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5月3日星期六

曲終人散(七)原爆


曲終人散(七)原爆

平安夜的傍晚,霖保收到萍致的電話,他沒有遲疑便按照她的要求去做。霖保帶同他的舅父到達瑪莎滿地積水的家時,拉蒂正以地拖抹著地板上的積水。

下午時分,瑪莎家裡的浴室爆了水管,被樓下的住戶投訴。大廈管理員便打電話給拉蒂。拉蒂到達瑪莎的家裡,大廈管理員把住宅單位的總水掣關閉,但拉蒂也不知所措。正值萍致跟家人出門去參加聖誕派對,她告知拉蒂,霖保的舅父是一名水電維修技師。然而,拉蒂知道後卻毫無反應。此刻萍致便打電話給霖保,要求他幫忙。

萍致並不知悉拉蒂是她的情敵,而拉蒂也因為妒忌萍致,以致她不會接受萍致的任何提議。況且,拉蒂也不願再度有求於霖保。

萍致和她的家人離開了大廈好一會,拉蒂的手提電話響起了鈴聲。這是一個她不願接聽,卻不能不接聽的電話。她放下電話後,也放下了動蕩不安的心緒,因她確知霖保和他的舅父正趕赴瑪莎的家。

清理家中地板上的積水,教霖保到來時,拉蒂沒有有空閒的精神去顧及二人昨夜的芥蒂。霖保也只是做著他舅父的助手,幫助他傳遞工具等事宜。拉蒂便繼續在抹乾地板,沒有理會他們的維修工作。

維修的中途,霖保的手提電話響起了鈴聲。他接過電話聆聽一會後,跟著向對方說:『對不起!今晚我家裡突然有要事,我不能參加你們的派對了。』

浴室的水管維修妥當後,霖保舅父收拾好工具準備離去時,拉蒂便問他維修費用是多少。

舅父十分自然地回答:『你跟霖保算數就可以了。』

話畢,舅父便向霖保「單眼」(貶一隻眼),跟著臉上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舅父隨之向他們道別。

舅父不收維修費用,拉蒂起初以為霖保要奉承瑪莎。但舅父跟著的「單眼」(貶一隻眼)等笑容,就教拉蒂意識到,霖保幫他舅父在浴室修理水管時,講了一些「鬼怪」的說話。

瑪莎家的鐵閘和木門被關上後,拉蒂便繼續清理地板,霖保也幫手搬動雜物,二人的交談只是局限在與收拾家居有關的事情上,沒有其他的談話內容。

家居恢復了爆水管前的基本狀態後,霖保有感地說:『我估計瑪莎旅行回來要更換地板。』

拉蒂沒有回應霖保的說話,只是回以詢問的眼神:『我還未曾吃晚飯,十分飢餓,想煮即食麵來吃,你是否也要吃?』

霖保點頭後,拉蒂隨之走進廚房。

他們兩人在吃著即食麵時,拉蒂不時按動放於碗旁的智能電話。霖保好奇地隨口問她:『妳今晚還要參加派對嗎?』

拉蒂順口回答:『不是!因我通知了瑪莎爆水管的事,但她未曾有回覆給我。』

霖保感慨地說:『瑪莎如此為人,竟然有一位如此為她的堂妹,簡直是……』

雖然霖保沒有講完他的感嘆之語,但拉蒂也估量到他的結語。

兩碗即食麵快將吃完時,拉蒂的智能電話發出了一下聲響。她立即取起電話來查看:『瑪莎叫我今晚留在這裡過夜,以防水管再次爆裂也有人知道。』

拉蒂隨之撥打電話,告訴她父親她今夜不會返回南丫島。

他們倆在平安夜的聖誕晚餐就是即食麵,浪漫慶祝就是修理水管和清理地板上的積水。


即食麵被吃完,拉蒂正欲收拾碗筷時,霖保的電話響起了鈴聲。他取起電話來聆聽一會便回答:『妳家裡的水管以前也是由我舅父維修的,他對這座大廈的水管結構早已駕輕就熟了,所以今晚的爆水管也難不到他。』

霖保放下電話後,拉蒂臉露不悅之色:『你女朋友打電話給你嗎?』

霖保頓露詫異的臉容。他遲疑了一下才回答:『剛剛是萍致的來電,她只想知道我是否有做到她的要求而已。』

言者無意,聞者有心。舅父熟悉瑪莎家的水管,是因為他在萍致家做過維修。霖保帶同他舅父今夜到瑪莎家裡,是因應萍致的要求。這是拉蒂從霖保跟萍致的對話中的理解。

拉蒂頓時妒火攻心,她按捺不住地咆哮起來:『我跟你一起時,竟然不知你舅父是做水電維修的,而要從你分手數年的女朋友那裡才得知。現在也是因為她,你才來幫助我,你當我是甚麼人?』

霖保起初被拉蒂的怒火嚇唬了,但他跟著也氣憤地回應:『我以前跟她朝夕相對,她對我的了解當然多過妳。妳的思考是否有邏輯的?』

拉蒂並沒有被霖保的尖銳解釋而屏住了氣,她跟著轉移了她輸掉了的爭執內容。而且,「朝夕相對」一詞對她更為刺耳,就算這是不可改變的歷史,霖保也不該使用它來作辯論的理據。他再度被憤怒所質疑:『但今晚你竟然因應她的要求才來幫我,對嗎?』

霖保更為怒氣:『若果不是萍致給我電話,我哪裡會知道瑪莎家爆水管?妳的思考是否有邏輯的?』

憤語再從拉蒂口中傳出:『女人思想就是沒有邏輯的。你去找男人做伴侶吧!』

霖保被嫉妒的情緒氣得沒法子再開腔時,他突然意識到情況去到他們先前決裂的境地。霖保隨之轉口:『我今晚本來要參加朋友的聖誕派對的,但我也拒絕了。我也是因為要來幫妳。』

然而,女人積累的妒火何以會如此容易便被平息下來。另一蘊釀的怒火跟著也再度爆發:『你會顧及我的感受,你就離開瑪莎的公司。』

舊患再次被刺激,霖保沒法再忍受:『妳父親開設酒樓,妳可以賺錢買花戴,不愁生活。我父親只是一位政府低級公務員,母親在便利店做兼職工作,妹妹還在求學階段。莫非我跟雙親說,你們供養我完成大學,不幸地我遇上了一位變態女上司,倒不如瑟縮在家裡做隱蔽青年好了。』

霖保的言詞也過了火,他不該說拉蒂賺錢買花戴。怒不可遏的臉容隨之回應:『一家酒樓不是甚麼大生意,整個家族也依賴它來生存,還要受天氣等其他因素來擺佈生意的多寡。雖然全部的股東也是親戚,但每天的爭執卻沒有停止過。而且,我不出外找工作,我姊姊寶瑪也瞧不起我。你不要以自卑心來量度我,只看到我父親是一位老闆,就以為我只是賺錢買花戴。我沒有做隱蔽青年的資格。』

霖保頓時啞口無言,他沒有再反駁,只是凝視著拉蒂。

過了一會,拉蒂站起來。她走至大門處,然後打開大門和鐵閘,怒氣再度傳進霖保的耳朵:『你立即離開,我不想再見到你。』

此情此境,理性已經沉默,沒有任何語言可以再挽回僵持的局面。

三年前的聖誕節,萍致跟霖保分手。三年後的聖誕節,萍致使霖保被分了手的女友趕出門戶。霖保走至街上,他戴上耳筒,聽著曲終人散的樂曲。此時他悲觀地認為,這是他跟拉蒂最後一次發生爭論。

霖保跟拉蒂熱戀時,他曾向拉蒂傾訴過,萍致琵琶別抱,教他傷痛欲絕。他料想不到萍致的再度出現,對拉蒂造成了條件反射的恐懼。然而,這段藏匿於拉蒂潛意識的恐懼,正是反映了她沒有熄滅的愛戀。但拉蒂卻完全沒有意識到,既然她跟霖保已經分手,她何來資格去妒嫉萍致呢?

心智未曾成熟的男兒,才會跟女生發生感情糾紛時講邏輯。成熟的男人,他們才會認知道,在情感爭吵裡還享有邏輯的女生,就是那些毫無女人味的女人。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本是浪漫平安夜溫存的好機會,但他們卻鬧翻了。然而,平安夜的大爭吵,雙方也透露了自己對生活的顧慮讓對方知悉。

待續……

4 則留言:

  1. 佛爺:

    我一時睇錯,誤以為瑪莎屋企內嘅積水係來自拉蒂的慾肛,所以call整霖保及佢嘅舅父來抽水添。

    霖保應該唔了解,女人喺發脾氣時講嘅說話係「冇邏輯」可言嘅。 :p

    回覆刪除
  2. 世純:

    哈哈!都喺你講得精準啲,女人發起脾氣上嚟,喺冇邏輯可言嘅!嘻嘻!

    回覆刪除
  3. 我睇錯題目
    以為係「內爆」添

    回覆刪除
  4. 卡臣:

    呢一集嘅標題應該叫做「口爆」,因為全程都喺口舌之爭。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