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7月15日星期二

輕撫柔慰櫻桃醉(上)情癡遇俏娃(十八禁)


輕撫柔慰櫻桃醉(上)情癡遇俏娃(十八禁)

陰暗密雲的下午,一艘中型遊艇正在風高浪急的海中航行。遊艇上載著下海回程的潛水愛好者。

這時一位穿著比基尼泳衣、約二十多歲的女生站於艇邊落海的爬梯處張望。片刻之後,一位年齡大約三十歲、穿著泳褲的男人走至她身旁。男人把救生衣遞給女生,然後以關懷的語調對她說:『雖然妳精通泳術,但現在風高浪急,穿上救生衣較為穩妥。』

女生凝望了男人一會,她才從男人手中接過救生衣,然後穿上。

女生跟著站於下海的爬梯處徘徊了一會,她轉身少許,向站於她另一邊、一位也是大約三十歲的女人說:『若果我有膽量跳下去,而且能安然地返回遊艇,妳就會把未婚夫交還給我,對嗎?』

女人點頭兼且給予確認的回應臉容。

女生跟著轉身往另一邊,向先前遞救生衣給她的男人說:『倘若我發生了意外,你要好好地照顧你的未婚妻啊!』

男人隨之伸出雙臂,他把穿上救生衣的女生摟抱在懷裡,然後溫情地輕語:『妳們兩人我也喜愛,當然最好是魚與熊掌,二者兼得。但既然妳們也沒法子分甘同味,惟有讓海龍王作出決定。』

兩人分開後,女生便從遊艇上躍身入海中。男人正欲跳進海中拯救她之際,他的手臂被另一隻女人手掌扯拉著。

男人轉身,女人跟著摟抱著他。柔柔語音傳至男人的耳孔:『甜心啊!你們二人我也喜愛,既然魚與熊掌,二者不可兼得,我惟有割愛了。』

話畢,男人的嘴巴隨即被一張火辣辣的嘴唇鎖著,沒法子開腔說話。

躍身海中的女生,她已經被急速的水流沖走。艇長立即發出求救訊息,於遊艇附近海域的船隻立即幫助搜尋該名女生。


女生在海中掙扎了大半小時,一隻由一位只穿著一條泳褲的年輕小伙子駕駛的機動橡皮艇發見了她。小伙子把女生救上了橡皮艇,把她平臥在艇上後,女生才失去了知覺。小伙子立即解開女生的救生衣,然後為她進行嘴對嘴人工呼吸。

沒有反應的臉龐有些微移動後,小伙子的嘴巴才停止為女生的嘴口「打氣」。

待了片刻,女生張開疲乏的雙眼。小伙子凝視了她一會,輕輕的語音才傳進了女生的耳朵:『我載妳返回岸上吧!』

微微的點頭伴隨著絲絲的細語:『你幫我除掉救生衣吧,我覺得非常侷促啊!』


小伙子協助女生解去她的救生衣後,他正準備開動橡皮艇的馬達之際,海面突然刮起狂風暴雨。本能反應的男兒身,馬上伏了在女生的身體上,使她免於暴雨的煎熬。

兩對眼睛互望著對方,雨水經過小伙子的身軀,流下女生的玉體。滴滴水珠流上女生的臉蛋,她沒有作聲,似是靜待雨過天晴。

然而,暴雨並沒有減弱的跡象。柔柔語音給小伙子一個暗示:『你放鬆身體吧。如此撐下去,我怕你會耐不住的。』

猶豫了一會的軀體,緩緩地下降,直至他的裸體胸肌貼著一對被泳衣包裹著的乳房,兼且女生的比基尼泳褲與一條前面凸出的泳褲相觸,下降的身軀才暫停了移動。這時一個從水底下衝上的暗流,把橡皮艇向上拋。膽怯的軀體,已經不由他作主了。

海浪拋動著橡皮艇,暴雨鞭打在小伙子的背肌上。橡皮艇保護了女生的背脊,小伙子的身軀就呵護著她的胸腹。搖搖晃晃的小艇,就在海浪和雨水中漂蕩。兩顆身體互相緊摟著對方,小伙子憂慮女生會掉進海裡,而女生就有點兒惶懼,她雙臂抓緊惟一可以庇護她的胴體。

風浪稍為平靜了一會,小伙子向女生說:『我們離岸邊不太遠。妳繼續躺臥這裡,我去啟動小艇引擎,以便返回岸上。』

女生隨即回應:『我們不如等待救援吧。』

女生暗示給小伙子知,著他不要離開她的軀體。

安慰的語音傳進女生的耳孔:『妳不用擔心,我家世代也是水上人。我十分熟習水性的,現在是返回岸上的一個好時機。』

小伙子坐起來後,他把救生衣蓋在女生身上,以減少雨水打在她身體。橡皮艇的引擎啟動後,便向著岸邊進發。


小艇駛至水深及膝的岸邊時,小伙子著女生坐起來。他關掉引擎後,隨之跳入淺水中,然後把橡皮艇拖至沙灘。

女生跟著踏出橡皮艇,二人合力把橡皮艇拖拉上岸灘。


此刻突然風雷雨電一同而來,他們馬上跑至沙灘對上草坪的一個露營帳篷。二人走進帳篷內,小伙子拿起一條沙灘大毛巾,然後遞給女生:『妳抹乾身上的水份吧。』

女生接過毛巾,她把身上的雨水抹去後,便把大毛巾遞回給男生。男生跟著以該條大毛巾抹掉自己身上的水份。


兩人隨之瑟縮在帳篷裡,屈高雙膝而坐,沒有再對話,帳篷內只有風雷雨電的聲音。

沈寂了一會,小伙子終於開腔:『為何妳會掉入海中?』

女生支吾其詞:『我是跟人家嬉戲,一時失手,才……。』

小伙子欲再發問時,女生立即反問他:『為何你會一個人來露營?』

小伙子低頭不語。女生凝望著他一會才再說話:『你是否跟女朋友分了手?』

小伙子沒有回答。片刻之後,他把臉部伏在自己的膝蓋處,飲泣之聲隨之彌漫在帳篷裡。女生遲疑了一會,她便移動身體,坐了在小伙子身旁。她跟著伸出手臂,跨越小伙子的背肩,然後以手掌按著他另一邊上臂。

待了一會,女生低頭少許,一張玉唇吻上淚痕的臉頰,輕柔語音傳至小伙子的耳道:『剛才你救了我,我無以為報。現在就跟你做一下霧水情人,讓你得到暫時的撫慰。但只可發乎情,止乎禮,點到即止。怎麼樣?』

小伙子躊躇了一下,他才抬起頭,臉轉向女生,然後吞吐地說:『其實我………』

女生跟著伸出另一隻手,以她的手指夾著小伙子的嘴巴,使他沒法子再說話。她便禮貌地說:『你不用客氣了。我受了你恩惠,一定要償還的。』


女生的手指離開男生的嘴巴後,她便把男生推至躺臥充氣床墊上。男生的身體隨之被一顆嬌柔胴體壓著,二人四目相投,兩張嘴唇的距離尚差毫釐便吻合之際,玉唇再度發出柔語:『剛才在橡皮艇上,你壓著我,教我定經安神。現在我壓著你,可以令你舒筋活血。你可以閉上眼睛,幻想離你而去的女友跟你再度摟吻。』

話畢,男生的臉孔就被合上雙目的臉頰磨擦起來。突然的雷電閃光,啟動了漸熱的柔唇,男生的嘴口隨即被吮吸著,但他們互相只是唇齒相依。直至雷電再次震動帳篷,男生的口腔才被一條巧舌入侵,挑釁內裡誠惶誠恐的舌頭。

垂涎在風雷雨電中交流,突然之間,女生的嘴唇急速離開男生的嘴口,然後發出痛楚的叫聲:『你的牙齒咬著我的舌頭呀!你毫無嘴吻經驗的嗎?』

男生臉露困窘之色:『我……我……』

女生隨之以手掌按著小伙子的嘴巴,她跟著溫柔地說:『算了吧!我不用你解釋了,你放鬆一點吧!』

柔滑的臉孔移至一隻耳旁,數隻潔齒咬著意料之外的耳垂。男生隨之喊叫:『哎呀!蠻痛的!』

愕然的臉龐再問小伙子:『你從未讓女生咬過耳朵嗎?』

苦惱之聲從男生口中傳出:『我……我……』

小伙子的嘴口再被一隻玉掌覆蓋著,輕語再度傳進男生的耳孔:『算了吧!你不須要解釋了。』

柔唇跟著從男生的頸項,緩緩地移至小伙子赤裸的胸部。突然之間,男生全身顫動了一下,他跟著喊叫:『十分癢癢呀!』

抬頭望向男生臉孔的詫異眼球問:『你從未被女生吸吮過乳頭嗎?如此敏感?』

尷尬之色浮現小伙子的臉蛋上:『我……我……』

女生馬上伸出手臂,以柔掌按著男生的嘴口,她跟著溫情地說:『算了吧!你不要再為自己辯解了。「青頭仔」(處男)!怪不得你女朋友會離你而去了。我現在扯下你的泳褲,讓你條「咕咕仔」(陽具)不用擠在困逼的空間裡,好讓他可以舒困。』

話畢,一條男裝泳褲被拉下至男生的膝蓋處,小伙子的「咕咕仔」(陽具)便呈現一柱擎天的狀態。


女生跟著側身躺下小伙子的身旁。貼著男生耳朵的柔唇隨之輕語:『我沒法子跟你的嘴、耳和乳頭開竅,現在惟一的希望,就寄託在你條「咕咕仔」(陽具)上了。』

一隻柔掌隨之緊握著一條屹立不搖的「咕咕仔」(陽具)。柔掌的前臂跟著被小伙子的手掌握住,他試圖移開緊縛陽具的手掌。

驚愕的語音從女生口中傳出:『你從來未試過「打飛機」(自慰)嗎?』

男生遲疑了一下才吞吐地回應:『我……我……』

此刻天空再度出現連續的閃電和雷聲。雷電聲稍為緩和後,女生才開腔:『算了吧!你合上雙目,幻想離你而去的女友,與你溫馨地愛撫吧!』

五隻巧指隨即跟一條堅挺的陽具在糾纏。小伙子再欲開腔時,他的頸項跟著被一張溫唇吻上,教他的語音停了。

巧指們把陽具弄至更為脹大,柔掌對上的手臂,緊握在那兒的手掌,被軟化至掉在兩人之間的床墊上。依然濕淋淋的「春袋」(陰囊)也不時受到五隻巧指的騷擾,沒法得到安寧。

隨著陰莖溫度的上升,小伙子突然轉身,面向著女生。他跟著伸出手臂跨過女生的上臂,然後把手掌按著女生只有一條比基尼胸罩泳衣帶的赤裸背脊。這時男生的陽具重獲了自由。

他們二人四目相投,怯懦的語音傳入女生的耳道:『小姐,我名叫木立。請問妳的芳名是什麼呢?』

詫異的眼神沒有回答。她跟著閉上眼睛,揮舞自如的陽具隨即被五隻陌生的巧指擒著,似是沒有受到圍困的陰囊,也沒有被遺忘,跟著也被另外五隻先前跟陽具糾纏過的柔指所撫慰。

持續的暴雨和閃電,使昏暗帳篷裡不時被外面的強光照亮。沈醉在跟木立「打飛機」(自慰)的嬌體,被木立的手臂越摟越緊,但她的雙掌仍然收放自如,教木立對她的胴體依然不離不棄。

直至巧指和柔腹沾上了瓊漿玉液,女生受壓的胸肺才得到喘息的機會。

雷雨繼續打在帳篷上,亮起雙眼的臉孔,她待了片刻便開腔:『以你的體能,大可以強姦我。為何你可以如此克制?』

遲疑了一會,與她距離毫釐的嘴巴又再吞吐地說話:『小姐,我……我……我想知道妳的芳名呀!』

露出可人微笑的臉孔回答木立:『算了吧!我償還了你救命之恩,大家再沒有拖欠。』

帳篷內靜寂了一會,木立才吞吐地說:『小姐,其實我……我暗戀的女孩最近派結婚喜帖給我,才使我傷心絕望,獨個兒來露營。』

一對頓時瞪出的眼球,愕然地叫喊:『什麼?原來我竟然真的邂逅了一頭史前動物──「青頭仔」(處男)!為何我如此愚笨,剛才知而不行,沒有將你就地正法,把你姦污?』

凝望著她後悔眼神的臉孔沒有作聲。木立沉默了一會又再吞吐地說:『小姐,妳是我……我的……初戀情人啊!』

一度閃光,照耀著兩張沉靜的臉孔。女生呆視著等待回應的眼神一會兒後,她伸出一隻手臂,推開依然跨越她身體的粗壯手臂,然後把她自己的手臂跨過木立的身軀,以她的柔掌按著木立赤裸的背肌。

歉意的眼睛待了片刻才開腔:『對不起!我本抱著報恩之心,料想不到好心做壞事,竟然無端竊取了你的心靈,這不是我所願的。』

玉唇隨之吻上意料之外的嘴巴。兩張嘴唇分開少許之際,柔柔語音傳入木立的耳孔:『我名叫索娃。倘若將來你願意向我獻出初夜,我是樂意奉陪的。』

待了片刻,木立退下身體,他的臉龐便倚在索娃的一對軟綿綿乳房處。索娃便伸手撫摸著木立的頭顱,二人雙雙進入了夢鄉。


雷電暴雨過後,已是漆黑的晚上。他們醒過來,木立對索娃說:『沙灘另一邊近碼頭處有一海鮮酒家,我們去那兒進食,怎麼樣?』

索娃跟著回答:『我身上只剩下一件比基尼泳衣,身無分文喎!』

木立隨之拿起他們先前用以抹身的大毛巾,然後把它蓋在索娃的背脊上。他嚴肅地說:『這樣妳不會著涼吧!我們可以起行了。』

他們倆走出帳篷,徒步橫越沙灘,索娃見到先前她掉下海中的遊艇停泊在碼頭,她立即意識到遊艇上的乘客正在碼頭側旁的海鮮酒家進食。

二人走進了酒家時,遊艇上的乘客已經用膳完畢,紛紛離開返回遊艇上。一對牽著手的男女突然走至他們面前,女生首先開腔:『雖然妳被救起,但妳沒有返回遊艇上,所以百吉是歸我所有,妳已經輸了。』

索娃馬上氣憤地回應:『趣花,我要跑回遊艇上,談何容易,妳別挑剔我。』

百吉見著兩位女生幾近爭吵,欲平息紛爭。他隨之伸手指著木立,臉向索娃:『他是妳的救命恩人吧,如何稱呼他呢?』

索娃隨口回答:『他名叫木立。』

百吉跟著伸出手,與木立握手:『你好!我名叫百吉,是索娃的……』

百吉的自我介紹被索娃打斷,然後由她接上講出她與百吉的關係:『……男朋友。』

趣花頓時勃然大怒:『我們已經吃完晚飯,妳就剛來進食,我就看妳有何本事可以即刻返回遊艇上。』

話畢,趣花就示意百吉跟她離開。百吉便跟索娃和木立道別。


怒火的眼睛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眾人走至碼頭,大部份乘客幾近登上遊艇之際,索娃突然以急步追趕他們的背影。木立待了片刻,他也起步追隨。

他們倆跑上碼頭,走至接近遊艇時,木立對索娃說:『若果妳返回遊艇,我就會跳入海中。』

不肖的眼神望了木立一眼:『莫非你跳下海中也會遇溺?』

索娃正想踏進遊艇時,木立走至碼頭邊,躍身至遊艇尾部的海水中。索娃見狀,她走至碼頭邊,望著浮於海中的木立,然後怒不可遏地說:『你發了什麼神經呀!跟你進行深度愛撫,還未有纏綿過,你就認定終身。人人有你如此妄想,天下大亂了。』

木立堅定地說:『倘若妳上了遊艇,我就不會上水,遊艇也沒法子倒車離開碼頭。』

此時遊艇上的乘客即刻以粗言穢語罵索娃:『「八婆」(三八),妳馬上叫那個傻子上岸,我們趕著回家的。』

辱罵之聲越鬧越響,索娃除去披在她身上的大毛巾,她跟著也躍身入海中。

索娃游至木立面前,溫和地向他說:『你立即返上碼頭,萬大事有商量。剛才我在雷雨的帳篷裡跟你保證,你可以把初夜獻給我的。』

疑惑的眼神隨之問:『妳不會騙我的?』

索娃雙腿在海中伸展了兩下,柔唇吻上了等待回覆的嘴巴。

他們從海中爬上碼頭後,遊艇便準備倒車離開。木立拿起先前索娃掛放在欄杆的大毛巾,然後披回索娃背上。他們走了數十步,索娃隨手拾起掉在碼頭邊的一個背包。這個背包是她的,是趣花把它從遊艇上拋出。

此時站在遊艇邊的趣花向著碼頭大喊:『索娃,妳要索命,索性向妳身邊的傻瓜動手吧。雖然我的未婚夫原先是妳的男朋友,但情定三生,妳也無謂苦苦相纏了。』

索娃沒有作任何回應。他們再走了十數步,索娃臉轉向木立:『你拿披在我背脊的大毛巾抹乾你自己的身體吧,以免著涼。』

木立躊躇了一下,他才取去披於索娃肩背的大毛巾,然後以該條大毛巾抹去自己身上的水份。

木立把大毛巾披回索娃背肩後,溫情的語調傳進索娃的耳道:『我幫妳拿著背包吧。怎麼樣?』

索娃沒有回答。木立便伸手取去索娃手中的背包,索娃沒有抗拒。


他們走進酒家,坐下叫了食物後,木立對索娃說:『這裡是香港最南端的蒲台島,明天才有船返回香港仔。』

索娃拿起茶杯,嚐了一口之後,微笑地向木立說:『那麼我今晚要跟你共宿一營了。』

木立立刻緊張地回應:『妳放心吧!我是一名正人君子,不會對妳無禮的。』

索娃頓時哈哈大笑起來。她笑完後才說:『今夜我可以飽餐一頓了。』

木立正經地回應:『我不欲在帳篷裡向妳獻出初夜。』

兩隻瞪出的眼球隨之問:『那麼在什麼地方?』

木立露出害羞的臉容,他垂下頭,沒有回答。

待續……

4 則留言:

  1. 我都要多啲去海邊睇下有無奇遇先?

    回覆刪除
  2. 卡臣:

    吾!……我擔心你比啲女海獸捉咗去抽精。嘻嘻!

    回覆刪除
  3. 佛爺:

    我忽發奇想,你D故事通常都有「海」嘅情節,唔通係為咗增加咸味? :O

    木立當然人如其名呀,有女喺面前都怕羞唔主動,木木訥訥咁款。另外,佢被索娃引誘,下半身如喬木般又硬又挺,立於三角泳褲之下。

    回覆刪除
  4. 世純:

    你的閱讀真是很細心,洞悉到我的故事多以「海」為內容.因為我成長在海邊,見慣大小船隻在風浪中搏鬥,和水上人不屈不撓的生存意志。

    你對木立的個性描述,十分精準,正是我所描繪的性格.而且,你說得非常生動和有趣.你可以去為小說寫閱讀心得。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