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5年4月14日星期二

心疼慾絕(二十二)跋扈激勵叛逆行


心疼慾絕(二十二)跋扈激勵叛逆行

倘若可以在商場打滾十多年,而因為一點兒障礙就放棄本來既定的計劃,她早已經是一位失敗者,被弱肉強食的殘酷現實所淘汰了。

綺芳公幹回到香港,她從迎梅那裡知悉雅秋跟她妹妹從來沒有床第之歡,並沒有使她對竊取精子的計劃氣餒。雖然她從迎梅言談中得知綺華答允偷精的要求,但綺芳沒有向她妹妹求證。因為若果迎梅是欺騙她,綺華是不願意與雅秋共赴巫山,她費盡心機也是徒勞無功的。

週五的晚上,雅秋去到綺華公司,接綺華放工。正值下著毛毛雨,兩對共同的步伐走在綺華雨傘之下,雅秋以煩惱的語調對綺華說:『我週一晚要出門公幹,我便跟采楓說早了一天,好讓我可以與妳在一起。但綺芳今早打電話給我,說她有渡假酒店的禮券,今個週末到期,問我週六可否跟妳一同去玩一夜。本來我是拒絕的,但她不停遊說我,結果我應承了她。』

綺華頓感愕然,因綺芳沒有跟她講過她有渡假酒店禮券的事,但她沒法盤算到綺芳究竟想幹什麼。她與雅秋在愛巢過夜,對綺芳來說,不是甚麼秘密,為何綺芳還要製造機會讓他們同床?這似乎是多此一舉。

綺華跟著意識到迎梅告知了綺芳他們的關係,她逐漸估量到綺芳想幹一些事來把她與雅秋扯上,但她猜不透綺芳有甚麼計謀。然而,綺華卻裝作她早已知道去渡假酒店遊樂的事,她漫不經心地回應雅秋:『那麼你是否願意陪伴我多一天?』

綺華的問題,只有一個答案,雅秋是不能說「不」的,否則後果嚴峻。雅秋正欲開口說他要找藉口跟采楓解釋他週六晚不回家的原因,幸好他未曾啟齒。他第一次面對綺華要跟采楓爭奪他的時間。其實綺華只是撒嬌,因她對綺芳安排四人一起到渡假酒店的事感到憂慮,就算雅秋拒絕,她也不會計較。

但雅秋卻不以為然,他滿以為綺華的說話是認真的,他待了一會便確定地回答:『讓我想一下如何找一個藉口吧,明天一起到渡假酒店不是沒有可能的。』

綺華對雅秋的回應又驚又喜,雅秋竟然附和了她的嬌情。然而,她沒有可能跟雅秋商量,究竟她姊姊想利用渡假酒店來幹什麼?

雖然雅秋沒有明確的答覆,但也教綺華感到興奮,因他願意騰出跟妻子相聚的時間來陪伴她。

他們倆到了一個商場的快餐店進食,綺華滔滔不絕地說話,雅秋就較為沈靜,他在思索著如何瞞騙妻子,讓他明天可以與綺華到渡假酒店遊玩。


晚膳後他們在商場閒逛,他們走經一家泳裝店舖,綺華停下腳步,她於櫥窗前窺視一會,便對雅秋說:『我想買一件新泳衣。』

話畢,她便走進了店子,雅秋唯有跟隨。綺華不時挑起泳衣,放於自己胸前,嬌媚的眼神隨之投射在雅秋的臉龐上,徵求他的意見。雅秋由最初的不自然僵硬反應,慢慢地適應過來。雖然他只是輕言數語,但綺華讀到他的臉容,知悉他的喜好。

在那不知不覺中,綺華隨意地問雅秋:『你是穿著甚麼尺碼的泳褲的?』

雅秋隨之回答:『我已有游泳褲了。』

綺華再說:『買多一條泳褲有何相干。』

雅秋便向綺華道出他泳褲的尺碼,綺華跟著找售票員,她要了一套情侶裝的泳衣褲。雅秋即時目瞪口呆,因明天到渡假酒店游泳,雖然綺芳和迎梅早知他們有曖昧,但他也不願意做出如此高調的行為。

綺華付款時,雖然雅秋臉露不悅之色,但他依然伸手入他的褲袋,以便取出錢包,但他在褲袋裡的手背隨之被一隻柔手輕按著,漫不經心的語音傳至他的耳朵:『這套情侶裝泳衣褲是屬於我的。』

綺華的手掌離開雅秋的褲袋,她便從手袋取出錢包付賬。雅秋才意識到,綺華不會讓他把泳褲帶回家,她視這套情侶泳裝是她自己的資產。

他們跟著回到了愛巢,綺華洗滌了泳衣褲,把它們放在晾衣架上待乾,二人便離開。雅秋送綺華返回她父母家,然後才回自己的家。


這晚雅秋回到家,采楓正在看電視,他隨口跟妻子說:『我明天跟朋友到澳門玩,後天才回來。』

采楓跟著問:『後晚你要出門公幹,為何明天還去澳門玩?』

雅秋若無其事地回答:『他們突然心血來潮,想要鬆弛一下工作壓力。』

采楓似是相信雅秋的偷情藉口,她沒有再追問。雅秋走進浴室洗澡後,采楓立即打電話到綺華家,綺華也正在浴室,她母親接聽電話。采楓欲旁敲側擊綺華翌日是否也去澳門,但她徒勞無功,因綺華未曾告訴母親,她次日晚上會在外渡過。

采楓心底裡的另一隻狐狸精,不是善男信女,她不敢隨便挑釁,因該隻狐狸精是猛虎的性子,很容易激起鳳爭虎鬥。

雅秋從浴室出來,采楓即刻問他:『明天綺芳是否也去澳門?』

雅秋頓感愕然,為何她妻子可以估量到綺芳會同行?只是地點錯了。但他很快便意識到,采楓視綺芳為大敵,所以便會懷疑她。雅秋跟著平淡地回答:『妳別胡思亂想吧!我怎會跟綺芳來那一套?』

采楓馬上站起來,她走至雅秋面前,怒氣沖沖地對雅秋說:『那個女人不好惹的,若果你不想離婚,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話畢,她便繞過雅秋走向浴室。雅秋轉身向著妻子的背影怒言:『妳發了甚麼神經啊!竟然說我跟綺芳有糾纏。』

采楓沒有再回應,浴室門被關上。雖然雅秋被妻子冤枉,但他慶幸采楓誤中「副車」,否則他可能不敢如此氣憤地否認。

采楓從浴室出來,雅秋正坐在沙發椅。她也走至沙發椅坐下,然後取起沙發椅側旁小桌子上的室內無線電話,按下「免提」的按鍵撥打出去,她要讓雅秋聽見對方講什麼。

電話接通後,采楓立刻以質問的語氣咆哮對方:『妳明天是否跟我老公去澳門玩樂?』

綺芳即時哈哈大笑起來。她笑完後,便以嘲諷的語調回應:『你老公明天到哪裡去,妳竟然要問我,不去問他?他今晚失了蹤,沒有回家嗎?』

采楓才意識到她自討苦吃,綺芳根本不會如此容易便被她嚇唬。采楓跟著再怒問:『那麼明天妳會去哪兒?』

綺芳又狂笑起來。她笑完後,便嬉皮笑臉地說:『我明天跟你的情夫去鬼混,妳今晚逐一打電話去查問,究竟是誰吧?』

采楓被氣至把電話掛斷。雅秋即刻怒沖沖地罵采楓:『妳有沒有離譜一點啊?如此質問綺芳。』

采楓更為氣憤:『為何你如此緊張她?我也被她侮辱,你就無動於衷。』

他們隨之大吵大鬧起來。結果是雅秋被迫在客廳的沙發椅渡過了一夜。采楓以電話的「免提」設備來讓雅秋聽到綺芳的聲音,以便觀察雅秋的反應,從而得知他是否跟綺芳同遊澳門。但采楓料想不到綺芳會反守為攻,使她亂了陣腳,根本沒有機會讓她察看雅秋的神色。

而且,綺芳跟采楓寸步不讓的口舌之爭,教雅秋誤以為她要把采楓的婚姻弄到一團糟,所以無故邀約他和綺華去渡假酒店逍遙,沒想到綺芳另有所圖。

采楓獨睡大床的一夜,教她凝固了一個思想,是強勢的綺芳,要吃掉她的丈夫,綺華只是綺芳操控的傀儡,用來夾擊她,使她腹背受敵。


週六的早上七時,綺華靜悄悄地拖了一個小型行李箱離開家門,她並未告訴雙親此夜她不會回家。因采楓昨晚在她洗澡時的電話,讓她醒覺到采楓對雅秋的藉口起疑心。

綺華在他們愛巢附近的食店買了一份早餐,然後才回到愛巢。但她打開愛巢的家門,見到一對男裝鞋放於地板上,頓覺奇怪。她把住宅的大門關上,放下小型行李箱和早點在小餐桌,跟著走去打開睡房門,隆隆的鼻鼾聲就在裡面傳出。因雅秋也有這個愛巢的一套鑰匙,他可以自出自入並不奇異,但他從來沒有這樣做過。綺華猜測雅秋跟妻子昨夜發生了大爭吵,她就誤以為采楓在她洗澡時的電話,從她母親的言談中揣測到一些端倪,綺華沒有料到,是她姊姊對采楓的嘲諷,造成了采楓跟她丈夫起哄。

他們本來相約早上十時才在愛巢相聚,綺華提早到達這裡,是她不願父母見到她拖著小型行李箱走出家門,她沒有料到雅秋比她還更早到達這裡。

綺華於小餐桌處坐下,她打開早餐的凍奶茶來飲和嚥下少許麵包,跟著在呆思。綺華沒有料到一夜之間的變化如此大,她沒法子猜透為何采楓可以如此神機妙算,知悉她與雅秋今天有鬼祟。

沉思的軀體,被按上她肩膀的手掌所喚醒。他們互相說了早安後,綺華便對雅秋說:『你先去梳洗,我出去買多一份早餐回來。』

雅秋走進浴室,綺華便離開家門。綺華買了早餐回來,看見雅秋正在吃著她的早餐,而她那杯凍奶茶已經被飲了一大半,雅秋若無其事地對她說:『不好意思!我肚子太餓,待不了妳回來。』

雖然愕然的臉容坐下進食她買回來的早餐,但她對雅秋吃著她原來的早點依然在思量箇中原因。昨夜究竟發生甚麼爭拗,教雅秋行為異常?這是綺華很想知道,卻難以啟齒問雅秋的。

他倆於靜寂中吃了一會兒早點,綺華的手機響起了鈴聲。她從手袋取出智能電話來接聽,很快便向對方說:『我正跟他在家裡吃著早餐。』

綺華跟著沒有作聲,她只是在聆聽著,兩隻眼球就投射在雅秋的臉蛋上。雅秋沒有理會她,他只是一邊進食,一邊垂頭查看放於檯面的手機訊息。

綺華放下電話後,她取起桌面的凍奶茶來飲了一口,跟著繼續進食。此刻她鬆了一口氣,采楓根本沒有看穿她與雅秋這天會同遊。綺芳的來電,解答了她對雅秋今早異常行為的部份疑問。綺芳自己也擔憂,雅秋會否被采楓的憤慨所纏繞,而沒法赴今天的遊樂,所以她打電話給綺華問清楚。而她的顧慮也讓綺華知悉,昨夜她姊姊跟采楓發生爭吵,這也可能導致采楓和雅秋互相攻伐,造成雅秋提早到達愛巢。

雖然雅秋沒有作聲,但他意識到來電者是何人。唯一使綺華可以直言無諱地承認與他在一起的,就只有綺芳和迎梅。

待了一會,雅秋抬起頭,以隨意的口吻問綺華:『今早我到來時,甚麼食物也沒有,不如我們到附近的便利店買一些餅乾和飲料等回來,怎麼樣?』

綺華微微地點頭,她跟著問雅秋:『我原來的早餐已經吃去了一點,你是否需要我再給你一些麵包?』

雅秋微笑起來:『不需要了。』

然而,綺華依然扯掉她手中麵包尾部的一小節,然後遞給雅秋。雅秋沒有遲疑便伸手取了麵包來吃。

綺華吃完早餐後,她跟著清理檯面食物的包裝紙,二人便一起踏出家門。他們二人搭乘電梯時,綺華在揣測雅秋今早的心態,似是要把愛巢建成他的避難所。

他們在便利店選購食品和飲料,雅秋對綺華的選擇沒有太多意見,他只是希望在數量上買多一些。綺華提著一籃食品到櫃檯付賬時,雅秋便從褲袋取出錢包,這是綺華早已預料得到的。

回到了愛巢,綺華把食物擺放好在廚房,她跟著走進浴室取出已經乾涸的情侶裝泳衣褲,然後把男裝泳褲遞給站立在客廳的雅秋。

雅秋沒有接過泳褲,他對綺華說:『我們只是往渡假酒店住一晚,帶備一套衫褲更換便可,為何妳要攜帶一個小型行李箱?』

綺華才恍然大悟,她不是要出門住上數天。


上午十時多,綺芳和迎梅的車子到達愛巢的大廈門前,雅秋和綺華已經站立在街上等待。綺芳按動打開車尾箱的遙控掣,讓雅秋把他的背包放進後尾箱。

雅秋和綺華跟著登上汽車的後座位,綺芳的詫異眼神通過車廂裡的倒後鏡問她妹妹:『我們今晚在渡假酒店住一夜的,我今早跟媽媽通過電話,她也不知妳今晚不會回家,為何妳甚麼行李也沒有的?』

綺華露出靦腆的神情,她沒有回答。雅秋隨之說:『我著綺華把她的衣物放了在我的背包裡,因只住一夜,行李不多,沒有需要帶多一個行李箱。』

綺芳才醒悟到他們在三藩市回港時,見著雅秋和綺芳各自攜帶行李箱,成了一個視覺上的慣性,沒有意識今天的轉變,他們無須要在她和迎梅面前,擺出是兩個沒有關係的個體,就會採取較為實際的安排。

綺芳喜出望外,因雅秋不但沒有被昨夜她跟采楓的吵架所阻撓,反而使他將綺華納入他的私人空間,教她要誘發他們倆巫山雲雨的計劃更易進行。

綺芳跟著轉身,望向坐於迎梅背後的雅秋,她壓不住心中的喜悅,興奮地對雅秋說:『我妹妹有你照顧著,我實在十分放心了。』

綺華頓露的尷尬表情沒有被她姊姊所見到,但雅秋卻若無其事地回應:『妳放心吧,我以後會照料著她的。』

喜上眉梢的臉容轉身望回前方,她的右腳踏上汽車的油門。車子開行後,綺華轉臉望向窗外,因她發覺迎梅不時轉身,探索的眼珠不斷望向她。迎梅似是對汽車後座位的氣氛較為有興趣,她對車前街道的景物完全莫不關心。因她欲知道綺華是否意會到,她信守諾言,把他倆之間床第無歡的事告訴了綺芳。

綺華的雙目並沒有看見往後走動的街景,她陷入了迷思之中。昨天她得意忘形買下情侶裝泳衣褲,雅秋甚為抗拒,今晨雅秋竟然吃掉了她的早餐。雖然他們曾經嘴吻和摟抱,但進食是分得很清楚,各自膳食自己的餐飲的。而且他們離開家門前,雅秋更要求把她的衣物放在他的背包裡,絲毫沒有顧忌綺芳和迎梅的目光。甚麼原因激起雅秋做出急劇背叛妻子的行為?

待續……

6 則留言:

  1. 甚麼原因激起雅秋做出急劇背叛妻子的行為?
    ...>有不吃魚的貓嗎?

    回覆刪除
  2. 佛爺:

    我一時眼花,睇到係標題係「拔蕉鼓勵性行為」添。 :p

    買泳衣?計劃打水戰乎??

    回覆刪除
  3. 卡臣:

    貓不一定吃魚的,可以食齋鹵味。嘻嘻!

    回覆刪除
  4. 世純:

    哈哈!你無眼花,,真喺跋扈刺激「拔蕉」,從而「鼓勵性行為」。嘻嘻!

    而且,情侶泳裝會激起水花,你估得好準確。

    回覆刪除
  5. 佛爺:

    換得泳衣,順便玩個鴛鴦戲水喇,好刺激。

    回覆刪除
  6. 世純:

    他們會被「氣」,才會「戲」水。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