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11月20日星期四

心疼慾絕(十三)晝牽夜摟兩心知


心疼慾絕(十三)晝牽夜摟兩心知

智能電話的鬧鐘響起了鈴聲,雅秋從被窩裡伸出手臂,他按停了鬧鐘。從關上了浴室門下的隙縫透出的光線,教天色還未曾破曉的房間不再是漆黑一片。他立即轉身望向另一邊床舖,才知道陪伴著他的,是昨夜失了蹤影的長條型攬枕,他頓時鬆弛下來。原來昨晚只是虛驚一場,人家只把他當作毛毛娃娃來摟抱而已,沒有逼他就範的意圖。

雅秋在慶幸他於旅行社做事的朋友友安的關照,使旅行團領隊分配了只有一張皇帝級大床給他和綺華的房間,結果他也沒有出事。此時浴室門打開,房內的視線頓時清晰了許多。

穿著T恤和牛仔褲的人兒從浴室走至擺放行李箱的架子,把她的睡衣和臉巾等放回行李箱。雅秋乘綺華背向著床舖,他馬上起床,靜悄悄地經過她的背影而走進浴室。浴室門被關上,雅秋似是逃過了打招呼也覺得尷尬的早晨,心感猶有餘悸。

馬桶傳出沖水聲後,浴室門被敲打。雖然雅秋覺得奇怪,但他依然轉身,打開浴室門。站於門外、手拿著雅秋衣褲的人兒跟他說了早安後,隨之對他說:『你更換好衣服才可走出來。』

雅秋從綺華手中接過他的衣褲,跟著尷尬地回應:『我本來打算梳洗後,才出來取衣物返回浴室更換的。』

有點兒難為情的臉龐沒有回答,她轉身便離開,浴室門再度被關上。雅秋在漱洗時,才意識到綺華拿衫褲給他的動機:她不願意雅秋在她面前更衣。昨夜被窩裡的事情,不可走出白晝的房間。

梳洗和更衣後,從浴室出來的雅秋,見到房內的厚窗簾已經被拉開,窗外的景緻呈現著金黃色,綺華半側身地站立於窗前,旭日的光線微微投射在神采奕奕的臉蛋上。雅秋不用多問,也明瞭到昨夜她得到了甜美的睡眠,只是他自己就膽戰心驚了一晚。

他把睡衣等梳洗用品放回行李箱時,綺華走至他身邊,微笑地向他說:『外面的景觀簡直是千載難逢,可否跟我在室外拍一些照片?』

詫異的臉孔抬頭,跟著臉轉向綺華:『我們吃完早餐便要去機場喎!』

一雙柔臂立刻把雅秋的軀體推開,綺華跟著站立在雅秋的行李箱前,快速地整理他剛放進行李箱的睡衣褲和毛巾等梳洗物品,然後把他的行李箱蓋上。凝視著急速手勢的眼睛,知道他是沒有選擇的餘地,他就提起數碼照相機,跟著與綺華一起離開房間。


晨曦的曙色,為綺華留下千嬌百媚的倩影。搔首弄姿的神韻,是昨夜被窩親蜜的放縱,還是嬌媚還意猶未盡,欲把心儀男兒的防線更為扯倒呢?雅秋看著數碼照相機背後的顯示屏,雖然他的手指仍然可以無顫地按下相機的快門,但他是憂懼綺華近兩天態度的轉變。倘若她可以停留在「顯示屏」內,這不會有甚麼大礙。若然綺華衝出了「顯示屏」,這就不是雅秋願意承受的局面。

拍攝完畢後,綺華去了酒店的餐廳,而雅秋便返回房間,他要把行李箱搬出房門,讓酒店服務員來收取,因早餐過後,旅行團便要乘飛機再到洛杉磯。

雅秋離開房間,走進了餐廳,經過一張坐著一對中年團友夫婦和他們兩名子女的檯子時,雅秋停下腳步跟他們打招呼。男人隨之以羡慕的眼神向雅秋說:『剛才見你跟新婚太太拍照,她在你的鏡頭前真是千嬌百態,我老婆對著我就猶如木頭人,真是恨死人。』

雅秋回以尷尬的微笑。他正想走開時,男團友的妻子伸手指向另一張檯子,她從容地對雅秋說:『你老婆坐了在那一邊,她已幫你取了咖啡和果汁了。』

雅秋向女團友道謝後,他走至綺華佔用的檯子坐下,神色困窘地取起咖啡來飲。綺華沒有留意雅秋的困態,她微笑地對雅秋說:『剛才跟你寒暄的兩夫婦,他們誤以為我們是新婚渡蜜月的。』

話畢,綺華便大笑起來,但雅秋的臉相就更為困擾,他不敢問綺華如何回答那對中年夫妻的誤會,因他憂懼綺華會弄假成真。


早餐完結後,旅行團一行便乘坐巴士去機場,然後搭乘飛機到洛杉磯。航機衝上雲宵後,雅秋取出智能電話,然後接駁上飛機上的無線網絡,跟著開啟智能手機上的通話程式Skype。他準備打電話給妻子采楓,目的是要婉轉地告訴綺華,他無意改變現時的婚姻狀況。

坐於他右邊座位的綺華隨口問他:『有什麼事要如此急打電話?』

似是若有所思的臉容轉向綺華:『我突然想跟采楓聊聊天。』

雖然綺華沒有臉露不悅之色,但她頓時沉默起來,沒有再說話了。雅秋見他自己的小計得逞,他便繼續按動智能電話的觸感式螢幕。

電話接通後,故作歡欣的語音向對方說:『老婆,我正在飛機上給妳電話,妳現在做著什麼呀?』

待了片刻,雅秋把貼著自己耳朵的智能電話移至臉前,他呆視了電話的螢光幕一會,沒有作聲。他的右邊座椅傳出詫異的語音問他:『無線網絡是否斷了線?』

無奈的表情感慨地回答:『不是!』

雅秋心知肚明,他在錯誤的時間打了電話,否則采楓不會以如此態度對待他的。思考了一會,雖然采楓掛斷了他的通訊,但他要傳遞的訊息已經做到了。至少坐於他身旁的女人,知道他在旅途上,依然心牽著妻子。

然而,綺華當然知悉采楓正跟男兒在溫存,但雅秋的思索容貌,教綺華誤以為他感到失落。待了片刻,綺華轉身向著雅秋的座位,她以雙手推起兩人之間的座椅扶手至椅背的位置,兩人之間再沒有物質的障礙。一隻柔和的右臂伸至雅秋的左邊額頭,把感到莫名的頭顱推至倚著她的左邊頭頂,綺華跟著轉身向回前方的椅背。

愕然的腦袋不明白綺華的用意,他誤以為她是憐憫他被妻子冷落的失望。雅秋以為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采楓正與男兒在一起,他做夢也沒有料到,被他倚著頭顱的女人,是透視了他腦袋的思維的。

待了一會,側倚的頭顱欲坐正身體之際,感知他傾向的嘴唇柔聲地細語:『我不介意你倚著我的頭顱的。』

雅秋跟著坐正身軀,然後一本正經地說:『我倚在妳頭顱處,不大好看。』

詫異的臉蛋轉向雅秋,憐恤的眼神凝望著他有點兒尷尬的臉容,雅秋也臉轉向她,他正欲開腔時,肩膀就被憐愛的頭顱枕上。雅秋弄巧成拙,早知他就不故弄玄虛,造作打電話給妻子。如今反而使綺華更為上身,但他以為綺華只是同情他被采楓發脾氣掛線而已。

他們坐了在一架中型飛機右邊的三個相連的座位。綺華坐了在貼近窗戶的位置,雅秋坐了在中間的座位,雅秋左邊坐了一位洋婦,致使綺華的矜持心理沒有那麼拘謹。待了一會,一隻欲言的右臂伸至雅秋的胸口,輕柔的手掌緩緩地透過雅秋胸前的T恤,傳遞了關懷的訊息。雅秋胸膛上慢慢旋轉的手掌,似是欲言又止,她想告訴雅秋,若然采楓棄掉他,她會即時補上。

雖然坐在雅秋左邊的是一位洋婦,但這是綺華第一次在公眾地方,做出超越了牽手和挽胳膊的行為。況且,隔了座椅通道的另一邊座位,是坐著旅行團的團友的。教綺華的情感更為跨出一步的,是早餐時那對誤會了他倆是新婚夫妻的中年夫婦外,采楓拒絕跟雅秋閒聊的電話,更使綺華對雅秋的憐憫心激起漣漪。


航機降落洛杉磯國際機場後,這天旅行團有著緊密的行程,參觀環球片場和其他劇院。洛杉磯是美國的電影和多媒體製作中心,他們在不少似真若假的夢幻天地渡過了愉快的一天。而且他們倆全日也幾乎牽著手或挽著胳膊,綺華似在團友裡飾演了她是雅秋新婚太太的角色,而且她非常投入,忘我地上演了人家誤會了的蜜月旅行。

晚上旅行團在一家中餐館用膳,他們佔用了數張大圓檯,一些團友穿梭於飯檯之間,跟其他團友拍合照留念,因翌日大部份團友也會乘飛機回港或繼續其他行程。綺華和雅秋也被其他團友喚了去另一些檯子拍合照。以訛傳訛的效應,再沒有團友意識到,他們倆不是新婚夫妻。


晚飯後他們到達位於機場附近的酒店。旅行團領隊分派了住房入門卡後,各人拖著行李到自己的房間就寢。雅秋和綺華踏進他們的住房時,雅秋頓時鬆了一口氣,因他們入住的,是有著兩張大床的房間。

他們擺放好行李箱後,雅秋的手提電話響起了鈴聲。他接過電話後,綺華隨之問他:『你姊姊何時到來?』

雅秋隨口地回答:『她說姐夫回到家,她就會驅車來這裡。』

疑問的眼神跟著問雅秋:『那麼我到那裡去?』

思考的臉容待了一會才回應:『妳是否介意再躲進衣櫃?』

從容的臉色隨之回答:『那麼我先去洗澡。』

綺華跟著打開她的行李箱,取了衣物便走進浴室。雅秋滿以為綺華不願意再藏匿衣櫃,所以有所顧忌,不敢貿然說出他的想法。其實綺華也有相同的念頭,只是她讓雅秋說出來。

綺華沐浴後,她更換了睡衣從浴室出來,向坐於書桌前用著智能電話的雅秋說:『你不如也去洗澡,怎麼樣?』

雅秋思索了一會,他不能確定他姊姊何時到來,便對綺華說:『我還是待我姊姊到來後,才去洗澡,以免她突然叩門,那就十分麻煩了。』


綺華本以為雅秋跟著會去洗澡,所以她已拿著電熱風筒在手。她便十分自然地著雅秋站起來,然後坐於書桌前的椅子弄乾頭髮。雅秋隨之坐下床尾的地方,望著綺華弄著頭髮的背影,跟她閒聊這天的遊玩趣事。二人通過書桌上的鏡子,不時有著眼神的交流。

雅秋的雙目不斷被撥動的秀髮挑逗著,他沒法子肯定綺華是存心,還是無意的,但他依然裝作若無其事。因數天的旅程,綺華只會在浴室內弄乾頭髮才走出來的。

綺華弄乾頭髮後,她把電熱風筒放回浴室,房門跟著就被敲打,綺華立刻躲藏至衣櫃。

雅秋打開房門,他姊姊雅卉走過他身邊,直走至房中的書桌處,雙目在四處搜索。雅秋把房門關上,他走至姊姊面前,雅卉才開腔問他:『與你同遊的女人去了那裡?』

雅秋不慌不忙地回答:『她去了酒吧跟其他團友閒聊。』

機靈的眼睛立刻回應:『她獨個兒去酒吧幹什麼?你是故意著她離開房間的。』

雅秋沒有作聲,他知道他道出了一個沒有人會相信的解釋。

雅卉跟著展示她手拿著的一個膠袋給雅秋看:『這裡有六盒花旗蔘,五盒給媽媽的,一盒給你妻子采楓的。』

詫異的臉容問雅卉:『為何媽媽要五盒如此多?』

雅卉從容地回答:『她說要來送給親戚的。』

雅秋跟著隨口說:『采楓不吃花旗蔘的,送給她也沒用。』

些微不悅的臉色立即回應:『那麼你送給其他朋友吧!莫非要我拿走一盒嗎?』

雅卉隨之把盛載花旗蔘的膠袋放在書桌前的椅子上,她跟著隨意地問:『你明天到三藩市逗留兩天,準備參加朋友的婚禮,與你同行的女子就會回香港,對嗎?』

毫無防範的嘴巴沒有遲疑便回答:『她也與我一同去參加婚禮,然後我們才一起返回香港。』

若有所悟的神色立刻問雅秋:『那是你參加她朋友的婚禮,不是你朋友的婚禮,我是否有猜錯?』

雅秋即時無言以對。他沉靜了一會才開腔:『妳的猜測是對的。』

雅卉的臉容開始露出憤然之色:『你有沒有離譜一點呀!竟然走進了她的生活圈子,叫她將來怎可輕易離開你?』

雅秋連忙回應:『我一時講錯了,應該是我們共同的朋友。』

雅卉聽後平靜了一點,但她突然又憤怒起來:『那麼就更為糟糕,你們的關係千絲萬縷,怎樣再見亦是朋友?簡直是沒法子斷根!』

話畢,雅卉走向房門,雅秋尾隨著她。

走至房門的雅卉,她突然轉身問雅秋:『她是否認識你妻子采楓?』

驚愕的臉孔頓時啞口無言。莫非他跟姊姊說,她是采楓的表姊。

凝視著雅秋困態的銳利目光沒有讓他的驚惶有喘息的機會。她待了好一會,雅秋還沒有回應,已猜知答案的嘴唇才開腔:『既然她甘願做你的情婦,誰人可以從旁指指點點?』

待了一會,雅卉感慨地說:『你早已喜歡她,為何還堅持跟采楓結婚?媽媽反對你與采楓成親,但我就支撐你。萬一你們弄至結婚一年便要離婚收場,我怎樣有面目面對母親?你何時認識她的?』

雅秋問非所答:『妳放心吧!我不會弄至離婚的。』

雅卉步步進逼,倘若雅秋跟她道出他因為采楓才認識綺華,他心事銳利的姊姊很容易便猜測到與他同遊女子是甚麼人。

雅卉踏出房間,雅秋尾隨。他看著姊姊踏進電梯,才返回住房,因他憂懼他姊姊會突然折返。

房門被關上,衣櫃門被拉開,猶有餘悸的臉蛋向雅秋說:『你姊姊真是厲害啊!』

雅秋沒有回應綺華的說話,他伸手指向放於書桌前椅子的膠袋,然後對綺華說:『六盒花旗蔘,我的行李箱可能沒有足夠空位,可否放一些在妳的行李箱?』

綺華點頭後,她跟著向雅秋說:『你先去洗澡吧!』

雅秋隨之打開他自己的行李箱,取了衣物便走進浴室。雅秋不願再談論他姊姊對他嚴詞厲色的質詢。


雅秋從浴室出來,眼前的情境教他感到莫名其妙。他的行李箱打開成兩邊放了在近窗戶的大床上的尾部,而行李箱裡的衣物幾乎全部被取出放於大床的空位處,箱內就放了四盒花旗蔘。綺華就站在大床與窗戶之間的床邊,她背向著窗戶,垂頭少許在沉思,她似是想著如何安排衫褲的擺放。

雅秋走至兩張大床之間的空位,隔著大床望著沉思中的綺華,他洞悉了她的心事。航機上采楓拒絕了雅秋的電話,綺華就賦予他溫情的憐憫,教雅秋此刻不忍心拒絕綺華心底的慾望。

床頭櫃的燈隨之被亮著,雅秋跟著走至浴室,然後把浴室的燈光熄滅。本來他可以在床頭櫃的電器控制板才關掉房間的主燈,但他卻在房門處把住房的主燈關上。房內的光線立即暗淡了許多,只剩下燈黃色床頭櫃的燈光照明。

雅秋走至抬起頭、詫異的臉龐側邊,他伸手少許,以手掌牽著她的手指,似是漫不經心的語調向她說:『既然現在沒法子安排如何擺放衣物,就待明早才算吧。』

被牽著手的綺華,她被帶至兩張床之間的空位,雅秋掀開被子,讓她先上床,雅秋隨之把床頭櫃上的燈光熄滅。

兩人各自仰臥在被窩裡,沒有說話。待了片刻,嬌體轉身側躺,面向著雅秋,一隻柔臂按上雅秋睡衣的胸膛。

雅秋從浴室出來後,綺華一直保持沉靜。直至房內變作漆黑一片後,才傳出綺華的語音:『我希望跟昨夜一樣般渡過,你是否明白?』

雅秋伸出另一隻胳臂,輕拍了綺華的肩膀一下,然後輕聲地回應:『睡吧!不要太多顧慮了。』

鼻鼾聲很快便從雅秋的一邊床位傳出。雅秋在拉斯維加斯起床的早晨,見到整夜摟抱著他而睡的人兒,變回一條長型攬枕,他就意識到,綺華只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房間,才有膽量去放縱她暫時有限的慾望。

翌日清晨,雅秋首先甦醒過來。他掀開被子坐於床邊,才發現自己睡衣上端的三粒鈕扣被解開。他轉身望向側身而睡,背向著他的人兒,露出寬恕的笑容。雅秋認為,雖然綺華比前一夜幹多了少少,但仍然在可接受的範疇。

梳洗後的雅秋從浴室出來,看見綺華在把另一張床的衣物放回行李箱,他隨之向她說:『讓我來收拾便可以了。』

綺華彎腰少許,繼續收拾衣褲,她從容地回應:『這是很容易的事。』

雅秋待綺華把他的衣物放回行李箱後,他便走至綺華身邊,把行李箱合上,然後把它從床上搬回地上,綺華跟著才去梳洗。

這個早上他們會乘飛機到三藩市。雖然三藩市的住宿房間是怎樣的,現在還未曾知道,但昨夜的情境,開創了他倆在可有選擇分床而睡的房間裡,也會同床共被的先河。綺華含蓄的性格,教她不可能向雅秋提出同床的要求,她就略施小計,讓雅秋去乘她之美。然而,雅秋拖她至床邊,就壯大了她的膽量,於夜半偷摸雅秋睡衣內的胸肌。但她卻在輕撫中再度進入了夢鄉,沒有把擅自掀開的「門戶」關上,使雅秋在翌日早上知悉,他曾經被偷撫竊摸。

雅秋姊姊的強硬態度,加上綺華長期的性壓制,使他們的情愛仍然停留在連接吻也沒有的階段裡。而且,這種沒有魚水之歡的親密模式,雙方也猶如有著默契般地接受。

待續……

6 則留言:

  1. 你設計的故事名...真係神級

    回覆刪除
  2. 佛爺:

    晝牽夜摟兩心知,夜抽日插兩神會。

    長期嘅性壓制,山洪暴發係遲早嘅事喎,越壓抑得耐,爆發力越強,潮吹越猛啊。 :O

    回覆刪除
  3. 卡臣:

    我是寫完每一集,覆核一次之後,才去構思標題的。

    回覆刪除
  4. 世純:

    「夜抽日插兩神會」,俾你笑死我!「夜抽日插」都仲可以叫做「神會」,境界真喺高。嘻嘻!

    摟抱住雅秋嘅喺一隻未曾甦醒嘅猛虎,所以雅秋以為好穩陣,其實因為頭猛虎仲未開竅,佢實質喺與虎同眠。嘻嘻!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佛爺:

      性交之後再神交,咁咪兩心知,兩神會囉。:p

      雅秋睇嚟要化身為武松,攞出自己枝肉棒插老虎先得。

      刪除
  5. 世純:

    忘了跟你講,「晝牽夜摟兩心知,夜抽日插兩神會。」連接得好精湛,意味深長,正是故事往後的情節發展。

    「夜抽日插」,形容得好立體,真是活龍活現,AV男都頂唔住呀!

    「性交之後再神交,咁咪兩心知,兩神會囉!」你想寫「牡丹亭」續集呀?嘻嘻!

    猛虎甦醒之後,武松嚇到要收起支肉棒呀!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