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6月8日星期日

曲終人散(十四)逼吻


曲終人散(十四)逼吻

倘若將小貓跟老鼠一起餵養,小貓成長變成大貓之後,這些大貓也不會捕捉老鼠的。但是,貓就沒有可能不吃魚的。霖保婉拒了瑪莎送贈給他的渡假酒店禮券,瑪莎百思不得其解。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思量後,一個恐慌的答案浮上了瑪莎的心頭。莫非元宵節那天,她指使霖保去酒店跟萍致幽會,…………。浴池溫床,熱腿火唇,幽谷峻峰,霖保戀上了熱烘烘的激盪胴體?若果真是如此,她跟標域獻出的計謀,豈不是功虧一簣?霖保是否還鍾愛她堂妹拉蒂,是非常關鍵的要素。

傍晚時分,瑪莎故意留霖保加班,她同時也叫拉蒂到她的公司找她。

拉蒂到達她的辦公室時,瑪莎漫不經心地對拉蒂說:『妳幫我拿這份文件交給霖保。』

拉蒂從瑪莎手上取過文件便走出她的房間,瑪莎就暗中觀察他們二人的交談神情。

拉蒂把文件放下霖保的桌子時,霖保抬頭望著她:『我今晚要加班,但應該不會做得太晚。妳跟瑪莎吃完飯後,可給我電話,或許我可以送妳返回南丫島的。』

似是正在其他辦公桌尋找東西的瑪莎,她的專注力只是停留在霖保的臉容上。她並不覺得霖保對拉蒂有異心,雖然使她鬆了一口氣,但卻教她為霖保拒絕渡假酒店禮券而感到不解。現在肯定的是,霖保在元宵節那夜嘗了萍致的「香囊」後,他只是視作為一頓免費晚餐,並不留戀。

拉蒂返回瑪莎的辦公室一會後,瑪莎跟拉蒂便離開房間,她們經過霖保的辦公桌,隨口互相道別。兩位女生走離了霖保的辦公桌十數步,瑪莎突然停下腳步,然後問拉蒂:『今晚不如叫霖保一起吃飯,怎麼樣?』

拉蒂感到詫異:『但他現在正加班喎!』

機靈的眼神再問拉蒂:『妳是否想跟他一同吃晚飯?』

含羞的臉蛋沒有回答,她跟著垂下頭。雖然拉蒂沒有回答,但瑪莎即刻洞悉到拉蒂的心意。

瑪莎待了片刻便對拉蒂說:『我先去取車,你去叫他收拾東西,明天才繼續做吧。我駕車在大廈外的街上等待你們。』

話畢,瑪莎便走向電梯大堂。拉蒂走回霖保的辦公桌旁時,霖保正把電腦關上,因他早已聽見瑪莎跟拉蒂的談話。但拉蒂沒有作聲,只是看著霖保的側影。

片刻之後,霖保站起來:『我們走吧!』


瑪莎驅車至位於北角太古城的商場。她在商場的停車場泊好車後,他們三人便乘坐電梯至商場。拉蒂沒有問瑪莎要往那裡去,因憑直覺也會意識到瑪莎是走往一家餐廳或酒樓。

他們走出了電梯,瑪莎和拉蒂走在前面,而霖保就跟在她們二人後面。

然而,瑪莎突然在商場裡一家女性服裝店前停下腳步,跟著指指點點擺放在店前的服裝。似是漫不經心的女人看衣裝的性格,教拉蒂也跟她談論起來。

片刻之後,瑪莎順水推舟地走進了服裝店,霖保唯有跟隨她們進入店子。此時瑪莎拿起一套掛著普通衫褲的衣架,把它擺貼在拉蒂胸前。似是隨意的眼神望向霖保:『拉蒂穿著這套便服是否好看?』

霖保頓時呆了,他不懂得如何回應,也料想不到瑪莎會問他的意見。拉蒂也露出尷尬的神情,因她也沒有想過瑪莎竟有如此莫名的所為。

拉蒂和霖保跟著的沉默互望眼神並沒有維持太久,瑪莎隨之對拉蒂說:『妳去更衣室穿上給我看一下吧。』

拉蒂就在半推半就中被瑪莎叫售貨員帶她往更衣室。

拉蒂更換上服裝從更衣室走出來,似是理所當然的眼神望向霖保:『你女朋友穿著這套衫褲是否好看?』

這次霖保已經預料到瑪莎會再度問他,他即時回答:『你挑選的這套衫褲非常合襯拉蒂的體態。』

霖保誤以為瑪莎又是要受到人家稱讚,所以便向她說「你挑選的這套衫褲……」。其實瑪莎是故意以「女朋友」來稱呼拉蒂,她要逼使他們這段關係明朗化。

拉蒂更換回她本來的衣服後,瑪莎便拿了該套衫褲至收銀處,然後取出信用卡付款,他們才離開服裝店。

他們隨之走至一家餐廳進食。侍者帶領他們三人到一個卡位,瑪莎便示意拉蒂跟霖保坐在一起。

他們落單叫了三份套餐後,瑪莎從手袋取出渡假酒店的禮券,然後向坐於她面前的霖保和拉蒂說:『我準備跟朋友一起去離島的渡假酒店玩一個週末,但有一對情侶突然取消了行程,現就讓你們一起去歡度一個週末吧。』

瑪莎舊事重提,拉蒂和霖保當然意識到瑪莎的意圖內裡有乾坤,但他們二人之間卻缺乏溝通。礙於靦腆,拉蒂當然沒有向霖保提及瑪莎曾向她送贈禮券。霖保也以為送贈禮券是萍致在背後作怪,所以他也沒有對拉蒂講及此事。

霖保和拉蒂思索著如何回應瑪莎時,瑪莎把禮券遞給拉蒂:『禮券就由妳保管吧,男兒總是粗心大意的。』

然而,拉蒂沒有接過禮券,她尷尬地望向坐於她身旁的霖保。靈活的眼神隨之打趣地對拉蒂說:『他無權反對的,妳把禮券放進手袋吧。』

躊躇的手掌被霖保對瑪莎講的道謝說話而驅動:『瑪莎,謝謝你!』

渡假酒店的禮券被放進手袋後,侍者把餐茶放在檯面,他們跟著閒聊起來。雖然霖保不知瑪莎送贈禮券的真正意圖是什麼,但繼續僵持下去會令拉蒂難為情,他惟有主動接受瑪莎的禮券。

過了一會,侍者把餐湯和麵包放在桌面,瑪莎便取出智能電話,她高調地告訴拉蒂父親,她會邀請拉蒂去渡假酒店玩一個週末,但卻沒有提及霖保也會同行。瑪莎是要做成勢在必行的局面,以免拉蒂把禮券轉送他人。上次被拉蒂拒絕接收禮券的經驗,教她醒悟到拉蒂含蓄的性格。致使她雖然在二人面前交付禮券,好讓拉蒂容易接受,但她卻不會向拉蒂父親提及霖保。

瑪莎答允了標域的要求,礙於面子問題,她不會令自己下不了台階。她出盡計算也要使霖保和拉蒂接受她的禮券。晚餐前他們走經一家女性服裝店時,瑪莎靈機一動,她故意再度製造氣氛,迫使含蓄拉蒂的內蘊性格外溢,然後她才再次送贈禮券。

瑪莎毫無顧忌購買衣褲給拉蒂的支出和這晚用膳的費用,因她全數開支也會跟標域結帳的,她只是「出面」而已。

然而,瑪莎高調告知拉蒂父親她的慷慨邀請,教霖保和拉蒂誤以為性格喜好炫耀的瑪莎,欲利用多出來的禮券,在親戚面前展現光彩。霖保和拉蒂,為此放下對瑪莎存在陰謀的顧慮。

晚餐之後他們離開餐廳,在商場裡遇上了標域兩夫妻子跟另一對夫婦從另一家餐廳走出來。標域雖然表面冷靜,但他心感不安,因他不知道瑪莎會否妒忌他跟妻子同行。

然而,瑪莎不但從容地跟他們寒暄起來,她還主動詢問標域朋友的名字,教標域很快便放下心中顧慮,跟大家暢所欲言。

世上最完美的情婦,就是一位不會嫉妒男人正室的女人。

標域的注意力就轉移在霖保和拉蒂身上。他見他們二人的行為舉止像一般朋友,不像是情侶,反而深感不安。

各人寒暄完分手後,瑪莎驅車送霖保和拉蒂至往南丫島的碼頭。他們下車走進碼頭時,瑪莎望著他們二人的背影,對自己終於成功送出渡假酒店禮券而沾沾自喜。

此刻瑪莎的手機響起了鈴聲。她取起電話,對方緊張地問她:『你堂妹是否願意跟霖保一起去渡假酒店?』

瑪莎笑了一下才回答:『你放心吧。他們收了我的禮券了。』

電話掛斷後,瑪莎才回憶起拉蒂默不作聲地把禮券放入手袋。標域真是看透人性,他可能一矢擊中,拉蒂到時是否會變卦呢?


回到了南丫島,拉蒂和霖保踏進酒樓,拉蒂的姊姊寶瑪即刻走上前,她對霖保說:『你別離去,我有話跟你說。』

莫名其妙的兩張臉孔被指示坐在一個卡位的一邊,寶瑪跟著走去取了一碟香腸肉蛋飯、刀和叉,然後走回霖保和拉蒂坐下的卡位,她就坐了在他們二人對面。

寶瑪吃下一口飯後,她跟著以漫不經心的語氣向霖保說:『你與我妹妹去渡假酒店遊玩,不要緊。但若果她回來向我哭訴,說你對她無禮,我就會手起刀落,……』

寶瑪沒有講完她的說話,她右手拿著的餐刀便往碟子上的一條香腸切下去。霖保和拉蒂頓時目瞪口呆地望著被切斷成兩截的香腸,二人也沒有回應寶瑪的堅定動作。

若無其事地繼續進食了一會的嘴巴,突然對拉蒂說:『妳身邊的膠袋裡是放了什麼衣服?打開來給我看。』

拉蒂隨之打開膠袋給她姊姊查看。寶瑪看了一下,她跟著抬頭望著霖保:『我以為你買內衣褲送給我妹妹。』

霖保欲澄清膠袋裡的服裝不是他送贈給拉蒂的,他隨之開腔:『這套衣衫……』

他只說出片言隻語,小腿立即被另一隻腳輕撞了一下,霖保馬上住嘴。

寶瑪越講越過份,拉蒂沒法子再忍受,她跟著向霖保說:『你回家吧。』

霖保向各人道別後,拉蒂便送他出酒樓。

他們倆沉靜地走了數十步,霖保突然停下腳步。他轉身問拉蒂:『寶瑪似是對我們一起去渡假酒店很有意見,妳是否想我找一個藉口向瑪莎推掉了該個耍樂?』

拉蒂臉上頓露憤然之色:『你當我是寶瑪的附屬品嗎?我的私事也要受她管束,她自己跟男朋友去旅行,我也沒有干涉。』

霖保料想不到拉蒂的反應會如此強烈,皆因他以寶瑪的意向作為取消一同渡假的依歸。倘若霖保以害怕拉蒂尷尬為理由而放棄遊玩,拉蒂願意考慮他的提議。

仍然氣憤的拉蒂,隨即轉身返回酒樓。但她的一隻手臂被從後伸出的手掌牽上,使她轉身面向回霖保。

歉意從霖保的口中傳出:『對不起!我表達不清晰!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

突然住嘴的眼睛望著拉蒂的後方。依然未曾熄滅的怒火臉容跟著問霖保:『我背後有何不妥?』

霖保惟有直截了當地回答:『妳姊姊寶瑪站了在酒樓門前看著我們。』

怒容沒有再作回應,霖保以為她被寶瑪的監視嚇唬了。

默然不語的眼睛互望對方一會後,一雙手臂分別撲上沒有期望的肩膀,絲毫沒有準備的嘴巴,於霓虹招牌燈光的照耀下,瞬間失去了光彩。他,被另一張憤唇貼上,光線沒法再照射在霖保的嘴巴上。閉上雙目的激唇,沒有理會生硬嘴巴的感受,她只是把心中的不忿,毫不留情地發洩在給她強佔的嘴巴上,使他成了一頭代罪羔羊。

霖保被一張站於酒樓門前、目瞪口呆的臉孔望著,致使他不敢亂動,只讓無辜的嘴巴任由激昂的嘴唇放肆地蹂躪。

激盪的嘴唇盡情地洩憤後,霖保的嘴巴才重見霓虹燈的光線。但他的嘴口卻變得更為光亮,因黏附在那兒的濕潤香涎,大幅度反射投射在拉蒂遺留口涎上的光線。

拉蒂隨之轉身返回酒樓,她經過寶瑪身邊,沒有垂下頭,從容地走進酒家。

含羞的拉蒂主動嘴吻霖保,竟然發生在公眾地方,教霖保也為之尷尬。

然而,他們心裡也以為是寶瑪猜測到霖保會跟拉蒂一起去渡假酒店。二人也料想不到,他倆在踏出瑪莎的車子,一同走入往南丫島的碼頭後,標域給瑪莎的顧慮電話,教瑪莎即時打電話給拉蒂父親,告知他霖保也會跟拉蒂結伴同行,以免內向的拉蒂因為害羞而退縮,從而誤了她的計謀。

待續……

4 則留言:

  1. 佛爺:

    瑪莎帶大家去嗰間係服裝店定係內衣店先??叫拉蒂換上波衫、西褲畀霖保睇,效果會更好喎,霖保即時抬頭致敬都似。

    末段拉蒂嘅激吻,大概係壓抑已久,要擺脫寶瑪管束嘅一種表現喇。

    回覆刪除
  2. 世純:

    該套衫褲留下一集來造文.嘻嘻!

    你說得對,拉蒂是受寶瑪壓抑太久,所以才一時衝動,幹出了與她性格不乎的所為.

    回覆刪除
  3. 卡臣:

    「姦」就已經有「逼」的含意,下集應該是「誘姦」.嘻嘻!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