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10月29日星期三

心疼慾絕(十一)隱愛匿慾咫尺情


心疼慾絕(十一)隱愛匿慾咫尺情

旅行團的團友踏上旅遊巴士時,已經接近中午時分。這些走馬看花華人旅行團,蜻蜓點水式的遊覽,也教維華感到歡欣。他們很快便到達三藩市唐人街的酒樓吃午飯。

午飯之後,他們繼續一段猶如流星掠過地球般高速的遊覽,綺華顯得更為雀躍,一頓平凡的午膳,使綺華在團友中,名正言順地成了雅秋的女朋友。致使去到不同的旅遊景點,雅秋幫其他伴侶拿相機拍照後,他們也跟綺華和雅秋拍合照,這是十分自然的行為。

傍晚時分,旅行團返回三藩市機場,然後再乘坐內陸客機前往洛杉磯。此程短暫的飛行,綺華滔滔不絕地談著三藩市的金門大橋和漁人碼頭等景點,她的精神狀況似是初次被男兒邀約出外似的。雖然旅行團的團友也是陌生的臉孔,但這群新相識的朋友,已經把他們倆視作為一對戀人了。

航機降落洛杉磯國際機場,他們乘坐巴士至酒店的路途上,雅秋以Whatsapp發了一個訊息給他姊姊雅卉,通知她到酒店接他。怎料雅卉著他留在酒店,而她會到酒店的咖啡室見雅秋。

旅行團到了酒店,辦妥了入住房間的手續,他們走進房間,有點兒不捨的臉容問雅秋:『雅卉何時來接你離去?』

遲疑了一會,雅秋才回答:『我忘記了跟雅卉說我是參加旅行團,她知道後,說來酒店咖啡廳見我。』

詫異的臉蛋思索了一會才開腔:『那你今晚不會去她家裡住?』

似是不知如何作答的臉龐回應:『我也不清楚。』待了一會,雅秋才再度說話:『妳先睡吧!若果我會離去,我便會返房間取回我的行李箱,否則,……』

雅秋沒有繼續說下去,但綺華領悟到他的下文。

差不多兩個小時後,雅秋回到酒店的房間,浴室的燈光依然亮著,而其中一張大床傳來鼻鼾聲。雅秋梳洗後便躺下另一張大床就寢,這是他們倆第一次「橫置」在房間,而不是分別睡於一張雙層床。


翌日清晨時分,預定的起床時間未到,天色還是深藍色,綺華已經甦醒過來。她側身躺著,看著也是側身而睡,臉向著她的雅秋。二人相隔著一個床頭櫃的距離,但以亞洲酒店的空間,這個距離是較為遠的。因北美洲酒店的房間,以亞洲酒店的尺度,是置放了兩張雙人床了。


浴室傳至的光線,教雅秋張開雙眼時,兩張嘴唇互相向對方說早安。

沉靜了一會,雅秋才開腔:『昨晚我跟姊姊和姊夫在咖啡室坐了一個多小時。我姊夫的雙親發生爭吵,他母親走了到他們家裡暫住,情緒十分激動,所以我姊姊著我昨夜不要到她家裡。』

思索的臉孔問雅秋:『那麼,你是否今晚才到她家裡住?』

平和的語調回應綺華的詢問:『我今晚會跟姊姊一家人吃飯,但是否會在她家裡渡過,現在還未曾知曉。』

禁不住的笑容綻放自綺華的臉蛋:『那麼我們今天可以一同去迪士尼樂園遊玩。』

雅秋微微點頭。從語氣和朦朧的臉容,在微亮的床舖之間,雅秋也可感知道綺華內心的喜悅,他沒有再作聲了。

歡欣的臉孔跟著對雅秋說:『我先去浴室梳洗,你休息多一會吧。』

話畢,綺華便掀開被子坐在床邊,她跟著站起來,步離了床被。雅秋轉身至平臥姿態,看著穿著睡衣的背影站立在對著他床尾擺放行李箱的架子處。綺華從行李箱取出衣褲,她隨之走進浴室梳洗。浴室門被關上後,房間頓成漆黑一片,雅秋才閉上雙目小休。


大半天的遊玩,教綺華陶醉在夢幻的二人世界裡。在色彩繽紛的機動遊戲中,歡樂音色的小天地裡,綺華的心態完全代入了虛幻的境界中,她以為自己跟雅秋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雅秋也被綺華忘我的喜悅所感動,他不時伸手扶著綺華的胳膊,輔助她走上和離開機動遊戲。

傍晚時分,雅秋去了跟他姊姊一家吃飯,綺華獨個兒在酒店附近的商場閒逛。白晝的喧嘩,晚上的平靜,成了強烈的對比。此時綺華意識到,倘若她被雅秋的姊姊雅卉見到,後果會不堪設想。

晚上九時多,綺華心煩意亂,因她不知雅秋今夜的動向。她返回房間取了平板電腦,然後走回酒店大堂,於一張沙發椅坐下。酒店大堂的人流和噪音,分散了她的注意力,比她獨個兒瑟縮在房間來得舒服。

綺華以平板電腦上網了十多分鐘,她抬頭時見到雅秋、雅卉和一位三至四歲的男孩走向電梯。她立刻心裡有數,雅秋是返回酒店取走他的行李箱,然後到他姊姊家裡。

過了不到半小時,雅卉和男孩從電梯走出,他們步向酒店出口。綺華頓覺詫異,她看著雅卉和小孩消失後,馬上站起來走往電梯。

綺華走至她的房間,她輕拍了房門一下。待了片刻,她才自己打開房門,見到雅秋正步向她。

綺華把房門關上後,隨意的語音對她說:『我以為是我姊姊跟外甥返回來。』

疑惑的臉蛋問雅秋:『為何你帶他們來房間?』

雅秋輕鬆地回答:『我們吃完晚飯,姊夫駕車送我回來,我外甥突然要去大便,姊姊便說要帶他上我的房間如廁。』

愕然的眼神即刻問雅秋:『你姊姊沒有問你跟什麼人同房嗎?』

莫名其妙的臉容反問綺華:『我早已經跟她說過,我跟一位單身男團友同房,她問來做什麼?』

綺華頓露奇異的目光:『浴室放了女人護膚品喎!你姊姊沒有留意到嗎?』

若有所思的臉龐待了一會,他才吐吞地說:『怪……怪不得姊姊從浴室出來,她的神情有點兒怪異。』

此刻綺華才意識到,為何雅秋沒有跟妻子同行,雅卉不會覺得奇怪?但她不願意問雅秋,他是如何跟雅卉解釋,他沒有與妻子一起旅遊的原因。然而,沉默的相對並沒有僵持太久,房門傳來敲擊的聲音。雅秋臉露疑問的神色之際,綺華便看見一個女人手袋放在行李箱架的行李箱上,她立刻伸手示意雅秋轉身張望。雅秋即時知道他姊姊留下了包包。

雅秋隨即在綺華耳邊細語,然後輕輕打開衣櫃門,讓綺華躲進去。

衣櫃門被輕輕關上後,雅秋若無其事地打開房門,雅卉向他說:『我可能留下了包包在這裡。』

雅秋故意轉身望向房內,他跟著走向行李架,以便取雅卉的手袋。在同一時間,雅卉踏進房內,她立即把房門關上。雅秋拿起他姊姊的包包,轉身步至雅卉面前。雅卉從她胞弟手中取過手袋後,她跟著伸手指向浴室內的護膚品,臉向著雅秋:『剛才我的小兒子在,我不方便問你,你是否跟采楓的婚姻亮起了紅燈?』

若無其事的臉色再掩蓋不了他內心被揭開的憂慮,雅秋躊躇了一會才回答:『沒有。』停頓了一刻,他繼續說:『我們只是在生活上磨合有困難。』

嚴肅的眼神再問雅秋:『你說采楓恐懼乘坐長途飛機,所以才沒有跟你同行。其實是否你不願她與你同遊?』

沒有遲疑的嘴巴即刻回答:『我不是一位花天酒地的男人,並不是故意拈花惹草的。』

雅秋問非所答,他不願意對胞姊透露采楓不與他同行的原因,但雅秋也不想雅卉以為他是一位花花公子。

似是不須要思索的嘴口隨之問雅秋:『你是指那位女生向你獻媚?』

雅秋不知如何作答,他默然不語。但雅卉並沒有就此罷休,她繼續追問:『你對她沒有好感,怎會跟她一起越洋?我的猜測是否對?』

尖銳的問題刺中了雅秋的心房,教他如何作答?況且,衣櫃裡的女人,在聽著他們兩姊弟的對話,承認或否認雅卉的猜測,也會對藏匿於木板後的心靈做成莫大的衝擊。

困窘的臉容沒法子回答,雅卉再以嚴詞厲色對胞弟說:『你最好不要「搞出人命」(使女人懷孕),否則她不逼使你離婚才奇怪。』

不假思索的嘴巴即時回應:『妳放心,我絕對不會「搞出人命」(使女人懷孕)的。』

半信半疑的眼神凝視著雅秋一會,她不打算追究下去。雅卉正欲轉身離去時,她突然問雅秋:『我的大女兒已經八歲,小兒子也三歲。我想作一點進取的投資,作為他們將來的教育基金。你結婚那天,采楓的表姊綺芳跟我說她是一位基金經理,若果我對投資有甚麼疑問,可以請教她。我當時不以為然,現在才想到要找她,但我貿然在「臉書」跟她打招呼,似乎太過唐突,因我跟她只有一臉之緣。你可否幫我先告訴她我的意向?』

雅秋見他姊姊沒有為他有美伴遊的事而迫他至牆角,他心情放鬆了許多,馬上答應雅卉的要求:『這是十分容易的事情。』

雅卉跟著隨意說:『綺芳是一位事業心重的女人,她沒有結婚也不足為奇。但她妹妹樣貌標緻,身材婀娜,為何沒有嫁人?她可能性格怪異,或受過失戀的打擊,或可能鍾情了一位有婦之夫。』

話畢,雅卉便轉身向著房門,幸好她沒有期望雅秋回應她意隨心發的說話,否則雅秋又要面對尷尬的局面。

雅卉欲打開房門之際,她背後傳至要求的語音:『妳不會把今晚知道的事情告訴爸媽吧!』

房門隨之被打開,踏上走廊的腳步轉身少許,從容地對雅秋說:『你明天跟旅行團去拉斯維加斯吧!搬來我家住也沒有意思。』雅卉停頓了一會,跟著慨嘆地說:『我希望你激情過後會冷卻下來。』

雅卉沒有等待雅秋回答,她便轉身揚長而去。雅秋踏出房門,看著姊姊的背影消失在電梯大堂的轉角,他才返回房間。房門被關上之後,衣櫃門就被拉開。


沉重的臉色凝視著雅秋的臉龐,雅秋欲言又止,他找不著任何藉口去打開二人的話題,雅秋的腦海變成一片空白。待了片刻,一隻欲解除悶局的手掌推開雅秋,然後走進衣櫃對著的浴室。

浴室門被關上,雅秋躊躇了一會,才返回書桌坐下,跟著取出智能電話,以Whatsapp發訊息給綺芳,告訴綺芳他姊姊欲找她問一點投資的事宜。

一個坐於書桌,一個坐於廁板,他們倆位於不同的空間,但同時也在思考著,究竟雅卉遺留下了包包,是故意還是無意的。

過了一會,綺華從浴室出來,她走至行李架前,跟著打開自己的行李箱,取了衣褲後便返回浴室梳洗。坐於書桌的男兒沒有望向她,因他依然沒法找到開腔的話題。

綺華梳洗完後從浴室出來,她把更換出來的衣服放回行李箱,然後走至自己的床躺下。雅秋待了一會,他站起來走至房門,把燈光熄滅,然後從自己的行李箱取了衣衫,便走進浴室梳洗。

從浴室出來,雅秋留下浴室的燈光。他取出電子書,然後走至書桌坐下閱讀。電子書發出的白光,照亮了心不在焉的臉孔,他背後床上的人兒,側身而睡,背向著另一張床,其實她並未入夢。


遠在天邊,近在咫尺。情繫心底,愛結靈谷。但他們卻被雅卉突然的返回而使這段隱蔽的戀情浮現出來,暗戀匿愛,本可衝破道德的枷鎖,使他們倆的旅程合理化,為的只是參加綺芳和迎梅的婚禮。然而,世上不時就會發生節外生枝的事情。

側身躺在床上的人兒,她在咀嚼著雅秋跟他姊姊於衣櫃門外的談話。雅秋並不知道,綺華是知悉他妻子采楓經常紅杏出牆的,所以雅卉並沒有洞悉到雅秋說他跟采楓「磨合有困難」的意思,但綺華卻揣測到一點眉目。而且,綺華自己沒有避孕,為何雅秋如此肯定他不會使同遊的女人懷孕?莫非雅秋早有避孕套隨身?

半小時後,雅秋也走至床邊躺下。他也是側身而睡,背向著綺華。情和愛,於漫漫長夜的房間裡,是隱匿了,此刻雙方也不願意面對,只是二人夢中的境界而已。


翌日清晨,綺華梳洗後,她從浴室走出來,雅秋也睡醒,他坐於書桌操作著智能電話,二人機械性地打招呼。雅秋隨之走進浴室梳洗,綺華把衣褲放回行李箱,跟著把行李箱鎖上和放在地上。因他們吃早餐前,要把行李箱放出房門外,讓酒店服務員來收取,然後搬上旅遊巴士。這天上午他門遊了直銷中心和精品店後,便會直接去機場。

雅秋梳洗完後,他從浴室出來,把衣物放回行李箱,然後把行李箱關上。坐於床尾的綺華跟著站起來,她走經雅秋的身邊至房門。房門被綺華打開後,雅秋便拖著兩個行李箱走出房間,他跟著返回房內,再把兩個手提行李箱拖出房門外。兩雙腳步跟著沉默地走往電梯大堂,大家已不須要言語的溝通,昨夜雅秋的姊姊經已改變了雅秋原先不去拉斯維加斯的計劃。

他倆到達酒店的餐廳吃自助早餐,在走向一張檯子時,正好遇上站立在其中一張餐桌旁的兩位男團友在交談,其中一位男團友手拿著一部高檔單鏡反光數碼相機,他在炫耀著自己所拍攝的照片。他見到雅秋經過,馬上著雅秋停下腳步,看他數碼相機中的傑作,而綺華就繼續走向餐檯坐下。

三個男人在發表了一番攝影高論後才散去,雅秋走至綺華坐下的餐桌,見到他自己檯面的位置已經擺放咖啡、果汁和雞蛋香腸等食品,他臉露尷尬的神色。

雅秋坐下後,有點兒侷促的表情對綺華說:『謝謝你幫我取了餐飲啊!』

微笑的嘴唇回應他:『你還知道要吃早餐,我以為你們三個男人吃照相機便可果腹了。』

雅秋隨之笑起來。他們吃著早餐時,一些路過他倆桌子的團友跟他們打招呼和閒聊數語,才逐漸打破了昨夜雅卉離去後,他們二人所凝固的沉靜。團友再把他們視作一對的社群氣氛,教綺華於早餐結束後,開始活躍起來,釋除了昨夜雅秋姊姊嚴肅說話的疑慮。

這天上午的暢遊雖然他們倆有說有笑,氣氛甚為歡樂,似是無拘無束的交談,但兩人也沒有討論雅卉昨夜折返房間是否刻意的所為。

中午過後,旅行團的巴士駛至洛杉磯機場,他們登上飛往拉斯維加斯的內陸航機。飛機離開停機坪,在排隊進入跑道時,綺華是喜出望外的,因雅秋沒有中途離隊,而是全程陪伴著她。

天色晴朗的下午,航機衝上高空後,綺華不時望向窗外,她留意到飛機渡過一連串山脈後,便是半沙漠的地帶,她跟著告訴雅秋這些奇異地理的變化。雅秋隨之跟她解釋,因太平洋的潮濕海風吹過洛磯山脈後,已經變成乾燥的氣流,造成沙漠地帶。而拉斯維加斯所在的內華達州,本是貧瘠地方,但創意和智慧,就把她發展成為聞名世界的賭城和娛樂中心。


航機於建築在半沙漠的跑道降落。踏出了機艙,已盡見賭城本色。旅行團的巴士經過五彩繽紛的街道,到達了一座巍峨屹立的酒店。大家各自取了行李箱走至酒店大堂,等候旅行團領隊分配住房。

雅秋從領隊手中接過住房入門卡後,坐於不遠處看管著行李箱的綺華,見到領隊交了住房卡給雅秋後,向雅秋眨一隻眼。雅秋回到綺華面前,綺華沒有避忌地問雅秋:『為何領隊向你眨眼?』

雅秋隨意地回答:『我也不明白。他說友安著他有甚麼好事,也要關照我喎!』

話畢,綺華便站起來,他們隨之拉著行李箱走往電梯。二人走至他們獲分配的房間,雅秋打開房門,把行李箱搬進房裡後,兩對愕然的眼睛也停留在房內獨一無二的大床上。


兩張沉默的臉孔沒有望向對方,直至雅秋的智能電話發出了一下短促的聲響,雅秋從褲袋取出電話,他看了電話的螢光幕一會,才臉轉向站立在他身旁的人兒:『我姊姊說綺芳已主動在「臉書」跟她聯絡。』雅秋停頓了一會才有感地說:『妳姊姊處事態度真是非常進取。』

胡思亂想的臉容才轉向雅秋:『你姊姊處事更為周到,故意留下包包來證實她的懷疑。』

躊躇了一會,歉意的眼神對綺華說:『對不起!這是我大意,我不應該帶雅卉和外甥返回房間。』

綺華只是順著雅秋稱讚她姊姊的說話,從而道出她的推測,她並不是要責怪雅秋的魯莽。綺華跟著轉話題:『我們去吃晚飯吧!』

旅行團到了一家中餐館,他們佔用了數張大圓檯。當花旗蔘雞湯放下檯面,不少團友又在發表高論,說北美的正牌花旗蔘也賣了到中國大陸,北美洲華人餐館侍奉的花旗蔘,其實是從中國大陸進口的低檔產品。高談闊論的氣氛扯走了今夜綺華要與男兒同床的憂慮,她也不時參予花旗蔘的爭論。或許,這是壓抑她憂懼情緒的靈丹妙藥。


晚飯後他們漫遊賭城大道,於五光十色的建築物處停留,雅秋為綺華拍攝了很多照片。綺華的心境漸漸陶醉在脫離現實的霓虹燈夜色之中,她欲永遠留在一處不是現實的虛幻天地裡,樂而忘返。然而,雅秋卻誤以為綺華懼怕返回酒店。

忘情的腳步,她的背肩突然被一隻伸出的胳膊跨越,雅秋的手掌隨之按著她的另一邊上臂,他臉轉少許向著她,勸導的語音傳進了她的耳朵:『夜了。我們返回酒店吧!你可以放心,我是一名正人君子,今晚跟前兩夜相同,不會發生任何事故的。』

呆了的臉蛋在霓虹燈的光線照射下,依然望向前方。若果不是雅秋重提酒店房間只有一張大床的事,此刻綺華根本不會想起。然而,綺華是極不願意與雅秋今夜共赴巫山的。既然雅秋把她的疑慮說了出來,她就順水推舟問雅秋:『倘若你今晚做不成正人君子,我怎麼辦?』

凝視著七彩繽紛臉孔的眼睛立即對她說:『我會跟采楓離婚。』

愕然的臉容才轉向雅秋。凝重的眼神躊躇了一會才開腔:『我肩負不起這個罪責。』她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親朋戚友只會責怪我,而不會斥責你。』

微笑的臉龐隨即向綺華說:『妳不用如此嚴肅對待我的誓言,我只是要給妳一項保證,我是不會越軌的。』

話畢,跨越綺華背肩的胳膊和按著她上臂的手掌便使了一點力,他們二人便猶如環繞著兩人之間的一根軸柱旋轉了半圈,然後朝著他們所住酒店的方向前行。這時按著綺華肩臂的手掌也放下,他們二人回復了沒有肢體接觸的同行狀態。

待了片刻,向著前方的其中一張臉孔開腔:『我沒有投訴你的胳膊不是正人君子,為何他如此拘謹?』

思索的臉容沒有望向綺華,只是剛放下的胳臂,重返綺華的肩背。雅秋放下他的胳膊,是他擔憂綺華可能會以為他的承諾是虛假的,但綺華含蓄的默許,教他釋除了疑慮。而且,綺華衝口而出的顧慮,也讓雅秋知悉,她只要求與他保持有情無慾的戀人關係,並沒有渴望取代采楓的位置。

待續……

8 則留言:

  1. 佛爺:

    你呢篇個題改得好貼切喎,講盡綺華嘅內心同埋現實環境。佢隱藏住對雅秋嘅愛,又匿埋愛慾,但大家最後瞓埋同一張大床,近在咫尺。

    你出上聯,我嘗試用下聯嚟估吓雅秋用咩實際行動回應:「揭竿露械連綿精」

    回覆刪除
  2. 世純:

    哈哈!你的下聯真是非常精湛,好笑得來很有意思。這個故事將來的發展,是由守身如玉的綺華「揭竿」的。你用「揭竿」一詞,十分吻合隨後的情節發展.嘻嘻!

    回覆刪除
  3. 佛爺:

    揭竿起義要流血O架喎,莫非綺華當天M到,雅秋佢衝紅燈。 :p

    回覆刪除
  4. 世純:

    哈哈!頂你唔順,「衝紅燈」都比你諗到來比喻,笑死我!不過,呢個故事,在床上也是有「法治」的,所以「揭竿」,只會流「精血」,唔會流「經血」的。嘻嘻!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佛爺:

      咁你呢個故事應該唔會喺香港發生喇,呢度有d人話「法律第二」喎。

      如果雅秋以「做愛抗命」為理由,大條道理漠視「床上法治」,係可以插到綺華慾仙慾死、血流成河的。

      刪除
  5. 世純:

    哈哈!「做愛」都可以「抗命」,咁「自瀆」豈不是可以「轉運」?嘻嘻!

    「床上」漠視「法治」,分分鐘「床後算帳」!嘻嘻!

    回覆刪除
  6. City of Angels....正喎!天使之城,好多天使

    回覆刪除
  7. 卡臣:

    我覺得魔鬼好些,尤其是女淫魔!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