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5年5月5日星期二

心疼慾絕(二十五)仰面激起千層浪


心疼慾絕(二十五)仰面激起千層浪

自我的壓制抵擋不住潛意識的渴求,綺華從雅秋的言行中透視了自己心底的蛻變,她理解到不能讓這種非分之想繼續膨脹起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他倆在返回愛巢的途中,雅秋收到了他舅父的電話,說有一件趕緊的裝修工程出了亂子,要求他幫忙二小時,因舅父的兒子跟女朋友外出,他不肯回歸。雅秋也以是晚要出門公幹為理由,從而拒絕了他舅父的請求。

雅秋掛了電話線後,綺華以平靜的語調向他說:『你明晚才真正出門,不要因為陪伴我而拒絕幫助你舅父。而且他只須要你二小時而已,我可以在家等待你。』

雅秋頓時喜上眉梢,因他對舅父失望的語氣感到愧疚,他自小跟隨舅父當他的助手,十分清楚趕著工程的重要性,這是直接影響其他裝修進度的。

兩人回到了愛巢,雅秋放下背包便離去,留下綺華在室內,這是綺華要壓制自己欲支配雅秋生活的行為,她才慫恿雅秋去幫助他舅父。然而,這個週日的下午,綺華在愛巢無所事事,她就找一點事宜來幹,不由自主地打開雅秋的背包,把內裡的衣物搬至她的小型行李箱。無聊的行李收拾,是她要放棄操縱雅秋的生活所至,讓雅秋回到他本來的生活習慣。綺華沒有意識到,她為雅秋整理行李,驅使她的精神更為溶入雅秋的生活。


傍晚七時多,綺華與雅秋相約在一個地鐵車站見面。綺華走出地鐵車廂之際,采楓正踏入車廂,維華跟采楓打招呼,但采楓仰面而行,沒有回應綺華,把她當作是陌路人。二人默然地擦身而過,原因不是采楓身後跟隨一位男兒,而是采楓視她們兩姊妹為仇人。

綺華獨自步出地鐵車廂,采楓更加確認她不是狐狸精,沒料到綺華正是去跟她丈夫相會的。

綺華走至與雅秋相約的地點待了一會,雅秋才到達,但她隻字不提剛剛遇上了采楓,她對采楓的傲慢感到非常憤怒。況且,綺華心底裡放不下,采楓是雅秋名正言順的妻子,她不願雅秋被髮妻分散了對她的注意力。雖然她有意識去放奔雅秋的私生活,但潛意識不是由她理智去管制的。

他倆步出地鐵站,走進鄰近的一個舊式商場晚膳,兩人在一家連鎖式快餐店坐下。雅秋露出了疲態,因工程比預計的時間長了很多,而且遇上了一些阻滯。綺華隨口對雅秋說:『你要吃什麼?我出去買回來。』

雅秋說了他要吃的餐飲後,綺華便離開座位。凝望著綺華背影的臉龐,其實他舅父堅持要跟他一起吃晚飯的,但他不欲綺華失望,才以晚上出門為理由,拒絕了舅父的好意。

二人吃完晚飯,他們便在商場閒逛著。過了一會,關愛的臉孔問雅秋:『看你的樣子十分疲累,你是否想回家?』

雅秋點頭,因他實在不願繼續在商場遊蕩,兩對同步的腳步便離開商場,繼而走進地鐵站。


回到了愛巢,雅秋並沒有為意自己的背包已經被綺華收進了衣櫃,他斜仰臥沙發椅歇息,閉目養神。


過了一會, 半睡半醒的肩膀被一隻柔掌輕撫著,雅秋張開眼睛,頓時教他眼前一亮。更換上小背心和短褲的人兒向他說:『你入睡房,我幫你按摩一會,然後你才去洗澡吧。』

愕然的臉色沒有回應,因他上午在渡假酒店的房間內,從綺芳手中取過按摩油,只是為免綺華感到靦腆,他從沒有想過按摩這回事。

然而,對於好意的躊躇,卻換來酥胸半露人兒氣憤的斥喝:『快一點吧,伏在床上不是好過仰臥沙發椅嗎?』

綺華從沒有在他面前發脾氣,今天已經是第二次了。雅秋站起來,他走進睡房,見到一條沙灘大毛巾舖了在床的中間,從枕頭對下伸展至床尾。這刻房內只剩下床頭櫃上的檯燈照明,他不知應該如何做才是。但從他背後卻傳來平靜了的語音:『你除去衣褲,留下內褲,然後伏在沙灘大毛巾上吧。』

清晰的指引教雅秋放下了先前被綺華呼喝的疑慮。他的雙臂屈曲放在舖上浴巾的枕頭上,身體伏在沙灘大毛巾上,背脊向上,身上只剩下一條內褲。


綺華跟著爬了上床,她雙膝分別屈曲跪了在雅秋臀部兩旁的床褥上,屁股隨之坐下雅秋的兩條大腿處,她便取起放於雅秋身邊的按摩油。片刻之後,雅秋開始感到他的背肌被兩隻十分柔順的手掌撫壓著,教他覺得先前躺臥沙發椅受到的斥罵是值得的。

綺華沒有按摩床,她把自己的身體騎在雅秋的臀部和大腿,這是唯一兩全其美之法,使她自己的姿勢也非常暢順,可以自由奔放地為雅秋按摩。

按摩完背脊的肌肉後,綺華的屁股便退後至雅秋的小腿末端,她跟著按摩雅秋的兩條大腿。一雙柔掌在按摩大腿的內側時,不時觸碰到藏匿內褲裡羞澀的陰囊,教一條失去控制的陽具勃然起勁。雅秋並沒有為此一生理反應而感到靦腆,雖然綺華似是不以為意,但雅秋慢慢地感覺到,誤觸陰囊的手指,或多或少是有好奇的成份。

維華並不打算為雅秋按摩小腿和手臂。她按摩完雅秋的大腿後,隨之跳下床,跟著對雅秋說:『你躺一回便去洗澡吧,我去把你的睡衣褲放進浴室。』

雅秋還欲躺多一會,他隨口跟綺華道謝,跟著又閉上眼睛休息。其實雅秋是要待自己勃起了的陽具鬆軟,他為綺華弄至他陽具失儀而感到羞澀。但在被窩裡讓綺華尋幽探勝,雅秋就不會拒絕。

綺華從浴室返回睡房,她靦腆地對雅秋說:『你可以去洗澡了,你的睡衣褲已經擺放在浴室。』


話畢,她就轉身走至衣櫃,隨之打開衣櫃門,似是要收拾一些衣服。雅秋才起床,他踏出房間,綺華便關上一扇衣櫃門,以免阻擋她的視線。綺華凝視著身上只穿著一條內褲的背影走進浴室,她才走回床邊,收拾枕上和床上的毛巾。此刻綺華是心不在焉的,而雅秋就被溫柔的按摩所灌醉。直至他洗完澡,以大毛巾抹乾身體,取起睡衣褲來穿著時,才發現綺華漏了放下潔淨的內褲。

雅秋正想喊叫綺華幫他取內褲之際,他突然意識到綺華著他起床去洗澡後,她立即避開了他的眼神,而且一直站立在衣櫃處,背向著他。

雅秋躊躇了一會,他沒有呼叫的打算了。

雅秋穿好睡衣褲走出浴室,綺華正坐在沙發椅低頭用著平板電腦。她沒有抬頭望向雅秋,只是發出彷彿是喃喃自語的音調:『你先去睡吧,我要去洗澡。』

雅秋回應了她後,便走進了睡房。綺華隨之取起放於她身旁的睡衣褲,然後站起來走進浴室。

他們倆在同一時間也有心潮起伏的發現。綺華見到一條洗滌了的男人內褲掛了在浴室的小型晾衣架上,這個晾衣架是她故意擺放在浴室裡的。而雅秋走進被橙黃色燈光照射的房間,唯一的光源就是來自床頭櫃上的檯燈,那兒最為顯眼的是燈座側邊擺放的一個避孕套。雅秋即時回憶起昨夜他洗澡出來,躺下酒店的床後,綺華從枕頭下取出的避孕套,跟眼前的一個是同一款式的。


綺華沐浴出來,她把客廳的燈光熄滅,跟著走進橙黃色燈光的睡房。她把房門關上後,轉身望向床頭櫃,教她感到愕然,那個避孕套不見了。而雅秋就側身睡了在貼著牆壁的床位,他面向牆壁,背向著她。綺華感到懊惱,雅秋是沒有穿著內褲的,但他卻收藏了避孕套,他是甚麼心態呢?

綺華戰戰兢兢地掀開被子,她鑽進被窩後,便關上檯燈,然後轉身面向雅秋的背脊。她欲伸出胳膊來輕拍雅秋的肩膀,問他是否憤怒,但她始終欲言又止,不敢亂動。此刻牆壁反射出鼻鼾聲,綺華才如釋重負,雅秋並不是責怪她的慾念,只是他太過疲倦而已。

綺華並沒有意識到,那隻失了蹤的避孕套,是放了在枕頭下。雅秋透視了綺華的心事,她是回味清晨時段在渡假酒店的溫存。

雖然綺華洗澡之後,她更換回睡衣褲才躺下床上,但她為雅秋按摩時穿著的小背心,是她穿衣外出時作打底之用,她從來沒有在其他人面前穿著成外衣的,此夜的破格是她欲以玲瓏胴體挑戰采楓的有恃無恐。而且,她靜悄悄地使出小動作,幫雅秋拿睡衣褲進浴室,卻故意忘了他的內褲,這種有部署的勾引行為,原本只是一個念頭,她是不敢實行的。采楓的仰面,推倒了綺華的靦腆顧忌,使她對迷惑雅秋不再顧全大局,就算親戚翻臉,她也等閒視之。

待續……


6 則留言:

  1. 避孕套不見了? 應該有鬼....

    回覆刪除
  2. 佛爺:

    今集剩係出骨火,冇出到慾火喎。

    回覆刪除
  3. 卡臣:

    女鬼吸精,點會偷避孕套呀?最多溶咗個套,等個書生冇套用。嘻嘻!

    回覆刪除
  4. 世純:

    哈哈!「骨火」對「慾火」,你搭配得好嘢!不過,「骨火」形容得好曖昧,可唔可以解釋一下?嘻嘻!

    回覆刪除
  5. 佛爺:

    「骨火」即係「骨中有火」,會搞到「個人好攰、疲倦、乏力」之類,可以透過按摩、揼骨嚟「出番D火」,令個人輕鬆、精神一D。

    至於「慾火」,你應該畀我哋更清楚喇。 :p

    回覆刪除
  6. 世純:

    哈哈!根據你對「骨火」的「定義」,我的「治療方法」是「慾火」,按摩或揼骨醫唔到。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