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5年6月3日星期三

心疼慾絕(二十九)似是無名卻有份


心疼慾絕(二十九)似是無名卻有份

成功的變通,綺華是輸掉了理性。過往數次榨取雅秋的精液,也在摸黑中進行,而且綺華也穿著睡衣。然而,此次取精,雖然環境不太光亮,但綺華要以濕透性感睡袍來使希望得逞,就衝擊著她固有的保守道德,教她對雅秋的佔有慾更進一步。

似是平靜的數天過去。週五的晚上,綺華到她姊姊和迎梅家吃飯。與其說是商討如何盜取雅秋的精液,倒不如說是綺芳藉此機會要求她妹妹能屈能伸,不可執著行事。

迎梅買了外賣回家,因上週五在餐廳晚膳,綺芳勸說綺華不要有搶奪采楓丈夫的念頭,綺華的反應甚為激動,綺芳不敢再約她妹妹在餐廳談論感情之事。

她們三人在閒聊中開始進食,綺芳是要試探一下水溫,看看她妹妹的心情才言歸正傳。綺芳和迎梅很快便發現,綺華此晚神采飛揚,心情甚為開朗。

綺華在談至興高采烈之際,綺芳漫不經心地問她:『妳是否知道雅秋搬了回他父母家住?』

綺芳明知故問,因她不想太過衝撞綺華。綺華驕傲地回答:『我比采楓更加清楚他的行蹤。』

綺華不是誇口,原因是雅秋讓她追蹤著他的手機位置。

綺華說出了傲語之後,她才以詫異的神情問她姊姊:『妳怎會知道的?一定是媽媽告訴妳。』

綺芳微笑地回應:『阿姨和阿媽也不知道雅秋搬了回「夫家」住,是因為采楓打電話給我。』

綺華頓露愕然的神色:『甚麼?采楓以為雅秋搬到妳家裡?』

綺芳平靜地回答:『當然不是。若果采楓以為雅秋搬了來我家,她不上門跟我算帳才奇怪。』

綺芳未曾說完,綺華立刻接著問:『那麼她找妳幹什麼?』

綺華的突然發問完結後,綺芳才可以繼續說話:『雅秋拒絕出席明晚的家庭聚會,采楓要我勸雅秋明晚赴會,否則她會把事件鬧大,因阿姨不知道雅秋搬了回父母家。』

綺華即刻笑出來:『她要隱瞞丈夫離家出走,卻要找妳來幫手,還聲勢浩大,現在是她要求妳,還是妳要求她?』

綺芳早已預料她妹妹會有何反應,她平心靜氣地說:『既然采楓不欲雅秋離家出走的事讓阿姨知悉,我們就順其意願,息事寧人。妳去勸說雅秋明天赴宴,他必定聽妳說話的。』

綺芳跟她妹妹戴高帽,認為綺華一定言聽計從,而綺華也臉露沾沾自喜的神色。但她高興了一會便對綺芳說:『我估計應該問題不大,但我要雅秋坐在我和妳之間,他不可以坐在采楓隔鄰。』

綺芳頓時按捺不住,她立刻氣憤地回應:『這樣的座位安排比雅秋不去晚飯的問題還要大,采楓是人家名副其實的妻子,其他親戚會以為我們兩姊妹要從采楓手上搶奪雅秋。』

綺華見她姊姊如此憤怒,她不敢對綺芳的怒語作回覆。迎梅見狀,她便對二人說:『大家繼續吃飯吧,暫時不要再討論這事了。』

迎梅不願見到她們兩姊妹鬧翻的,這樣的局面就不可能取得雅秋的精液。但世事往往是節外生枝的,綺芳和迎梅也料想不到,綺華對雅秋的侵佔慾會如此迅速,超乎她們預計之內。然而,綺芳的憤怒,卻驚醒了綺華,教她躍出了週三晨曦浴缸的夢幻,雅秋在名份上,的確不是她的。

綺芳和迎梅也不知悉,采楓跟雅秋鬧至雅秋出走的導火線,是綺華貪圖了雅秋多一夜所點燃。而綺華放下尊嚴,名正言順去採雅秋的精液去檢測,也促使綺華更為情陷雅秋。綺華兩度似是造成不良後果的行為,卻為她盜竊雅秋的精液奠下了心理基礎。

這晚綺芳沒有再著綺華去遊說雅秋明晚赴宴,不是因為綺芳憂慮她妹妹會有激烈反應,而是綺芳怕自己失控,她是想迎梅成孕,但絕對不願去直接摧毀她表妹采楓的婚姻。

綺芳憂懼她妹妹會猶如一週前在餐廳那樣,激動至幾乎失控,怎料今晚是她自己怒氣沖沖?反而把綺華嚇倒了。

晚飯之後她們閒聊了一會,綺芳駕車送綺華返回她們父母的家。汽車到達她們父母親所居住的大廈門前,綺華下車,她轉身關上車門之際,突然探頭入車廂裡,微笑地對她姊姊說:『我與雅秋明天去看身體檢查報告,應該有好消息。』

綺芳即時意識到綺華沒有為她晚飯時的憤慨而耿耿於懷,她也向綺華回以笑容:『那麼我們等待你們的好消息。』

綺芳看著綺華的背影走進了大廈,她才開車離去。但她在回家的路途上,重拾要雅秋出席明晚家庭聚會的想法,因綺芳憂懼出了太多變數,會阻礙取精的計劃。

綺芳回到家後,她告訴迎梅,綺華和雅秋明早會去看體檢報告。迎梅隨之問綺芳:『不如我們明天約他們中午飲茶?』

綺芳思考了片刻才回答:『妳說得對,讓我直接勸說雅秋明晚去家庭聚會,可能還有轉機。』


週六上午,雅秋和綺華一起去看婚前檢查報告。雖然他們分開面見醫生,但二人離開家庭計劃指導會時,雅秋臉露一點兒困窘的神色問綺華:『我的身體檢查報告可否放在妳那裡?』

俏皮的眼神立刻望向雅秋:『那麼你的隱私就無所遁形了。』

雅秋回以微笑,他沒有作答。因他雙親或妻子發現他的這份驗身報告,他會惹來很大的麻煩。然而,雅秋的這一項要求,卻傳遞了一個明顯的訊息給綺華:他的健康狀況是沒有問題的。

此刻雅秋的手提電話響起來。他接過電話後,便向綺華說:『妳姊姊約我們中午飲茶。』

綺華心感愕然,為何綺芳沒有跟她說過?但她很快便洞穿了綺芳約他倆中午飲茶的動機。經過了一夜的思索,綺華也看透了她姊姊要保持雅秋的婚姻狀態,以免出了亂子。采楓不欲娘家知悉她跟丈夫發生嚴重衝突,也成了綺芳的把柄,給綺芳反過來可以張牙舞爪。


中午時他們四人在一家酒樓佔用了一張四方形的檯子,綺華坐了在雅秋的右邊,綺芳便坐於雅秋的左邊,迎梅就坐在雅秋對面。這頓午膳,三個女人也心知肚明,雅秋是主角,目的是要說服雅秋出席晚上的家庭聚會。

他們進食了點心一會,綺芳漫不經心地向雅秋說:『采楓打電話給我,說你今晚不出席家庭聚會,她把我當作成罪魁禍首。我不想她將矛頭指著我,你可否今晚出席聚會?』

本來臉轉向左邊、看著綺芳的雅秋,他的臉跟著轉向右邊,徵求同意的眼神投射在綺華的臉龐上。綺華心裡頓感驚愕,因雅秋不去晚上的聚會,不是她的主意。然而,雅秋莫名其妙的轉臉,使綺芳和迎梅也誤以為雅秋拒絕赴晚上的聚會,幕後作俑者是綺華,以致昨夜她要求雅秋不能坐於采楓毗連。

檯子的三對眼睛也聚焦在綺華的臉蛋上,令綺華尷尬不已,她幾乎要開腔質問雅秋,究竟他自己不赴家庭聚會,跟她有何關係?但此時此境,綺華只可以忍氣吞聲,莫非在她姊姊和迎梅面前與雅秋吵鬧起來。

綺華惟有以生硬的笑容向綺芳說:『這可能是一些誤會,我怎會反對雅秋出席今晚的家庭聚會啊!』

觸發雅秋拒絕赴家庭聚會的,是采楓跟他的吵架,這就讓雅秋擔憂他妻子在聚會上,可能再度扮作公主來氣弄綺芳,無形中便衝擊著綺華的場面可以避免。但雅秋料想不到采楓竟然打電話給她的情敵綺芳的,以致雅秋被綺芳作出要求時,他不知所措,本能地徵詢繫上他心靈的女人的意見。

綺芳和迎梅也認為綺華被逼裝作落落大方地回應。綺華被雅秋一個徵詢的面容所累,使她沒法與雅秋不赴聚會的事置身事外。

這個困局被解決了,大家就在歡笑聲中享用著午茶。直至雅秋的手機響起了鈴聲,他取出電話來查閱訊息,是他舅父要求他去幫手。雅秋隨之向三個女人說,他要即時離開,因他擔心若果工程有阻滯,可能使他今晚不能赴會。

雅秋站起來轉身走了兩步,他突然轉身走回綺華身邊,把一個厚長信封放在檯面,跟著對綺華說:『我忘記了交給妳保管著。』

話畢,雅秋便再度轉身離去,他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酒樓眾多的食客群中。

綺華取起雅秋留下的信封,正欲把它放進手袋之際,坐於她對面的綺芳立刻問她:『雅秋有甚麼東西要交給妳保管的?』

綺華隨意地回答:『這是他的身體檢驗報告,因他不欲把它帶回家,以免被家人發現。』

坐在綺華右邊的迎梅,她馬上伸手按著綺華拿著信封的手背,然後臉轉向坐於她右邊的綺芳。雖然迎梅沒有作聲,但綺芳與她也心有靈犀。綺芳即刻問她妹妹:『可否給我看一下雅秋的驗身報告?』

綺華臉露困窘之色:『不是吧!這是雅秋的隱私。』

本來面向著綺芳的迎梅,也臉轉向綺華,懇求的語音跟著傳進綺華的耳朵:『雅秋是妳的,但妳可否讓我釋去疑慮,破例讓我們看一下這份驗身報告?』

迎梅出於自我保護的需要,沒有經過細心思考的說話,觸動了綺華的心緒,並不是因為她與迎梅同時面對雅秋健康的風險,而是迎梅認同雅秋是她的,教綺華心潮澎湃不已。

檯子沉默了片刻,坐於綺華對面的綺芳伸出一隻胳臂,雅秋的身體檢驗報告就遞上了綺芳的手掌。綺芳打開信封,她與迎梅便垂頭在閱讀驗身報告。凝視著她們的綺華,她並不是懷疑自己是否做錯,把雅秋的私隱給她們二人閱覽,而是脖頸感覺似是有熱流,為了一個有著實質的虛名:雅秋是她的。

綺華在近乎催眠的夢幻中,被一個遞回給她的信封所喚醒。似是片刻的光陰,綺芳和迎梅已經閱覽了該份報告十分鐘。

綺華把雅秋的體檢報告放進手袋後,綺芳喜笑顏開地對她妹妹說:『我們飲完茶後,一同去做美容吧。因今晚要赴宴,一定要裝扮一下。』

綺華臉露詫異的神色:『家庭聚會也要事先做美容?』

綺芳微笑地回答:『我現在心情十分好,我會繳付妳的美容費,妳不用破費的。』

雖然綺芳先前著雅秋要赴這晚的家庭聚會,但她看過雅秋的驗身報告後,就要綺華今晚的風貌蓋過采楓,鎖住雅秋的目光。


晚上的聚會,綺芳和綺華最先到達酒樓,其他人陸續來到,最後一對到達的是雅秋和采楓,他們坐了在綺芳和綺華對面,卻是大圓檯距離最遠的位置。綺華的柔美而楚楚動人的裝扮,立即吸引采楓的眼睛,但采楓認為綺華只是魚餌,要捕食雅秋的是綺芳。然而,雅秋和采楓是一對的組合,衝擊著綺華的情緒,教她不時低頭在查閱智能電話,沒有望向其他人。這使采楓更為深信,綺華只是一名傀儡。

雅秋的眼神不時投向綺華。綺芳誤以為她把綺華打造得亮麗,吸引了雅秋的目光,但其實事與願違。迷惑雅秋的,是逐漸臉露抑鬱神情的綺華,教雅秋倍感她楚楚可憐。然而,這晚采楓不敢扮作要雅秋服侍的小公主,因綺芳事先恫嚇采楓,若果她以小動作來刺激綺芳,綺芳就會帶同雅秋即刻離開,讓她丟臉子。


晚飯後大家在酒樓前的街道寒暄一會才各散東西。綺芳洞悉到她妹妹以憂傷的神情目送雅秋和采楓的背影,她跟著向父母和綺華說:『我駕車送你們回家。』

他們四人走至附近的停車場,綺芳著她妹妹坐在前座位,因她們的母親慣性坐於前座椅的。汽車離開停車場一會,坐於後座位的母親終於忍無可忍,她怒斥綺芳:『妳搞甚麼鬼?妳今晚又沒有喝酒,但開車速度猶如醉酒駕駛。』

這時綺芳才把車速減慢,但也只是沒有那麼驚險而已。

汽車到達她們父母家的大廈門前,綺華正欲解開安全帶之際,綺芳馬上伸手撥開綺華的手掌,她跟著轉頭望向後座位,然後向父母親說:『今晚我和迎梅帶綺華去逛夜市,然後她會在我們家過夜,你們把家門鎖好便可以了。』

母親知道她大女兒的脾性,她反對也沒有用,但她臨下車前,嚴辭厲色地對綺芳說:『妳不要教壞妳妹妹。』

雙親下了車,綺芳就踏上汽車的油門,車子就高速絕塵而去。綺華沒有問她姊姊帶她往那裡去,她的悲哀心情,是眷顧在凝望著車前不斷變化的霓虹燈照射的街景,從而逃避心底的傷痛。

雖然綺華的手機可以追蹤到雅秋的去向,但她不肯面對現實,所以沒有開啟追蹤雅秋的程式。雅秋和采楓回到他們所住大廈的門前,被迎面而來的綺芳截住。綺芳以毫不客氣的語氣向采楓說:『我來是要接雅秋回家的。』

采楓即時怒氣沖沖地回應綺芳:『現在誰是雅秋的妻子?妳憑藉甚麼帶走雅秋?』

話畢,采楓伸起胳膊,她正欲摑掌綺芳之際,綺芳也馬上伸出胳臂,以手掌捉住采楓伸起的前臂手腕處,怒不可遏地對采楓說:『我警告妳,我不是隨便被人摑耳光的。今晚倘若不是我慈悲為懷,妳休想過得如此得體,做人最緊要得些好意須回手。』

此刻采楓才慢慢地放下她伸高了的胳臂,綺芳握著采楓手腕的手掌才鬆開。采楓跟著臉轉向雅秋,尋求他的支持,希望雅秋趕走綺芳。但雅秋沒有望向她,他只是向前看,也沒有作聲。采楓待了一會,她認知道雅秋的態度,便怒氣沖沖地走進了大廈。

采楓的背影消失在大廈的入口後,綺芳以溫和的語調對雅秋說:『你也見到綺華今晚心情不佳,我們可否找地方坐下談一會?』

雅秋點頭後,他們二人便走至停泊在街角的汽車,雅秋遲疑了一會才坐進前座位,因他只想見綺華,沒有甚麼要跟綺芳談的。

汽車的引擎立刻被啟動,但車子只走了數個路口便停了在一家連鎖咖啡店前,綺芳以隨便的語氣對雅秋說:『你可否下車幫我買一杯咖啡來提神?』


雅秋隨之離開車廂,他未走進咖啡店,從咖啡館走出的期盼臉孔,她急不及待地張開胳膊,然後撲上了他的胸膛,壓抑的淚水頓時溢出了她的眼眶。雖然雅秋也伸出胳臂摟抱著綺華,但他待了片刻便對綺華輕語:『妳姊姊的車子還在等待,我不知道她是否還要我跟她買咖啡。』

兩顆摟擁著的軀體才分開。雅秋轉身望向馬路時,綺芳汽車的尾燈已逐漸地遠去,很快便消失在繁華的夜街中。


綺芳和綺華雙親下了車,綺芳開車高速駛往雅秋和采楓家的路途上,綺芳向綺華保證會帶雅秋返回她身邊。汽車抵達雅秋家附近時,綺芳先把她妹妹安放在雅秋家附近的連鎖咖啡館,因她要繼續使采楓視她為狐狸精,所以不會讓綺華亮相在采楓所住的大廈前。

綺華進入了咖啡店,她才開啟手機的追蹤程式,監察著雅秋的行蹤,所以她粗略估計到雅秋何時會到達咖啡店。

綺華只是沉醉在夢幻,但綺芳卻付諸行動。雖然綺芳自知做了違背她自己道德的事,在采楓面前奪去了雅秋回到妻子身邊的權利。但雅秋清潔的身體檢驗報告,教她作出了不能讓雅秋有機會感染性病的決定,誓要把雅秋搶回綺華身邊。

中午飲茶時,綺芳才以雅秋是采楓名副其實的丈夫來斥責她妹妹,而且她也認為綺華誘騙雅秋去作婚前檢查太過份。但綺芳自己在晚飯後,卻以狐狸精的身份把雅秋從采楓身邊擄去,正是狐狸精還惡過正室。人們的道德觀,總是跟隨自身的慾望和恐懼而調節的。

待續……

4 則留言:

  1. 卡臣:

    這反映你鍾情細胸的女人!嘻嘻!

    回覆刪除
  2. 佛爺:

    「狐狸精還惡過正室」,令我諗起澳門娛樂大亨周旋喺正室同埋名模之中。

    回覆刪除
  3. 世純:

    狐狸精惡過正室好常見,人之常情嘛!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