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8月26日星期二

心疼慾絕(三)假作真時假亦真


心疼慾絕(三)假作真時假亦真

週六的下午,綺華踏進了一家髮型屋理髮。雖然她自己整裝待發,但卻沒有告知雅秋要穿著什麼服飾,因她並不敢開口管理雅秋的衣著,雅秋始終是一位掛名男伴。

近傍晚時分,綺華已經回到家。她正在房內上妝之際,門鈴響起來。綺華走出客廳打開大門,一名穿上筆挺西裝和皮鞋的男生向她說:『我跟隨其他人進入大廈,所以沒有按動大廈門前的對講機。』

綺華喜上眉梢地讓他進入住宅。男生拖著一個手提行李箱踏進客廳,綺華意識到他跟妻子訛言出門公幹,以便今晚不用趕著離開派對。

大門被關上後,綺華對男生說:『你坐一會吧,我化完妝便可以出門。』

綺華走回房間,她慶幸雅秋不是穿著了T恤和牛仔褲,否則她真是感到為難,莫非她責怪雅秋衣著不配晚宴的服飾?

裝扮完的綺華,她走出房間,向坐在沙發椅垂頭玩著智能電話的男生說:『天氣預告今晚可能會下毛毛雨,我拿一把小型「縮骨傘」(伸縮傘、折疊傘)便可以,你不用拿雨傘了。』

雅秋便站起來,他們跟著離開綺華的家。二人走進稍為擠迫的地鐵車廂內,面對面站立著,兩人也以一隻手掌握著同一條垂直金屬柱。

列車開行後,綺華向雅秋說:『我忘了跟你說,今晚的宴會是不會太夜結束的,誤你要帶同手提行李箱出來,而且你又不能回家。』

雅秋平和地回應:『不要緊的,我明晚真的要出門,只是提早一天離家而已。』

綺華就思索著是否試探一下究竟雅秋可會知悉在他出門公幹時,采楓所幹何事?然而,她的眼神卻被雅秋誤會,以為綺華想對掠奪了他跟采楓相聚的時刻表示歉意,雅秋欲扯開綺華的思緒。

似是漫不經心的嘴巴隨之以開玩笑的口吻問綺華:『妳戴著的珠鍊是真的還是假的?』

綺華微笑了一下:『莫泊桑《首飾》裡的女主人翁,她去參加盛宴所戴的項鍊是真的或是假的?』

詫異的臉蛋大笑了一下:『我料想不到妳如此快便可用《首飾》來作譬如,妳的回答頗有幽默感。』

綺華臉露得意的笑容,她趁機稱讚雅秋:『這是因為你對《首飾》的內容講得十分詳盡。』

雅秋被綺華稱讚之後,臉露喜悅之色:『但妳還前衛過《首飾》的女主人翁,連男伴也是……。』

雅秋頓時住了嘴,他意識到自己講了不恰當的說話。但綺華沒有臉露不悅之色,她隨之為雅秋的尷尬而解困:『《首飾》裡的項鍊後來是真的,所以我將來的男伴也可能會是……。』

綺華也沒有講完她的說話,因她怕雅秋誤會,以為她欲搶奪表妹的夫婿。

兩人沉默地看著對方一會,跟著露出會心微笑。雅秋於一頓短暫早餐裡對《首飾》的正經講述,卻被綺華用來作了輕佻的闡釋,這是雅秋意想不到的。然而,二人的會心臉容,卻使綺華忘記了她要試探雅秋的圖謀。

列車到達了他們目的地,離開了地鐵車廂,雅秋隨意向綺華說:『西方的名人或政要,給人指控性騷擾,他們也以女伴挽著手臂出席公開活動來作戲擾亂人們的視線。若果妳認為有需要,我不介意妳這樣做。』

綺華臉轉少許,她瞄了雅秋的臉蛋一眼,跟著望回前方,然後似是自言自語地說:『但現在是我被指責性騷擾喎!』

兩人踏進酒店的宴會廳,綺華見到她上司妻子芙娜的背影站在遠處,芙娜正在轉身而行,綺華突然伸手挽著雅秋的胳臂,他們便朝芙娜的方向而走。綺華認同了雅秋的造作建議了。

芙娜見綺華與一名男生跨胳膊而至,喜形於色,她主動問綺華:『如何稱呼妳男朋友呀?』

綺華未曾回答,雅秋即刻自我介紹,芙娜便跟他寒暄起來。

世人只著重表象,實質是沒有人會去深究的。雅秋的提議果然立竿見影,這是綺華料想不到的。

綺華跟著帶著雅秋四圍與賓客閒聊,和跟大家一同合照。賓客見她終於有了男伴,臉露的詫異神色,教她的情緒逐漸地被迷惑:假作真時假亦真。

他們倆到處跟人家打交道時,雅秋遇上了一位他不太相熟的舊同事元柏。元柏知道雅秋結了婚,但他從未見過雅秋的妻子,他就誤以為綺華是雅秋的髮妻,毫無顧忌地對雅秋說:『原來你太太是如此漂亮動人的。』

雅秋打趣地回答:『過獎!過獎!』

但綺華卻臉露尷尬的神色。元柏以智能電話跟他們二人拍了一張合照後便離去。綺華跟著以憂慮的語氣對雅秋說:『幸好我不認識元柏,否則真是麻煩。』

雅秋隨之安慰她:『怕什麼呀!現今情侶也以老公老婆互相稱呼,無人會關心內裡是否有名份的。』

正式入席進食後,雅秋和綺華坐了在背向牆壁的座位,致使侍者把分配好的食物遞上時,他們幾乎也要自己伸手去取碟子。然而,雅秋總是伸手接過綺華的碟子,然後把碟子放於綺華前面。雅秋的「戲份」做到十足,教坐在他們對面的芙娜妒意消散了許多。


晚上十時多,他們倆離開酒店時,正下著毛毛細雨,雅秋便截了一輛的士。二人上了的士後,在閒聊宴會的瑣事。

的士到達綺華所住大廈門前,雅秋從褲袋取出錢包,綺華馬上伸出手掌按著他的手背:『讓我來繳付車費。』

兩人回到綺華的住宅,雅秋把大門關上,他轉身後,綺華立即問他:『剛才我感到你的手背非常燙熱,你是否患上感冒?』

詫異的神色吞吐地回答:『沒……沒有呀!』

凝視著他的眼睛,突然伸手按著他的額頭一會,她跟著以似是命令的語調對雅秋說:『你去沙發椅坐下。』

綺華突然的摸額行為,教雅秋的體溫熱上加熱。

雅秋除去鞋子,他走至沙發椅坐下後,綺華便從櫃子取出一支電子探熱針。她走至沙發椅處,以電子探熱針的感應頭觸碰雅秋的耳朵,跟著讀著探熱針上的液晶數字屏,然後再望向雅秋:『你真是患上了感冒,而且體溫頗高。』

雅秋沒有作聲,綺華隨之再追問他:『你何時覺得不舒服的?』

雅秋依然沒有回答,他跟著把視線移離綺華的臉孔。綺華待了一會,她才走進廚房,然後打開「雪櫃」(電冰箱)。

綺華從廚房走出來,她一隻手拿著一杯溫水和茶匙,另一隻手拿著一瓶退燒藥水。她走至沙發椅,坐了在稚秋身旁,把玻璃杯子放了在沙發椅前的小桌子,然後打開藥水瓶,把藥水倒至她另一隻手拿著的茶匙上。茶匙跟著遞到雅秋的嘴唇前,關懷的眼睛投射在詫異的眼神上:『你張開嘴唇飲吧,明天應該沒有大礙的。』

遲鈍的嘴巴便張開,他飲下一茶匙藥水後,綺華再倒多一茶匙給他,然後把放在小桌子的杯子遞至雅秋的手中:『喝下這杯暖水吧。』

雅秋飲光玻璃杯的溫水後,綺華把杯子和藥水拿回廚房。飲了退燒藥水的雅秋,凝望著綺華走往廚房的背影,「燒」得更加厲害。

綺華從廚房出來,便走進睡房取了一條大毛巾,然後走回客廳的沙發椅處,向雅秋說:『你先去洗澡吧。你飲了退燒藥水,很快會覺得疲倦的。』

綺華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我不介意你更換上睡衣的。』

雅秋向綺華道謝後,便從手提行李箱取出他的睡衣。

綺華隨之走至浴室前,開啟煤氣熱水爐的電源,她跟著轉身向雅秋說:『雖然是夏天,但你患上感冒,以熱水洗澡吧。』

雅秋向綺華道謝後,他便走入浴室。如此關切的照顧,就算他以凍水洗澡,也不會覺得冷的。

他洗澡完從浴室出來,走至沙發椅坐下一會,綺華更換上T恤和運動長褲,她從睡房走出來,手拿著自己的睡衣褲,內裡夾藏了她的內衣褲,然後對雅秋說:『我收拾好雙層床的上層,你爬上去睡吧。』

愕然的臉容沒有作聲,也沒有任何動作。綺華隨之走進浴室,她放下睡衣褲後,再從浴室出來,走至沙發椅前蹲下來,對仍然坐在沙發椅的雅秋說:『你明晚要乘坐飛機,早一點痊癒,可免很多麻煩。』

遲疑了一會,雅秋才開腔:『謝謝妳!』

雅秋站起來,他走進綺華的房間,綺華拿起雅秋的西裝衫褲,她尾隨著雅秋進入房間。看著雅秋爬上了上層床躺下,綺華便把雅秋的西裝放進她的衣櫃,她跟著把房間的燈光熄滅。綺華踏出睡房後,轉身把房門關上。

凌晨時分,睡房門打開,雅秋從房中走出,往浴室如廁。

如廁後從浴室走出來的朦朧倦眼,被沙發椅的漆黑景象嚇一跳。他伸手輕拍毛巾被覆蓋著、背倚在沙發椅的肩膀。困難地睜開的眼睛看著他時,他才歉意地說:『妳返回房中睡吧,我躺在沙發椅便可以了。』

疲乏的眼球回應了他:『你不要如此囉嗦了,回房睡吧。』

雅秋蹲下來,他以嚴厲的臉色對綺華說:『妳不是跟我開玩笑吧,我沒法子再走進房間睡了。』

兩對疲累的眼睛在漆黑裡凝視著對方,僵持在靜寂的沙發椅處,直至綺華拿起放於她身旁的智能電話和蓋著她身體的毛巾被,然後站起來,雅秋才願意站起來。柔柔語音傳進雅秋的耳孔:『你先入房,我會跟隨你。』

雅秋凝望著等待行動的眼眶,他欲言又止,最後他還是先行啟步走進睡房。綺華尾隨著他,她看著雅秋爬上了上層床後,便把睡房門關上。下層床傳至上層床的輕微震動,教雅秋感知道綺華沒有離開房間,她是躺下床上就寢。雖然綺華抗拒跟雅秋同房共眠,但她認知道,雅秋不可能再讓她屈就沙發椅的。

凌晨四時,綺華放於枕邊的智能電話響起了鬧鐘的鈴聲,她馬上伸手按停了鬧鐘。綺華歇息了一會兒便起床,她坐於床邊,兩隻腳掌放於地板。再待了片刻,她站起來,跟著轉身面向雙層床,以兩手抓著上層床的欄杆,然後一躍而上,雙腳踏於下層床的床褥,然後以一隻手掌觸摸著發出鼾聲的頭額一會,鼾聲隨之停止,她的兩隻腳板便踏回地面。

綺華跟著亮起書桌上的檯燈,她便踏出睡房,然後走進廚房打開電冰箱。

返回睡房的人兒,她伸手拍打還在熟睡的肩膀,朦朧地睜開的眼睛,跟著聽到輕柔的語音:『你起來再吃一點退燒藥吧。』

雅秋坐起床一會,綺華把一支裝滿藥水的茶匙遞給他。他飲了藥水後,把茶匙交回綺華。綺華再倒藥水入茶匙,然後把茶匙再遞上給他。雅秋飲過兩茶匙藥水後,綺華便拿了藥水和茶匙離開房間。再度躺下上層床的軀體,他側身望著消失了倩影的、打開了的房門,直至綺華返回房間,把房門關上。

走至床邊的關懷臉蛋,問側身躺於上層床的木訥眼睛:『你感覺好一點吧。』

他微微點頭,因為他暫時語塞,沒法子回答,其實他覺得更為發熱。房內的檯燈跟著被熄滅。恢復漆黑的房間,躺於上層床的男兒一直張開眼睛,下層床很快便傳出鼾聲,他認知道她是十分疲倦的。過了一會,退燒藥水的麻醉劑發作,才使雅秋重回夢鄉。


密雲的早上,雅秋醒過來,他走出房間,見到已更換了衫裙的綺華坐於小飯桌處,她正玩著智能電話。他們互相說了早安後,雅秋便走進浴室梳洗。

梳洗後從浴室出來的雅秋,見到小飯桌上放了兩碗粥和兩碟腸粉,他感到詫異之際,綺華拿著兩杯熱豆漿從廚房走出:『我落街買了豆漿和粥回來,你坐下進食吧。』

大家坐下後,綺華親切的慰問,打開了他倆第一次一同在家吃早點的序幕,昨晚宴會的瑣事,成了他們今早閒聊的焦點。

餐桌的對比頗為強烈:綺華穿著衫裙,雅秋卻依著是穿上睡衣褲。早餐至尾聲,綺華對雅秋說:『我去教堂望彌撒,回來後帶你去看醫生,你今晚才上飛機,還有充足的時間。』

雅秋臉露詫異的神色,他自己感到不妥,自然會去看醫生,為何須要綺華陪伴?他隨之回答:『我覺得自己沒有大礙了。』

綺華便站起來,她走至櫃子取出電子探熱計,跟著走至雅秋的椅子旁,為他量度體溫。綺華得知雅秋只有少許發燒後,她便把探熱計放回櫃子。

飯檯的食具等被綺華清理後,雅秋走至沙發椅處取起他的智能手機,此刻雅秋見到玻璃窗流著水痕,他便走至廚房,提醒綺華要攜帶雨傘出街。

綺華離開家門後,雅秋從他的手提行李箱取出T侐和長褲來更換。雖然他今晚才要上飛機,但他在客廳踱步了差不多半小時,認為溫柔鄉不適宜久留,決定在綺華回家前便要離去。

雅秋把更換出來的睡衣褲放回手提行李箱後,他便拿起智能電話,以Whatsapp發出了一個語音訊息:『綺華,昨晚我已經履行了我對妳的承諾,我就快離開。謝謝妳整夜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我今次出門只是兩天,而且不用穿上西裝的,所以暫時把西裝寄存在妳家裡。』

話畢,他把智能手機放進褲袋,跟著走至窗前望向街道,見到正下著滂沱大雨,他便走回沙發椅坐下,從褲袋取出智能手機檢查和回覆電郵,以待雨勢減弱一點才離去。

雅秋回覆了電郵後,他站起來望向窗外一會,便轉身走至大門穿上鞋子,跟著拖拉他的手提行李箱,然後打開大門。一張意想不到的臉孔出現在他眼前,稍為氣憤的嘴唇問他:『你還有少許發熱,外面下著豪雨和淹水,你想往那裡去?』

詫異的臉容遲疑了一會才回答:『我要去逛街。』

沒有猶豫的嘴唇立即堅定地回答:『不可以。』

雅秋第一次要求在綺華家逗留一夜,綺華的即時回答也是「不可以」。現在他要離去,綺華以相同的語言和調子回應,同樣也教雅秋感到為難。

尷尬的神情企圖轉移僵硬的氣氛:『妳不是去了望彌撒嗎?』

生硬的臉部表情回答了他:『我差一點兒就踏進了教堂,幸好我未把手機關上時察覺到留言。』

思索的嘴巴待了一會才再度開腔:『昨晚我在宴會裡待妳的態度,猶如莫泊桑《首飾》中女主人翁所戴的項鍊,她以為是真的,其實是是假的,我只是實踐我對妳的諾言而已。』

憤怒的臉容隨即回應他:『Who cares? (誰人會在乎?)』

愕然的臉色沒有再作聲,他在盤算有什麼文學作品的句子可以借來應用,去回答兩片蠻橫的忿唇。然而,凝固的空氣沒有維持太久,一隻不客氣的柔掌按上他的胸脯,雅秋被推後數步,綺華跟著踏進住宅,她轉身把大門關上,然後把濕透了的雨傘放於一塊擺放鞋子的塑膠板盤上,她跟著除去鞋子。

木訥地站立著的身軀。看著關上門的秀髮和衫裙轉身望著他,他未及作聲,依然怒氣的眼神便開腔:『你不願意去看醫生,就再服多一次退燒藥水吧,你的體溫還高於正常值。』

話畢,綺華伸手示意雅秋坐下小餐桌,她隨之走進廚房取退燒藥水。

雅秋被餵服退燒藥水後,二人便面對面坐於小餐桌,雅秋在玩著智能手機,綺華就在操作平板電腦。直至綺華心情平伏後,她才開腔跟雅秋談起昨夜宴會的人物關係瑣事。

隨著退燒藥水的麻醉劑發作,雅秋站起來去如廁。如廁後他從浴室走出來,向綺華說:『我開始感到疲倦,要去沙發椅躺一會。』

溫情的語音隨之回應:『你入房更換上睡衣,然後爬上上層床睡一會吧。』

疑問的眼神,沒有回答的軀體,看著他自己的手提行李箱被一隻柔手拖入房間,他唯有尾隨著他的手提行李箱,走進了睡房。

綺華把房內的窗簾再度關閉後,她便踏出睡房,然後轉身把房門關上。當綺華聽見有人爬上上層床躺下的聲響一會後,她再度打開房門,走進房內雙層床的床邊,向剛躺下的男兒說:『我中午會出外買午飯回來。你的隨身手提包被我收藏了,所以你不要妄想趁我離開家就可以作怪。』

這就等於雅秋的機票、證件和錢財全部被拘留,他已失去了逃逸的可能性了。側身躺於上層床的男兒在懊悔,早知他不毛遂自薦,借他的真身給一位從來未曾戀愛過的女生去搭配,弄至後果不堪設想。幸而退燒藥水的麻醉劑發作,他的煩憂腦袋才得以舒緩。

睡房門再度被關上,綺華拿著平板電腦,坐了在房門側旁的沙發椅處,在遊覽昨晚宴會其他人上傳至互聯網分享的照片。每一張有她和雅秋在一起的照片,她也把合貼的姆指和食指放於雅秋的臉孔上,然後把兩隻手指分開,以便放大照片,仔細地剖析雅秋的神情。綺華投射了她的心緒在照片上,她覺得雅秋是真情流露的。剛才雅秋對她說,昨晚他在宴會裡對她的殷勤是假的,她肯定他這番說話才是假的。

綺華除了去如廁和飲水,她一直坐於沙發椅處,情景猶如一位守著大廈入口的保安員。

躺在房間上層床的男兒,他的軀體暫時失去了自由,沒法逃出這個住宅。然而,守候在睡房門外沙發椅的人兒,雖然她的軀體是自由的,但連她自己也沒有意識到,她的無知靈魂卻被鎖上了。

待續……


4 則留言:

  1. 臨尾兩句,簡直嗒落有味,充滿哲學

    回覆刪除
  2. 卡臣:

    這個講述一種性和愛關係的故事,我是看了二百多條留言構思出來的.其中一名37歲的女人,她在31歲才破處,詳盡講及她成長的家庭,把性描繪成污濁和下賤的行為,致使她一直抗拒任何戀情.而該文的心理學家對這位女人的留言表示感謝,說她道出的個人經歷十分有價值,因一般人不會在青春期壓抑了性慾,過了三十歲才春情暴發.這位31歲才初嚐禁果的女人,她就是這個故事的女主人翁綺華的原型.

    回覆刪除
  3. 佛爺:

    30歲先至嚟初嚐禁果,咁佢要密密做多d,好好補償番過去嘅美好時光喇。 :p

    回覆刪除
  4. 世純:

    你睇人性真喺睇得好透.呢個31歲至初嚐禁果嘅女人,佢跟住真喺密密幹,不停做,直至宜家37歲,胃口仍然好大,依然好飢渴。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