孕。嘻嘻!

    回覆刪除
  12. 佛爺:

    呢單嘢好似聽過,女醫生要男醫生付責任,男醫生反口告女醫生盜竊,法庭認為男醫生當時係「真誠地付(射)出」嘛。

    回覆刪除
  13. 世純:

    所以,男人的精液,每滴值千金。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