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6月24日星期二

曲終人散(十六)吻告(大結局)


曲終人散(十六)吻告(大結局)

拉蒂一直不知道瑪莎夥同什麼朋友來這家渡假酒店,直至晚餐開始時,她才見到萍致和歌屈兩家人。拉蒂意識到瑪莎隱瞞與萍致和歌屈兩家人同行,必有原因,但她就想不出答案。拉蒂並沒有察覺到歌屈一家的出現是節外生枝的,她誤以為兩家人是早有計劃一同而行。

瑪莎再走出去取了一碟食物回來餐桌,她把數隻青口分配給拉蒂和霖保,教霖保感到奇怪。但她閃爍的眼神掃描過萍致的臉孔時,卻被拉蒂無意中見到她這一故意的眼睛活動。當瑪莎再度取了一些食品,然後把碟子上數件壽司分配給拉蒂和霖保之際,拉蒂全程注視著瑪莎和萍致的臉容。這次拉蒂還留意到,萍致看見瑪莎把壽司放進霖保的碟子時,她把臉轉向歌屈。

萍致逃避瑪莎故意強調拉蒂與霖保是一對情侶的神色,教拉蒂的腦海躍出了瑪莎送贈渡假酒店禮券的動機,是與萍致對霖保藕斷絲連有關。然而,拉蒂卻沒法猜測到瑪莎要中斷萍致念念不忘霖保的目的,是與歌屈的父親標域扯上關係的。

拉蒂於沉思中被一對輕拍歌屈肩膀的年輕情侶所喚醒。該對男女生是歌屈的舊同學,他們跟歌屈打招呼和寒暄了數語,女生莉思伸手指向萍致,她臉向歌屈:『你女朋友?』

歌屈毫不猶豫地回答:『是的。』

歌屈介紹萍致給他們互相認識。莉思隨之對歌屈說:『我們一班舊同學坐了在那一邊,不如帶你女朋友介紹給大家認識,怎麼樣?』

歌屈沒有遲疑便示意萍致一同站起來。萍致漫不經心地望了霖保一眼才離開她的座位,似是沒有人留意到萍致眼底的心事,卻在拉蒂的眼底裡留下了痕跡。

萍致只跟歌屈的舊同學寒暄數句,她便獨自離開。走至擺放食物的地方,萍致遇上了正在取食品的瑪莎。她走至瑪莎面前,理直氣壯地對瑪莎說:『今晚歌屈會跟舊同學到酒吧閒聊,妳可否誘使妳堂妹離開她的房間一小時?我想跟霖保在房間內「交談」一會。』

瑪莎臉露愕然之色:『不是吧!我如何誘使拉蒂離開房間是問題外,霖保是否願意跟妳在他的房間相會,這個可能性甚微。』

萍致即刻回應:『妳別以為我頭腦簡單,霖保和拉蒂出現在這裡,是妳順應我父母親的要求,並不是巧合。』

雖然萍致道出了瑪莎的部份計謀,但瑪莎並不慌張。況且,萍致是估錯了方向,真正主事者是歌屈的父親標域。

語重心長的臉容隨之說:『萍致,妳雙親也是為妳著想,歌屈的條件比霖保好得多。而且,事情發展到如此境地,妳也沒有選擇的餘地了。』

堅決的臉色立刻回應:『我認識霖保在先,妳堂妹邂逅霖保在後。我要在他們今夜纏綿之前,先拔頭籌。妳放心,我認命,全心全意會跟歌屈在一起,不會白費我父母親跟妳的合計。』

瑪莎並沒有為萍致的爭強好勝感到驚奇,因她自己也是此種性格。然而,萍致的堅定說話卻給瑪莎知道,她跟霖保曾經是戀人。

快速思索的腦袋,認知道自己面對進退兩難的困局,順應了萍致的意思,萬一被標域發覺萍致出軌,瑪莎自己也難以向標域交代。她惟為對萍致說:『就算我誘使拉蒂短暫離開霖保,霖保也未必讓妳進入他的房間,妳男朋友歌屈的家勢如此強,霖保是不敢胡作非為的。』

毫不遲疑的嘴口即時回應:『如何面對霖保是我的事,不用妳操心,妳只要誘騙拉蒂離開房間便可以了。』

瑪莎惟有敷衍地應承萍致的要求。此時標域走近她們二人,萍致馬上返回餐桌。

瑪莎以為標域欲查問她跟萍致談什麼。她料想不到標域對她說:『我今晚去妳的房間品嚐杯中物。』

瑪莎頓感驚愕,她如何分身應付兩個不同的要求:標域要和她上床;萍致要跟霖保圓床。


晚上十時,瑪莎收到標域的電話,告知她十多分鐘後便會到達她的房間。瑪莎放下電話一會,萍致便打電話著瑪莎誘騙拉蒂到她的住房。瑪莎心知她沒有可能兩全其美的,她惟有打電話叫拉蒂到酒店大堂等待她,因萍致只是要拉蒂離開房間而已。瑪莎再沒法子顧及萍致了,她的房間只可容納標域。

瑪莎打電話給拉蒂時,拉蒂與霖保剛好返回酒店房間。她放下電話後,以疑問的語氣向霖保說:『為何瑪莎叫我到酒店大堂等待她?她有什麼會計問題要急問我,不能待明天嗎?』

霖保立即意識到是萍致在從中作梗。他凝視著拉蒂一會才開腔:『我猜測妳離開房間之後,便會有人來敲打我們的房門。』

拉蒂望著霖保,她沒有即時回應。待了片刻,拉蒂吞吐地說:『來者會是……萍…致?』

拉蒂誤以為瑪莎在午餐時,她故意在萍致面前強調她與霖保是一對愛侶,是要麻痺她。拉蒂沒有料到瑪莎的行為是隨風轉舵,不會衝撞有財勢的人家的。

霖保伸出雙手,兩隻手掌分別按上拉蒂的兩隻上臂。他欲言又止,始終沒法開口。因他不願告知拉蒂,萍致跟瑪莎曾經合謀,誘騙他去酒店。

然而,霖保在思索如何應付萍致的到來,卻耽誤了時間。房門傳來敲擊聲時,霖保隨之輕聲向拉蒂說:『妳去開門,看她會怎麼樣?』

拉蒂遲疑了一會才走至房門。房門被打開,愕然的臉容問拉蒂:『霖保在嗎?』

雖然萍致料想不到拉蒂未曾離開房間,但她絲毫沒有退縮的神情。拉蒂躊躇了一下才回答:『霖保在房內,妳可以進去,我會去酒店大堂見瑪莎。』

話畢,拉蒂便踏出房間,步往電梯大堂。她的反常行為教萍致沒有即刻走進房內。她轉身少許,凝望著拉蒂離去的背影,思索著拉蒂是否有陰謀,或是拉蒂決意交還霖保給她。

剎那的衝動,拉蒂的確想放棄她與霖保這段感情。突然之間,霖保從房裡跑出,他經過萍致身邊,走向已經距離房門數十呎的拉蒂。拉蒂感知從後而至的氣流,但她沒有停下腳步。

就在霖保觸及她的手臂前,從拉蒂背後傳至響亮的呼喚:『拉蒂,妳不要走,我愛妳!』

拉蒂未曾停下步伐,她的手臂已經被霖保的手掌從後扯上。拉蒂被扯拉至轉身,她幾近失掉平衡而跌倒之際,一雙有力的手臂把她摟抱著。她的眼睛閃過站於房門前的愕然臉孔一下,嘴唇跟著被另一張嘴巴吸吮著。驚惶的內心本能地想作反抗,她的腰背已被兩隻使力的手臂緊縛著。

失去了可以呼叫的嘴口,和再沒有能力逃逸的身軀,一雙柔臂慢慢地順著霖保身體兩邊的腰部。伸往他的背腰,在那兒輕輕的摟著。站在霖保背後數十呎的一對眼睛,凝視著摟於他背腰的一對柔臂。她不敢想像,卻沒法子驅散浮現在她腦海裡,那張閉上雙目、任由霖保嘴齒失控地吮吸的嘴唇的陶醉臉容。

霖保以嘴口向拉蒂表達他的愛意,他得到拉蒂唇舌的欣然接納後,兩張濕潤的嘴齒才分開少許。此刻萍致聽見霖保向拉蒂輕語,但她卻聽不到霖保講了什麼說話。

霖保跟著轉身,他背向著拉蒂,雙膝向前屈曲和彎腰。拉蒂隨之撲上他的背脊。一對柔臂從後伸前,分別繞過霖保的脖頸,兩隻柔掌交叉地抓緊霖保的胸肌。霖保雙臂隨即向後伸延,他的雙掌跟著抓住伏於他背部軀體的圓渾屁股,然後站起來。拉蒂的兩條玉腿便分別夾於霖保兩邊的腰部。

此時拉蒂不欲跟萍致有眼神接觸,因她覺得非常尷尬。她的頭顱跟著側倚於霖保的背肩,然後閉上雙目,把自己身體的去向依附在霖保的雙腿上。

目瞪口呆的臉孔,凝視著背著拉蒂身軀的霖保向她迎面走近。她不願看見霖保走進房間,然後把房門關上的可怕情境。她隨之起步,走向霖保。二人面對面相距咫尺之遙時,雙方也似有默契的停下了腳步。眼泛淚光的萍致跟著開腔:『其實我只欲先拔頭籌,已經沒有再次佔有你的意慾。為何你不讓我留下一個美夢,還要使我難堪?』

待了片刻,霖保才回應:『因為我的軀體被我背後的靈魂綑綁著,我的心靈已經被她的芳影籠罩著,逃不了。』

萍致凝望著霖保的臉容一會,欲言又止。她跟著垂下頭,繞過霖保的身體,繼續走往電梯大堂。

她的腳步未曾踏進電梯大堂,背後傳來房門被關上的聲響。她意識到霖保並沒有轉身凝望她離去的背影。

萍致走往酒吧,她與歌屈相聚,跟大伙兒一起聊天。直至凌晨一時多,歌屈扶著爛醉的萍致返回房間。


翌日早上,瑪莎走經坐於餐廳內一張卡位的霖保和拉蒂,她跟他們二人閒聊一會,發覺二人沒有對她呈現任何不滿的神色,她就不再理會昨夜發生什麼事情了。

歌屈和萍致走進餐廳,他們坐了在跟霖保與拉蒂的卡位對著、相隔一條行人走廊的卡位。此刻萍致見著性格被動的拉蒂把糖和奶加進霖保的咖啡杯,跟著拿起小匙攪動杯中的咖啡,她就意識到,她跟霖保的情愛關係已經曲終人散了。

早餐過後, 歌屈和萍致一同去玩「單車」(腳踏車)(自行車)。萍致戴上耳筒,聽著曲終人散的歌曲。他們的「單車」(腳踏車)順著一處海濱而遊,萍致的耳筒傳出曲終人散的歌聲:

何事共冷漠朝晚獨坐

人潮內我輕哼那首歌

跟她當天哼過

海邊相對坐

人去後落寞散佈

像獨奏散聚的悲歌

然而,萍致並沒有體會到霖保當年被她要求分手的感受,因她身邊有一個「影子」,可以讓她投射上霖保的靈魂。

萍致滿以為霖保跟拉蒂昨夜在床上定有肌膚之親,其實他們並沒有如萍致所料的共赴巫山。霖保把拉蒂放下床上後,他們再度摟吻了一會,但緊貼的摟吻並沒有衝破拉蒂的禁忌。

兩張溫熱的嘴唇分開後,含蓄的語音對霖保輕語:『我還未曾有心理準備,今夜我們可否分床而眠?』

拉蒂沐浴後更換上睡衣,她坐於梳妝台前整理頭髮和護理肌膚。霖保跟著走進浴室洗澡,他也穿上睡衣從浴室走出來。二人隨後也分別躺下不同的床上,他們在閒聊一會便進入夢鄉,雙方也不願意提及萍致的事。

拉蒂內斂的性格不是全然使她要求跟霖保分床而睡的因由。萍致這晚登門的衝擊教拉蒂的情緒起伏波動,以致她沒法即時接受與霖保摟抱而夢。

霖保願意順從拉蒂分床而睡的要求,是他自己的情緒也十分混亂。他對自己採取如此苛刻的態度對待萍致,事後感到非常懊悔.他跟萍致在求學時期的生活片刻,整夜也浮現在他的腦海裡。

萍致渴望恢復逝去的情懷,是因為她脫離現實,看不見環境已經轉變了,所以才明知不可為而為之。萍致並不是要「先拔頭籌」如此簡單,她不再計較拉蒂的存在,是因為希望霖保成為她的情夫。霖保寧願繼續追求拒絕與他同床作夢的拉蒂,也不願接納自動獻身的萍致,並不是因為他取難捨易,而是他心底裡認知道現實:萍致跟他是不可能有將來的。而且,霖保也不願跟萍致發展偷情關係,她只可被他在心底裡懷念和感謝。

全文完。

4 則留言:

  1. 佛爺:

    萍致都幾醒喎,一早知道霖保同埋拉蒂嘅出現係「被安排」嘅。但係佢又點解咁執著,一定要爭邊個同霖保「起頭」先呢。

    「就算我誘使拉蒂短暫離開霖保,霖保也未必讓妳進入他的房間,[就算霖保讓妳進入他的房間,他也未必進入妳的身體]。妳男朋友歌屈的家勢如此強,霖保是不敢胡作非為的。」

    我幫你畫公仔畫出腸,上文中[ ]嘅兩句說話,係瑪莎嘅心底話。 :p

    最後都大團員結局,事情改變咗就係改變咗,只原地踏步嚟懷愐過去,希望人和事能回到昨天係冇唔意思嘅,不如展望將來努力向前走喇。

    回覆刪除
  2. 世純:

    我在報紙看過一些醫生隨筆,講及一些女人,在情敵結婚前,先行食了新郎哥隻豬,等個新娘執佢二攤.點知竟然一Q中咗,自己有咗,要去墮胎.而且,有一啲食咗新郎隻豬嘅女生,自己本身喺有男伴嘅。

    你的畫公仔唔止畫出腸,喺畫埋條咕咕仔.嘻嘻!

    我未見過女方提出分手,隔一段時間,再要求跟前度翻叮可以成功嘅囉!

    回覆刪除
  3. 卡臣:

    我喺睇過幾本十九世紀西方翻譯小說偷師學到寫作技巧。所以,我寫正經嘢就喺學人地嘅,寫鹹嘢先至喺自創嘅。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