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9月30日星期二

心疼慾絕(八)沒法逃逸的聚合


心疼慾絕(八)沒法逃逸的聚合

恢復平靜的斗室,坐了在沙發椅的人兒,雙目呆視著沒有開啟的電視機,她漸漸地悔恨自己剛才的粗野行為。從來沒有把男兒推出門戶的她,竟然失控地把渴望他留下的男生趕走,這是連她自己也沒法子解釋的所為。

中午飲茶時,友安慫恿他們一起參加旅行團,那時距離成事的可能性頗遠,但晚上雅秋與她一同跟她姊姊和迎梅用膳,他們會在三藩市相遇幾乎成了事實。雅秋已闖進了她的私人生活圈子了。

此夜回到家門的時候,綺華才意識到她不能跟雅秋討論是否一起參加旅行團,因這是對她的傳統道德觀是一項巨大的衝擊。然而,她的心底卻沒法壓制著本能的驅使,教她在不自覺中,把決定權推卸在雅秋身上。

2014年9月24日星期三

心疼慾絕(七)潮漲汐退澎湃心


心疼慾絕(七)潮漲汐退澎湃心

默然的步伐,踏過繁囂的街道,綺華認知道她不可能使雅秋突然出現在她姊姊的婚禮,事先讓綺芳知道是必須的,但如何教表妹夫出席婚禮,卻可把表妹蒙在鼓裡,這是一大難題。倘若直截了當跟她姊姊綺芳說,雅秋不會告訴他妻子采楓,他將會參加她的婚禮,綺芳不懷疑她跟雅秋有曖昧才奇怪。

神推鬼撞的雅秋,心知綺華的心事,但因為憂慮跟綺華問錯機票的事宜,卻提議她一同中午去飲茶。起初不願意跟他同赴午茶的綺華改變主意後,他竟然莫名其妙地說要參予她姊姊的婚禮,雅秋在不知不覺中,被鬼上身。

傳統的思想,道德的隔膜,使他們倆在靜寂中前往酒樓,任何交談,也似是成了罪惡的勾當。

他們二人走進擁擠的酒樓,雅秋的朋友友安、妻子和兒子已經佔了一張小圓檯。雅秋介紹綺華給他們互相認識,沒有提及綺華與他的關係。

2014年9月17日星期三

心疼慾絕(六)心惑靈迷拒還迎


心疼慾絕(六)心惑靈迷拒還迎

雅秋與綺華吃完晚餐之後,他們回到綺華的家,綺華走至廚房,她把雅秋的睡衣褲摺好,然後拿出客廳遞給雅秋,雅秋向她道謝後,便把睡衣褲放進他的背包。綺華已經康復了許多,沒有任何藉口可以教綺華心底的渴望可以拖延下去,雅秋是要離去的。

綺華看著踏出她家門男兒的背影,她突然想到他為她更換浴室馬桶沖水組件,從而留下了一些新購的工具,她本想提醒他取走,卻於一念之間改變了主意,好讓留下雅秋將來返回的機會。

這晚雅秋躺下床上,教他未能入睡的,不是運用計謀誘使他一同吃晚餐的綺華,而是晨早滿口牢騷的孤桃。數年前雅秋進入一家公司工作,十分善解人意的部門女主管,很快便真情流露,原來她是一名女魔頭。幸得孤桃的幫助,告知他女魔頭的脾性,他才可以較為避重就輕地逃過女魔頭的一些傷害,二人就漸漸成了對方的訴苦對象,雅秋就在不知不覺中,情牽了孤桃。

2014年9月9日星期二

心疼慾絕(五)直覺錯覺與銳覺


心疼慾絕(五)直覺錯覺與銳覺

週二的晚上九時,綺華家的門鈴響起來,她早知何人到來。綺華後悔於週日傍晚她跟雅秋在商場分手時,告知了她所住大廈門的密碼給雅秋,致使雅秋可以自由出入她所住的大廈,而他就可在毫無先兆下便按動她家的門鈴。

雅秋走進客廳,他順手把大門關上。綺華知道雅秋公幹回港,他要取回他的西裝,但她不願意雅秋再度進入她的房間。她就伸手示意雅秋坐下沙發椅,然後走進睡房的衣櫃取出雅秋的西裝。

心如止水的綺華,壓抑不了她的咳嗽和鼻水。她拿著雅秋的西裝從睡房走出來,夾雜著咳嗽的聲音對雅秋說:『你到浴室更換回西裝才回家吧。』

同情的眼神問她:『妳是否被我傳染了感冒菌?』

疲倦的臉容回答他:『你快一點換上西裝,然後離開,我快要去睡覺了。』

2014年9月2日星期二

心疼慾絕(四)靈門掀開道門關


心疼慾絕(四)靈門掀開道門關

豪雨過去的中午時分,綺華如廁後,她從浴室走出來,嚇了她一跳。客廳站立了一位女生,女生比綺華年長兩歲,是綺華的姊姊綺芳。綺芳正把大門關上,她跟著脫下鞋子,凝視著一對男裝皮鞋。

綺芳放下外賣的湯麵,她以奇異的目光望著綺華:『妳有男朋友在房?』

綺華臉露尷尬的神情,她欲言又止,始終沒法子開腔回答。

綺芳跟著再說:『我昨晚發了短訊給妳,告訴妳我今天會來取回一套衫褲,妳沒有收到短訊嗎?』

困窘的臉容點頭:『我收到了訊息,但我完全忘記了。』

姊姊的眼睛射向了房門一下,她隨之望回綺華:『妳現在進房幫我取衣褲,是否方便?』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