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5月22日星期四

曲終人散(十二)愛繹


曲終人散(十二)愛繹

經過了一輪狂噬,憤怒的嘴齒才平靜下來,她跟著閉上了眼睛,沒有再作任何移動。皮外傷的臉孔凝視著她一會,慢慢地鬆開緊摟著柔體的手臂。霖保隨之跳落床,然後為她蓋好被子。

離開了她的香閨,霖保走了進浴室,穿回他留在那兒的衣褲。

萍致在電梯望著拉蒂的妒意眼神,教霖保意識到,萍致從歌屈的跑車中踏出來,只是一個假象,她並沒有放下一段重燃的昔情。當他洗完澡在抹乾身上的水份時,聽見從客廳傳入浴室的語音,他就想到要出此下策。

他依然不忍心跟萍致直言,著她放棄逝去了的情懷。

目的已經達到,霖保從浴室走出來,他準備離去。

霖保走至沙發椅前的小桌子,取起遙控器,他把電視機關掉,跟著便拾起放在沙發椅的大衣。這時拉蒂的睡房門打開,開門聲教霖保轉身望向房門,二人即時四目相投。

2014年5月19日星期一

曲終人散(十一)浴證


曲終人散(十一)浴證

霖保離去後,萍致母親弄了一條熱毛巾,跟躺臥床上的萍致洗面。

萍致慢慢地甦醒過來,含糊的語音傳至母親的耳孔:『我現在身處什麼地方?』

母親和藹地回答:『妳躺在自己的床上,放心吧!』

詫異的語調隨之從萍致口中傳出:『為何我不是在酒店房間?他去了那裡?』

和藹可親的目光即刻變成怒光。半醒的臉孔跟著被掌摑了一巴:『妳發了什麼神經,竟然灌醉自己來誘騙他跟妳開房?』

萍致隨之坐起來,她背倚於床頭架,然後激動地呼喊:『他是否一名男人?竟然送我回家!』

怒容再摑掌萍致一巴:『我警告妳,妳以後不要再耍弄這些小伎倆,該名窮小子不是每次的行為也不像男人的。』

2014年5月14日星期三

曲終人散(十)高攀


曲終人散(十)高攀

元旦日的下午時分,霖保和拉蒂在旺角一個商場內閒逛時,霖保要去如廁。他離開後,拉蒂取出他的手提電話,才發現電話的電源用光。她馬上追趕霖保的背影,跟著拍打他的背肩。霖保轉身,她就問霖保借用他的電話。

霖保取出他的智能電話,以手示意給拉蒂解開鎖住螢光幕的手勢,跟著他便轉身走向廁所。

拉蒂解開霖保智能手機的銀幕鎖,正想有所動作時,霖保的智能電話突然響起了鈴聲,來電者正是萍致。她下意識便馬上抬頭,企圖尋找霖保。此時站立在她不遠處的一個身影急速轉身,背向著她。但拉蒂已經留意到,該個閃避她的身影,正是萍致。

萍致跟中午飲茶時穿著相同的服飾,以致她雖然背著拉蒂,但拉蒂也輕易地把她辨認出來。

2014年5月9日星期五

曲終人散(九)心魔


曲終人散(九)心魔

手提電話被放回褲袋後,霖保留意到拉蒂原本喜悅的臉色起了變化。倘若他以為敏感的拉蒂不知道來電者是何人,那是非常天真的想法。霖保沒有遲疑便繼續談著觀賞煙花的美景,他認知道這是他唯一可以逃過萍致電話一劫的方法。

電話鈴聲的刺激,的確對拉蒂做成了衝激,但霖保按了拒絕接聽的圖符,不其然地也把她的不安情緒平伏下來。

兩人到達瑪莎的家,瑪莎打開大門,詫異的眼神問他們:『我也是剛回到家,你們也去了看煙花匯演嗎?』

霖保沒有作聲,拉蒂跟著回答:『我突然想去看煙花表演,霖保便陪伴我去觀賞。』

瑪莎微笑了一下,她立即估量到霖保和拉蒂重燃愛火,但她並不介意。萍致轉投歌屈懷抱,瑪莎感覺更為舒服。因萍致和歌屈兩家人在元旦日中午飲茶,她們也受到邀請。

2014年5月6日星期二

曲終人散(八)銘心


曲終人散(八)銘心

聖誕節的清晨,拉蒂離開瑪莎的家。因經過了一夜,水管沒有再發生爆裂。拉蒂走經冷清的蘭桂坊,想像到昨晚平安夜的熱鬧和喧嘩。本來她打算吃完即食麵後,跟霖保到五彩繽紛的尖沙咀逛一會。怎料萍致給霖保的詢問電話,教她實在無法忍受心中妒火。

她坐上前往南丫島的渡輪,很自然地緬懷跟霖保同船的時刻。霖保為了幫助她,犧牲了平安夜的歡樂時光,結果還被她趕了出門戶,此刻她才感到悔疚。

中午時分,拉蒂坐了進酒樓的收銀櫃檯做著結帳的事宜。起初沒有什麼大礙,但酒家的食客逐漸增加時,她就被姊姊寶瑪斥罵:『你今日幹什麼的?將另一張檯子的結單給我拿去讓客人結帳,人家以為我們在騙錢。』

拉蒂實在心不在焉,她的精神在掙扎著,欲打電話給霖保,但卻不知說甚麼才是。況且,她不願意為昨晚的爭執向霖保道歉。

2014年5月3日星期六

曲終人散(七)原爆


曲終人散(七)原爆

平安夜的傍晚,霖保收到萍致的電話,他沒有遲疑便按照她的要求去做。霖保帶同他的舅父到達瑪莎滿地積水的家時,拉蒂正以地拖抹著地板上的積水。

下午時分,瑪莎家裡的浴室爆了水管,被樓下的住戶投訴。大廈管理員便打電話給拉蒂。拉蒂到達瑪莎的家裡,大廈管理員把住宅單位的總水掣關閉,但拉蒂也不知所措。正值萍致跟家人出門去參加聖誕派對,她告知拉蒂,霖保的舅父是一名水電維修技師。然而,拉蒂知道後卻毫無反應。此刻萍致便打電話給霖保,要求他幫忙。

萍致並不知悉拉蒂是她的情敵,而拉蒂也因為妒忌萍致,以致她不會接受萍致的任何提議。況且,拉蒂也不願再度有求於霖保。

萍致和她的家人離開了大廈好一會,拉蒂的手提電話響起了鈴聲。這是一個她不願接聽,卻不能不接聽的電話。她放下電話後,也放下了動蕩不安的心緒,因她確知霖保和他的舅父正趕赴瑪莎的家。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