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10月17日星期五

心疼慾絕(十)哪個中女不懷春


心疼慾絕(十)哪個中女不懷春

忐忑的一星期過去,週日的早上,客廳響起門鈴的聲音,睡眼惺忪的男兒從房間走出客廳。他打開木門,從鐵閘的縫隙見到站立著的人兒,他立即清醒過來。

鐵門被打開,驚愕的語音問站立在鐵門外的女生:『為何妳突然來找我?』

靦腆的臉容隨之回應:『我一星期前以Whatsapp傳送了一個訊息給你,但你一直沒有回覆我。』

男兒緊張的神色才較為平靜一點:『妳說我如何安排在三藩市的住宿,妳也會接受,我便不再回覆妳了。因這一個星期我被公司的事情煩擾著,所以沒有理會其他事宜。』

含蓄的嘴唇待了片刻才再問:『我可以進來你家嗎?』

雅秋面有難色,綺華跟著說:『我看著采楓離開大廈去望彌撒,我才上來按動門鈴的。』

思索了一會,雅秋才回應:『妳到附近的大眾樂快餐店等待我,我梳洗後來找妳,怎麼樣?』

綺華點頭。她轉身走至電梯處,然後按動位於牆上的按鈕。電梯到達後,綺華臉轉少許看了雅秋一眼,憑藉女人的直覺,她感知道雅秋不是騙她離開,她才踏進電梯,雅秋隨之把鐵門關上。

大約半小時後,雅秋到達快餐店,他著綺華一同離去,以免遇上相熟的左鄰右舍。靜寂的腳步走至一家較遠的粥粉麵店,他們才面對面坐下一張小桌子進食。

他們落單叫了食物後,雅秋主動開腔:『對不起!我沒有告訴妳,一切住宿的事宜也已經辦妥了。』

凝望著雅秋的雙眼,她早已經從采楓哪裡打聽到雅秋並不是去了外地,但她誤以為雅秋對她含蓄的訊息為之反感,以致沒有回應她的文字,而她也不願貿然再發訊息問雅秋,因她要當面問清楚他,究竟發生什麼事?此刻綺華是感到安慰的,至少她放下了一星期的忐忑不安。

早餐至中段,愁容逐漸被吹去的臉孔問雅秋:『今晨我胃口不錯,不如要多一碗粥,我們平分一起吃,怎麼樣?』

雅秋點頭:『我甚麼粥也吃,妳要什麼種類的粥也是可以的。』

綺華著侍者要了另一碗粥。片刻之後,粥放下檯面,綺華就平分該碗粥。她逐漸觀察到雅秋順應著她的提議,隨意的語調跟著問雅秋:『我們吃完早點後,不如出去逛一會,怎麼樣?』

雅秋即刻臉有難色。遲疑了一會,困擾的嘴巴才開腔:『我公司有很多工作未曾完成,準備今天留在家裡幹的。』

不假思索的嘴唇立刻回應:『你可以帶工作來我家做的。』

衝口而出的臉孔隨即垂頭吃粥,此刻她才感知道自己心底的慾望破繭而出,羞澀的雙目不敢望向坐在她前方的男兒。

看著垂頭的臉蛋一會,雅秋才吞吐地說:『我……我希望可以專心一點把工作快速地完成。』

經過思量的回答,原意是為了安慰他眼前垂頭的愧色,但卻是吐出了他的心底話,讓綺華知悉到,雅秋待在她家裡,會沒法子集中精神的。雅秋隨之也垂頭在吃粥,檯子便沉默起來了。

首先打破沉靜的是雅秋,他抬頭向綺華說:『采楓說妳和一位女同事一起去旅行,我準備跟采楓訛言我會去日本東京公幹數天,然後再從東京飛往洛杉磯,因我不能跟采楓說我們在同一天離開香港,采楓是會懷疑的。』雅秋的嘴巴停頓下來,詫異的臉容抬頭望著他,雅秋才繼續說話:『我打算提早一晚到妳家,然後翌日我們一起到機場,妳認為如何?』

喜出望外的臉龐覆蓋了詫異的臉容:『如此安排會較為方便。』

雖然雅秋沒有向綺華講及他們從洛杉磯回到三藩市後,住宿的安排細節,但雅秋願意提前一晚到她家渡宿,她就心裡有數了。

早餐完結後,雅秋便返回自己的家,綺華也約朋友出外逛街。雅秋是計劃跟妻子說他先到東京公幹,然後再去美國。但提早一晚到綺華的家,並不是他的原意。只是因為他拒絕綺華到她家裡完成公司的工作,綺華失望的神情,才教他想出給晨早到他家探訪的人兒一點兒安慰。


一個較為潮濕的晚上十時,一對男女踏出家門,然後走至位於街角的一家茶餐廳進食。臉露疲態的男兒沒有太多說話,因他經歷了數天的辛勞,要完成他在放大假前的工作。喜形於色的女生,卻在滔滔不絕地說著他們即將旅遊的景點,她並沒有理會男兒是否聚神聽她說話,因興奮的心情教她沒法子克制自己的情緒。

晚餐後他們回到家,雅秋躺在沙發椅,半開半合的雙眼看著電視螢光幕一會,他便去浴室洗澡。

從浴室出來,雅秋見到客廳放著一個打開了的空行李箱。此時綺華從睡房走出,詫異的臉容問她:『妳還未曾收拾行李?』

若無其事的臉蛋隨之回答:『我近日也非常忙碌,致使沒有時間整理行李。你的樣貌看似十分疲倦,你先去睡吧!』

雅秋跟著走進了綺華的睡房,他攀上了上層床,倒下不久便呼呼大睡了。綺華並沒有把房門關上,因她要從睡房的衣櫃搬出衣物至客廳,然後放進行李箱。與其言她留待最後一夜才收拾行裝,倒不如說她理智與情感的矛盾心理,教她不願跟雅秋在同一時間入房睡覺。

翌日早上,鬧鐘響起來,綺華按停了鐘聲,她又再入夢。片刻之後,雅秋從上層床下來,他去浴室梳洗,沒有喚醒在下層床熟睡的女生。

從浴室出來,雅秋返回睡房的床邊。遲疑了片刻,他伸手輕拍毛巾被覆蓋著的肩膀。睡眼惺忪的雙目張開,禮貌的聲音向她說:『妳要起床了,否則我們會誤點。上了飛機還可以睡的。』

綺華輕輕地點頭後,雅秋便走出客廳的沙發椅坐下,然後開啟智能電話上網。片刻之後,穿著睡衣的背影掠過他的眼簾,跟著走進浴室。


接近中午時分,一架波音777民航客機從香港赤鱲角機場的跑道起飛。坐於航機中部一節尾端雙座椅的一對男女,女方好奇地問:『這架航機大部份也是三個相連的座位,雙座位很少,竟然也會讓我們佔用了,真是奇怪?』

雅秋隨之回答:『哪裡會有如此幸運?我猜測是我的朋友友安的刻意安排。』

坐於窗戶座椅的綺華跟著臉轉向窗戶,看著漸漸遠離海面的景緻,她沒有作任何回應。雅秋重提了友安視他們倆是情侶的誤會訊息,教綺華不知如何回應才是。過了一會,綺華臉轉向望著前方的椅背,她閉上雙目在休息。

航機爬升至穩定的高度後,空組便開始遞上餐飲。二人開始進食時,他們才再度閒聊起來。此刻雅秋顧忌了很多,他不再說出會使綺華聯想到他們是情侶關係的內容,以免綺華難為情。

午餐結束後,綺華離開座椅去洗手間。她如廁返回座位時,雅秋拿著一本電子書在閱覽。他跟著站起來走出他的座椅,讓綺華走進她自己的座位。綺華看見電子書放了在座椅,她誤以為雅秋要去如廁,隨之對雅秋說:『很多乘客在排隊入廁所,你最好待一會才去洗手間。』

雅秋跟著回應:『我只是方便你走進座椅,沒打算去如廁。』

綺華聽後,她便隨手取起放於雅秋座椅的電子書,以方便雅秋坐下。

雅秋坐下椅子後,綺華把手中的電子書遞回給雅秋,她順口地問他:『我沒有用過電子書,可否給我介紹一下?』

雅秋跟著打開電子書,把它遞至與綺華之間的空間,滔滔不絕地述說和展示電子書的優點和功能。綺華願意聽他講述他的「旅行寵物」,他是感到自豪的。

雅秋逐一講解了電子書的功能後,維華隨意地問:『少年維特之煩惱,我好像聽聞過這個名稱,它是什麼小說?』

雅秋反問她:『妳有沒有聽過哪個少年不鍾情?哪個少女不懷春?』

綺華回答:『當然聽過很多遍了。』

雅秋跟著作較為詳細的解釋:『這是德國詩人歌德為少年維特之煩惱配上的詩文的前兩句。歌德的一位朋友戀上了一位已經訂婚的女生,他的朋友認知道該段感情是沒有結果的,友人後來吞槍自盡了。幾乎在同一時候,歌德自己也戀上了他摯友的未婚妻,但他就選擇了離開他鍾情的女人夏綠蒂。詩人離開了夏綠蒂後,他就花了一個月的時間,以他自身的情感遭遇去揣摩他吞槍而自殺的朋友的心境,塑造了「少年維特之煩惱」裡維特和綠蒂的靈魂,從而醫治他自己的情傷。這本被譽為是十八世紀最偉大的浪漫主義作品,雖然它在出版的第二年再版了七次,但它的傷感式結局受到主要是來自教會的強烈抨擊。……』


漫長的敘述,綺華只在聽到揚聲器的廣播後,才轉向窗戶,把窗戶上遮蔽太陽光的塑膠板關上,然後又臉向回雅秋,聆聽著他對少年維特之煩惱的描述。

過了一會,機艙的燈光逐漸變暗,讓乘客可以入睡,雅秋也把少年維特之煩惱的來龍去脈述說完畢。一直也是靜寂地聆聽著的綺華隨之開腔問雅秋:『你說後來很多作家模仿少年維特之煩惱的風格來寫小說,那麼,有沒有作家掉換了角色,模倣綠蒂的性格,但她卻戀上了已經訂婚的維特呢?』

直截了當的嘴巴沒有遲疑便回答:『這個我不知道,或許是有的。』

話畢,看著別有用心眼睛的臉孔即時轉面,望向他前方的椅背,他領悟到綺華問題的潛在意義,所以他不願意再說話。待了片刻,他站起來去洗手間。

如廁後返回座椅的雅秋,他見一位彎腰在他座椅的空姐站直了軀體,然後走向機艙的前方。

雅秋走至他的座椅,才見到他與綺華座椅之間的扶手被推高至椅背的位置。他坐下自己的座位,不打算開腔問綺華為何她要這樣做,以免自討尷尬。綺華的眼睛閃過了雅秋的側臉一下,她跟著拿起薄氈子,蓋在她自己身上,然後合上雙目入睡。畢竟她昨夜才睡了數個小時而已。

雅秋拿起電子書,開始閱讀起來。其實他心不在焉,目向電子書,心在彼鄰的座位。他欲把與綺華之間的座落扶手放回原位,但他思行不一,沒法成事。

過了一小時,雅秋把電子書合上,他也蓋上毛氈子入睡,二人也進入了夢鄉。


航機在高空遇上氣流,以致震動得非常厲害,機長在揚聲器中呼籲乘客扣上安全帶和返回座位。雖然他們二人早已扣上安全帶,但機艙的震蕩和揚聲器的聲浪也把他倆吵醒。倚偎在男兒肩膀的頭顱立刻離開少許,尷尬的眼神看著臉轉向她的臉蛋,憐憫的眼神,停留在昏暗座位欲再依枕的臉龐上。兩對近距離凝望的眼目,熱力徐徐地蒸發了兩張臉孔之間的空氣,使一顆仍然疲倦的頭顱,沒有阻力地再度躺依一處教她舒適地入睡的肩膀。

雅秋望回前方的椅背,他默然相許地借出自己的肩膀,是對是錯,在光線暗淡的機艙裡,已經不是由理智去判決了。

若干小時後,機艙的燈光逐漸地亮起來。依偎著雅秋肩膀的頭顱,她的軀體也移回自己的座位。直至空姐遞上兩包濕毛巾,他們以毛巾清洗臉部後,雅秋望向容光煥發的臉蛋,他才開腔說話:『看妳的樣子,應該是睡得很好。』

喜悅的笑容隨之回應:『這要拜你的肩膀所賜。謝謝你!』

沒有忌諱的致謝,教雅秋道出顧慮著的問題:『我們今天的旅程開始,若果有團友問及我們的關係,妳希望我如何回答?』

思考的嘴唇待了一會,才想到了迂迴的回應答案:『我不介意在這個旅程中,飾演戀上了已訂婚維特的綠蒂。』

雅秋凝視著自信的臉龐。待了一會,他微笑起來:『妳的頭腦轉得頗為靈活,我要思索一會才明白。』


兩個小時後,航機降落三藩市國際機場。

飛機停泊穩定之後,乘客紛紛解開安全帶,然後站起來走出行人通道。雅秋打開座椅上行李架的蓋,他先幫坐於他們前面座位的一對長者夫婦取下他們的手提行李,這對長者夫婦也是他們的團友。他們在香港上飛機時,也是雅秋幫助他們把手提行李放上行李架的。

全部手提行李卸下行李架後,大家在等待離開機艙,男長者便向雅秋道謝,女長者跟著伸手指向站立在雅秋身邊的女生:『她是你什麼人?如何稱呼呀?』

雅秋早有心理準備,他從容地回答:『她是我的女朋友,名叫綺華。』

乘客陸續走向航機的前方,以便離開機艙。綺華跟隨在雅秋的背後,情不自禁的喜悅臉容,毫無羞愧地全然流露,因雅秋的背脊,是感知不到她的歡欣的。

待續……

6 則留言:

  1. 哪個中女不懷春,那有壯男不好性

    雅秋同綺華瞓上下格床,玩男上女下床戰乎?人前扮情侶,人後係咪都做情侶做的事先?

    回覆刪除
  2. 那有壯男不好性 那有慾男不射精

    回覆刪除
  3. 世純:

    「雅秋同綺華瞓上下格床,玩男上女下床戰乎?」
    哈哈!你喺唔係從一個西洋鹹濕笑話演繹出嚟嘅?

    呢個笑話喺,有一個女人同人講,佢十四歲嘅時候問阿媽,乜嘢叫做男上女下呀?

    阿媽回答:即喺男人瞓上架床,女人瞓下架床囉!傻女!

    佢阿媽嘅解釋,就誤咗佢一世喇!佢以為同男人同房,男人就要瞓上架床,女人瞓下架床,咁就喺行房喇!

    另外,我呢個故事,雅秋和綺華本來可以只喺心靈相通,但最後被「迫上巫山」。不過,宜家唔講得點解住。嘻嘻!

    回覆刪除
  4. 卡臣:

    哪個壯男不養性?哪個慾男不蓄精?嘻嘻!

    回覆刪除
  5. 佛爺:

    迫上梁山就聽過,迫上巫山咁搞鬼??唔通係講水滸精雄「及時乳綺華」、「至多精雅秋」?

    哪個慾男不蓄精?哪個慾女不愛性?

    回覆刪除
  6. 世純:

    嘩!乜你水滸傳都可以咁靈活運用!「精」雄、及時「乳」、至多「精」,笑死我!

    綺華本來可以「滴精不沾」,但為了……,唯有「破處尋舟」,「咕柱一揸」。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