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4月22日星期二

曲終人散(四)復熾


曲終人散(四)復熾

十二月初,香港中環和尖沙咀等區域已經佈滿五光十色的聖誕節燈飾。週五的黃昏,霖保走去如廁,然後便放工離開公司。

他如廁後走出廁所時,剛好碰上他的好友堅尼走進廁所。

堅尼笑著跟他說:『我真是十分羡慕你,剛剛失戀,即刻又有女孩坐在辦公桌待你下班。』

霖保以為堅尼以露娜來取笑他,他也輕佻地回應:『既然自動獻身,哪麼就找她來暫做聖誕派對的伴侶吧。』

霖保返回他的辦公桌,他從遠處見到一位短髮女生果然坐了在他的座椅,此刻他才意識到堅尼不是在開玩笑。

他走至自己的辦公桌旁,女生也抬頭望向他,霖保頓時目瞪口呆。

沉默首先被女生開腔打破:『我們可否一起出外吃晚飯?』

霖保點頭:『沒有問題,我今晚沒有約人。』

默然的腳步帶領他們到了五彩繽紛的尖沙咀,他們在一家餐廳位於路邊的卡位坐下。

他們落單叫了食物後,霖保首先開腔:『妳怎會知道我的工作地方。』

女生隨之回答:『我從舊同學哪裡打聽回來的。』

霖保跟著問:『妳現在怎麼樣?』

女生:『我夏天畢業了。回到香港找到工作,下星期上班。』

他們跟著談著中學時期的生活片段,生硬的氣氛慢慢變得熟絡,拉近了二人的距離。

他們各自飲了一口紅酒,女生放下酒杯時,她跟著問霖保:『你的感情生活如何?』

躊躇的臉容待了好一會才回答:『我半年前認識一位女生,最近分手了。』

女生遲疑了片刻才回應:『你們性格不合,她離開了你?』

霖保思索了一下才說:『我也不清楚大家是否性格不合,……,可以說,隨著我們的感情進展,她就對我越來越不滿。』

雖然女生沒有向霖保道出她的情感生活,但霖保並沒有興趣去追問。

他們吃過牛扒後,女生從手袋取出智能電話和耳筒。她把耳筒接駁上智能手機,然後把耳筒遞給霖保:『你戴上它吧。』

霖保戴上耳筒後,女生隨之以手指按動智能電話上的觸感式螢光幕,霖保的耳筒便播出《曲終人散》的樂曲。這首教霖保重拾失戀滋味的歌曲,霖保雖然靜靜地聆賞,沒有任何淚珠溢出眼眶,但他的內心是頗為憂傷的。

女生從手機螢光幕中知道了歌曲播完後,她跟著問霖保取回耳筒,然後把手機和耳筒放回手袋。

霖保隨之感慨地說:『我以為三年前妳沒有看過我的任何訊息,原來妳知道我那時一直聽著這首歌,懷戀著與妳在海濱的慢步和嬉戲。』

女生躊躇了片段才回應:『那時我希望你可以放下我,所以才沒有回覆你不斷的傳訊。』

此時兩杯甜品放在檯面,霖保沒有再作任何回應。他在吃著甜品,心裡確知道,萍致是要回來重修舊好的。

他們吃完晚餐後,霖保取出錢包,跟著對萍致說:『讓我來結帳吧。妳的家境比我好,當年很多時大伙兒聚會,妳也事先付了妳的膳食費用給我,好讓我可以在眾人面前請妳吃飯。但現在我有能力真正請你吃晚餐了。』

離開了餐廳,他倆在色彩繽紛的尖沙咀街道閒逛,於星光大道上回顧昔日的歡樂時光。

霖保送萍致回到家門時,含情的眼神向他說:『你回到家後給我電話吧。』

詫異的臉容隨之問:『我不知道妳的電話號碼喎!』

沒有遲疑的嘴唇馬上回答:『我的手提電話號碼沒有更改過。』

霖保在回家的路途上,他從褲袋取出智能電話,然後接上耳筒,聽著《曲終人散》的樂曲。兩段感情,一首悲歌。他第一次被這首歌曲所主宰,是她去了外國求學後一年多,聖誕節回香港跟他分手。如今他再為這首歌所纏繞,是她逼他轉工,離開變態女上司的操控。

這晚他躺臥床上,戴著耳筒,聽著悲情樂曲。過去的數個月,她帶他走遍南丫島的每一個角落,共渡了很多歡樂的時光。他曾嘗試找尋新工作,卻沒有一份的條件好過現有的職位。而且,他跟父母商量過,也認為他暫時不應該轉職。雖然瑪莎喜怒無常和脾性難以觸摸,但她在玩弄手段時,始終讓他有新的見識和機會。


一個舊同學的聖誕聚會,教霖保和萍致再度走在一起。似是愛火重燃的晚上,萍致很快便飲至醉醺醺。眾人也順理成章地認為,霖保應該送她回家。

他們乘坐的士至半山般咸道的一座有數十年樓齡的住宅大廈。萍致的家人宴會外出未返,霖保扶她躺下睡房的床上,為她蓋好被子。他亮起了淡黃的檯燈,沒有關上房門。

此時霖保的手提電話響起了鈴聲,他從褲袋取出電話,談了數句便掛線了。站立著的男兒跟著凝望著躺臥床上的人兒一會,昏暗的睡床傳出了醉語:『你今晚可否不要離去?』

霖保頓感詫異。當年她的決絕,就算他如何苦苦哀求,她也無動於中。此情此境,雖然未曾掉換角色,但也教他念起當年的情境。

待了一會,霖保彎腰吻上她熾熱紅潤的臉頰:『妳喝醉了。休息一晚,明天會是另一回事。』

離開了她的房間,霖保順手把房門關上。他走出她的家門,一位外傭把鐵閘和木門關上。

霖保在走廊等待電梯時,雙眼呆視著電梯門,百般滋味浮湧上心頭。這段熄滅了的舊情幾乎去到一觸即發的境地,只要他踏出一步,萍致便回返回他身邊。


電梯門打開,教他從呆思中甦醒過來。電梯內等待走出的人兒,與他只相距咫尺。霖保目瞪口呆了一會,他隨之移開少許,讓她先行走出電梯。

電梯門徐徐地關上,內裡沒有任何乘客。

她走至一個住宅單位按動門鈴,鐵門打開後,瑪莎遞了一個手提電腦的皮袋給她,鐵閘跟著就被關上。

依然站立在電梯門前的男兒,望著她返回電梯處按動位於牆上的電梯按鈕,兩人就在沉默地等待電梯。

電梯門再度打開,霖保讓她先行進入。兩扇電梯門徐徐地關上,電梯靜靜地到達了大廈的大堂。

二人走出大廈,站立在昏暗的街道上,霖保向她說:『我送你回家吧。』

女生沒有回答他,他就從她手中取過手提電腦。她沒有抗拒,二人跟著從石板街往山下走。

他倆於石板街走了一會,霖保才開腔問她:『為何妳到瑪莎家取電腦?』

她遲疑了一會才回答:『我是取回給我大伯的。因電腦壞了,瑪莎拿了電腦去修理,現在已經修理妥當了。』

霖保跟著再問:『這是一部十七吋的手提電腦吧?它的重量和體積也有相當。』

絲毫沒有聽進問題的耳朵隨之反問他:『為何你到訪瑪莎的家?你在職場被她折磨還不夠,放工後依然願做她的奴隸獸嗎?』

霖保頓時呆了。他料想不到拉蒂誤以為他到過瑪莎的家裡。莫非?莫非……她以為他自動獻身去「慰勞」瑪莎?

霖保跟著臉向拉蒂:『我根本不知道瑪莎住在那裡,我只是送一位舊同學回家,恰巧她跟瑪莎住在同一層而已。』

拉蒂依然望向前方:『舊同學飲醉酒嗎?』

霖保沒有遲疑便回答:『因我身上充滿酒精味,所以妳猜測到我的舊同學飲醉酒。』

一直望著前方的臉孔突然轉向霖保:『你身上還傳出濃烈的女人香水味。』

話畢,拉蒂望回前方。困窘的臉色馬上向拉蒂解釋:『她是萍致。我只是在舊同學的聖誕聚會遇上她,她剛從外國畢業回到香港。』

冷漠的臉孔依然看著前方:『那就是說,她故意飲醉酒來逗你送她回家。』

慌亂的面容立即緊張地說:『我只是把她放下床上,跟著便離開了。雖然她家人不在,但外傭也在家的。』

木呆的臉蛋冷笑了一下:『淋香水和灌酒精,跟著由你送她回家,你別說她是無心的醉倒。』

雜亂的心緒再作辯解:『我又沒有使用古龍水,又沒有飲至醉醺醺,關我什麼事呀?』

霖保幾乎把送萍致回家的境況向拉蒂和盤托出,只是沒有講及他曾吻別萍致的臉頰而已。

躊躇了一會,霖保再度開腔:『我送前度回家也很正常吧,我又不是跟她上……』

拉蒂隨之臉轉向他:『所以你現在也送我回家,對嗎?』

自鑽死胡同的臉孔立即回應:『我不是這個意思。男人不是女人,很少會對舊愛做到如此絕情的。』

霖保就在綿綿的解釋中走至往南丫島渡輪的入閘口,拉蒂隨手從霖保手中取回手提電腦:『我不需要前度送我回家的。你回去探望一下醉娃吧,她正盼望著你這位情聖啊!』

話畢,拉蒂便走過了閘口。她沒有回頭地向前走,當她拿著的手提電腦被人從後取去時,她並不覺得詫異。霖保從半山解釋到海邊,他怎會就此罷休?然而,拉蒂沒有在人流眾多的場所跟他起爭執,她就讓他送自己返回南丫島。

霖保送拉蒂至酒家門口,拉蒂便向他說:『你今晚已經在舊同學的聚會裡飲飽食醉,無需要再進食,你回家吧。』

無可奈何的臉蛋唯有離開。他在回家的渡輪上,才懂得悔疚自己沒有經驗的求情說話,講多錯多。

拉蒂坐進了酒家的收銀櫃檯後,覺得自己剛才對待霖保的態度有點兒過份。他幫她攜帶著笨重的手提電腦回來,在酒樓門前分手時,她連道謝的說話也沒有講。待了一會,她取起自己的智能電話,然後撥打出去。


霖保回到家後,他打電話給拉蒂:『我回到家了。』

躺臥床上的冰冷語音隨之回應:『你用家裡的電話打來,我當然知道你回到家了。為何你不用手提電話打給我?』

霖保直截了當地回答:『我的智能電話遺失了,可能留了在舊同學的家。我先向妳報平安,跟著才打電話問舊同學嘛。』

僵硬的語音跟著從電話聽筒傳出:『你的手機「眷戀」著醉娃的床頭櫃,她以為你躺了在她身邊,誤以為我的語音是慈母尋愛子。她說你正熟睡,沒有大礙,叫我安心就寢。』

愕然的耳孔不知所措之際,對方已經掛斷電話線了。本來是一次舊情復熾的好機會,怎料臉頰的輕吻,卻使他遺留下了手提電話,教醉娃如有神助似的,醉醺醺中擊退了勁敵。

待續……

4 則留言:

  1. 嘩! 故事跟你一樣,越整越長啊

    回覆刪除
  2. 卡臣:

    我又唔喺寫馬經,又無馬鞭,邊會越拉越長呀?嘻嘻!

    回覆刪除
  3. 佛爺:

    我希望露娜做聖派對的伴侶多d喎。 :p

    原來萍致係保霖嘅舊情人,食回晚飯不如去打番場友誼波喇。

    我最初以為呢個故事嘅女主角係拉蒂,點知殺出個前「前度」萍致出嚟添。

    回覆刪除
  4. 世純:

    喺男人都鍾意露娜呢類女生,你趙完,佢自己鬆,冇手尾跟。嘻嘻!

    前度女友提出分手,二、三年後要求翻撻,時有所聞,不是新聞,所以就在故事裡反映一下現實囉。男人再娶,當年要求離婚的前妻都會要求翻撻喇!好平常啫。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