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4月30日星期三

曲終人散(六)妒憤


曲終人散(六)妒憤

週五放工時,霖保從遠處見到露娜,他立即掉頭走開。今時今日,說話內容越是狂妄,就越多人深信不疑。況且,沒有人會懷疑貓不吃魚的。無論他找露娜算帳或去矯正流言,也是無濟於事了。他,只可以怪自己遇人太「熟」。

平安夜前夕,拉蒂下班後到瑪莎的公司,霖保要加班,以致未曾離去,他們只是點頭地打招呼,沒有任何語音交談。

瑪莎翌日便會放大假出門旅行。這晚她打算請拉蒂吃飯,是要拉蒂幫她照理一下家居。如此習慣已經維持多年,瑪莎是要凸顯她在家族中的地位,才要親人在她出門時幫她看一下住家,但拉蒂從來也沒有異議。然而,瑪莎並不知悉此次拉蒂並不太過願意去幫她的,拉蒂只是被家族的勢頭所逼,才沒法子拒絕。

沒有人知道拉蒂跟霖保短暫戀情結束的原因,是拉蒂沒法忍受她自己的戀人被她堂姊壓迫著。萍致的出現,教瑪莎誤以為霖保重遇他當年的同窗,萌生戀情,從而跟拉蒂分手。瑪莎對霖保和萍致曾經是熱戀中的情侶全不知情。

瑪莎和拉蒂走經霖保的辦公桌時,霖保正想放工離去。瑪莎停下腳步,她向霖保說:『今晚一同吃飯吧。』

霖保猶豫了一會,他感知道一對詫異的眼睛凝視著瑪莎。瑪莎並沒有理會他們是前度戀人,她只顧及自己的利益。然而,心底裡的慾望卻教霖保接受了瑪莎的邀請。當然,醉翁之意不在酒,霖保只想藉機跟拉蒂重修舊好。

他們三人到了中環蘭桂坊的一家餐廳,侍者問有幾多人時,瑪莎對侍者說是四位,拉蒂和霖保覺得詫異,但二人也沒有問瑪莎還有什麼人一起共進晚餐。

他們坐下了一個卡位,瑪莎和拉蒂坐在一邊,霖保就獨個兒坐於她們對面。

大家打開餐牌看了一會,霖保和拉蒂以為瑪莎對侍者說錯是四位客人時,瑪莎舉手示意給走進餐廳的一位客人,著她走至他們的檯子。

女生走至他們的餐桌,霖保頓感愕然,瑪莎若無其事地介紹她給拉蒂認識。拉蒂於瞬間便知悉萍致是什麼人,但萍致就只從瑪莎的介紹中,以為拉蒂只是瑪莎的堂妹。瑪莎只欲藉著霖保來巴結萍致,她沒有理會新歡舊愛共冶一爐的困局。

雖然萍致並沒有讓瑪莎得到絲毫實際的利益,但她自己的成功,就教她認知道要跟權貴打交道的重要性。

萍致坐下在霖保身旁,這是萍致的心願,也是瑪莎要見到他們是一對情侶。而且,這晚瑪莎也待霖保如上賓,對他的態度好了很多。

沉默寡言的拉蒂,雖然她表面平靜,但內心卻是動盪不已。她對萍致非常妒嫉,以致經常垂頭沒有面向霖保和萍致。自我中心的瑪莎,她沒有察覺自己堂妹的心情,只顧去奉承萍致。

兩位女生主宰了這頓晚餐的氣氛。瑪莎就盡量跟萍致扯得更加友好,而萍致被重新視作為霖保的情侶而沾沾自喜。歡笑的局面卻困窘沉默的一對,他們對瑪莎和萍致的興緻只是強顏歡笑,並不是真情流露。

晚飯後他們離開餐廳,遇上了露娜,嚇了霖保一跳。

然而,口不擇言的露娜,竟然十分端莊地介紹她牽著的男生:『這是我的未婚夫賓治,他父親是開設蔘茸海味店的。』

霖保目瞪口呆之際,瑪莎便微笑地問她:『你們何時成親?』

含情脈脈的眼神隨之仰望男生。賓治跟著回答:『露娜已經見過我父母,現在只待我雙親擇一個良辰吉日而已。』

各人恭喜他們之餘,霖保也放下心中所懼。露娜果然是專業玩家,不會給玩伴帶來麻煩的。

世上總有一些富二代,對良家婦女避之則吉,只鍾愛放蕩不羈的女生。對他們來說,女伴越盪越可愛。

他們跟露娜和賓治分手後,拉蒂對瑪莎說:『我不到你家了。祝你旅行愉快!』

拉蒂轉身離去後,他們三人隨之走往停車場。霖保走在瑪莎和萍致的後面,他不時回頭尋覓遠去的倩影。

此時霖保的手提電話響起了鈴聲,他從褲袋取出電話講了一會便掛線。霖保跟著向瑪莎和萍致說:『我朋友約我去飲酒,我要告辭了。』


憔悴的臉容踏過了往南丫島渡輪的收費閘口。她垂頭沉思地走了數十步,被一個男兒的身影阻擋著去路。抬頭的愕然與憤怒臉色問他:『你不是去了女朋友的家嗎?』

霖保嬉皮笑臉地回應:『妳不想我送妳回家嗎?』

怒然的臉容即刻向他責罵:『你不要以為自己非常了不起,你馬上離去,我不需要你送我回家的。』

這時路過的渡輪乘客不時望向他們二人,拉蒂才沒有再怒罵霖保。而霖保見拉蒂如此憤怒,他立即收斂起來。

搖晃的船身漸漸地伴隨著渡輪隆隆的引擎聲。雖然他們在沉靜地坐著,但二人內心也十分忐忑。拉蒂沒有料到,她剛才見到霖保跟萍致坐在一起,還被瑪莎視作為情侶,幾乎沒法克制妒忌之情。若果不是在公眾場所,她在碼頭再次遇上霖保的一刻,必然會把他痛罵一頓。


渡輪到達南丫島,他們走至露天的長橋,正值下著毛毛細雨。

拉蒂取出一把伸縮雨傘,然後對站於她身旁的男兒說:『冬風冷雨,你沒有攜帶雨傘,不用送我了,回去吧。』

霖保沒有遲疑便從拉蒂手中取過雨傘:『我回到香港島也沒有雨傘,也是會被雨水淋濕身體的,計較來做什麼?』

霖保舉著雨傘踏出了露天的地方一小步,拉蒂無可奈何,她唯有跟隨。

夜雨寒風,並沒有給緊貼的軀體帶來詩意。拉蒂對扶持著她向前走的男兒反而更為憤恨。她放不下對萍致的嫉妒,也沒法容忍心儀的男兒要屈就在她跋扈的堂姊之下。


他們走至酒樓門前,霖保把手上的雨傘交回給拉蒂。拉蒂沒有接過雨傘,只是嚴肅地對他說:『你保留我的雨傘吧,不用償還給我了。』

矛盾忐忑的眼睛凝望著舉著花雨傘的孤獨背影。背影消失在冷雨的夜幕中一會,她才無奈地轉身進入酒家。

妒忌的煩憂,潛意識的驅使,教拉蒂這晚躺臥床上還手持著智能電話,但她不願意撥打電話出去。可是,霖保也為僵硬與憤恨的臉孔嚇唬。而且,拉蒂著霖保留下她的雨傘,意思是叫霖保不要再找她。以致霖保回到家後,也不敢再給拉蒂電話了。

瑪莎的自我中心,萍致的出現,震動了拉蒂壓抑著的潛意識愛慾。

待續……

8 則留言:

  1. 佛爺:

    既然霖保去搵露娜矯正流言都冇用,不如帶露娜入羅帳算帳喇。

    瑪莎呢餐飯搞乜鬼呀,安排霖保嘅「舊相好」同埋「舊舊相好」聚舊?

    露娜真係識揀喎,佛爺改名又夠細心,只有「賓X」才可「治」理得露娜貼貼服服。

    回覆刪除
  2. 世純:

    同露娜入羅帳,第二日可能被傳條咕咕仔喺三尖八角嘅。嘻嘻!

    瑪莎是一位自戀主義者。極度自我中心和名利心,她是不會顧及其他人的感受,除非那些人對她有好處。拉蒂和霖保,瑪莎根本瞧不起他們,她又怎會理會「舊愛」與「舊舊愛」相聚的困局。

    我只是隨意想出「賓治」的名字,細心的是你。用「賓」來「治」,笑死我!。不過咁,最近有一項研究,發現「賓州」越大嘅男人,女伴出軌嘅機會越高。原因是什麼呢?我諗,可能喺大而不當卦!嘻嘻!

    回覆刪除
  3. 咁我女伴出軌嘅機會一定好低

    回覆刪除
  4. 卡臣:

    你唔駛咁謙喎!其實你深藏不露,可以做AV男優。嘻嘻!

    回覆刪除
  5. 佛爺:

    我估係因為女人通常比較小「器」,包容唔到大「能」,所以男人越大,女伴出軌機會越高囉。 :p

    回覆刪除
  6. 卡臣:

    加藤鷹出名在金手指啫,邊有你咁威猛呀!嘻嘻!

    回覆刪除
  7. 世純:

    你講嘅理由都有可能,但我又諗到另一個可能性。可能嚐慣「大炮」嘅女人,不時想試吓啲「炮仔」卦!即喺食得鮑蔘翅肚多嘅人,就想食吓啲豬皮牛雜囉。嘻嘻!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