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5年5月19日星期二

心疼慾絕(二十七)欲罷不能情海濤


心疼慾絕(二十七)欲罷不能情海濤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綺華的柔情連珠炮火可以逼使雅秋投降,是因為雅秋搭乘的航機降落後,他沒有發短訊通知妻子他已回到香港,致使他可以在愛巢發電郵告訴采楓,他要延遲一天才回港。這個情況以往也出現過,但雅秋去到如此晚才告知采楓,就從來沒有發生過。但是,采楓已經入睡,她並沒有看到雅秋的訊息。

綺華沒有過問雅秋拿著智能電話進入浴室洗澡的原因,她當然意識到雅秋是要以藉口通知妻子,他這晚不能回家。

雅秋進入了浴室,綺華便從睡房的衣櫃取出雅秋的背包至客廳,然後把他的衣物從小型行李箱搬到背包。綺華先前對雅秋說,她會把他的行李搬至背包,她一定要兌現這個承諾,因她不欲雅秋誤以為她以謊言來留下他。

雅秋從浴室出來,因綺華早已入浴室如廁,所以他便把浴室的電燈關掉,而他走至客廳時,也把客廳的燈光熄滅,此刻綺華正在睡房裡,把她的小型行李箱放回衣櫃。

雅秋進入惟一有燈光的房間,他順手把房門關上。依然穿著緊身小背心和短褲的人兒,她手拿著睡衣褲,向站立在房門處轉身的男兒說:『我要出去更換睡衣。』

疲倦的臉容漫不經心地回應:『對不起!我以為妳就此上床睡覺,忘記了妳要更換睡衣。』

言者無意,聞者有心。過於疲累的雅秋,他的確沒有為意綺華要更換睡衣,但綺華誤以為雅秋欲她穿著這件小背心與他同眠共被,卻礙於羞澀而難以啟齒。

雅秋正想轉身打開房門之際,嬌柔的語音阻止了雅秋的轉身:『我不換上睡衣上床睡也可以的。我去開啟床頭櫃上的檯燈,然後你才關掉房燈吧。』

話畢,綺華便把手中的睡衣褲拿回衣櫃,跟著走至床邊,伸手開啟床頭燈,雅秋隨之關了房間天花板的燈。

雅秋走至床邊,輕聲的語音向雅秋說:『你睡貼著牆壁的位置吧。』

雅秋沒有遲疑便上了床。今夜雅秋本來是不屬於她的,綺華的潛意識裡,似是恐懼雅秋夜半會溜走了。

床頭櫃上的檯燈熄滅後,綺華在被窩裡轉身,她與側身而睡的雅秋面對面。喜出望外的嘴唇撲上了雅秋疲倦的嘴巴,他勉強應付熱騰騰的嘴口一會,興奮的臉孔跟著竄進了被窩,依偎於雅秋的懷裡。雅秋伸出一隻胳膊,他的手掌按上綺華裸露的玉臂,不但沒有教綺華驚慌,反而使她感到舒心。

他倆多次同床,這晚是綺華第一夜不穿睡衣,以小背心和短褲與雅秋摟抱在被褥之內,她對雅秋的防禦性大為降低。


深宵時分,雅秋內急而要去如廁,他靜悄悄地從床尾落床,以防吵醒綺華。摸黑走出客觀,雅秋順手把房門關上,他隨之取起和開啟放於沙發椅旁小桌子的手機,以它的拍攝閃光燈作手電筒照明,然後才走進浴室。但雅秋沒有開啟浴室的燈光,只是以手機背的發光兩極管作燈泡來使用。

雅秋在浴室如廁後,他便查看手機的電郵,但沒有一封電郵是妻子給他的。他估計采楓未曾看見他的電郵,或待他回到家後,才來盤問他。

如廁後從浴室走出的雅秋,他被眼前的情境嚇一跳。睡房裡床頭櫃上檯燈橙黃色的光線,被房間裡的牆壁反射出客廳。雖然房門打開了,但柔和的光線卻繪畫了一個人形的輪廓站立在房門處。

雅秋以詫異的語調問:『妳也要去如廁嗎?』

綺華沒有以聲音回答,她輕微地搖頭。但綺華頭顱的微小移動,只有她自己才知,雅秋完全感覺不到。雅秋跟著走向睡房,他走至房門處,一雙失控伸出的胳臂,馬上摟抱上雅秋的腰背,雅秋的胸肩,立刻被一邊激動的臉頰倚上。沒法控制的淚水從綺華的眼眶溢出。雖然綺華沒有作聲,但雅秋也感知道,綺華誤以為他摸黑溜走了。

雅秋心臟跳動的聲音逐漸緩和綺華恐懼的情緒,他倆不可能整夜也站立在睡房門處。似是片刻的時光,瞬間已過了十多分鐘,柔慰的語音傳進了不願鬆手的耳孔:『我們返回床上睡吧。』

兩對互相摟抱著對方身體的胳膊才鬆開。雖然綺華轉身,但她的一隻手掌依然牽著雅秋的手掌,形同把雅秋拖進睡房。雅秋跟著關掉他的智能電話,然後把它放在床頭櫃上,綺華便伸手示意雅秋先行上床,這是她賴以消除恐懼的其中一種方法。毫無潛逃動機的俘虜,因靜悄悄的如廁,卻被誤會是一位午夜逃犯。


床頭櫃上的檯燈被綺華熄滅後,他們倆面對面側身而睡,雅秋的臉蛋隨之被柔滑的臉頰貼上。他的一隻胳膊便輕按著綺華的纖腰,雅秋很快便入睡,而且發出了鼾聲。

雖然雅秋已經入夢,但綺華的恐懼未曾因此而中止。兩顆緊貼的軀體跟著被綺華後退的身體而分開,雅秋的兩隻手掌,隨之被一對沒有猶豫的手掌分別扣緊。他兩掌的掌心,在沒有知覺和反抗能力下,分別被壓上一對彈性而豐盈的乳房。綺華的身體跟著向雅秋的身軀靠攏,雅秋一雙本是很有力氣的手掌,如今已經動彈不得,他的十隻手指循著球形的乳房曲線,完全被吸緊了。此刻再度倚偎雅秋臉頰的綺華,才可放下顧慮地進入夢鄉。

夜半空床引發潛意識的恐懼,教雅秋的雙掌變作了猶如需要哺乳的嬰兒般,吮吸在兩顆暖和的乳房上,這段恐懼才告舒緩下來。雖然雅秋的手掌是隔著小背心和胸圍與兩顆乳房相擁,但已經是綺華失去理智的不羈所為。若果不是她的驚惶失措,她是不會如此主動,去迫使自己雙乳破格迎掌的。


翌日早上,雅秋起床,他走出客廳,綺華剛從浴室梳洗出來。他們互相說了早安後,綺華以開朗的語調對雅秋說:『我昨日傍晚已經買了麵包和咖啡精等回來,今早我們可以在家吃早餐了。』

雅秋微笑地回應:『妳真是想得十分周到。』

走進浴室梳洗一會的雅秋,他突然意識到,綺華存在賭博心態,才會先買了次日的早餐,倘若他可以留下,大家便不用出外吃早點。雅秋是高估了自己,其實綺華是志在必得,誓要誘使他留下。而且,綺華在美國拉斯維加斯穿著過露肩晚禮服外,她在香港不會穿得如此暴露的。昨晚她前往機場迎接雅秋所穿著的粉紅色背心燈籠上衣,她以往穿著時,必然會披上一件長袖薄外套的。雅秋誤以為他以前未曾見過綺華穿得稍為暴露,沒有意識到綺華逐漸以性感的裝束來展現她的美態讓雅秋悅目。

他們面對面坐於一張小餐桌吃著早點時,大家也在查看智能電話的訊息。雅秋拿起咖啡杯飲了一口之際,他見著綺華皺起眉頭,便隨意問她:『什麼事?』

綺華沒有抬頭,她隨口回答:『沒甚麼的,我在閱讀姊姊的訊息。』

雅秋的語調立刻變得嚴肅:『采楓是否擾攘妳姊姊?』

綺華馬上抬起頭來,她詫異地問:『你怎會知道的?』

雅秋沒有收到他妻子的任何回音,他或多或少也估量到,采楓找綺芳算帳。但他沒有向綺華道出他推測的因由,因他不願綺華知道采楓沒有回覆他的電郵。雅秋平淡地回答:『我從妳的臉色猜測得到。』

綺華呆了一刻才說話:『我不想使你覺得煩擾,才不告訴你。』

雅秋回以親切的語音:『以後采楓有任何騷擾妳姊姊的事,妳也要告知我,我才懂得如何應付她。』

綺華聽後,臉露不悅之色。但她嚐了一口咖啡後,卻興高采烈地回應:『沒有問題的。我也不想你遭遇麻煩。』

綺華起初為雅秋要她向他講出采楓的事而不快,因她已開始嫉妒采楓。但她想深一層,雅秋與她站立在同一陣營,她便感到快慰了。


他們吃完早餐後,雅秋跟著入房更衣,綺華走進廚房清洗杯子。她洗滌了玻璃杯返回睡房時,雅秋並未更換好衣服,她就在整理枕被。待雅秋離開房間,她便把房門關上,然後除下她的緊身小背心和短褲,穿上上班的衣衫。雖然雅秋面對不公平的待遇,但他並不計較,只要綺華願意與他在一起,他已心感滿足了。

兩人離開愛巢前,雅秋問綺華:『我不可能攜帶背包上班的,同事會覺得奇怪,我可否放工才回來取背包?』

綺華微笑地回應:『沒有問題的,你也有這裡的鑰匙。』


週五的晚上,綺華約了綺芳和迎梅一起用膳。她們三人在一家餐廳的卡位坐下,綺芳和迎梅坐了在一邊,綺華就獨個兒坐了在她們對面。大家叫了晚餐後,綺芳隨之問她妹妹:『采楓應該沒有騷擾妳吧?』

綺華沒有遲疑便回答:『她似乎把妳當作成狐狸精。』

綺芳即時大笑起來。她笑完後才說:『這正合我意,因我不想她影響妳的情緒。』

綺芳跟著取起檯面的水杯來飲了一口,她才繼續說:『采楓今晨打電話向我咆哮,質問雅秋是否和我在一起。』

綺華隨之笑了出來:『她應該問我,我正與雅秋一起吃著早餐。』

綺華已經沒有顧慮綺芳和迎梅如何看待她,她直言無諱地承認昨夜雅秋被她攝取了。但綺芳卻有點兒顧忌,她以平和的語調對綺華說:『妳是否要稍為疏遠一下雅秋?』綺華臉上頓露不悅的神色,綺芳見狀,她立即補充:『我的意思是,妳暫時不要讓雅秋與妳過夜,因我不想采楓吵嚷至我們母親那裡,這樣會惹來很多麻煩。采楓今早似是發瘋似的。』

此時侍者把三杯餐茶放了在檯面,綺華跟著為她的熱檸檬茶加糖,她隨之拿起茶杯來飲了一口。茶杯未放下檯子,綺華望著她姊姊說:『我們明天一起去作健康檢查。』

綺芳聽後,喜出望外地說:『哪真是太好了。因過往兩個多月的測試,已經知道了端倪,三星期後應該是最佳的受孕期。』

雖然綺芳的說話沒有指明是迎梅,但綺華也心照不宣,領悟到她姊姊說話的箇中含意。

這時侍者把餐湯和麵包放在餐桌上,綺華隨之取起麵包來塗上牛油,她跟著漫不經心地說:『我們是去家庭計劃指導會作婚前檢查,這樣才會更加完善。而且,我可以名正言順著雅秋去作精液檢測。』

正在也為麵包塗上牛油的綺芳和迎梅,她們即刻轉動頭顱,互相望著對方,啞口無言。綺華便若無其事地吃著手中的麵包。

綺芳和迎梅轉頭看回前方時,綺芳以嚴肅的語氣問她妹妹:『雅秋同意作這種名義的健康檢查嗎?』

綺華理直氣壯地回答:『這樣對迎梅是一個重大的保障,她也期盼自己誕下一名健康正常的嬰兒。』

綺華轉彎抹角兼而是避重就輕的回答,綺芳當然意識到雅秋未曾知悉他和綺華是去作婚前健康檢查,但她不敢衝撞她妹妹,以致沒有即時回應。

綺芳低頭以湯匙飲了三口餐湯後,她思索到如何勸說她妹妹,跟著抬頭以溫和的語調對綺華說:『竊精和偷心也不要緊,但搶奪采楓的丈夫,就很難向阿姨和阿媽交待了,妳同意嗎?』

綺華立刻激動地回應:『我從來沒有想過把雅秋據為己有,任何名義的健康檢查也是一個名稱,為何妳如此執著?我可以向妳保證,我不會逼使雅秋離婚的。』

話畢,綺華拿起檯面的熱檸檬茶飲了一口。她放下茶杯後,綺芳微笑地對她妹妹說:『既然妳沒有這個意向,那麼我就放心了。』

綺芳跟著轉了話題,以便緩和她妹妹的情緒。但綺華敷衍了她的說話一會,隨之向綺芳說:『我們不如討論一下如何傳送雅秋的精液,還較講一些無聊事情來得實際。』

迎梅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綺華是否破壞采楓的婚姻,對她不會造成親戚圈子中的壓力,但綺華積極地要取得雅秋的精液,是她夢寐以求的。三個女人跟著便暢所欲言,先前的侷促氣氛也一掃而空。綺芳和迎梅也同時認知道,她們說話要避免觸及綺華的忌諱。

綺華此晚返回她父母家睡,她不願意在愛巢獨守空房。綺華向她姊姊的保證,是缺乏經驗的誇口,綺芳視之為戲言。


這晚綺芳和迎梅躺臥床上,綺芳沒法即時入睡,她感慨地向著天花板說:『我們是否應該停止偷竊雅秋的精液呢?我擔憂綺華會泥足深陷,無法自拔。』

迎梅也望著天花板回應綺芳:『如今已經覆水難收,妳可以叫妳妹妹明天不要和雅秋去作婚前健康檢查嗎?』

雖然綺芳意識到迎梅的見解是基於自私的念頭,但她也不得不承認,綺華已經變成了一隻脫韁之馬,再不是她可以駕馭的了。

竊精成了綺華對抗道德倫理的藉口,教她為親近雅秋而尋得了解說,抵擋社會規範的壓力,綺華怎會放棄盜竊雅秋的精液呢?迎梅的自私念頭,是切合綺華實際的心態的。

待續……

4 則留言:

  1. 卡臣:

    最近美國有一對女同性戀者,到精子銀行買精.銀行提供捐精者姓名,說他是一名博士.該對女同性戀者去查一下,發現該位男人不但沒有學歷,而且是一名積犯.精子銀行解釋,他們打開門做生意,講個「信」字,所以從來沒有核實捐精者提供的個人資料。精子銀行的口味仲重啦!嘻嘻!

    回覆刪除
  2. 佛爺:

    精子銀行都幾搞笑喎,打開門做生意,講個「信」字。如果妓院都作咁嘅做生意手法,咁就冇嫖客幫襯喇。

    回覆刪除
  3. 世純:

    可能精子銀行認為,「信」者得救啩!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