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11月7日星期五

心疼慾絕(十二)雨打梨花玉門開


心疼慾絕(十二)雨打梨花玉門開

倘若一臂溫情的親觸,就可改變心儀靈魂的態度,這未免是太過天真的想法。跨越綺華背肩的胳膊,怎可教綺華願意即時返回酒店?她更加想在七彩繽紛的霓虹燈粉飾下的夢幻天地裡流連。

似是初戀的情懷,教陶醉的腳步停留在一座五顏六色的商場前,她以如廁為藉口,導向一對本欲返回酒店的腳步,順應她的要求,走進了該個商場。

他們倆走進了商場,綺華便走入洗手間,雅秋就於店舖的櫥窗處閒逛。過了一會,綺華在通往洗手間的通道走出來,她看見一位中年白人男子,展示一塊平板電腦的螢光幕給雅秋看。男人臉露笑容,他一手拿著平板電腦,另一隻手就在撥動平板電腦上的觸感式螢幕,而且口若懸河地說話。

綺華遲疑了一會,她才向他們二人走近。雅秋抬頭見到漸近的綺華,他便伸手指向綺華,跟著臉轉向白人男子,然後微笑地對他說:『我女朋友到來,我們要走了。』

中年男子望見綺華走近,他向雅秋微笑,跟著便離開。

綺華走至雅秋面前,好奇的眼神問他:『什麼事?』

雅秋隨意地回答:『他是一名推銷員。』停頓了一刻,雅秋再說:『我們走吧!』

作出要求的眼神跟著回應:『這個商場的裝飾非常美輪美奐,不如我們在這裡逛一會,怎麼樣?』

雅秋同意,他們便繼續在商場閒逛,但兩人再沒有肢體接觸。綺華變得寧靜了,跟進入商場前的歡欣笑容成了明顯的對比。雅秋透視了她的心事,他伸出胳膊,再度跨越綺華的肩背,以手掌按著她的另一邊臂肩。

漫不經心的語音傳進綺華的耳孔:『妳不要再耿耿於懷了。剛才跟我交談的白人男人,他平板電腦展示的,全是妓女的照片。』

詫異的臉容轉向雅秋:『什麼?如此猖狂?竟然在商場裡幹此等事宜?』

從容的嘴巴隨之說:『拉斯維加斯所在的內華達州,是美國唯一賣淫合法的州份。』

似是明白的臉色跟著回應:『怪不得不時見到妓院的廣告。』

雅秋微笑了一下:『但拉斯維加斯等大城市,是要營造家庭娛樂中心,州政府是是禁止賣淫活動的。妓院只可開設在數十英哩外的中小城鎮,剛才那位男人連繫的妓院,還有專車接送,不用自己叫的士。』

莫名的眼睛再問雅秋:『但街道上似是有妓女在流連喎!』

雅秋再向綺華解釋:『那些是非法的賣淫活動。嫖客付了錢後,一些妓女就會逃之夭夭,某些嫖客甚至被打劫,因匪徒知道那些嫖客不敢報案。』

綺華見雅秋向她坦白剛才發生的事,她不再追問了。

兩雙腳步走了一會,一對玉步停了在一家甜品店前,開朗的語音問雅秋:『我請你吃雪榚,怎麼樣?』

雅秋點頭,他倆便一同走進甜品店。綺華重拾歡容的心境,是因為她開始不自覺地認為,她與雅秋一起時發生的一些瑣事,雅秋是須要向她交待。

他們買了雪榚後,兩人吃著雪榚,繼續在商場閒逛。綺華沒料到雅秋會以女朋友為藉口,來推開那位纏身的妓院推銷員,她心底是感到舒服的。但綺華心裡知道,那名妓院推銷員找錯了客人。

似是不願返回酒店的腳步,終於被雅秋勸說離開商場。二人回到酒店大堂時,遇上了數位男團友,他們打算去酒吧商量翌日自由活動的行程。雅秋沒法子推掉男團友的慫恿,他唯有跟同他們到酒吧傾談,而綺華便獨個兒返回房間。


一個多小時後,雅秋回到房間,只剩下浴室的燈光亮著,綺華已經熟睡了。梳洗後的雅秋從浴室出來,他沒有關掉浴室的燈光。他走至床邊,掀開被子,才見到綺華把一條長型的攬枕放了在她與他之間的被褥裡,雅秋領悟到綺華是用來作防禦欄杆,她不想雅秋越界。而且,側身而睡的綺華,她的臉部朝向雅秋的睡位,似是懼怕自己被雅秋從後偷襲。

雅秋躺下床後,他也側身而眠,臉向著綺華。甜美的睡容,柔和的呼吸聲,教疲倦的軀體,在被暗淡環繞的床上,依然凝視著一張教他欣賞的臉孔。這是雅秋跟采楓婚後,他第一次與另一位女人同床而眠。

疲乏的軀體,於朦朧中入夢,很快便發出了響亮的鼻鼾聲。深層次的睡眠,夢境中掠過了於飛往三藩市的長途航程中,倚傍在他肩膀的可人臉龐。雖然這張淺現在他夢裡的臉蛋,不足以教采楓的容貌褪色,但夢裡的倩影,並不是一位過客。她有著長駐他夢境的氣質。


過了一會,原先熟睡的臉孔,被鼻鼾聲所喚醒。張開了的睡眼惺忪雙目,在浴室傳出的光線反射下,於昏暗的床頭,被一張她沒有想像過如此相近的臉龐所驚擾 ,她本能地以手觸摸一下自己睡衣胸前的鈕扣,發覺沒有異動,才鬆弛了神經。畢竟是她成人後,第一次與男兒大被同眠。

暫時對現的承諾,教她欣然接受這段近距卻沒有身體相觸的床夜,至少她不認為自己有任何道德上的犯錯。一對瞳孔反射著鼾聲的臉龐,她閉上眼睛時,對面枕頭上的臉蛋,已經被收進她的眼簾了。

一張帝皇級的大床,一張闊大的被子,一條長型攬枕,是包裹了還是分隔了兩顆心有所燃的軀體呢?漫漫長夜,被窩之內並沒有軀體的碰撞,只是兩個枕頭之間,有著呼吸的交流和夢境的匯流。


翌日清晨,雅秋從被窩伸手至床頭櫃,按停了智能電話的鬧鐘。他待了一會,感知道背後的床舖有異動,他才轉身望向床的另一邊。晨曦的臉孔對他說早安,他隨之向她說:『我昨晚已訂了今早海陸空大峽谷遊,乘直昇機俯瞰大峽谷和到凌雲玻璃橋。』

詫異的臉容跟著問他:『有沒有危險?』

雅秋笑起來:『現在不是去參加太空旅遊,乘坐一架還未曾成功試飛的飛行工具。』

鬆弛一點的臉色隨之微笑地說:『你們這些男人,只是鍾情高風險的玩意。』

雅秋又笑起來:『不要浪費時間了,誰先去梳洗?』

綺華回答:『你休息多一會吧!』

話畢,她便轉身掀開被子,然後走至行李箱取了衣物,才走往浴室。待了好一會,浴室傳來花灑的流水聲,雅秋也起床,他取起放在床頭櫃上的智能電話,以WhatsApp發了一個訊息給妻子采楓,告訴她今天的行程。因他被綺華問坐直昇機是否有危險,也觸發他有點兒擔憂。但這是一廂情願的通知,采楓收到了他的訊息,也沒法子回覆,因她正與一位男兒在浴室鴛鴦戲水。

綺華從浴室出來,雅秋跟著從行李箱取出衣褲便走進浴室。浴室門被關上,綺華把自己的衣衫放好後,她突然對另一個沒有蓋上的行李箱產生好奇,快速地搜索了一番,但她並沒有發見避孕套。這是因為她回憶起在洛杉磯的晚上,雅秋姊姊雅卉故意遺留手袋在他們房間,以便返回房間質問雅秋的出軌行為,而雅秋當晚向他姊姊矢言,他不會令同遊的女子懷孕。

雅秋從浴室出來,他們便一起去吃早餐。早餐過後,大約二十位團友一起登上一輛旅遊巴士。巴士在數家不同的酒店接載一些遊客後,便前往西大峽谷。


巴士到達旅遊景點後,他們在巨大水壩和凌雲玻璃橋留影時,雅秋跟綺華拍了很多個人照片,而團友就跟他們拍了一些合照。然而,綺華也沒有醒覺到,她並沒有跟雅秋拍下一些個人照,讓他可以給朋友看。跟前一晚夜遊賭城大道時,綺華只是木訥地站立在五彩繽紛建築物前留影大不相同,綺華於這個明媚的早上,搔首弄姿地讓雅秋拍照,她再沒有昨夜如此拘謹,雖然未至於到了拋眉弄眼的地步,但雅秋也從沒見過她如此嫵媚的一面。

午餐過後,他們去到一個小型機場。團友準備乘坐的是有五個乘客座位的直昇機,前排除了機師外,有兩個乘坐座位,後排就有三個乘客座位。

各人也希望在直昇機前留影,但時間倉促,綺華只可跟雅秋合照,她不能有一張個人的照片。致使綺華這張站於直昇機前的照片,只可留給她自己欣賞,不可展示給其他親朋觀看。


雅秋讓綺華先登上直昇機前排的座位。綺華登機時,雅秋從後感覺到,綺華的步伐有點兒猶豫。大家綁好安全帶後,綺華伸手拉開雅秋頭戴的一邊隔聲保護耳筒,憂慮的語音傳進雅秋的耳朵:『我剛才上機前忘記了祈禱。』

一隻手臂跟著伸至綺華胳臂與她身軀之間,綺華的胳膊不但即時被一名男兒的胳臂挽著,她的手掌隨之也被五指扣上。上一次綺華挽著雅秋的胳膊,是他們一起去參加她公司的宴會,目的是要釋除她上司妻子視她為狐狸精的疑慮。今趟雅秋挽著她的胳膊和握住她的手掌,是要釋放她乘坐直昇機的恐懼。

直昇機緩緩地離開地面,綺華只感覺到手掌的溫暖和雅秋的溫情,她似是不知道自己身處一架飛行運輸工具上。因整個上午的旅遊,雅秋也沒有如昨夜般伸手跨越她的肩背,以手掌按著她另一邊肩臂。

遠離地面的直昇機,雅秋不時以另一隻手,拉開綺華頭戴的隔音保護耳筒,跟她解釋大峽谷的地理環境,綺華臉露似是專心地聆聽著的神情。然而,雅秋是枉費心機的,綺華只是陶醉於胳膊被挽的溫馨,窗外是甚麼景緻,對她來說,也只是襯托而已。而坐於她另一邊的洋人機師,綺華只把他當作是一位機械人。

直昇機降落科羅拉多河的河谷後,雅秋跳出機體,他隨之轉身扶著綺華的胳臂踏出直昇機。

兩對急速的腳步牽著手走離直昇機螺旋槳產生的強勁氣流環境後,關懷的嘴巴向綺華說:『至少妳嘗過一次乘坐直昇機的經驗,豐富了人生體驗。我只是乘坐過小型飛機遊大峽谷,乘直昇機也是第一次。』

詫異的眼睛跟著對雅秋說:『那麼我們有著一項共同的初次生活體驗。』

雅秋微笑地點頭。他已放下了晨早由綺華恐懼牽起的擔憂,對於自己以WhatsApp發短訊給妻子,告知她坐直昇機的事,他萌生一點悔意。


一夥人跟著乘坐觀光遊覽船向科羅拉多河下游航行時,綺華還在回味著直昇機上的溫馨,她的情緒似是依然停留在半空。她在惋惜飛行時間太過短促。

下午時分,他們回到酒店,二人沒有更衣便躺臥在床舖的被子上小休,因大家也十分疲倦。然而,這躺小睡,兩人的頭顱也枕在一條昨夜用以分隔他們軀體的長條型攬枕上。兩顆仰臥的身軀,只有空氣作了他們之間的緩衝區。


本來只是小休,但他倆一睡已是一個小時。綺華內急而先起床去如廁。她從浴室出來才喚醒雅秋。雅秋起床後,他從衣櫃取出一件襯衫、領帶和一條西裝褲,然後走進浴室。從浴室出來,雅秋把他原先穿著的T恤和牛仔褲放進衣櫃。

綺華跟著走至他身邊,微笑地向他說:『我要裝扮一下,只在浴室做十分不便,你可否離開房間,到酒店大堂等待我?』

雅秋回以笑容:『沒有問題!今晚的場合始終較為隆重。』

雅秋離開房間大半小時後,他見綺華還未曾到酒店大堂,他便乘電梯返回房間查看。但綺華剛乘搭另一部電梯到酒店大堂,以致他們沒有相遇。

雅秋重返酒店大堂時,機動化的雙目,猶如一架無線四軸飛行器,在大堂搜索綺華的蹤影,但他一無所獲。一對焦急的腿子走回電梯處,他想再返回房間查看。雅秋經過一張位於電梯側旁的咖啡檯後,他突然退後腳步,停留在咖啡桌前,然後轉身望向咖啡檯對著的單人沙發椅,詫異的眼睛還在懷疑坐於單人沙發椅、穿著黑色露肩晚禮服的女人是甚麼人。


嘲笑的臉容隨即向他說:『剛才我看著你從電梯走出來,你也見不到我,你的視覺是否有障礙?』

語無倫次的嘴巴跟著在胡言亂語:『妳戴著的珍珠項鍊是真或是假的?』

雅秋實在沒法子步下台階,綺華就坐於電梯旁邊的沙發椅,他竟然看不見,直走了過去,因她這晚的形象出了他的想像範圍。

綺華跟著站起來,她走至雅秋身旁。仰面少許的高傲臉孔隨之對雅秋說:『你不挽著我的胳膊,別休想本小姐陪你去看今晚的歌舞表演。』

依然是驚訝的手臂,於無意識下挽上了傲慢的胳膊。衣著一向保守的綺華,給雅秋眼前一亮的,不是她柔滑的肩膀,而是她轉變了的形象和性格。這件晚禮服是雅秋跟他姊姊一家人在洛杉磯吃晚飯時,綺華獨自在商場閒逛一會後所買下的。本來不打算跟綺華同房共眠的雅秋,旅遊的第一宵已經跟她一起渡宿。或許是女人的第六感,教綺華認為,雅秋是會陪伴她遊覽拉斯維加斯的。

然而,綺華對於是否穿著這套露肩晚禮服去看歌舞劇,本來是心猿意馬的,但雅秋於直昇機上主動握著她的手掌,就教她放下猶豫,致使她在酒店房內更衣,站立於床尾的位置,脫去身上的衣褲後,毫不躊躇便取起放於床尾的露肩晚禮服穿著上身。

挽著裸露玉臂的男兒,形態猶如老虎步行,雙目只是看著前方。俏皮的眼睛,不時臉轉少許,從旁偷窺「老虎」的尊容。他們二人走至酒店大堂另一處集合地點,一些團友已經到達,不少眼睛注視在綺華身上。但第一次穿著露肩晚禮服的綺華,卻可以從容地跟團友寒暄,並沒有害羞的神情。反而雅秋的神色非常拘謹,因他妻子采楓的衣著也並不暴露。而且,綺華的盪漾春情浮出水面,教雅秋感到矛盾和忐忑。雖然昨晚夜遊賭城大道時,綺華曾向他表態,她無意取代采楓正印的地位,但女人的情感,猶如高空的旋流,怒海的暗潮,天曉得?


團友到齊後,他們便踏上旅遊巴士,前往百利酒店看「Jubilee Show」(法國紅磨坊上空秀)。巴士到達百利酒店,他們下車後,綺華念起雅秋陪伴她參加公司的宴會時,雅秋提議她挽著他胳臂的情境。但那時她不願意這樣做,直至他們走進酒店的宴會廳,綺華看見她上司的妻子,她才改變初衷。然而,這晚綺華在毫無顧慮下,主動挽上雅秋的胳膊。但這趟不是裝模作樣,而是源自內心的慾望。

法國紅磨坊上空秀教綺華目瞪口呆,她料想不到一些表演是無上裝的,因她一直誤以為女舞蹈員只是衣著性感而已,沒料到她們雪白而圓渾的臀部也盡入觀眾眼簾。


他們看完紅磨坊秀後回到酒店,綺華欲在泳池的休閒地方閒逛,雅秋沒有拒絕。他倆挽著胳膊,於閒聊著是晚歌舞劇的部份內容,不知不覺中走至泳池的盡端,停下腳步在欣賞五光十色的夜景。

似是閒談之間的緩衝靜寂時刻,一顆頭顱突然倚上雅秋的肩膀。待了一會,柔和聲線傳進雅秋的耳道:『為何如此多女人可以在眾目睽睽之下裸露胸脯和屁股?我真是沒法子理解。』

雅秋感知道綺華在看歌舞劇的前和後判若兩人,這是她人生第一次看無上裝表演,而且是與一位她心儀的男兒一起觀賞。雅秋沒有回應震動她心靈感受的傾訴,他只是輕聲地說:『此等極具震撼性的視覺和聽覺效果,不是觀看視頻可以體驗得到的。』

他們跟著就在寧靜中繼續欣賞夜色,直至雅秋開腔提出要返回房間,綺華的頭顱才默然地離開她沈醉的肩膀。

二人回到房間,綺華對雅秋說:『你先去洗澡吧!我要上傳一些照片到「臉書」。』

雅秋聽後,他便從行李箱取出睡衣褲,然後走往浴室,綺華跟著也打開她自己的行李箱。此時已踏進浴室的雅秋突然倒後退出,他轉身走至綺華身邊,向著她的側面,疑慮的語音傳至綺華的耳朵:『妳不會把我與妳的合照上傳吧!』

沒有遲疑的臉孔即時轉向雅秋,微笑的容貌對他說:『你放心吧!我怎會不顧及你的處境,做出令你難堪的事情?』

愁容立刻變成歡容。雅秋隨之轉身走進浴室,他從容地開啟花灑的水掣。流水打在他的身體時,他還在咀嚼著綺華的說話,感覺非常舒服。沐浴完後,他拿起大毛巾抹去身上的水份之際,突然恐上眉梢。倘若綺華跟他說,她會保護她自己的形象,這反而是值得安慰的回應。但綺華以他的處境為先,她自己的形象為後,雅秋突然覺得不是味兒。如此關懷的體諒,實在教他恐慌,因他沒有想過要跟妻子離婚的。

雅秋從浴室出來,他把更換了的衣褲放回行李箱,沒有理會坐於行李箱架子側旁書桌、正在埋頭操作著智能電話和平板電腦的人兒。

當他把衣物放好後,詫異的雙目突然若有所悟地望向位於他右邊的書檯:甚麼?她已經更換上睡衣?她素來更衣也是要走進浴室,或著他離開房間的,為何今夜竟然破例?

呆目的臉容跟著被轉向他的臉蛋所喚醒:『不知何故?我弄來弄去也上不到網,你可否幫我?』

雅秋踏向綺華一步,綺華隨之站起來,讓他坐下椅子。

雅秋坐下椅子後,綺華便站立於椅子旁邊,她彎腰少許,然後伸出一隻胳臂跨越雅秋的肩背,以手掌按著他另一邊肩膀。一張柔滑的臉頰,就在雅秋頭顱太陽穴的側旁,看著雅秋操作她的平板電腦。若果雅秋頭顱有任何傾側,也會誤觸紅桃的臉蛋。

過了一會,心亂如麻的雙手終於把平板電腦接上酒店的網路。綺華喜上眉梢,輕拍了雅秋的肩膀數次。雅秋立刻站起來,因兩張臉孔實在距離太近,他擔心有人可能會情不自禁,不自覺地送上感謝的香吻。

雅秋跟著走至大床,他掀開被子,然後坐下床舖,背倚在床頭板,拿起他的智能手機在上網。他不時望向坐於床尾對著書桌的背影,心想:妳不要禍我做不成正人君子,我是不願意離婚的。雅秋就在憂懼和恐慌中躺下床被,進入了教他煎熬的夢鄉。


子夜時分,側身而睡,背向著綺華的男兒轉身,他的被子隨之被自動調整,因綺華剛鑽進被窩,所以她伸手助雅秋蓋好被子。但雅秋太過疲累,他沒有察覺有何不妥。

凌晨時分,雅秋欲再轉身時,他張開眼睛少許,才發覺房間漆黑一片。甚麼?為何綺華關掉浴室的燈光?這不是他們的習慣。突然之間,他感到貼著自己胸膛的長條型攬枕有所移動,他才稍為清醒一點,想弄清楚究竟是甚麼一回事,致使他伸手誤摸側身而眠、面向著他的綺華的胳膊,恐懼之情頓時浮上心頭。

待了片刻,他伸手至綺華背脊後的床舖,企圖尋回失蹤的長條型攬枕。但被窩裡的搜索卻擾攘熟睡的人兒,憤怒的語音從貼著他胸脯的嘴唇傳出:『你在搞什麼鬼呀?』

理直氣壯的語氣傳至綺華的耳孔:『我在找尋長條型攬枕呀!』

一隻不客氣的胳臂,隨之推開雅秋的手臂。晦氣的手掌,跟著拿著剛剛被推開的胳膊,把他置放在她的纖腰處。被安置於綺華腰部的胳膊,隨即被一隻玉臂壓在上面。他再度移動,就可能會受到懲罰。

過了一會,微微的鼻鼾聲跟著輕輕地震動雅秋胸部的睡衣。他思索了片刻,昨夜臨睡前,他是刻意把該條長型攬枕放在被窩作欄杆的,卻不知道欄杆何時被移去。如今大家也有睡衣蔽體,又不是玉帛相依,他依然是正人君子。正人君子就在自我圓釋中,徐徐地進入了夢鄉。

清晨時分,仰面而睡的男兒,他甦醒少許,感到自己的胸膛放著一隻嬌臂,而且臉頰和肩膀之間,被一張柔臉依偎著。雖然房間仍然是漆黑一片,但他憑藉感覺也知道是甚麼一回事。此刻他心裡在祈求,黎明快點兒到來。


心理學家指出,激發人們情慾的是心潮澎湃的情緒起伏。情況猶如一位每天只可飲兩杯咖啡的男人,倘使他連續飲了五杯咖啡,就會心跳加速和精神恍惚,此時若出現一名教他悅目的女人,他就會馬上動情。綺華對乘坐直昇機,內心感到動蕩不安,已經使她心潮起伏波動。雅秋伸出安慰的胳膊,就猶如向熱油點火,一觸即燃,而且給了綺華一個訊息:雅秋是主動的,她沒有誘惑雅秋。晚上他們一同去欣賞法國紅磨坊上空秀,無上裝的表演又再震動了綺華保守的神經。致使綺華臨睡前,她走進浴室洗澡後,離開浴室時,刻意熄滅浴室的燈光。她走至床邊,掀開被子準備躺下床就寢的一刻,毫不猶豫地取去雅秋放置在被窩裡的長條型攬枕。綺華躺下床後,她伸手把床頭櫃的檯燈關掉,此時雅秋正好轉身向著她,她就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床上,嘗到她成長後,生命中的第一次與男兒摟抱,教她心潮澎湃的情緒得到了慰藉。

待續……

6 則留言:

  1. 大峽谷? 我喜歡小陰溝多啲噃

    回覆刪除
  2. 佛爺:

    呢篇真係好激情喎,咁多景點,睇到我精神恍惚。

    心理學家指出,激發人們情慾的是心潮澎湃的情緒起伏。情況猶如一位每天只可看兩段咸故的男人,倘使他連續看了五段咸故,就會心跳加速和精神恍惚,此時若出現一名教他悅目的女人,他就會馬上「動L」。

    回覆刪除
  3. 卡臣:

    乘坐小型飛機遊大峽谷,刺激過「小弟弟」到小陰溝探險呀!嘻嘻!

    回覆刪除
  4. 世純:

    唔駛睇鹹故咁麻煩,去金鐘或旺角食吓胡椒噴霧,一樣會心潮澎湃,跟住就會走入帳篷「爆營」。嘻嘻!

    我唔喺講笑,越動盪嘅地方,人人心神恍惚,爆房、爆床、爆營等喺最多嘅!所以,金鐘和旺角的佔領區,「有衝突」嘅晚上,「爆營」嘅次數一定高過「無衝突」的夜晚,因情緒高脹之後,無論喺男或女,也想「爆營」。如果佢哋無避孕,明年今日,香港未婚媽媽的數量,應該會高咗少少。

    回覆刪除
  5. 佛爺:

    鹹故可以亂睇,營唔可以亂爆o架。

    前兩日有單新聞,一名「女子」喺旺角佔領區聲稱遭警察用警棍打穿頭,點知後嚟畀你踢爆係男人。

    呢鑊真係花木蘭代港人佔中喇,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 雙兔同佔旺,安能辨他(她)是雄雌?

    如果我因一時情緒高漲而上錯基,咁咪變咗「搞屎棍」,no way喇。

    回覆刪除
  6. 世純:

    哈哈!睇完你嘅「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 雙兔同佔旺」。我跟住上網睇新聞,先知道原來「陳小姐」喺「練先生」!頂!

    哈哈!情緒高脹,唔會搞錯「基」㗎!戰亂地方嘅出生率特別高㗎!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