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8月14日星期四

心疼慾絕(一)木訥丈夫出牆妻


心疼慾絕(一)木訥丈夫出牆妻

滂沱大雨的週六晚上,一個熱帶氣旋正逼近香港。綺華踏出了地鐵站,她買了一些外賣食物便趕著回家。

一個細小的住宅單位,只有一個房間。雖然綺華是一個人獨居,但房內卻放置了一張雙層床,因這張床是她搬進這個住宅時,由她自己成長的家搬過來的。

綺華三十歲,她身材中等,相貌端莊,胸部頗為豐滿,但衣著密實。她幹著市場推銷的工作,生活圈子不小,但她放下工作後,卻喜歡一個人獨處。

週六的晚上,綺華習慣返回父母家裡吃飯,但因她雙親出門去了旅行,今夜她才要獨自進食。

吃完晚餐後,她在上網聊天。

晚上九時多,門鈴響起來。她早知是什麼人到來,因訪客已在大廈門前的對講機跟她打招呼。

住宅的大門被打開,綺華讓一位年長過她兩年、拖拉著一個手提行李箱的男生進入住宅,然後把門關上。

綺華把男生濕透的雨傘拿進廚房,男生便走至一張只有兩個座位的沙發椅坐下。綺華從廚房走出來,她走至男生面前,好奇的眼光投射在男生的臉蛋上:『你不是出門公幹嗎?』

男生即時回答:『今晚天氣不佳,航班延誤了。』

綺華的雙目瞪出:『那麼,為何你不回家?』

男生臉露困窘之色:『妳這裡距離機場較近,我再去機場較為方便。』

綺華的兩隻眼球更為瞪出:『香港地鐵如此發達,遠近只差些少時間,有何分別?』

男生跟著取出智能電話,隨口地說:『我要查一下航機何時會再起飛。』

綺華感知道雅秋沒法子回答她的問題,就以查閱航班來扯開她的追問。憑藉女人的敏感性格,綺華心感不安。雅秋新婚不到一年,就開始蠢蠢欲動,見獵起心。證明她傳統的家教是對的:世上沒有一個好男人。

雅秋垂頭專心地查看著他的智能電話,沒有再跟她說話。此刻綺華突然意識到浴室掛了她洗滌了的內衣褲,她馬上走進浴室,以抹身大毛巾包裹著內衣褲,然後拿回自己的睡房。家裡突然來了一個「壞人」,怎可以不嚴加防範?

綺華從睡房走出,她走至小飯桌處坐下,以平板電腦上網,客廳就只剩下了電視機的聲音。狹小的客廳裡,兩人也心不在焉:雅秋不願意在暴風雨夜被趕走;綺華就懷疑垂頭看著智能手機的男生,其實心裡對她虎視眈眈,待機會吃掉她這頭純品小羔羊。

臉向電腦,眼放沙發椅的她,被突然站起來的男生嚇一跳。她立即抬頭驚慌地問:『你想幹什麼呀?』

男生從容地回答:『我想去如廁。』

緊張的臉容才放鬆了少許:『隨便吧!』

浴室門被關上後,綺華即刻取起手機,她欲打電話給自己的表妹,但猶豫了一會,她把電話放下。因她突然意識到,雷雨夜宅女私藏表妹夫,慘情過秀才遇大兵,有理說不清。

綺華轉身望了一下浴室門,慶幸自己有先見之明,早把內衣褲拿走,以免被「壞人」知悉了她的「內涵」。

綺華跟著走至沙發椅,取起雅秋放下的智能電話來查看,從而得知了他的航班編號。

雅秋從浴室走出來,見到綺華依然埋頭在小飯桌處沉迷平板電腦,他便返回沙發椅坐下,繼續垂頭以智能電話打發時間。

過了一會,綺華走進睡房,以大毛巾包裹著內衣褲,然後走進浴室沐浴.她洗完澡後,穿上T恤和運動長褲才走出來,並沒有更換上睡衣.

差不多一個小時過去,綺華的手提電話響起了鈴聲,她拿起電話,跟對方談了大約十分鐘,才把電話放下。這段電話對話,教雅秋知道了綺華將要面對一個困局。

綺華放下電話,她沉思了一會,便向雅秋說:『我要去睡了,你走吧!』

雅秋遲疑了一下才回應:『現在還未曾有航班的消息,妳可否讓我繼續待在這裡?我離開會把大門關好的。』

沒有猶豫的嘴唇立即堅定地回答:『不可以。』

雅秋跟著站起來,他走至小飯桌處:『我可以陪伴妳去參加公司的派對,充當妳的男伴,妳就可以避嫌,以免妳上司的妻子視妳這位單身女子為狐狸精。』

愕然的臉色回應著雅秋的交易提議。

綺華未有回應之際,雅秋再說:『我可以跟采楓藉詞出門公幹,那晚妳要在派對逗留至深夜也可以的。』

詫異的臉色馬上轉成憤怒的臉容:『你們這些臭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新婚還不到一年,就出來狩獵。你即刻離開。』

平靜的臉容隨之作解釋:『請妳不要誤會,我並沒有追求妳的意思,我只是擔心航機突然要起飛,我來不及上飛機而已。』

綺華沒有再回答,她走進廚房取了雅秋的雨傘,然後著他離開。

雅秋走至街上,他步往地鐵站時,手提電話響起了鈴聲。對方向他說:『你的交易條件是可以接受的。』

雅秋返回綺華的家後,綺華便攜帶平板電腦進入睡房,沒有再理會雅秋。鎖好房門後,她除下T恤和運動長褲,然後更換上睡衣。躺下床上的她,沒法子入睡,不是因為雷電的聲響,而是因為客廳躺著一位「壞人」。但她實在需要一位男伴,去參加一個不能缺席的公司派對。

胡思亂想了一會,她開啟平板電腦,查閱一下雅秋的航機,原來航班延遲至明天早上才起飛。雅秋早知航機改期,為何他訛言未有班期而不回家?

她馬上跳下床,臉向著牆上掛著的十字架,雙手合拾,垂頭祈禱。

祈禱完後,她在房內踱步,悔恨自己引狼入室。突然之間,她聽見上主的呼喚,便即時打開衣櫃,取出一個行李箱,把它擺放在房門處,然後再取了一張椅子,堆放在行李箱前。她認為如此安排,就算「壞人」在房外撞門,她也有充分時間打電話求救。

綺華躺下床後,她再度祈禱,終於可以安然入睡了。

夜半時分,綺華突感內急。她躊躇了很久,實在忍無可忍,唯有起床搬走椅子和行李箱,方可開門出去如廁。

綺華如廁後從浴室出來,她看見雅秋背倚在沙發椅熟睡著。躊躇了一會,她走進睡房,從雙層床的上層取了一張毛巾被,然後走至客廳,把毛巾被蓋在熟睡的男兒身上。

此刻突然行雷閃電,熟睡的男兒被雷聲和被子驚動,他張開眼睛,朦朧中見到穿上睡衣的凸出胸脯,頓時失聲呼叫:『妳不要搞我,我只是要借宿一宵而已,沒有他圖的。』

綺華頓露尷尬之色,但跟著的連續閃電和雷聲延遲了她的回應時間,教她凝視著不斷閃光的男兒臉龐,猶如安裝在照相機上的鎂光燈,不停地閃爍拍攝影像。雷電聲過後,她才靦腆地說:『我只是怕你著涼而已。』

驚惶的臉孔才平靜下來:『那麼,謝謝妳!』

兩張尷尬的臉蛋在閃光和雷聲中徐徐地分離。綺華返回睡房,她把房門關上後,隨之把行李箱放回衣櫃,和把椅子推回書桌前。原來是房外的「壞人」怕她沒有鎖好房門。

躺下床上的她,沒法子即時入睡,不是因為雷電聲,而是「壞人」也驚怕了她,實在教她無法理喻。而且,「鎂光燈」閃亮下的男兒臉蛋,浮現在她的腦海中,揮之不去,使她輾轉反側也無法入睡。


翌日清晨,綺華拿了一條新毛巾讓雅秋洗臉。

各人梳洗後,雅秋請她吃早餐。兩人走進茶餐廳坐下,夜半的尷尬氣氛仍有殘餘之際,雅秋取出一本電子書,開啟後遞給綺華:『我出門時經常閱讀電子書來消磨時間的。現今的科技改變了生活,一本輕巧的電子書已經裝有很多本小說了。』

雅秋用意是以電子書打開話題。綺華在電子書的觸感式螢光幕按動了數下,好奇地問:『《首飾》,莫泊桑著,是什麼小說?』

此時兩杯餐茶放了在檯面,綺華便把電子書交還雅秋。這頓短暫的早餐,就在雅秋簡述莫泊桑的短篇小說《首飾》中渡過。納悶的文學解釋,並沒有令綺華感到厭煩,反而她覺得津津有味,因她在教堂裡聽慣神父講道理,經過千錘百鍊,世上再沒有任何文學作品可以悶壞她的了。

二人在早餐後便分手。雅秋去了機場,綺華便去了教堂望彌撒。

雖然依然下著雨,但雷電已經停止了,熱帶氣旋逐步遠離香港。

在教堂之內,綺華專心地聽著神父講道理。突然的閃光和雷響,教綺華產生幻覺,誤以為年輕的神父是雅秋,她似是在茶餐廳裡,望著雅秋咀嚼的嘴巴,講著《首飾》裡貪慕虛榮的女主人翁的悲劇收場,而「神父」的道理變得更為有味道。猶如《首飾》裡的項鍊,真假難辨,她沒法弄清神父是雅秋,或雅秋是神父,致使她失控地躍起慾念,幾乎想嘴吻他。

幻覺伴隨著閃電和雷聲不斷出現,使她覺得非常困擾,望彌撒被撒旦上身,她從未有如此經歷,夜半給「壞人」施予憐憫,後果真是非同小可,教堂的靈氣也護不了她。她心中的教堂,變成了一隻魔鬼。

望完彌撒後,綺華毫不猶豫便前往她表妹的家,因她知道她表妹週日睡至中午才起床。

綺華到達她表妹所住大廈的對面街道時,見到她表妹剛剛踏出大廈,跟著舉起雨傘,然後站了在側旁的便利店前。她覺得奇怪,沒有即時走過馬路。片刻之後,一位貌似二十歲出頭的男生走出大廈,他隨之走至表妹的雨傘下,兩人互相交換了一個甜美的笑容,然後便一同起行。

綺華在對面街道尾隨,見他們二人態度曖昧,雖然沒有牽著手,但兩人不時轉臉望向對方,兼而眉來眼去,而且不時有肢體觸碰的打情罵俏。

表妹的年齡只比綺華年輕一歲多,但男生卻滿臉稚氣,似是年輕過表妹六至八年,綺華不斷問自己:表妹享受「嫩鴨」乎?

表妹與男生走進了一家茶餐廳後,綺華站在對面的街道猶豫。她本想約她表妹吃午餐,以便旁敲側擊弄清究竟她跟雅秋的關係,誰料竟然見到了「好事」。

正當綺華思索是否走進餐廳,以便撞破她表妹的好事,或是待雅秋歸來,才告知雅秋他戴著綠帽上飛機,一連串的問題突然浮上了她的心頭:雅秋對她自己沒有不軌的企圖,為何雅秋昨夜不願意回家睡?莫非他有家歸不得?

待續……

4 則留言:

  1. 出牆好呀.....我講緊大陸人翻牆上網

    回覆刪除
  2. 卡臣:

    上個故仔鹹到苦,今個故仔要悶到爆.嘻嘻!

    回覆刪除
  3. 雅秋借宿一宵,綺華借叔一簫,兩人一拍即含喇。 :p

    回覆刪除
  4. 世純:

    哈哈!好一句「借叔一簫」!自小受天下男人皆可殺薰陶的怪誕中女,遲些真是想借叔一蕭。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