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7月22日星期二

輕撫柔慰櫻桃醉(中)慾海處男心(十八禁)


輕撫柔慰櫻桃醉(中)慾海處男心(十八禁)

沈靜下來的檯子,被兩瓶放在檯面的啤酒所喚醒。俏皮的眼睛,側頭地望著坐於她對面抬頭少許的臉容,片刻之後,索娃拿起一個酒杯,木立也隨之跟隨。兩隻玻璃杯相碰在一起後,少量啤酒流進各人的肚子,緩和了侷促的氣氛。

一碟鮮蝦放了在檯面,他們各自拿起蝦來進食時,兩名與木立年齡相仿的男生分別從後以手按著他的兩邊肩膀。其人一人以輕佻的語氣對詫異的臉容說:『木立,你有一位如此漂亮動人的胞妹,也不介紹給我們認識,你是否有把我們當作是兄弟?』

木立頓時臉露尷尬之色,他沒有回答。

待了片刻,另一位未曾說話的男生開腔問索娃:『小姐,你哥哥愚鈍到連妳的名字也答不出,如何稱呼妳呀?』

索娃隨之把拆了殼的鮮蝦點上醬油,跟著把蝦子放進口,然後才回應:『我不知道他的胞妹叫什麼名字,你們要問木立才可。我也是剛剛認識他。你們不知道他胞妹叫什麼名字,我更加不知道。』

一隻按著木立肩膀的手掌,即時轉按至他的頭頂。木立的頭顱隨即被推後,他臉部向上,分別在他左右兩邊的兩對眼睛從上而下地問他:『木立,你不是跟我們開玩笑吧!「吹氣公仔」(性愛娃娃)你就可能有數個,怎可能會有女生單獨跟你吃晚飯的?』

呆了的臉孔依然不懂得回答,而且開始面紅耳赤。

首先問木立介紹索娃給他認識的男生,他轉而望向索娃:『小姐,你不如過來我們的檯子坐,木立不懂得如何服侍妳的。』

索娃沒有回應男生的說話。她再拆開一隻鮮蝦的外殼,跟著點上醬油。三位男兒以為她懶得理會他們時,索娃便站起來。她踏出座椅,站了在他們三人側邊的前面,然後把手中的蝦子遞進仍然仰面的木立嘴口。

呆了的嘴巴不懂得張開,柔聲隨之從索娃口中傳出:『跟你嘴吻就不行,餵你進食沒有問題吧!』

兩位男生的四隻眼睛望著半隻蝦進入了木立嘴口之際,他們的注意力突然被一絲柔腔所分散:『我就喜歡木立似「吹氣公仔」(性愛娃娃),非常被動,任由我擺佈。』

索娃跟著取起木立的啤酒杯,然後把酒杯遞至木立面前。她隨之以輕鬆的語調,向用手按著木立頭顱的男生說:『你放手吧,好讓木立面向前方,我要給他喝一點酒。』

男生放開他按著木立頭頂的手掌,木立跟著面向前方,盛載啤酒的玻璃杯就貼上他的嘴唇了。

木立嚐了一口啤酒後,玻璃杯就被放回檯面。索娃便返回她自己的座椅。

她坐下後,仰面少許,望著兩名目瞪口呆的男兒,從容地對他們說:『你們返回自己的檯子吃晚飯吧,不要再搞我的「吹氣公仔」(性愛娃娃)了。』

兩位啞口無言的男生離去後,一碟蟹放了在檯面。木立即時緊張地對索娃說:『讓我來拆開隻蟹給妳吃。』

話畢,木立馬上伸手取起大蟹。轉瞬間,一隻蟹鉗就放了在索娃的碟子。她微笑了一下,跟著取起蟹鉗來吃。

他們吃飽後,木立便從他的防水腰袋取出錢包,然後以堅定的語調向索娃說:『讓我來付賬便可以了。』

結帳之後,二人站起來,木立馬上取起索娃的背包。他們走經兩張坐滿人的大圓檯便停下了腳步,索娃才知道兩檯食客中有不少人也是木立認識的,不只是先前走至他們檯子跟他倆閒聊的兩位男生。兩檯食客是坐著同一隻遊艇而來享用晚膳的。然而,木立沒有把索娃介紹給他的朋友認識。他只是跟他們寒暄一會,便與索娃離開了。

下午他倆在營帳內纏綿後,索娃誤以為木立是非常被動,不介意讓女生「騎著」。怎料遇上了他的朋友,索娃才知悉木立也是一名大男人。


他們倆走在夜幕的沙灘上,面向前方的木立首先開腔:『妳可以跟我的朋友乘坐遊艇返回香港島的。』

索娃隨口回應:『我想先以淡水沖洗身體和更換衣物。』

木立跟著說:『遊艇上有淡水沖身和有地方更換衣服的。』

俏臉望向木立:『我今夜打算在營帳裡玩全新的「吹氣公仔」(性愛娃娃),沒有想過返回香港島。』

愕然的臉孔遲疑了一會才開口說話:『我今晚要駕橡皮艇出海觀賞星星。』

沒有遲疑的嘴唇即時回應:『那麼先把我的背包放進你的營帳,然後我們一同下海。』

木立沒有再作回答,他在思索著如何說服索娃離去。

片刻之後,索娃再說話:『你搞什麼鬼的?擔心我今晚吃掉你嗎?』

他們走至木立的營帳,索娃從她的背包取出智能電話和錢包,然後交給木立,讓他放進一個防水袋。

木立把索娃的背包放進他的營帳後,他取了一些防水照明設備,二人便步往一隻木立先前救起索娃的機動橡皮艇。兩人合力把橡皮艇拖下海中,才一起爬上橡皮艇。木立坐了在艇子的後方,索娃就坐在小艇的前面,她臉向著木立,背向著橡皮艇的前端。

橡皮艇沿著蒲台島海邊而行,木立不敢把艇子駛得離岸太遠。他原本是以出海觀星為藉口,欲逼使索娃乘坐他朋友的遊艇離開。怎料就被索娃將計就計,逼使他處男下海。

木立是一時不能接受被朋友發現他與一名女生在一起,而且朋友也會意識到他們準備共渡春宵,致使他希望索娃跟他的朋友離開,以便澄清他們的關係。教木立更欲索娃離去的,是索娃根本不是他的女朋友。先前木立在碼頭躍身入海中,阻止索娃踏上她本來乘坐的遊艇,只是他潛意識裡的衝動所致。

橡皮小艇到達一處僻靜的小海灣,索娃打量四周的環境。躊躇了片刻,她對木立說:『我想跳下水游一會,你就留在艇上欣賞星星吧!』

詫異的嘴巴隨之問:『妳今日還游不夠嗎?』

亮晶晶的眼球跟著回應:『我從來未曾試過裸泳,錯過了這個大好時機,我將來會後悔。』


木立啞著無聲。兩隻巧手跟著伸至她自己的背脊後面。不到一會,兩條繩帶子便分別從一件比基尼泳衣的胸罩兩旁掉下索娃身體的兩邊。嬌手隨之伸往她的頸項後面。片刻之後,泳衣的胸罩便掉下索娃的大腿上。只有星辰照耀的昏暗橡皮艇上,頓時有兩顆光芒萬丈的新星誕生,刺激著木立的驚愕眼球,他的泳褲即時膨脹起來。

一對巧手跟著移至一邊纖腰,緊貼下體的小巧比基尼泳褲隨即鬆弛下來。巧手移至另一邊蠻腰一會,比基尼泳褲便被扯離索娃的下體。


鬆脫了的比基尼泳衣褲,跟著被拋至目眩神迷的身上。木立沒有以手接著泳衣,就讓她們掉下他的下體,覆蓋著他腫脹的泳褲。

絲絲柔語伴隨著海浪聲傳入似是失聰的耳朵:『你幫我保管著她們吧!』

索娃隨之以雙掌按著橡皮艇的兩邊,兩條玉腿之間的漆黑星雲,跟著緩緩地上升,圓渾的玉臀坐了在橡皮艇最前端的充氣橡膠上。在朦朧的黑夜星辰下,兩顆新星和一片星雲,盡入木立眼簾。


突然的向後翻動,猶如潛水員背著氧氣筒下海的動作,讓兩條玉腿翹起向天,雪白的屁股之間,閃過了星雲裡的神秘黑洞。暮色的橡皮艇前端,只傳出物體躍入水中的聲響,已經失去了美人的蹤影。然而,殘留的影像片段,卻重覆不斷地浮現在木立的眼眶裡。


赤條條的人兒圍著橡皮艇而游,她不敢遠離艇上的救生員。

裸露的胴體於海中圍著橡皮艇游了數圈後,她轉身仰浮於橡皮艇尾部的旁邊。兩顆似是掉進海中的椰子,在海浪中載浮載沉,時而高聳,時而淹沒,若隱若現,教木立幾乎想伸手觸摸一下昏海中的香甜椰子,把她們拯救回艇子上。

凝望著閉上雙目,浮盪於波濤中的赤裸胴體,木立抓著比基尼泳衣的五隻手指,失去控制地不斷安慰他泳褲裡的躍動肉棒,希望他可以平靜下來。


享受著與大自然融洽地交流的玉身,她完全放鬆了身軀,因為她知道自己受到關懷的庇護,所以忘我地浮沉在漆黑而清澈的綠波之中。

索娃醒來後,她仰面向著橡皮艇說:『對不起!我使你的「弟弟」(老二)受屈。你除去泳褲,下水來鬆弛神經吧。』

遲疑著的軀體,再受到溫情的呼喚,他才放開手中的比基尼泳衣,然後除下自己的泳褲,躍身入海中。

二人圍繞著橡皮艇而游,木立就游在外圍,讓索娃有著安全感。


經過了在夜幕海中的一輪暢泳後,索娃兩隻前臂按上了橡皮艇的側旁。木立也游至她的背後,他以左手手掌按著橡皮艇的旁邊,欲輔助索娃爬上橡皮艇之際,一隻失控的右手,突然被漫不經心的水流推至一顆豐盈的乳房上。索娃的左邊乳房被掌心輕壓著,她的右邊乳房也並不孤獨,也被同一手掌的前臂壓弄著。

清涼海水下的兩顆乳頭,於不動聲色中更為凸出,讓失去控制的掌心和手臂,無微不至地撫弄她們。

波浪下蠕動著的圓滿屁股,不時受到一條堅挺陽具的無禮撞擊。兩股之間的陰唇,也隨著兩顆軀體的互動,與一顆脹大的龜頭相磨相擦。

浸於波濤下的玉體,前後也受到柔順的撫慰,致使體溫逐漸上升。一隻柔滑的右手手掌,離開了她按著的橡皮艇,伸往她自己的胸脯,執著在那兒撫弄著乳房的手掌。木立的手掌就被緩步地拖下至兩條玉腿之間。然而,玉掌並沒有鬆手,她導向著沒有經驗的手指,按摩著藏匿於「水草」裡的含羞櫻桃。

胡亂按摸的手指,於玉掌適心引導下,漸漸地摸索到箇中真諦,知悉了櫻桃的位置和喜好。索娃的右掌跟著返回橡皮艇的旁邊。她的雙掌按著橡皮艇,頭額跟著伏於橡皮艇的橡膠處,在享受著木立手指的愛撫和摸索。遮掩著櫻桃的漂浮「水草」,不時也受著木立指頭的眷顧,使她不會感到孤寂。

微弱的呻吟聲徐徐地從索娃的身體傳出。雖然悠揚的聲調幾乎被海浪聲所覆蓋,但斷斷續續的韻音,依然傳至木立的耳孔,刺激著他的神經,導向位於索娃陰部的手指,從聲韻的鼓勵中學習撫愛的力度和方向。

數隻手指滿足了初步的好奇心後,便慢慢移至平靜的小腹,然後再度揉搓於水下盪漾的一對乳房。

被冷落了的陰戶,她不甘寂寞,誓要奪回她先前受到的寵幸。兩顆在水下被搓揉了一會的乳房突然轉身,面對著木立。一對柔臂隨之繞著木立的脖頸。重力教木立幾近失掉平衡之際,他的右手手掌即刻按著橡皮艇的側邊橡膠。兩條玉腿跟著繞上木立的兩邊腰部,索娃已經再沒有浮游的能力,她的軀體完全依賴在木立的身軀上。

動盪的海水,推動著兩顆摟抱在一起的軀體,致使在水下的一條屹立陽具,跟一張陰戶時碰時離。陰戶不時阻止陽具的翹起,把他壓在兩片大陰唇之下。然而,陰戶有時卻與位於陽具根部的陰囊相觸,相互親切地慰問對方。陽具與陰戶沒法子有著穩定的相碰。而且,兩束分別位於陽具和陰戶上的「水草」,也似乎含羞答答,他們沒有緊貼的磨擦,只是輕輕的與對方撫摸。兩顆豐滿而於水下擺動著的乳房,也只是與結實的胸肌卿卿我我,沒有機會緊貼她們渴求碰撞的胸脯。如此欲求不得的狀況,使兩顆於海水下赤裸的胴體更為激昂。

波濤裡的糾纏,木立沒法子全然投入地享受其中,只有索娃才可以忘我地作樂。雙掌按著橡皮艇的男兒,不時被有著浮力的海水移至半傾斜狀態。他緊張地看著眼前閉上眼睛的陶醉臉容,控制著他自己的雙腿和手臂,以防止俏臉的嘴口沉入海水之中。位於男兒下面的嬌縱胴體,她繞著木立腰部的兩條玉腿,操控著她臀部的蠕動,致使一條堅挺陽具,只是一張貪婪陰唇的玩具,他是失去主動權的。

直至索娃滿足了她的慾望後,柔聲才傳進木立的耳道:『我們爬回橡皮艇吧。』


婀娜的身體隨之離開木立的身軀。猶如出水芙蓉的赤裸胴體半身攀爬至橡皮艇時,海水循著兩顆雪白而豐盛的屁股流回海中。兩隻玉腿之間的陰暗「胡桃」,絲絲流水也順著一束下垂的「水草」返回海裡,針刺著木立的眼球。木立的嘴唇終於忍不住,他情難自禁地吻上了流著海水的屁股。

癡心的嘴巴離開濕淋淋的屁股後,木立才以雙掌按著圓滑的玉臀,輔助索絓返回橡皮艇上。


木立爬回橡皮艇時,索娃正繫上她比基尼泳衣胸罩的繩帶。

木立目瞪口呆的臉容,教索娃拿起她的泳褲準備穿上之際,詫異地問木立:『為何你這樣看著我?我有什麼不妥?』

怯懦的語調傳至索娃的耳孔:『妳說我可以向妳奉獻初夜的。』

索娃即時哈哈大笑起來。她笑完後,以輕鬆的語氣向木立說:『十九世紀俄羅斯劇作家契訶夫有一句名言:要求你所愛的人是純潔無瑕,是自私自利的。自己沒有的,卻要求別人有。這不是愛情,而只是崇拜。人應該喜愛跟自己相同的人。我是一位有著性經驗的女生,我不願糟塌了你這位「青頭仔」(處男)的貞潔啊!今天下午我在營帳裡只是跟你開玩笑而已。』

木立隨即伸手奪去索娃正欲穿上的泳褲,然後才開腔回應:『美國憲法起草人富蘭克林有一篇名著,囑咐小伙子一定要找有性經驗的女人為他們開苞,不要跟處女為伍,小伙子才會有所得著,他們才可學到性愛的技巧。』

思索了一會的臉孔再作回答:『既然你如此執著,我就跟你上一堂臨床教授吧。但你也要先交還泳褲給我,莫非你要我裸露下體走上沙灘嗎?』

驚慄的語音從木立的口中吞吐地傳出:『我……我……我是渴望在橡皮艇上給妳開苞的。』

愕然的眼球頓時瞪出:『什麼?你在說甚麼鬼話?』

坐於橡皮艇尾部的木立,他跟著垂下頭,以手中索娃的泳褲掩臉。似是喃喃自語的音調從他嘴中傳出:『我就是在這隻橡皮艇上,第一次與女生有肌膚之親的。』

目瞪口呆的臉容待了一會才再度開腔:『我雖然有不少性經驗,但我從來沒有在戶外「打過野戰」。』

木立仍然以索娃的泳褲掩面回應:『剛才我們在海裡也撫慰過,至少也打了半場海戰。況且,妳也從未游過裸泳,今夜也如願以償。妳在海中暢泳時,我一直注意著妳的安危的。』

停頓了一會,木立才繼續說話:『倘若我錯失了今晚的機會,我將來是會後悔的。』

橡皮艇上隨之靜寂下來,只剩下海浪的聲音。

待了一會,一隻伸出的手臂,以她的柔掌輕撫垂下的頭顱:『那麼好吧!我現在就給你一個循循善誘的教導,好讓你處男下海。將來你成親,婚宴不要漏了請我。』

木立跟著抬起頭:『謝謝妳的慷慨!』

微笑的嘴唇隨之說:『你不必感謝我了。我也從未跟「青頭仔」(處男)開苞,心理壓力也不輕啊!』

待續……

4 則留言:

  1. 佛爺好耐無寫過咁hard core的情節喎...

    回覆刪除
  2. 卡臣:

    近日食得太清淡,今次要落番多啲鹽花,費事缺乏鈉呀!嘻嘻!

    回覆刪除
  3. 佛爺:

    呢集真係好激喎,下集等睇打水戰喇。為咗向佛爺嘅hard core情節致莖,我希望將文中嘅幾組字詞改改。

    「木立」沒有回應「女」生的說話。「他」再「翻」開一「條香腸」的外「皮」,跟著點上「潤滑」油。「一」位「女」兒以為「他」懶得理會「她」時,「木立」便站起來。「他」踏出座椅,站了在「她」側邊的前面,然後把「腿」中的「腸」子遞進仍然仰面的「索娃」嘴口。

    呆了的嘴巴不懂得張開,「厲」聲隨之從「木立」口中傳出:『跟你嘴吻就不行,餵你進食沒有問題吧!』

    回覆刪除
  4. 世純:

    呢篇只是「前奏」,無諗過你和卡臣都話激。喺咪我食慣咗鹹嘢,對「鹽花」無感覺呢?嘻嘻!

    「跟你嘴吻就不行,餵你進食沒有問題吧!」
    這段情節只是引言,比你將男女角色換轉一下,再修改幾隻字,就變成了高潮.笑死我!你的腦筋真是很靈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