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6月2日星期一

曲終人散(十三)床謀


曲終人散(十三)床謀

元宵佳節的凌晨,一張在酒店房間內的大床上,男的正在熟睡,女的背倚於垂直置放於床頭板的枕頭,她以被子覆蓋著胸部以下的軀體,雪白的兩邊肩膀只掛著胸圍帶。女人手持著平板電腦,聚精會神在工作。房內只有一支置放在床頭櫃上的檯燈亮起來。

過了差不多半小時,熟睡的男人漸漸甦醒過來,他的頭顱徐徐地移至貼著只有一條內褲包裹著的大腿,享受的臉孔就於臀腿處輕輕地磨擦起來,而女人沒有理會男人的搔擾,她繼續埋頭在平板電腦處打電郵。

貪婪的鼻子在品嚐了女人的體香一會後,一隻手掌在被窩裡伸向女人兩隻大腿之間的狹窄空間,然後在那裡糾弄著。

女人的身體突然彈跳了一下,她隨之把平板電腦放下在她身邊的床頭櫃,跟著臉向回男人,嗲聲嗲氣地說:『你很壞呀!弄得我沒法子集中精神工作。你不是想梅開二度吧!』

男人淫笑地回答:『我想妳幫我按摩一下背脊呀!』

女人微笑了一下:『那麼你轉身吧!』

男人轉身伏於床褥後,女人便掀開被子,她爬了在男人背上,面向著床頭,兩腿分開跨越男人屁股以下少許,然後以屁股坐下男人的股腿,兩膝分別屈跪於男人腰部兩旁。女人跟著取過男人從床頭櫃拿給她的按摩油,她隨之以雙手按摩男人的背肌。

全裸男人被一位只戴著胸罩和穿著內褲的女人按摩了一會後,享受溫柔按摩的軀體才開腔:『那天我見到萍致跟霖保一起買領帶,你是否問到霖保是什麼一回事?』

瑪莎隨意回答:『萍致跟霖保是中學同學,她要買一條領帶送給你兒子歌屈,才找霖保給予意見。』

標域待了一會才作聲:『但我見到萍致的眼神和臉容,她似是鍾情霖保。』

他停了一下,跟著才繼續說:『我不想我的兒子做了傻瓜,妳可否幫我幹點事情?』

瑪莎詫異地問:『幹什麼事情?』

標域沒有遲緩便回應:『霖保似是喜歡妳堂妹拉蒂,……』

標域在思索著時,瑪莎隨之說:『你想藉著拉蒂來使萍致對霖保卻步?』

馬上回應的嘴巴歡欣地說:『妳真是明白我。』

瑪莎沒有再作回應,她心知肚明萍致想搞什麼。雖然她認為萍致是要未嫁夫,先立「妾」,把霖保做情夫,但現在她進退兩難,因標域要萍致對霖保心息。然而,瑪莎卻早已應承了萍致的要求,與萍致合謀來讓霖保上當。

標域最關心的是他的生意,他與弟弟繼承了父業後,兄弟不和而分了家。萍致父親本是他家族生意的供應商,他弟弟有意付出較高價錢跟萍致父親交易。標域欲藉著萍致與他兒子歌屈的情侶關係,從而改變了價高者得的交易規則。但標域不是頭腦單純之人,他當然不會把這個意圖告知瑪莎,而只是向瑪莎說他不想自己的兒子做了傻子。


瑪莎跟標域按摩完後,他們一起走進浴室。標域就進了浴缸洗澡,而瑪莎便站立於洗面盤前洗手。

片刻之後,瑪莎走入了浴缸,取過標域手中的皂液,然後為他清潔身體。花灑的流水沖洗標域身上的皂液一會後,標域轉身,背向著花灑,讓流水沖洗他的背脊,此時他與瑪莎面對面而立。過了一會,瑪莎也轉身,以背向著標域的胸膛,她的軀體跟著倚上標域的胸肌。兩顆豐盈的乳房和一處含情的小腹,很自然地就分別被從瑪莎背後兩旁伸出的兩隻手臂所撫慰著。

兩顆被流水沖洗著的軀體溫度徐徐上升,瑪莎仰面和轉頭少許,兩張嘴唇跟著在花灑的流水中親密地依偎著,一隻手掌隨之從瑪莎的小腹,順著流水伸往她的私處,愛撫著她心靈的深處。二人只在數小時前才溫存過,瑪莎當然認知道標域沒有再度雲雨的可能,她只是要軟化標域,讓她的計劃可行。

離開了浴室,兩人返回床上的被窩中,他們面對面側身而睡。瑪莎的胸圍和內褲依然留在浴室裡,她跟標域於被窩裡是玉帛相對的。

過了一會,瑪莎移動身體縮進被窩之中,臉部貼著標域的頸胸,一隻嬌手跟著撫摸標域的胸肌,柔語緩緩而出:『我約了萍致一家人到離島的渡假酒店玩兩日一夜。若果你可以在背後贊助我,由我出面送一張禮券給霖保和拉蒂一同去那裡消遣,萍致見到他們二人出雙入對,自然就會……』

瑪莎未曾完成她的說話,一隻按著她裸露背肩的手掌,突然在那裡輕拍了兩下:『這是很少的費用,不是問題,我只要妳的計劃行得通便可以,就算再花多一點錢我也不會計較的。』

一張喜悅的嘴唇隨之吻上標域的頸項。雖然標域花了不少金錢在瑪莎身上,但瑪莎心知標域是一位非常吝嗇的人。她料想不到標域會如此容易便應允她的要求。她沾沾自喜自己在浴缸的「姣技」得逞。

標域用錢在女人身上,當然毫不手軟。然而,倘若萍致父親成了標域弟弟生意的供應商,可能會影響他在內地廠房的運作。這個損失才是慘重的。


元宵節的傍晚,霖保去到一家酒店的房間敲門。應門的女人只穿著一件半透明性感吊帶睡衣。霖保馬上進入房間,然後急速地把房門關上。

他嚴肅地問女生:『你想幹什麼?』

女生臉露滿不在乎的表情:『你可以身上只包裹著大毛巾從浴室走出來,我也可以穿著睡袍來迎接你。』

霖保若有所悟地說:『原來你跟瑪莎合謀來騙我,待我以為來酒店跟客人取樣本。』

女生哈哈大笑起來:『你可以在瑪莎家做戲,讓我以為你跟她一夕風流。為何我不可以誘騙你來酒店?』

霖保的語調變回溫文:『萍致,算了吧!我真是已經心有所屬了。況且,我們實在沒有條件走在一起。』

萍致伸出雙手,分別按著霖保的兩邊肩膀,跟著以怪異的眼神向霖保說:『你騙不了我。剛才我打開房門,你見我只穿著睡衣,你就立即衝進來,跟著把房門關上,證明你還是非常著緊我的。』

霖保頓時啞口無言。愛情和感恩,在他心底裡,實在是混淆不清。

片刻之後,他推開萍致按著他肩膀的兩隻手掌,轉身欲離去之際,他背後傳進了親切的語音:『你待一會,我有一件禮物送給你。』

霖保再度轉身,詫異的眼神望著飄盪的睡衣裙走至床邊。她跟著取起一個包裝精緻的禮盒,然後返回霖保面前:『我沒有騙你的,我的確有一盒樣品交給你。』

愕然的眼目隨之問:『內裡是什麼東西?』

微笑的臉孔回答:『一條你喜歡的領帶。』

呆了的臉龐待了一會才再度開腔:『原來妳又是騙我的。』

萍致冷笑一下:『你是否害怕這條領帶把你綑綁著?』

霖保思索了一會才回應:『我不願給妳錯誤的希望,但我更加不欲妳的心思失望。謝謝妳!』

話畢,霖保從萍致手中取過她手上的禮盒。他跟著轉身離去。

房門被關上後,失落的臉容走至房間盡處的小桌子,取起擺放在檯面兩隻酒杯的其中一隻,然後取起一瓶香檳酒。她在嬉笑失落中嚐著美酒,並不是悔恨自己沒有膽量撲向霖保身上,因她是要霖保失去自制地摟抱著她。霖保見她打開房門只穿著睡袍,就即刻衝進房內,然後把房門關上。而且,霖保也收下了她送給他的領帶。致使萍致仍然深信,她的靈魂依然植根於霖保的心底裡。

這次萍致和瑪莎的合謀是早已計劃好的,以致瑪莎雖然應允了標域的要求,她會使用計謀來令萍致終止對霖保的愛意,但她不願開罪萍致,所以她依然指令霖保去酒店取樣品。瑪莎在衡量利害後,認為霖保被萍致飽嚐愛慾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數天之後,瑪莎打電話給拉蒂,告訴她有渡假酒店的禮券,讓她和霖保去遊玩一個週末。

怎料拉蒂驚訝地回應瑪莎:『妳有沒有離譜一點呀?竟然叫我主動約他去酒店,……』

瑪莎聽見拉蒂的強烈反彈,才意識到拉蒂不是她的性格。拉蒂不像她自己,是一位獨當一面的女人。

翌日上午,瑪莎回到公司,她把渡假酒店禮券遞上給霖保。霖保立即婉拒,因他成了驚弓之鳥,以為又是萍致在背後從中作梗。瑪莎花了錢買禮券,計略卻不得逞,這還是次要,但如何向標域交待,卻教她頭痛。瑪莎料想不到免費渡假酒店禮券竟然無人願意接受的。

待續……

10 則留言:

  1. 佛爺:

    標域終於瑪莎同搭「上」了。

    標域係老狐狸,不過瑪莎都係攻心計之人,兩個除咗床上攻防外,仲各懷鬼胎喎。

    床謀呢個名改得好呀,床上的陰謀,標域同瑪莎床戰其次,從對方身上攞著數才是重點。

    回覆刪除
  2. 下集係咪「浴缸謀」?「地鐵謀」?

    回覆刪除
  3. 世純:

    你睇透哂我嘅佈局,「兩個除咗床上攻防外,仲各懷鬼胎喎!」正喺我要表達嘅意思。

    「從對方身上攞著數才是重點」。正是床謀標題的用意,你睇得好清楚。

    老狐狸用來形容標域好恰當,我都無諗過咁樣來形容標域.你可以去撰寫閱讀報告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標域做得生意人,唔老奸巨猾點得吖,瑪莎雖然係醒,但我估始終唔夠標域嚟嘅。

      刪除
  4. 卡臣:

    呢一集已經有「浴缸謀」喇!我呢個故事,每一集的標題只有兩隻字,不會有「三字經」呀!嘻嘻!

    回覆刪除
    回覆
    1. 既然每集嘅標題規限為兩個字,「浴缸謀」可以改為「慾肛」喎,夠晒重口味。 :p

      刪除
  5. 世純:

    你估得非常準確,標域唔喺一個咁順灘嘅商人,不過我唔可以講埋下一集嘅情節.

    你睇文真喺好有心思。

    回覆刪除
  6. 世純:

    慾肛,我冇咁重口味,頂唔順.嘻嘻!不過,這個名稱改得好。

    回覆刪除
  7. 佛爺:

    最被我以為標域只係一D過場嘅角色,估唔到佢都佔一定戲份,咁我等睇下一集喇。

    回覆刪除
  8. 世純:

    標域要顧佢盤生意,佢唔會只靠瑪莎的.下一集你就會睇到.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