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5年6月10日星期三

心疼慾絕(三十)逼合撮合空房夜


心疼慾絕(三十)逼合撮合空房夜

人們被一種意識或某一方面的思維所籠罩,就猶如被妖魔操控一樣,甚麼其他現實也沒有理會了。綺芳勸說雅秋要赴家庭聚會,也是不欲跟采楓的關係弄至劍拔弩張。但晚上的聚會之後,她就在雅秋和采楓居所的大廈門前,明目張膽地把雅秋搶走。那時綺芳已經顧不得直接跟采楓衝突會造成甚麼後果,她只是為了迎梅的健康著想,一定不可讓雅秋與放蕩的采楓有任何親暱的機會。

綺芳相約綺華中午茶會的目的,被她自己在晚上親手摧毀了一大半。雖然采楓對綺芳的仇恨更深,但采楓對綺芳依然投鼠忌器,因采楓最為顧忌她於眾人面前的完美夫妻形象,綺芳沒有破壞,她仍然讓采楓上演著恩愛夫妻的好戲,采楓就不敢跟綺芳鬧至無路可退的境地。

綺芳的汽車消失在雅秋和綺華的視線後,雅秋伸出一隻胳膊跨越綺華的背肩,胳膊的手掌就按著綺華的另一邊肩臂,他倆便步離連鎖咖啡店前的街道。雅秋的這一親近行為,他以前是不敢主動去做,而且他們是身處雅秋和采楓家的附近。

兩人漫無目的地走了不遠,綺華便開腔問雅秋:『你今晚是否要回父母家的?』

雅秋面有難色,他沒有回答。

綺華不願逼他陷入困境,她待了片刻便繼續說:『那麼你先送我返回我們的地方,然後你才回家吧,因綺芳告訴了我們父母,我今夜會在她家裡渡過。』

雅秋遲疑了一會才回應:『我擔心采楓今晚會打電話到我父母家,以確認妳姊姊是否真的送我回家。』

綺華沒有再作聲,因她意識到,雅秋也不願他與采楓貌合神離的婚姻浮出水面。雖然雅秋雙親知悉兒子跟媳婦起了大爭執,但雅秋是不欲假狐狸精的事傳到他父母親的耳朵裡。


他們回到了愛巢,雅秋進入浴室如廁時,見到一件粉紅色低胸吊帶睡袍掛了在浴室晾乾。這件已經乾涸的睡袍,是綺華拿雅秋精液去檢驗的週三,她放工後逛街見到大減價而買下的。綺華週三晨曦穿上雅秋送贈的睡袍,雅秋便被她馴服,對她採精充分合作,她下意識就買多一件睡袍了。

綺華沒有料到今夜雅秋會與她一同回到愛巢,所以她不是蓄意以性感睡袍來勾引雅秋留下的。

雅秋如廁出來,他走至大門處,然後穿上鞋子。綺華走至他面前,他隨之伸出一雙胳膊,把綺華摟抱在懷裡。溫情的語音傳進綺華的耳孔:『我明天會早一點兒來到這裡的。』

輕柔的聲線回應了雅秋:『那麼我今夜不鎖上大門的橫鎖了。』

雅秋隨之說:『我明天順便買早餐來。』

雅秋離去後,綺華便去梳洗。但她洗澡後,只穿回普通睡衣褲,並沒有穿上粉紅色的性感睡袍,因雅秋沒有留下。然而,綺華意識到吊帶性感睡袍沒有改變雅秋離去的決定。

雅秋回到父母家,他洗澡後從浴室出來,正在以室內無線電話交談的母親把電話遞給他,他敷衍了對方一會,便把電話放回底座。

雅秋跟著走進睡房,母親從雅秋背後勸導他:『你老婆今晚打了數次電話來,證明她還是緊張你,你回去吧,有甚麼不滿大家也可以面對面講清楚,就可以和好如初的。』

雅秋沒有回應母親的勸告,他走進房間,然後關上房門。采楓確定她丈夫回了父母家,她放心了很多,因她估計綺芳只是跟雅秋去宵夜,兼而不讓雅秋跟她大被同眠,綺芳是不敢把雅秋帶回她自己家過夜的。采楓這種自欺欺人的想法,是她認為綺芳要忌她的潑辣三分,萬一她找大姨媽大吵大鬧,綺芳以後也很難面對親戚。

采楓先前跟雅秋母親的短暫談話,打破了雅秋此夜的安分守己。

雅秋的房門待了片刻便被母親敲打,憤怒的語氣穿過房門傳進房內:『你立即換衫回家,我要把家裡的鐵閘鎖上橫鎖,才會去睡。』

雅秋躊躇了一會,他把睡衣褲換回出街的衣褲,因他意識到自己母親被采楓的傾訴所動搖,而且母親也抱著傳統婚姻的觀念,要逼使他跟妻子和解。

雅秋更換好衣衫,他攜著背包離開房間,走至客廳的大門處穿上鞋子,母親一直跟隨著他。雅秋踏出家門,他背後即刻傳出鐵門被關上的響音。鐵閘的橫鎖隨之被母親猛力推動,傳給了雅秋一個訊息:今夜他不可以回頭。

倘若綺華沒有憂懼雅秋會返回妻子身邊,那她就不是女人了。綺華每隔一段時候便以手機追蹤雅秋的行蹤,雖然她知悉雅秋回到家,但她在未曾入睡前,她也沒法子教自己不再查看雅秋的位置。

以一個大枕頭重直豎起倚放於床頭板,然後背倚著枕頭,坐於床前玩著手機的綺華,當她發現雅秋離開他父母家,她頓感恐懼,皮膚的毛孔忽冷忽熱。此刻她突然意識到,雅秋讓她追蹤他的手機位置,他必然要先行返回父母家,才可使她安然入睡。事實上,雅秋只是在他父母家逗留大半小時。


凌晨時分,只有床頭櫃上檯燈照射的睡房,坐著倚著豎立枕頭而沈睡的人兒,被一條抹上她臉蛋的濕毛巾所喚醒。

雅秋返回愛巢,他滿以為綺華已經入睡,所以便靜悄悄地打開房門,赫然發見她倚坐於床頭熟睡,她的手機掉落在床被上。雅秋跟著走去浴室,弄濕一條小毛巾,然後返回房間,為綺華抹掉她臉上乾涸的眼淚。

雅秋為綺華洗淨臉上的淚痕後,綺華立刻伸出一雙胳膊,撲上了坐於床邊雅秋的胸肩,雙手繞於他的脖頸,她的一邊臉頰倚偎於雅秋的肩膀。雅秋離開他父母家門所造成的恐懼,折騰著綺華的脆弱靈魂,這是她從心靈創傷恢復過來的時刻。綺華自己心知肚明,她沒有能力跟采楓爭奪。今夜若果不是強勢的綺芳出手相助,雅秋可能與他妻子同床異夢了。

淡黃光線照射的床上,沒有任何言語的溝通。綺華難以啟齒問雅秋,為何他返回他倆的愛巢;雅秋也不願向綺華道出,他是被母親逼出家門的。床上的一對鴛鴦,也有不欲透露讓對方知悉的心事,但他們倆卻互相依偎著,默然地傾訴著心底的戀慕。

溫馨的流逝,漫長而短暫,二十分鐘轉眼間便過去,雅秋才移動綺華的軀體和豎立的枕頭,讓綺華躺臥床上。他隨之拿濕毛巾到浴室掛上,然後返回睡房,把房門關上。

雅秋打開床尾對著的衣櫃門,除掉衫褲,把衣物掛進衣櫥時,才發見他送給綺華的睡袍和綺華新購買的粉紅色吊帶睡袍。雅秋呆視了一會後,他臉轉少許,欲轉身跟綺華說,著她不用害羞,就算她穿上這種睡袍與他同眠,他也不會認為她是淫蕩的。可是,雅秋欲言又止,他始終沒有轉身,但他的躊躇,卻給綺華看在眼裡。

兩件性感睡袍就教雅秋忘記除下內褲才穿上睡衣,跟他往常的習慣有異。雅秋關上衣櫃門後,他從床尾爬上床,因綺華霸佔床邊的位置,她才有安全感,感覺把雅秋困住在床上。

床頭櫃上的檯燈被綺華熄滅後,綺華便轉身,她即時鑽進側身而躺、面向著她的男兒的懷裡,雅秋很自然地伸出一隻胳臂,以手掌按著綺華的背肩。這一夜的溫馨,完全不是由綺華所能取得的,沒有綺芳的強勢掠奪,沒有雅秋母親憤怒的驅趕,綺華豈能倚偎著寬闊的胸膛進入夢鄉?


滂沱大雨的週日早上,雅秋首先甦醒過來,他跨越綺華的身軀而落床,弄醒了綺華少許,但綺華依然睡眼惺忪,因昨夜她的確享受了一頓甜睡。

雅秋梳洗後返回睡房更衣。他更衣後走至床邊,彎腰在綺華耳邊細語:『我出去買早餐回來吃。』

綺華微微地點頭。雅秋吻過她晨曦潤紅的臉孔才離去。

大約半小時後,雅秋攜著早餐返回愛巢,綺華剛從浴室出來,雅秋便把濕淋淋的雨傘遞給綺華。綺華接過雨傘,她把雨傘拿進浴室,然後張開雨傘,把它放進浴缸裡。兩人雖然沒有交談過,但似是有了默契。

他倆在小餐桌處面對面坐著吃早餐,綺華穿著睡衣褲,雅秋就穿上出街的衣服,二人的衣著似是不協調,但交談卻十分融洽。

早餐至中段,雅秋隨意地說:『昨日下午幫舅父做的工程,周圍堆積傢俱雜物,要屈著身體來開工,今早才覺得肌肉酸痛。』

維華跟著回應:『現在下著大雨,我也不願出街,你就在家休息一下吧。』綺華說完後,她突然靈機一動,向雅秋建議:『不如吃完早餐後,我幫你按摩一下,怎麼樣?』

雅秋臉露有點難為情的神色,他不想綺華誤以為他欲藉詞要她按摩,所以便婉轉地拒絕:『吃完早餐如此飽,就躺下床上,不太舒服的。』他停了一刻才繼續說:『或許我在沙發椅躺一會便可以了。』

綺華沒有再堅持,她轉了其他話題。

早餐後雅秋從背包取出平板電腦,他坐回小餐桌,背向著睡房和廚房,在回覆一些電郵等。綺華就在做著其他家務,二人各有各忙,似是互不相干。


半小時後,雅秋的一邊肩膀被一隻柔掌按著,軟性的語音傳進了他專注著平板電腦的耳朵:『你去沖洗一下身體,我幫你按摩吧。』

雅秋抬頭,他臉轉向站立在他身邊的人兒,嚇一跳。綺華不是更換了小背心和短褲來跟他按摩,而是穿上粉紅色的吊帶睡袍。他瞠目結舌,不知如何回應之際,綺華便以手掌握著他一隻上臂,然後把他拉至站起來。

雅秋被一雙溫軟的手掌從後推進浴室,原本置放於浴缸的雨傘已經被收起,放於馬桶的旁邊。浴室門被關上,依然不知所措的雅秋,他褲頭的皮帶就被數隻柔指解開,褲子前的拉鍊隨之被扯下,雅秋懂得自動自覺了。

雅秋除去衣褲走進浴缸,綺華順手把浴簾拉上。兩人互相看不見對方,綺華才向著浴簾說:『你洗完澡後,直接走進房間便可以了,不須要披上大毛巾的。』

浴缸花灑被開啟後,雅秋就聽見浴室門被打開和關閉的聲音,他意識到綺華已經離去。

雅秋沖洗完身體,他以大毛巾抹乾身上的水份後,才發現綺華連他的內褲也取走,他惟有赤條條地踏出浴室。此刻雅秋才知道客廳的窗簾也被關上,他才放心通過客廳走進睡房。

一個鋪上毛巾的大枕頭放了在床尾,另一條沙灘大毛巾便鋪了在床上。坐於梳妝台前的綺華隨之站起來,她走向雅秋,隨意對他說:『你把頭伏在床尾的枕頭上,我才可按摩到你的脖頸。』

雅秋按照綺華的吩咐去做,他伏下床上,雙腳向著床頭板。綺華便去把房門關上。


圓渾的屁股坐了在雅秋的兩條大腿上,滴滴按摩油落在雅秋的背肌,一對柔掌在雅秋背肩開始摩擦時,正是采楓在教堂望彌撒的開始,她要感謝神恩,保佑她的夫婿沒有被擄進狐狸精的巢穴。而且,她也要祈求神的庇佑,好讓雅秋早日擺脫綺芳的迷惑。

采楓在誠心禱告時,雅秋的大腿內側正被十隻沒有顧忌的手指按摩著,但這次跟第一次的按摩不同,雅秋是沒有穿上內褲的,所以綺華的手指是直接碰撞到軟綿綿的陰囊。失去了內褲的屏障,並沒有使綺華的手指感到恐懼,因雅秋的身體檢驗報告釋去了綺華的疑慮,教十隻按摩的手指被本能的慾望所主宰。雅秋也沒有顧忌,任由他的陽具原形畢露。

豪雨和拉上窗簾的暗淡房間,雅秋在轉身仰臥後,才再度看見穿上粉紅色低胸吊帶睡袍的人兒,原來是沒有戴上胸圍的。這時綺華走至床尾的位置站立,她的雙腿向著雅秋的頭顱,然後彎下腰,兩手開始按摩著雅秋的脖頸。仰臥著的雅秋不時張開雙目,偷窺兩顆搖晃著的豐盈乳房,但綺華沒有留意到,除了她專心在跟雅秋按摩外,她腦海裡正有所盤算。

綺華按摩完雅秋的脖頸和兩隻胳臂後,她走至床頭,然後分開雅秋的兩腿,跟著爬上床,坐了在床頭本來是擺放枕頭的地方,背向著床頭板,隨之為雅秋按摩大腿。雅秋張開眼睛窺視她一會,見到綺華閉上雙目陶醉地為他按摩,他也合上眼睛在享受著。綺華的巧指逐漸地變得放蕩,不再視兩條大腿之間的陰囊為禁區,經常偷偷摸摸,致使雅秋的陽具無所遁形,一柱擎天,雅秋也沒有介意。

綺華按摩完雅秋的大腿後,她再沒有在雅秋的軀體有任何動作,雅秋意識到按摩已經結束,他只欲再躺多一會。


突然之間,雅秋感覺有異,他張開眼睛,看著一個避孕套正戴上他的陽具,他才回憶起剛才聽見似是床頭櫃的抽屜被打開的聲音。五隻巧指隨之包圍著一條堅挺屹立的陽具,另外五隻巧指就在愛撫嫩滑的陰囊,雅秋沒有再閉上雙目,但綺華卻合上眼睛,雅秋的陽具被緊握的巧指抽動一會後,綺華的面部便徐徐仰上,她並不理會雅秋是否張開眼睛看著她,只是陶醉在與雅秋的心靈溝通上。

綺華的雙掌不時在互相轉換角色,原本緊湊地抽動雅秋陽具的手掌,會轉移至雅秋的陰囊,在那兒溫柔起來。而本來溫馴地撫愛陰囊的手掌,在觸摸到堅硬的陽具後,就會變得狂野,失去理性地把他瘋狂攪拌,誓要把豎立的陽具推倒。


過了好一會,雅秋的堅忍力終於向綺華發動車輪戰的雙手無條件投降。他伸高兩隻胳膊,左右手掌分別握著綺華兩隻上臂,使力把綺華扯拉上他的身體。渾身是火的綺華,雖然她依然閉上眼睛,但她的嘴唇仍然準確無誤地吸吮著雅秋的唇齒。相互的口液交流並不能滿足情慾的需求,雙方的舌頭也交替地闖進對方的口腔,互相撫慰內裡的舌齒,致使逼出了口腔裡的垂涎,教口液溢出了二人的嘴口。

綺華的背肌被雅秋緊緊地摟著,而她的兩隻玉臂就伸進了雅秋的背脊,雅秋主動把綺華拉下他的身體,驅除了綺華的靦腆,教她的含蓄胴體不再矜持。先前被綺華鍥而不捨玩弄的陽具和陰囊,她已經忘記了。可憐的陽具就被夾在兩人小腹之間,奮力地掙扎,但綺華蠕動著的軀體,教陽具疲於奔命,沒有喘息的機會。

采楓在離開教堂的最後祈禱快將結束時,雅秋的忍耐力就崩潰。兩處小腹雖然緊緊地把陽具夾住,但也沒法阻擋山洪暴發的洪流衝出陰莖,注滿了避孕套的末端。綺華熾熱的身軀冷卻下來後,采楓便步出教堂。此時雅秋身邊的兩個女人也同時感到甚為舒暢,她們各自也尋得了心靈的慰藉。

雖然綺華穿著睡袍跟雅秋溫存,但這是他倆初次在白晝下愛撫,環境的光度比週三晨曦浴缸的亮度大得多,而且綺華不再是以手掌榨取雅秋的精液,她讓雅秋的陽具自然地噴射。

綺華坐在床邊,她取了放於床頭櫃上的紙巾,然後拔出緊縛著雅秋陽具上的避孕套,再以紙巾清潔佈滿陽具周圍的黏液。綺華跟著爬回雅秋赤裸的身軀,她把一邊臉頰伏於雅秋的胸膛,似是餘情未了。

綺華下意識裡不願意色誘雅秋來留住他在身邊,但雅秋的潔淨驗身報告卻掃除了她的恐懼,教她壓抑著的本能浮現出來,逐漸垂涎雅秋的軀體。采楓就要保存雙贏局面,既要完美的婚姻,也要保持放蕩的私生活,她就越來越依賴神靈的庇佑。

待續……

4 則留言:

  1. 逼合撮合....迫姦交合仲過癮

    回覆刪除
  2. 卡臣:

    獸性大發就是你的Peak Experience。嘻嘻!

    回覆刪除
  3. 佛爺:

    戴住安全套尤如隔「袋」搔癢,搔不著「陽柱」呀,怎能盡興而歸呢??

    回覆刪除
  4. 世純:

    哈哈!盡興是將來的事,綺華要顧及竊精,所以暫時不能為所「慾」為。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