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5月14日星期三

曲終人散(十)高攀


曲終人散(十)高攀

元旦日的下午時分,霖保和拉蒂在旺角一個商場內閒逛時,霖保要去如廁。他離開後,拉蒂取出他的手提電話,才發現電話的電源用光。她馬上追趕霖保的背影,跟著拍打他的背肩。霖保轉身,她就問霖保借用他的電話。

霖保取出他的智能電話,以手示意給拉蒂解開鎖住螢光幕的手勢,跟著他便轉身走向廁所。

拉蒂解開霖保智能手機的銀幕鎖,正想有所動作時,霖保的智能電話突然響起了鈴聲,來電者正是萍致。她下意識便馬上抬頭,企圖尋找霖保。此時站立在她不遠處的一個身影急速轉身,背向著她。但拉蒂已經留意到,該個閃避她的身影,正是萍致。

萍致跟中午飲茶時穿著相同的服飾,以致她雖然背著拉蒂,但拉蒂也輕易地把她辨認出來。

躊躇了一會,拉蒂決定不接聽萍致的來電。電話鈴聲響了數次便停止了。拉蒂思索了一會,她隨之把萍致的來電從電話的記錄中刪除。

霖保從洗手間出來,電話被交回他的手中,內裡只有拉蒂使用過的記錄。

拉蒂意識到,霖保把電話交給她使用前,萍致在商場裡已經見到他們了。萍致是要測試他們兩人關係的親密程度,但她料想不到,拉蒂是知道她是霖保的前度女友,所以才不動聲色。

萍致也從拉蒂沒有接聽電話中估量,認為倘若霖保和拉蒂是情侶,他們也是初墮愛河,以致拉蒂不會接聽霖保的電話。

他們在商場再逛了一會,於一家高級女士服裝店前,遇上了萍致。萍致跟他們打招呼後,向霖保和拉蒂說:『我想買一件衣衫,不如你們給我一些意見。』

萍致只是誘導他們跟她走進服裝店,她取起放於胸前的每一件衣裳,詢問的眼神只是停留在霖保的臉上,她把拉蒂當作是隱形的。霖保見狀,他每次也作出相同的回應:『我對女裝衣衫沒有認識,妳問拉蒂的意見會較為合適。』

話畢,霖保就臉向拉蒂。拉蒂無可奈何,她唯有給了萍致一點意見。

萍致最終買下的一件套裝,價錢超過霖保的月薪。他們走出服裝店時,拉蒂向霖保說:『我要返回南丫島了。』

霖保隨之回應:『那麼我送你回家吧。』

大家道別後,萍致手持著一個高級服裝店的膠袋,遙望著他們倆的背影消失在商場的一角,她才轉身離去。

一件貴價衣裳不只是壓倒拉蒂,也同時嚇倒了霖保。霖保不再是少年人,他自己要工作賺錢,認知道他不可能買這些衣衫送給萍致。一種沒法子抑制的自卑感,頓時浮上霖保的心頭。萍致的威懾力,誤中了副車。致使霖保這次沒有再度顧及萍致的感受,他沒有望向萍致,就立即回應送拉蒂回家。

霖保以為他們是巧合地遇上了萍致,但拉蒂心知萍致是故意在她面前耀武揚威的。然而,敏感的拉蒂也看得出來,萍致剛才的豪氣,是把霖保嚇唬了。

他們踏出了該個大型商場,走至另一個小型商場的入口時,突然停下的腳步問霖保:『我想入去逛一會,怎麼樣?』

霖保點頭同意。他早已經料到,拉蒂只是藉詞返回南丫島來撇開萍致,她根本未想回家的。

兩人進了商場不久,拉蒂又問霖保:『我想借你的智能手機查看一下訊息,可否?』

霖保當然沒有拒絕。拉蒂用完智能手機,她把電話交還霖保時,霖保向她說:『電話暫時放在妳的手袋吧,似乎妳還要再使用的。』

拉蒂把霖保的手機放了進她自己的手袋後,她隨之向霖保說:『阿媽叫我去深水埗買一些日用品,你可否陪我去?』

這個下午霖保成了拉蒂的傀儡,他只是想跟她在一起而已。

他們於深水埗買了一些廉價日用品後,便乘坐巴士從西區西底隧道到香港島,然後再乘渡輪返回南丫島。這程毫無詩意的日用品購物之旅,一些商販誤把他們視當年輕的夫妻,教霖保感覺頗為舒服。


到達南丫島後,兩人直接去到拉蒂的家,然後放下購買回來的日用品。這時拉蒂的全部家人也不在家。

二人正欲離開拉蒂的家時,霖保走至大門處,他的智能電話響起了鈴聲,霖保隨之轉身,拉蒂從手袋取出霖保的電話。此刻大家也同時看見來電顯示是何人,霖保躊躇了一下,他沒有接過拉蒂遞給他的電話。

突然之間,拉蒂被兩隻手臂熊抱著。她被嚇至不知所之際,電話的鈴聲便停止了。

徐徐語音傳至愕然的耳朵:『我跟她已經沒有可能……,妳不要因為她而耿耿於懷……,她只是我歷史的一小部份而已。』

霖保講完他斷斷續續的說話後,拉蒂並沒有回應。女兒家當然不願被她鍾愛的男兒道出了她的恐懼與妒忌。然而,霖保也不願拉蒂知道,萍致買了一件高價套裝衫裙,觸發他的自卑感,教他對萍致敬而遠之。

過了一會,倚於霖保肩膀的臉蛋抬起來時,柔唇被一張無言的嘴巴吻上。兩張嘴唇互相磨擦了一會後,霖保的腰背被一雙嬌柔的手臂緊貼地摟抱著。他們享受了一頓親密的撫慰後,拉蒂才把霖保的智能電話交還給他。兩人隨之離開家門,到拉蒂家族的酒樓用膳。


晚飯後霖保乘坐渡輪返回香港島。他落船後,手提電話響起了鈴聲。

放下電話後,他隨之趕往銅鑼灣的一家酒吧。

霖保走進酒吧,他見到萍致只是半醉,並不是酩酊大醉,跟她在電話中流露出的爛醉狀態完全不乎。

拿著酒杯的半醉臉容問霖保:『為何你跟她說我只是你歷史的一小部份?她連手也沒有讓你牽上,你是否中午飲茶也醉倒至晚上?』

霖保頓時目瞪口呆。此時他才意識到自己摟抱拉蒂的一刻,拉蒂緊張至誤按了接聽電話的圖符,所以電話鈴聲便終止了。

雖然霖保沒有回應,但再度飲多一口酒的嘴巴跟著說:『她非常狡猾,你不要相信她。下午我在商場裡給你電話,她就沒有接聽。今晚我給你電話,她便誘騙你對她說出甜言蜜語來氣弄我。』

霖保聽後,他隨即取出他的智能電話來查看。片刻之後,他向萍致說:『妳飲醉了,你中午沒有打過電話給我。』

醉娃跟著從手袋取出她的手提電話,她在螢光幕按動數下後,把她的電話遞給霖保。

霖保查看一會後,他得知萍致沒有胡說,拉蒂是把萍致的來電從他的電話記錄中刪除。然而,萍致在晚上給霖保電話時,她根本不知道霖保和拉蒂身處什麼地方,也不知道她的電話觸動霖保摟抱著拉蒂,致使她誤以為拉蒂在從中作梗。

霖保只是慶幸拉蒂不動聲色地刪除了萍致的來電記錄,而沒有跟他吵鬧起來。他完全沒有覺得拉蒂狡詐,因他認知道萍致是拉蒂的忌諱。然而,霖保卻意識到,他們在高級服裝店前遇上萍致,並不是巧合。

萍致跟著越飲越多,她真是醉倒了。經過了一番擾攘後,霖保叫了一輛的士送萍致回家。

回到了萍致的家,萍致母親打開大門,讓他們進入。萍致母親指示霖保扶萍致進她的睡房,因已經是夜深人靜,其他人早已經入睡了。

霖保走至萍致家的大門,他準備離開時,萍致母親以嚴詞厲色對他說:『請你以後不要單獨約會萍致,你是配不上我女兒的。』

呆了一下的臉孔,隨之取出他的智能電話,然後展示萍致的來電記錄給萍致母親看。

霖保見到萍致母親露出詫異的神色,他才以不忿的語調回應:『請你告訴你女兒,著她以後飲至酩酊大醉後,不要再找我,我高攀不起她的。』

霖保實在氣憤。他送萍致回家,連的士費也要由他支付。萍致母親不但沒有向他道謝,還責怪他纏繞著她的女兒。今夜在的士上,倘若他把躺倚在他胸臂的爛醉人兒載了去時鐘酒店,跟她巫山雲雨,她母親也無可奈何。

待續……

9 則留言:

  1. 高攀呢家嘢,香港男仔最叻,唔驚話淘古井,有錢就得

    回覆刪除
  2. 卡臣:

    你睇下土瓜灣地鐵的宋、元古井,延誤工程一天,損失是七位數字。所以,古井是非常值錢的,怪不得宜家香港啲男兒趨之若鶩。嘻嘻!

    回覆刪除
  3. 佛爺:

    如果我係霖保,我就唔會同埋拉蒂一齊陪萍致喇,賴硬嘢o架。

    竹門對竹門先啱o架嘛,而家唔興亦都唔會有高攀嘅事情發生,唔通仲有乘龍快婿咩。

    灰姑娘天經地義,窮漢子天理不容

    回覆刪除
  4. 世純:

    「如果我係霖保,我就唔會同埋拉蒂一齊陪萍致喇,賴硬嘢㗎!」
    你啲形容真喺好精簡,兼而準確無誤!我見過兩個非常「進取」的女生,同時溝一個內向型男生,結果緊喺有一個贏咗喇。輸咗嗰個女生,後來有了新男朋友。奇就奇在,佢仲不停唱衰前度情敵喎!所以,兩女一男,真喺「賴硬嘢㗎」!

    「灰姑娘天經地義,窮漢子天理不容。」
    我識得一個乘龍快婿,唔止外父外母當佢無到,連姨仔都睇衰佢,唔知佢點頂嘅!

    回覆刪除
  5. 佛爺:

    同意呀,兩女追一男,男方唔好以為好過癮,一但處理得唔得體,傷害咗輸咗嗰個女生嘅心靈,到頭來自己賴嘢,就好似你講嘅實例一樣,小則畀人唱,大則畀人屈到應一應呀。

    乘龍快婿,外家人等當佢無到就正常不過喇。但係,佢借助咗外父母,提升咗社會或公司內嘅地位,咪可以喺公司「淫」意莽(蛇)為,玩吓D低級女職員,調節吓心理囉。

    回覆刪除
  6. 世純:

    兩女媾一男,輸咗嗰個女生猛話贏咗嗰個女生將個男朋友鎖到實,慌死比人食咗咁。贏咗嗰個女生都驚,我覺得都合乎情理,容乜易輸咗嗰個女生捲土重來。

    輸咗嗰個女生,雖然有了新男友,但唔代表佢唔會翻叮㗎。女生翻叮前度,不時也見到,是閒事。好明顯,輸咗嗰個女生,佢條氣一直好唔順。

    你講得啱,兩女媾一男,輸咗嗰個女生,分分鐘搵嘢嚟屈個男生。唔喺你講「賴硬嘢㗎」,我都唔記得咗呢件事。

    你講得好準,乘龍快婿真喺越來越變態。可能真喺心理平衡唔到。

    回覆刪除
  7. 世純:

    我剛剛至留意到,你用兩個「天」字來造詞,真是十分精采。「天」經地義和「天」理不容,意思完全相反。

    回覆刪除
  8. 佛爺:

    天字係咁啱諗到啫,希望乘龍快婿早日解脫喇,唔好再損人害己喇。

    回覆刪除
  9. 世純:

    乘龍快婿與女家差別太大,根本無得救.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