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4月15日星期二

曲終人散(三)釋慮


曲終人散(三)釋慮

週一霖保回到公司,瑪莎果然交予他處理零件的編排工作,而且她待他的態度好了很多。經過了五個多月做她的下屬,霖保開始認知道,這位經常以公司利益掛在嘴邊的變態女人,實質上是以她的情緒來辦事。但她的情緒起伏規律是麼,就猶如浩瀚汪洋的波濤一樣,無從稽考。然而,暴風雨中送她堂妹回家一事,應該是教這位橫蠻女人感到欣慰的吧。否則她怎會轉了性?

三個星期過去,霖保雖然知道拉蒂的電話,但他不敢貿然再找拉蒂。原因不是他害羞,而是他的部門女主管,跟虎狼沒有分別,脾性無法揣度。

另一個熱帶氣旋逼近香港的黃昏,霖保坐於辦公桌忙過不了,他的肩膀突然被一隻手掌從後按著:『現在風大雨大,你可否送我堂妹回家?』

霖保轉身抬頭望著瑪莎:『我今晚要加班喎!』

嚴肅的語音傳至他的耳道:『長命工夫長命做,工作幾時也做不完的。你明早可以早一點上班的。』

「聖旨」到,倘若霖保再以公司利益為重,他就肯定得罪「太后」,以後的日子就更難過。

霖林不敢怠慢,他馬上離開公司。


中環國際金融中心的大堂內,霖保呆站了十五分鐘,還未見到他要等待的人兒出現。他猜想莫非自己站在錯誤的地方等候?他唯有從褲袋取出智能電話,然後撥打一個他不敢按動的心靈號碼。

怎料對方向他說:『現在距離瑪莎約定的時間還差十五分鐘,我依然在巴士上喎!』

霖保放下電話後,他思索著拉蒂談話的語調,覺得她沒有說謊話。逼使他站立半小時等待的,是瑪莎的鬼主意,她無時無刻也覺得自己地位超然。就算送她堂妹回家,瑪莎也要把他做成是她下屬的角色,而不是霖保給予她的人情。

過了十五分鐘,垂頭地拿著智能電話的男兒,他眼球側旁出現了一張他期盼了很久,卻不敢相約的臉孔。

他抬頭之時也放下手中的電話,正經的臉容向說:『對不起!讓你白白地等待了半小時,可能瑪莎誤會了我的說話。』

意想不到的道歉,教霖保臉上露出了笑容:『不要緊的。現在下著大雨,路上的交通是難以預計的。』

拉蒂向他道歉,霖保就確定自己的猜測,要他「屈就」在等待的,是瑪莎的用意。


他們離開國際金融中心,走至空曠的地方,便各自舉起雨傘,走向前往南丫島的四號碼頭。

渡輪倒駛出碼頭後,便逐漸地加速。坐滿了乘客的渡輪在風雨和浪濤中前行,搖擺的船身反射了拉蒂此刻的心緒。第二次跟霖保渡海回家,教她內心更為起伏波動。她打開手袋取出一包零食來鎮靜神經,完全失卻了基本的禮貌,沒有問過坐於她身邊的男兒是否也要嚐一點。

咀嚼的嘴唇在被坐於她側邊的男兒望了數次,她才醒覺到自己的不妥。仍然望向前方的她,把手中的零食遞至他胸前,跟著生硬地說:『你是否也要吃一點?』

霖保從小袋中取了一些魷魚絲後,她的手臂才生硬地退回自己的胸前。霖保一邊吃著零食,一邊向她說:『今次這個熱帶氣旋,似乎不會移至太近香港。』

天氣的話題導引他們的交談,但霖保不敢提及他自己公司的事,因神經過敏的瑪莎,可以為一些小事而大發雷霆。反而拉蒂簡單地說起她的會計工作,她並不須要顧慮霖保會影響她的職業。


渡輪到達伸進海中的碼頭泊船後,他們走至露天的長橋前,拉蒂正欲舉起雨傘時,霖保向她說:『我牽著妳走過這道長橋,妳才用妳的雨傘吧,怎麼樣?』

雖然這晚的風雨沒有上一次的凌厲,但拉蒂沒有拒絕霖林的提議,她也是微微地點頭。

二人在同一雨傘下渡過了混凝土的橋樑後,霖保的手掌沒有放開他牽絆的手臂,他們繼續在同一雨傘下向前走。

兩人踏進酒家後,正值晚飯時段,酒樓坐了不少食客,但拉蒂的父親炳叔依然留下霖保進食。

霖保於一張距離收銀櫃檯不遠的卡位坐下。他取起餐牌來看了一會後,炳叔便走了進廚房。此時剛巧有食客結帳,拉蒂便走進收銀櫃檯,她為走至櫃檯的一位女侍者作找贖。拉蒂跟著沒有離開收銀櫃檯,她只是坐在那裡低頭做著一些結算的工作。

女侍者是拉蒂的姊姊寶瑪,她跟拉蒂的性格南轅北轍。雖然寶瑪跟客人談笑風生,性格開朗,但笑臉中可以看得到,她是一位非常厲害的女生。就算是惡霸,也要忌她三分。

過了一會,炳叔從廚房出來,他走至收銀櫃檯,臉向著拉蒂,卻伸手指向霖保坐的卡位:『你去吃晚飯吧。』

躊躇了一刻,拉蒂才離開收銀櫃檯,走至霖保的卡位坐下。此時霖保才意識到為何炳叔只收起兩份餐具,卻留下兩份餐具在檯面。

含羞的臉孔坐了在霖保對面,她的神情非常不自然,霖保馬上開腔跟她談話,以便緩和她的緊張情緒。

炳叔拿了兩碗湯放在他們的檯面時,他的手提電話響起了鈴聲,炳叔取出電話聆聽了一會,便向對方說:『瑪莎,謝謝你!霖保送了拉蒂回來了。你的人緣如此好,怪不得同事也願意幫助你。』

放下電話後,炳叔跟著離開了他們的檯子。這時霖保才意識到,瑪莎在公司裡,幾乎是神憎鬼厭,但在她的家族裡,竟然是一個友善的形象。但是,霖保誤以為瑪莎是十分關心拉蒂的,他並沒有透徹地了解瑪莎,瑪莎只是要贏得家族的讚頌而已。

這頓拉蒂和霖保單獨吃的晚飯,雖然毫無羅曼蒂克可言,但卻增加了雙方的眼神接觸,減低了拉蒂對霖保的害羞心緒。

拉蒂正在忙碌的家人,也窺見小鳥依人的拉蒂,需要這位外向型的男生照顧著。


過了一個月,另一個熱帶氣旋逼近香港的傍晚,霖保站了在中環國際金融中心的大堂等待拉蒂。這次是他自己提早到達,不是被瑪莎故意作弄。

四圍打量的臉孔見到期盼的人兒在遠處出現時,他立即向人兒走去。拉蒂被他截住去路之際,臉現靦腆的神情。兩人隨之走向往南丫島的四號碼頭。

二人走至空曠的地方時,兩把舉起的雨傘分隔了他們的距離。臉向前方的含羞臉容輕聲地問:『為何今天下午不是瑪莎打電話給我?』

霖保沒有遲疑便回答:『瑪莎下午去了跟公司高層開會。』

羞澀臉孔依然沒有望向他:『那是瑪莎臨開會前交託你打電話給我。』

霖保直截了當地回應:『瑪莎沒有叫我打電話給妳。』

拉蒂頓時意識到,今夜送她回家的,是霖保的主意。但霖保就有兩個不同的動機:一是他欲奉承瑪莎,二是他是自發性的。

風雨中沾滿水珠的含苞臉容,矛盾的心緒教她不欲知道霖保的動機,以致她沒有再追問下去。

兩人坐上渡輪後,霖保臉轉向著拉蒂,他滔滔不絕地說話:『瑪莎下午去了跟公司高層開會,整個部門進入了無王管狀態,沒有必要的工作也沒有人去跟進,氣氛猶如開嘉年華會,…………』

拉蒂只是望向前方,間中才隨口作簡單的回應。這名活躍的小伙子,其實已經被一位文靜的女生牽制著他的行為。渡輪到達南丫島的碼頭,他們走至空曠的長橋前停下腳步,拉蒂完全沒有舉起雨傘的意圖。霖保舉出雨傘,然後移至拉蒂身旁,他們倆便自然地走在一起,踏上了風雨中的露天混凝土橋樑。


回到拉蒂家族開設的酒家,他們二人進食了一會後,拉蒂的智能電話響起了鈴聲。她從手袋取出電話,聆聽了一會,她跟著作了簡單的回應便掛線了。

這個簡單的電話對話之後,教拉蒂不時垂頭在進食,減少了跟霖保的眼神接觸。她似是變得更為害羞。

晚飯至尾段,霖保才感知道拉蒂這晚的反應有一點異常,他才問拉蒂:『妳今晚有何不妥,似乎有點兒……』

拉蒂繼續進食了一會,她雙目隨之凝視著檯面的飯菜:『剛才是瑪莎的來電,她說她開完會後,你已經走了,問我現在身處何方?』

霖保料想不到拉蒂直截了當地道破他今夜的自動自覺,他突然侷促起來:『我猜想瑪莎是會叫我送妳回家的。』

拉蒂保留了她堂姊下半截的說話,沒有告知霖保。其實瑪莎在電話中,她臨掛線時向拉蒂說,若果她還在香港島,瑪莎會打電話給霖保,找他送她回家。霖保並沒有意識到,拉蒂已經洞悉到,這晚霖保送她回家,與霸道的瑪莎毫無關係。

在回家的渡輪上,霖保突然「鬼上身」。哎呀!他在先前送拉蒂返回南丫島的渡輪上,興高采烈地講了太多公司的事給拉蒂知悉。情況危險過一些員工在「臉書」痛罵自己的上司或老闆如何變態,隨後就受到上司或老闆頻頻的無理挑剔,最後就要…………。因為,今夜他在渡輪上,得意忘形地向了變態女上司的堂妹「爆料」(說出了同事對瑪莎的不滿),處境差過他在「臉書」發牢騷。


霖保回到家後,他打電話給拉蒂。拉蒂正坐於酒樓的收銀櫃檯,她取出手機接聽,對方向她說:『其實每個人的工作也有不少怨氣,妳聽後也不必在意,不須要跟……』

拉蒂並沒有理會霖保的憂慮語言,她截停了霖保的說話:『一些剛到達的食客說天氣轉差,你是否已經回到家?』

霖保回答後,拉蒂馬上掛斷電話線,因有數張飯檯的客人正在要求結帳。

拉蒂在忙碌過後,她垂頭在做著一些結算工作,此刻她才逐漸意識到霖保在電話中的疑慮。

她待了一會,跟著取起智能電話,然後雙眼打量四周,認為不會有其他人走近收銀櫃檯時,她才逼不得已按下電話的觸感式螢光幕。電話接通後,她向對方說:『你放心吧,瑪莎不知道你今晚送我回來的。晚安!』

拉蒂不願霖保知道她著緊他的顧慮,但她又不欲霖保這夜難以入睡。她惟有退而求其次,暗示給霖保知道,她會把他與她的談話「私有化」。

這夜霖保躺下床上,他手持著智能電話,呆視著螢光幕上拉蒂的來電顯示。與其言他是沉醉在拉蒂緊張他的憂慮,倒不如說他是欣喜一位內蘊女兒的主動。

待續……

4 則留言:

  1. 卡臣:

    我初初都是計劃寫三集,但逐漸發現不可能,否則情節會很牽強和不合理。

    回覆刪除
  2. 佛爺:

    寶瑪都出場喇,可惜只係過場角色。

    睇嚟霖保由被迫照顧拉蒂,變成主動起嚟喇,佢哋幾時先有突破性發展㗎。

    回覆刪除
  3. 世純:

    寶瑪是解釋拉蒂性格內向的原因.你留意一下那些家庭生意,若果長女性格非常強悍,其中一個弟或妹,幾乎都會是內向和被動的.

    霖保和拉蒂會在瑪莎的橫行霸道中,便會有突破性的進展.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