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10月29日星期三

心疼慾絕(十一)隱愛匿慾咫尺情


心疼慾絕(十一)隱愛匿慾咫尺情

旅行團的團友踏上旅遊巴士時,已經接近中午時分。這些走馬看花華人旅行團,蜻蜓點水式的遊覽,也教維華感到歡欣。他們很快便到達三藩市唐人街的酒樓吃午飯。

午飯之後,他們繼續一段猶如流星掠過地球般高速的遊覽,綺華顯得更為雀躍,一頓平凡的午膳,使綺華在團友中,名正言順地成了雅秋的女朋友。致使去到不同的旅遊景點,雅秋幫其他伴侶拿相機拍照後,他們也跟綺華和雅秋拍合照,這是十分自然的行為。

傍晚時分,旅行團返回三藩市機場,然後再乘坐內陸客機前往洛杉磯。此程短暫的飛行,綺華滔滔不絕地談著三藩市的金門大橋和漁人碼頭等景點,她的精神狀況似是初次被男兒邀約出外似的。雖然旅行團的團友也是陌生的臉孔,但這群新相識的朋友,已經把他們倆視作為一對戀人了。

航機降落洛杉磯國際機場,他們乘坐巴士至酒店的路途上,雅秋以Whatsapp發了一個訊息給他姊姊雅卉,通知她到酒店接他。怎料雅卉著他留在酒店,而她會到酒店的咖啡室見雅秋。

2014年10月21日星期二

「佔中運動」與自戀狂



香港的「和平佔中運動」弄得如火如荼之際,有人發起包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的家,以阻礙他父母上工。而黃之鋒就向外界宣稱:「禍不及父母。」黃之鋒和一群人等所發起的「佔中運動」,不知禍害了多少人的父母,但在他們眼中,此禍似乎與他們無關。其實香港年輕一代的這種「自戀狂」性格,並不是香港「土產」,而是一個世界大趨勢。

「自戀狂」性格是一個嚴重的社會和心理障礙。這些人的「自我形象」膨漲到極點,要自己成為與眾不同的人物。此等性格的人,沒有幫助別人的意慾,除非得到即時的利益或認同他們的言行。因此,這些人認為自己凌駕在法律之上,和可以侵犯法律或條例。而且可以隨時隨地去踐踏他人,以使他們自己成為「人中之龍」:一個他們認為是他們所屬於的超人群組。
》》》》》 請按此閱讀全文 》》》》》

2014年10月17日星期五

心疼慾絕(十)哪個中女不懷春


心疼慾絕(十)哪個中女不懷春

忐忑的一星期過去,週日的早上,客廳響起門鈴的聲音,睡眼惺忪的男兒從房間走出客廳。他打開木門,從鐵閘的縫隙見到站立著的人兒,他立即清醒過來。

鐵門被打開,驚愕的語音問站立在鐵門外的女生:『為何妳突然來找我?』

靦腆的臉容隨之回應:『我一星期前以Whatsapp傳送了一個訊息給你,但你一直沒有回覆我。』

男兒緊張的神色才較為平靜一點:『妳說我如何安排在三藩市的住宿,妳也會接受,我便不再回覆妳了。因這一個星期我被公司的事情煩擾著,所以沒有理會其他事宜。』

含蓄的嘴唇待了片刻才再問:『我可以進來你家嗎?』

雅秋面有難色,綺華跟著說:『我看著采楓離開大廈去望彌撒,我才上來按動門鈴的。』

思索了一會,雅秋才回應:『妳到附近的大眾樂快餐店等待我,我梳洗後來找妳,怎麼樣?』

2014年10月7日星期二

心疼慾絕(九)戀風激起靜葉晃


心疼慾絕(九)戀風激起靜葉晃

胡思亂想的心不在焉,教綺華雖然看著餐牌,但卻似乎是文盲一般,不懂得閱讀餐牌上的文字。而綺芳就跟迎梅商量吃甚麼東西,沒有理會綺華猶如稟神般望著餐牌。

侍者走至他們的檯子時,綺芳問雅秋:『你要吃什麼?』

雅秋回答是A餐後,綺芳便向侍者說:『兩個A餐、一個B餐和一個C餐。』

綺芳並不是故意要綺華跟雅秋吃相同的A餐,而只是一個巧合,因她是知道她妹妹的口味的。

侍者離去後,綺芳立刻跟雅秋和綺華討論他們到三藩市租住酒店的細節事宜,這是她最要解決的一項婚禮程序。雅秋便積極地跟綺芳商討,綺華只是被動地點頭,間中才開腔,而迎梅就靜寂地聆聽著,她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這頓早餐結束之際,如何租房的事宜已既定就緒。侍者遞上餐單結帳時,雅秋沒有跟綺芳爭奪付款,因他與綺芳的兩次茶聚,經已了解她的性格。綺華並不知道,她性格較為強勢的姊姊,背後是受制於一位內向軟弱的女生。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