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5年5月12日星期二

心疼慾絕(二十六)精潔牽起貪婪念


心疼慾絕(二十六)精潔牽起貪婪念

誤會的產生,往往是人們面對不同的境況所造成的。雅秋以為綺華突然更換上小背心和短褲跟他按摩的原因,是綺華欲再續晨曦的纏綿,但他實在太過疲累,以致沒法招架。綺華的確有此慾望,雅秋沒有估計錯誤,但觸發她再度履行這個慾念的刺激,是采楓視她如陌路人,教理性的抗拒輸了給潛意識的澎湃。

晨星還是閃爍的時刻,綺華正是側身而睡,她背向著雅秋,一隻胳膊從她背後跨越她的手臂,似是沒有意識的手掌按上了她的腹部。霎時間,綺華的屁股受到硬物的碰撞,教她從半睡半醒中逐漸甦醒過來。

雅秋的主動,教綺華變得躊躇,因她憂懼雅秋會超越昨晨的界限。這是有可能的,因昨夜他們臨睡前,她穿著性感來跟雅秋按摩,雅秋是否會誤以為她有更進一步的要求。然而,雅秋只欲回報她昨晚的按摩,綺華更換了睡衣褲來與他大被同眠,他意識到綺華依然要守身如玉。

綺華思索了一會,兩人的下半身在被窩裡僵持的狀態才完結。綺華不願錯失這段晨曦一刻值千金的時段,因曙光照射時,房間的視線將會變得頗為清晰,綺華只欲在黑漆漆的環境裡探慾。倘使雅秋的行為幹出了她的底線,她會作出反抗。

轉身面向雅秋的綺華,她的臉頰隨之被雅秋的臉龐貼上,柔輕的語音從綺華的嘴唇傳出,通過雅秋的面部肌膚傳至雅秋的聽覺神經:『昨晨的我依然是今晨的我,你是否明白?』

輕微的頭顱移動回應了綺華婉轉的闡述。綺華的背脊隨之被一隻胳臂摟著,雅秋的臉蛋跟著被磨擦起來,但維華沒有把她的柔臂伸至他的背肌,而是置放在兩人胸脯之間,使雅秋沒法親近她。雅秋也沒有勉強要綺華移開她的胳臂。

雅秋對綺華的誤會,於他的臉頰被擦拭一會後,就被數隻巧指在他睡衣的塑膠鈕扣處蠕動而驅散。兩張嘴唇互相依偎對方時,雅秋的睡衣已被掀開,他的胸膛為此而失去了屏障,任由一隻探索的柔掌在搜查。漸漸地陶醉的柔掌,伸至雅秋的背肌,也在那兒活躍起來。

徐徐地昇華至醉夢的人兒,她跟著把搜索雅秋上身的胳臂移至他的睡褲前,從而解開那兒的鈕扣,繼而取出他的私器。綺華的另一隻手於瞬間也到達,十隻巧指與被抽出睡褲的肉棒只是糾纏了一會,其中一隻胳臂隨之移往枕頭處,從枕下取出一個避孕套。

雅秋沒有覺得詫異,因他估計到綺華會想到他昨夜把放於床頭櫃的避孕套移至枕頭下。今晨的情況跟昨天的進展了一點,除了雅秋的睡衣鈕扣全被解掉外,綺華沒有遲疑便從枕頭下取出避孕套,而且她的雙手也比初嚐雅秋肉棒時來得放膽得多,不會戰戰兢兢地為他戴上橡膠套。致使雅秋摟吻她時,她的緊張情緒大減,不時浮現飄飄然的快感。


和暖的晨光從窗簾透進房間,依偎於雅秋沒有扣上睡衣胸膛的臉孔,她仰頭少許,輕聲地對未曾甦醒的男兒說:『我先去梳洗,然後買早餐回來給你吃,你睡多一會吧。』

按在她肩背的手掌輕拍了一下,示意他聽見她的話音。綺華隨之轉身起床,她取起放在床頭櫃上黏性而皺成一堆的紙巾和一個綑綁了的橡膠套,然後走出客廳,跟著把房門關上。但她並沒有直接走進浴室,而是拿了放於小餐桌上正在充電的智能電話。她拔掉充電線,開啟手機才走進浴室。

綺華在漱口和梳洗前後,以智能手機跟她姊姊作了多次文字通訊,才離開浴室返回房間,取了她要更換上班的衣服,再走進浴室更衣。

她從浴室更衣出來,馬上喚醒雅秋,然後出外買早餐。

綺華很快便買了早餐回家。她走進睡房時,雅秋正面向床尾打開了的衣櫃在更換衣服,他身上只剩下一條內褲。綺華沒有理會他,她走至床邊整理枕頭和被褥,赫然嚇了一跳,原來昨夜她置放在床頭櫃的避孕套,雅秋把它移至枕頭下。綺華不敢拿出該個避孕套,她裝作若無其事。

雅秋更換好衣服後,綺華才跟隨雅秋走出客廳。他們開始吃著早餐時,綺華的進食速度奇快,致使莫名其妙的眼神問她:『妳趕著上班嗎?』

綺華點頭後,她隨之回答:『你慢慢吃,因我吃完還要入房化妝。』

雖然他們二人同時離開家門,但綺華並不是直接去上班,而是去了綺芳一個大客戶開設的化驗所,她跟著才返回公司。


昨晚綺華洗澡出來,她返回睡房,擺放在床頭櫃上的避孕套竟然不見了,她誤以為雅秋把它收藏起來。綺華情急智生,她靜悄悄地走去打開衣櫃,取出了一個採精避孕套,然後把它放於枕頭下。若然雅秋問她為何還有第三個避孕套,她就解釋綺芳在酒店時,把餘下的大半盒避孕套交了給她。但雅秋竟然完全沒有問她,她在收拾枕被時才知悉原因。

綺華在第二次榨取雅秋的精液後,她突然靈機一動,要拿去化驗,因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而且,雅秋沒有過問她如何處置使用了的避孕套,教她不會顧慮被雅秋發現。但她在浴室跟綺芳的文字通訊中,綺芳告訴她,雅秋昨晨才射精,要在數天後再採精液去化驗才會準確。然而,綺華一意孤行,她要立刻拿去化驗,綺芳不敢開罪她妹妹,惟有告知綺華她認識的一家化驗所。

綺華把精液直接交給化驗所的老闆,她沒有經過任何登記程序,而且化驗結果也只會口頭告知她,沒有任何報告。雖然化驗所老闆知道她是綺芳的胞妹,但卻誤以為精液是來自綺華的未婚夫,而他不願意去檢測精液。

采楓的放蕩教綺華沒法子放下憂慮,她並不急於知道雅秋的精子是否完善,但從中得知雅秋局部的健康狀況是她急於了解的。綺芳跟綺華的出發點不同,綺芳欲一併知道雅秋的精子是否健全。


傍晚時分,雅秋到綺華公司接她下班,因綺華要加班,所以下班時間晚了一點。綺華和數位同事一起離開公司,他們在公司大廈外的街道見到雅秋,沒有人覺得詫異,因雅秋曾經裝作是綺華的男朋友在一個大型宴會上出現。

他們倆到了愛巢附近的一家快餐店進食。這次是雅秋去買餐飲,綺華坐了在餐椅等待。片刻之後,綺華的手機傳出短促的鈴聲,她從手袋取出智能電話查看,是綺芳給她的文字訊息,告訴她化驗結果一切正常。綺華才醒覺到她忘記把她的手提電話號碼告訴化驗所老闆,致使他只能向綺芳道出化驗結果。

雅秋拿著餐飲托盤到達綺華佔用的檯子坐下,她得意忘形,取起雅秋的餐茶杯,雅秋立即跟她說:『那杯茶是我的。』

綺華臉上掠過靦腆的神色,但她照樣把餐茶飲了一口,以掩飾她過於喜悅而造成的失誤。她放下茶杯後,若無其事地對雅秋說:『我只是試飲一口,不會飲去你整杯茶的,放心吧。』

雅秋微笑了一下,他不知綺華突然如此興奮的原因,是跟他的健康狀況有關。整頓晚餐也被綺華主宰了氣氛,她滔滔不絕地逗雅秋說話。


晚飯之後,他們走進一家連鎖藥房,綺華要買一些日用品。他倆走經擺放避孕套的架子處,綺華凝視著那些避孕套。雅秋於瞬間便察覺她的眼神,他沈靜地看了一會,便伸手取了一盒避孕套。

他們站立在收銀櫃檯時,雅秋對綺華說:『洗頭水、皂液和牙膏等,我也有用著,讓我來付款吧。』

綺芳放下的兩個避孕套已經表面上用掉,但綺華並不是要誘使雅秋買避孕套,以便將來掩飾她使用採精套。此刻她被潛意識所催眠,沒有介意雅秋會如何看待她的人格,她矜持形象的理智被潛意識的慾念打倒了。

兩人回到了愛巢,雅秋如廁後便準備去機場。但他拖起他的手提行李箱時,笑瞇瞇的臉孔向他說:『我送你去機場吧。』

雅秋立刻嚴肅地回應:『我和同事一起出門的。』

綺華沒有罷休,她以正經的語氣再說:『你把我當作成普通朋友去送行便可。』

雅秋的內心即時躍動了一下。數月前綺華欲跟他去機場,他向綺華解釋有同事同行,綺華立刻諒解他的處境,但今晚卻截然不同,綺華誓要跟他送行。

他隨之伸出胳膊,以手掌按上綺華的上臂,然後以溫情的語調對她說:『夜了,妳一個人回來,我反而擔心。』

關懷的拒絕,教按著綺華上臂的手掌被推開,衝動的身軀撲上了雅秋的胸腔,兩隻胳膊分別繞過他的脖頸,交叉地纏繞在他頸背後。雅秋的嘴口,隨即被閉上眼睛的熱唇吸吮著,教他不可能不伸出自己的胳臂,把綺華摟抱在懷裡。這晚的吻別,雖然教綺華留在愛巢,沒有跟隨雅秋去機場,但雅秋只是逃過這一次的困境。


三天之後的週四晚上十時多,雅秋搭乘的航機降落香港赤鱲角機場。飛機緩緩地駛往停機位時,雅秋以手機發了一段文字訊息給綺華報不安,著她早一點兒去睡。綺華即刻回應她未有睡意。

當雅秋渡過了人民入境事務處和海關後,已經是晚上十一時,在禁區閘口外等待接機的人是十分稀少的。一位穿著粉紅色燈籠背心上衣和黃白花短裙的長髮女生嚇了他一跳,他立即走上前,以驚訝的語氣向她說:『不是吧!妳來接我機!我的同事取了行李就出來的。』

女生若無其事地回應:『那麼我們快點兒離開吧。』

兩對急速的腳步便馬上走往機場巴士站。雅秋沉默了一會,他向綺華直言:『我今晚是要回家的。』

嬌媚的臉龐對雅秋說:『那麼你放心我一個人獨自回家嗎?』

雅秋沒有遲疑便回答:『我當然先送妳回家。』

他們倆回到了愛巢,綺華打開大門,她背後傳來雅秋的語音:『我不進去了,晚安!』

轉身的人兒以詫異的神色問雅秋:『你不用把衣物從我的手提行李箱搬回你的背包嗎?』

雅秋才恍然大悟地回答:『幸好妳提醒我,我差點兒忘記了。』

他們踏進了愛巢,大門被關上。關愛的語調傳至雅秋的耳孔:『你到沙發椅躺一會,看你的樣子十分疲累,我幫你把衣褲從行李箱搬到背包吧。』

如此體貼的關照,教雅秋沒法子拒絕,他很自然地走至沙發椅躺下。綺華隨之走進房間,然後把房門關上。雅秋意識到綺華要更換回睡衣,才跟他處理行李。

雅秋斜躺在沙發椅閉目養神一會,被一絲溫柔的語音喚醒:『我幫你按摩一會,你才回家吧。』

愕然張開的眼睛,向上望見兩顆被小背心包裹著的豐滿乳房,教他下體肅然起敬的,是綺華換上了數天前晚上跟他按摩時穿著的同一套小背心和短褲。

雅秋跟著站起來,他伸出兩隻胳膊,兩隻手掌分別按著綺華兩邊的柔滑上臂。他默然不語地凝視著綺華的臉蛋,教綺華垂下頭,逃避了他的眼睛。

待了一會,投降的語調傳進垂頭女生的耳朵:『大家明天也要上班,妳今日也辛勞了一天,我去洗澡後便一起去睡吧。』

靦腆的臉孔即刻抬頭,她喜出望外地對雅秋說:『我已經把沙灘大毛巾舖了在床上,跟你按摩一會也不要緊的。』

綺華不欲雅秋以為她以虛假按摩來誘騙他留下,所以堅持要跟他按摩。

兩對凝望著對方的眼目似是凝固了之際,一對有力的胳臂把綺華摟抱著,綺華的一邊臉頰隨之依偎在雅秋的胸肩,兩隻柔臂分別繞過雅秋兩旁的腰部,然後交叉地摟於他的背肌。無論采楓明天會如何大發雷霆,今夜雅秋已被穩固地鎖進了綺華溫柔的牢房。沒有手銬,沒有腳鐐,沒有牢籠,沒有鐵窗,雅秋也逃不了,成了溫情的俘虜。

待續……

4 則留言:

  1. 沒有手銬,沒有腳鐐?

    咁咪玩唔到SM囉

    回覆刪除
  2. 佛爺:

    綺華已經喺精神上完全征服咗雅秋嘅心靈與肉體喇,到時玩乜都得喇。

    回覆刪除
  3. 卡臣:

    玩SM不一定用手銬和腳鐐,可以用皮鞭或五花大綁,幾變態都有。嘻嘻!

    回覆刪除
  4. 世純:

    你說得十分精確,綺華逐漸冒起的情慾,使她不只是專注竊精.雅秋也在不知不覺中,向綺華密集的柔情炮火投降。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