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3月28日星期五

罪 緣(十二)原罪(大結局)


罪 緣(十二)原罪(大結局)

兩星期後的週六晚上,一對男女生站在山西太原火車站的售票處前,他們正在辦理更改車票的事宜。

當一切手續辦妥後,他們分別拖著一個手提行李箱,步往車站的月台,登上一卡高級軟臥的車廂。車廂內只有兩張擺放成上下層的床和一張沙發椅。

他們安放好行李箱後,坐於下層床的男生問坐在沙發椅的女生:『看你的樣子,似是滿懷心事,沒怎麼不妥吧?』

雪蓉微笑地反問:『女生的心事你也洞悉,如此厲害?』

海冬笑了一下:『我只覺得妳今晚有一點兒異樣,可能是我錯覺。』

雪蓉隨之說:『我也感到你有心事。』

海冬臉露詫異的神色:『沒有呀!』

雪蓉凝視著海冬一會才開腔:『女人的直覺,很多時十分準確,今晚似乎沒有例外。』

2014年3月23日星期日

罪 緣(十一)吻悟


罪 緣(十一)吻悟

倘若愛情可以通過辯論而取勝,那麼天南在他自己家的大廈入口跟雪蓉比較他自己與海冬的優缺點,雪蓉是會回心轉意的了。那晚雪蓉最後提不出任何論點來反駁天南,她只有轉身離去。

週日的上午,雪蓉睡至日上三竿,但她依然懶洋洋地躺臥床上。她對自己昨夜對天南的決絕態度,覺得有點兒過份。因天南只顯露落幕的哀容,他也沒有跟海冬辯論,而且也沒有跟他發生爭執。然而,她在毫無心理準備下迎上了天南,教她實在不知所措。若果她不是擺出如此冷漠的態度,掉頭走的可能是海冬。

她為自己昨夜的冷待天南作了滿意的解釋後,才跳下床去浴室梳洗。這天她與海冬各有自己的節目,他們就沒有見過面。

一星期過去的週六晚上,雪蓉約了朋友出外逛街吃飯。天南並沒有邀請她作伴,參加他要出席的宴會。雪蓉估量到云霧陪伴了天南赴宴,或天南已經對她心熄了。

2014年3月20日星期四

罪 緣(十)默契


罪 緣(十)默契

雪蓉和海冬,各自也有自己的心理包袱。雪蓉是私生女的身世,是被潑辣的云霧在蘭桂坊道出,而海冬父母離異的家庭狀況,也被海冬姑媽跟雪蓉飲茶時,訴說了給雪蓉知道。

微雨的週日早上,雪蓉懶洋洋的躺臥床上,她料想不到海冬比她還介意自己的家庭背景讓她知道。她思索了許久,也沒有責怪海冬的隱瞞,她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她也不願意海冬知道她母親已經另有家庭。

雪蓉起床後,她於浴室梳洗時,想到海冬父母離異對他做成十分嚴重的衝擊,父母雙方也不要他,致使他要由姑媽養育成人。然而,雪蓉認知道,她只是敷衍了海冬姑媽的請求,她是不可能跟海冬提起他母親的事的。

機械化的上班生活渡過了數天,週五的下午,雪蓉收到天南的電話,說他兒子病了,要求她帶他兒子去診所。

2014年3月16日星期日

罪 緣(九)同命


罪 緣(九)同命

週日的早上,天南的情緒非常低落。經過昨夜的飯宴,俏蓮將雪蓉「許配」了給海冬,教他實在難以接受。然而,雪蓉與海冬一同合照時,海冬的生硬表情和雪蓉的無所適從,教情緒反覆的天南,不時相信雪蓉是被逼「盲婚啞嫁」的。

海冬的精神狀況反而不錯,他跟姑媽一同吃早點時,姑媽突然問他:『昨晚打電話給你的女生是什麼人?』

海冬詫異地反問:『為何你這樣問?』

姑媽輕鬆地回答:『沒有什麼,我接電話時,她問我是否你的姑媽,她說她想找你。』

海冬:『因我跟她說過我跟你同住。』

姑媽再問:『如此私事你也告知她,她是否你的女朋友?』

海冬躊躇了一會,他吞吐地說:『可……可能是。』

2014年3月13日星期四

罪 緣(八)迷亂


罪 緣(八)迷亂

傍晚時分,兩雙腿子步回商場外的露天茶室。俏蓮走得非常寛鬆,她剛新婚,對她表哥天南的「出位」,無論是什麼原因,她也嫉「出軌」如仇。而且,出軌對象竟然是她的閨中密友。

雪蓉卻憂心忡忡,今晚的飯宴,可能會亂過六國大封相。

兩位女生走至兩名男兒所佔的桌子時,安芹去了如廁,只有海冬在看著電腦。

俏蓮隨之問海冬:『今晚你是否有時間,不如一同吃晚飯?我約了我表哥一家人。』

站在俏蓮身邊的雪蓉,立即向海冬「單眼」(眨一隻眼)。海冬未曾見過他所陶醉的斯文氣質如此輕佻,他頓時失魂兼落魄,忘記了俏蓮問他什麼。

俏蓮以為海冬在猶豫,她便再問他:『雪蓉說她沒有問題,你應該可以吧。』

2014年3月11日星期二

罪 緣(七)困窘


罪 緣(七)困窘

世事豈如人料?精通操縱人家心理,可能是因為心理被人家操控,從而無法自拔。

天南騙了雪蓉去了他宴請客戶的飯宴,目的是要挽回雪蓉離異之心。然而,雪蓉的順其所意,卻給了天南一項認同的獎賞,使他更為泥足深陷。

週一的晚上,雪蓉需要加班,她接近晚上九時,才買了一些小食回到家裡。她坐於客廳的一張小飯桌,一邊進食,一邊看著電視,心不在焉。俏蓮今晨催促過她約海冬,但海冬還未有任何回音。況且,若果海冬請她吃飯,以作他突然溜出甜品店的補償,她沒有理由帶同俏蓮和她的夫君安芹一同去。

困窘的心緒被她手袋傳出的電話鈴聲所衝破。她走至沙發椅取出手袋裡的智能電話,來電顯示教她更為煩擾。現在肯定海冬會請她吃飯,但如何令海冬讓她可以帶同俏蓮和她丈夫一同出席,這才是一個困局。

2014年3月9日星期日

罪 緣(六)絲連


罪 緣(六)絲連

晦氣說話並沒有教雪蓉放在心裡,但卻使天南整夜耿耿於懷,沒法子安眠。他對雪蓉「吃糖水」的回答,當然另有演繹,絕對不會認為雪蓉是直說直話如此簡單。

然而,雪蓉放下聆聽著海冬沉長和重覆道歉說話的電話後,她以為只是過了一分鐘的時間,原來自己被他「悶」了十五分鐘以上。但她心裡卻在埋怨,為何海冬不悶足她一個晚上?

此夜她躺下床上,甜蜜地入夢,完全沒有為意她自己直言的「吃糖水」,煎煞了一位與妻同床無夢的男兒。

週日的早上,她還未「甜完」,而他也未「困完」。「困獸」就致電給她,相約她吃晚飯,以表示對她帶他兒子去診所的謝意,而云霧也會一同出席。

2014年3月7日星期五

罪 緣(五)溶冰


罪 緣(五)溶冰

倘若愛情是沒有障礙的,那就是奇蹟了。

週六的早上,雪蓉睡至日上三竿還躺臥床上。上次燒烤遊之後,她再沒有見過天南了。說話尖酸刻薄的云霧道出了模糊的關係,若果不是天南,她怎會願意帶他們的孩子去診所治病。

懶洋洋的身體,她突然取起放於床頭櫃的智能電話,然後開啟它。電話啟動後,並沒有任何從海冬傳來的新訊息。昨夜云霧在蘭桂坊的瘋狂,改變了她給海冬留下的美好印象。相反地,她也對一位她全不放在眼內的男兒,心底裡泛起了漣漪。

他們第一次同坐電車,海冬對她心思思。他們第二次同坐電車,她對海冬心蕩蕩。但她的情況跟海冬不同,海冬在第一次跟她同坐電車時,任何要求也可能會被她拒絕。然而,海冬並不知道,他通過元陽向云霧查詢她身世的事,被云霧以燒烤遊來斥訓她,致使她得知了海冬對她的態度。所以在他們第二次同坐電車,她著海冬一起去吃糖水,海冬的躊躇只是愕然,但就被她的催促所輕易啟動。

雪蓉跟海冬面對相同的處境。雪蓉並不抗拒天南的青睞,但她卻不願意做第三者。而海冬雖然對雪蓉泛起了情絲,但他卻沒法子接受自己是一位第四者。

2014年3月5日星期三

罪 緣(四)曖昧


罪 緣(四)曖昧

兩週後的週五晚上,云霧夥同她的男友跟海冬在蘭桂坊一家餐廳吃晚飯。海冬先到達,他坐了在一張近行人路的卡位。待了一會,云霧和她的男朋友才來到。但只有云霧坐下,她的男友去了如廁。

兩人打了招呼後,大家便取起餐牌來看。

云霧望著餐牌片刻,她便問海冬:『週末是否有約雪蓉出來吃飯?』

海冬臉露尷尬的神色:『沒有。』

云霧詫異地再問:『我不是給了她的微博名稱你嗎?』

海冬吞吐地回答:『是呀!我追隨了她的微博,但是……』

云霧再追問:『她封鎖了你的微博?』

海冬的說話依然吞吐:『她沒有封鎖我,只是……我覺得突然呼喚她,似乎十分唐突。』

2014年3月3日星期一

罪 緣(三)名份


罪 緣(三)名份

倘若愛情是自私的,那麼,名份卻是霸道的。

沒有雪蓉參加的燒烤遊,天南何來動力?況且,天南的表妹俏蓮新婚,她正準備去渡蜜月,那裡有興緻去搞燒烤會,該個燒烤遊就很自然地無「力」而終。

然而,天南的精神與靈魂,已經被對他表面冷淡的雪蓉所攝取了。俏蓮渡蜜月歸來,她再次相約雪蓉去燒烤會。出乎了她意料,雪蓉「心動」了。雪蓉不願返回天南的公司,但她對他,卻寄予同情。

晴朗的五月天,俏蓮安排了一次有十個人的、到郊野公園的燒烤遊。全部人也是俏蓮的親戚,除了雪蓉不是俏蓮的親人,而且她也沒有伴侶相隨。

2014年3月1日星期六

罪 緣(二)奈何


罪 緣(二)奈何

雪蓉回到西區,她走至超級市場補充食物,然後才回家。

當她走至自己所住的大廈入口時,被一位拖著一名三歲男孩的男人嚇至目瞪口呆。

意料之外的等待,教她不其然地停下了腳步。

男人拖著小孩走上前,以情深的語調問她:『我表妹俏蓮約妳燒烤遊,為何妳拒絕了她的邀請?』

雪蓉遲疑了一下才回答:『因我知道這是俏蓮表哥的主意。』

天南即刻再問:『我可否上妳家傾談一會?』

雪蓉沒有猶豫便回應:『對不起!現在已經夜了,不可以。』

天南再作要求:『那麼我們去餐廳坐下談一會,可以嗎?』

雪蓉躊躇了一會兒:『你往翠華茶餐廳等我,我要先回家放下剛買來的食物。』

天南思索了一下:『那麼好吧!』

雪蓉望著天南和他兒子離去的背影一會,她才走進大廈。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