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4月10日星期四

曲終人散(二)默燃


曲終人散(二)默燃

一個月過去,霖保海中英雄救美的一幕,瑪莎沒有再提起要感謝他。這位部門女主管,沒有家庭,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工作狂,她只醉心在個人成就上。她渴望遇上一名有社會地位的男人,但卻要聽從她擺佈。公子哥兒,企業高層,沒有一位是「來自星星的你」,只有「來自猩猩的他」。因此,瑪莎如此矛盾的感情要求,教她不時有「緣」,卻從來沒有「姻」。

熱帶氣旋襲港的週五晚上,公司另一部門的一位女生露娜約了霖保去看戲。其他同事匆匆離去,只有霖保坐在他的辦公桌處,玩著智能手機來消磨時間。

一絲女音從後而至,劃破無聲的辦公室:『對不起!請問……』

霖保抬頭,他的精神,頓時被一位衣著和談吐溫文儒雅的女生帶離了手機。雖然女生沒有道出她是來找誰人,但霖保即時向女生說:『妳是來找瑪莎的嗎?她可能去了廁所而已。』

女生跟著禮貌地回應:『謝謝你!』

女生走了進瑪莎的辦公室一會,瑪莎便從廁所返回辦公室。片刻之後,她們二人隨之離開辦公室。兩女經過霖保的辦公桌時,他們便互相道別。

霖保凝視著她的背影消失了一會,才望回他自己辦公桌的前方。然而,教霖保沒有再取起智能手機的,是一絲他曾經於海浪中觸感過的倩影。

癡呆的冥想被一絲軟語所喚醒:『我們可以走了。』

露娜和霖保走出商業大廈的街道,他們舉起雨傘,正準備橫過馬路時,一輛房車停了在他們二人面前。房車的玻璃窗徐徐而下,倩影靦腆地低聲向他們二人傳遞了她堂姊的訊息:『現在下著大雨,瑪莎說載你們一程。』

霖保和露娜隨之登上了汽車的後座位。霖保坐了在瑪莎的後面,以致車子開行後一會,他的眼球沒法避免地被前座乘客座位的側影所操控,沒有為意坐於他身邊女生的電話響起了鈴聲。

露娜講完電話後,她以苦情的臉孔向霖保坦言:『我前度男友剛剛向我賠罪,今晚我還是跟他去看戲較好。對不起!下次我再約你吧。我們經常吵架的,來日方長,我不會忘記你的。』

霖保臉露愕然之色,他不知如何回答時,露娜便向汽車的駕駛位說:『瑪莎,可否在前面讓我先下車?』

原來露娜區分「前度」和「現任」男友之別,是根據「戰爭」與「和平」的狀態來劃分。

汽車在風雨中駛過了不准上落乘客的禁區後便泊在路邊,露娜打開車門,她張開雨傘,跟著踏出車廂,然後順手把車門關上。車子隨之繼續向前行駛。

瑪莎待了片刻便笑著對霖保說:『你是否知道露娜的綽號叫「NO La」(La是廣東話的助語詞,是沒有任何意思的。)?』

霖保詫異地問:『即是什麼意思?』

瑪莎又笑了起來:『露娜每次約公司的男同事出街,中途也會變卦,所以她有甚麼心情不佳,邀約男同事出外吃飯或娛樂,男生也會向露娜說「NO La」。你新入職才不知道她的脾性。』

霖保以為有女生自動獻身,誰不知他被遺棄在風雨中的車上。

沒有人再問霖保要往那裡去,房車便駛了入香港島銅鑼灣一個停車場。

瑪莎泊好位後,她轉身向霖保說:『我今晚請你吃飯,以感謝你在海中救了我的堂妹。下車吧。』

霖保心感詫異,這位霸道女人,他已經下班,還把他視作在上班狀態,連請他吃飯也沒有徵求他是否同意。但是,霖保不會向她說「不」,不是因為她是他的上司,而是因為……。

他們三人在一家有「米芝蓮」(米其林)推荐的酒樓坐下。瑪莎打開餐牌看了一會,她便著侍者落單,完全沒有問霖保和拉蒂喜歡吃甚麼。這是她對下屬員工獨斷獨行的作風。

侍者離開後,瑪莎隨之嚴肅地對霖保說:『我從你被女生遺棄中得到了啟發,露娜找你做「Spare parts」(後備或用作更換的零件),你也沒有罵她。下星期開始,你就負責編排內地廠房Spare parts的文件工作。這份工必然合乎你的形象。』

對屬下口不擇言的瑪莎,雖然她幾乎每次出言也帶有侮辱性,但霖保依然恭敬地回應:『謝謝瑪莎的賞識!』

晚飯結束後,他們三人走至街上,霖保向瑪莎道謝,他隨之轉身離去。但一處正準備舉起雨傘的肩膀被瑪莎從後按著:『跟我上車吧!』

霖保轉身,他便跟隨她們走往停車場。此刻他心想,原來瑪莎只是外表冷漠,內心是會關心下屬的。


瑪莎的車子在狂風暴雨中駛至中環的四號渡輪碼頭停下。瑪莎看著汽車內的倒後鏡,向坐於後座位的霖保說:『現在風高浪急,你送我堂妹返回南丫島吧。』

拉蒂頓感愕然:『不是吧!再過兩個小時,渡輪可能會停航,他如何返回港島呀?』

瑪莎毫不遲疑便回答:『他是游泳好手,若果渡輪停駛,叫他游泳返回香港仔上岸便可以了。』

拉蒂沒有再回答,她推開車門,舉出雨傘便下車。

瑪莎跟著向著汽車倒後鏡裡的男兒輕微地怒語:『你還坐著幹什麼?別奢望我會在風雨中送你回家。你立即下車。』

霖保打開車門,他舉出雨傘時,車前駕駛位再傳來堅定的語句:『倘若我堂妹今晚有甚麼意外,你要負責任。』

強悍女人的車子在風雨中離去,霖保跟著向舉著雨傘的女生說:『我送妳回家吧!』

拉蒂隨之問霖保:『你住在那兒?』

霖保隨口回答:『我住在香港仔。』

拉蒂臉露詫異的神情:『你不是以為自己可以從南丫島游泳過對面海的香港仔吧!』

霖保微笑了一下:『我擔心下星期會被瑪莎追究責任呀!游泳過大海我反而是不擔憂的。』

拉蒂沒有再作回應,她步往南丫島渡輪的入口。霖保便跟隨在她身邊而行,二人並沒有交談。拉蒂以為霖保是受到瑪莎的恫嚇,才如此積極。

他倆走至入閘口時,拉蒂才向霖保說:『你回家吧!不用送我了。』

霖保沒有遲疑便向她說:『我未曾試過於颱風逼近時坐渡輪去離島。』

話畢,霖保便取出錢包,他隨之入閘。走了十數步,霖保轉身,望著還未入閘的人兒。此刻玉步躊躇了片刻,她才渡過閘口。

倘若霖保是因為懼怕他的女上司瑪莎才送拉蒂渡海,他被拉蒂婉拒後,就會掉頭坐巴士回家。

瑪莎在公司門前願意接載他和露娜,其實是拉蒂的提議,並不是瑪莎的善意。但害羞的拉蒂,卻把這顆同情心說成是瑪莎的善舉。而有功勞戴上身,瑪莎是樂此不疲的。


搖晃的渡輪在風雨中緩緩地加速,一些經過整天辛勞的疲乏乘客便閉上眼睛小休,他們二人卻在默然中望著前方。

渡輪在駛出五光十色的維多利亞後,霖保才問拉蒂:『瑪莎是妳什麼親人?』

雖然霖保為了打破沉默而牽起的話題多此一舉,但拉蒂依然回答:『瑪莎是我大伯的長女,她也是在南丫島成長。』

霖保:『那麼你大伯仍然住在南丫島嗎?』

本來一直望向前方的拉蒂,才微微望向霖保:『是呀!我們家族是在南丫島開設酒樓的。』

霖保的性格並不害羞,然而拉蒂的矜持卻教他拘謹。雖然如此,但他們從瑪莎的話題中開始斷斷續續地交談起來。拉蒂害羞的性子,教她經常只是望向前方,跟霖保沒有眼神的接觸,擺出了似是十分高傲的性格。


半小時的航程結束,渡輪到達南丫島的碼頭泊船後,他們跟隨人潮步出了船艙。狂風暴雨在離島更見凌厲,二人走至碼頭有蓋的盡處停下腳步,其他乘客便紛紛舉起雨傘離去。

暴雨下站於碼頭的孤獨一對,少量雨水打上兩人的臉孔。含羞女生只是向前望,她的臉部沒有轉向站立在她身旁的男兒。似是高傲的性子微微地發出軟語:『你返回閘口,還可趕得上這艘渡輪返回香港島的。』

霖保臉轉向女生,他沒有遲疑便回應:『妳在渡輪上跟我說過,妳會先返回酒樓。酒樓在那裡?』

女生沒有回答,也沒有轉臉望向他,她只是舉起雨傘,霖保立即跟著舉起雨傘,二人便踏進了傾盆大雨而伸進海中的空曠長橋。

風雨中搖擺的兩張平排前行的雨傘,其中一把被突然的猛烈強風吹去,拉蒂幾近跌倒之際,一隻強壯的手掌扯著她的手臂。她重新站穩後,尷尬地望了霖保一眼,跟著垂頭看著佈滿雨水的橋面。兩人隨即站在同一雨傘下,大家也明白,被狂風捲走的雨傘,已經掉進海中,沒法子去追回。

仍然緊握她上臂的手掌,禮貌地問她:『我拖著你走較為穩妥,怎麼樣?』

沾滿雨水的臉孔沒有望向他,只是含羞地微微點頭。逝去了的雨傘,造就了二人在風雨中並肩而行。

夜幕中的強風暴雨,悄悄地牽繫他們倆的身體,為平靜心靈掀起了漣漪。此刻她是慶幸霖保沒有被她多次的婉拒而折返。他們到達拉蒂家族開設的酒樓時,拉蒂的父親向霖保道謝。然而,霖保並沒有在酒家逗留,因萬一渡輪停航,他就十分麻煩。


踏出了酒家、舉著雨傘的背影,被站在酒樓門前的人兒窺視著,默默地為他送上祝福。直至背影於夜幕的風雨中消失,她才離開酒家的門口。

她走進洗手間,抹掉自己臉上的水份後,跟著走至神檯前,點燃一支香燭,跟著在誠心禱告。逐漸惡化的天氣,教她的心緒沒法子安靜下來。

離開了神檯,她經過收銀的櫃檯,父親對她說:『我今晚已經上了香,你上多一次香就更加好。』

一個多小時後,她已經回到家裡,半臥在床上,心不在焉地拿著智能手機在亂按。直至她的手機響起了鈴聲,她看見來電顯示,才如釋重負。

對方只是簡單地向她說:『我回到家了。』

她躊躇了一會,才吞吐地回應:『今晚……辛苦了你!……謝謝你!……晚安!』

電話傳來的語音,教她感到欣慰。她放下電話的同時,也放下兩個小時的忐忑牽掛了。

斷斷續續的片言隻語,已經足夠彌補霖保整夜受過暴風雨的折磨。這是他第一次對瑪莎的橫蠻要求沒有反感。

待續……

4 則留言:

  1. 佛爺:

    你呢篇嘢好多「用詞」令我想「淫」非非。我以為露娜嘅花名係露「罅」,男同事成日受佢嘅「罅」而迷惑添。另外, Spare parts簡稱SP,而SP又可以解作Sex Partner。

    本文尾段「霖保於暴雨中送拉蒂回家的一幕」只要減去一些字詞,改一改次序,就可以鹹出味來。 :p

    暴雨下的孤獨一對,少量X水打上兩人的臉孔。含羞女生只是向前望,她的臉部沒有轉向站立在她身旁的男兒。似是高傲的性子微微地發出軟語:『你還得上這回的。』

    女生沒有回答,也沒有轉臉望向他,霖保立即跟著舉起,進了大X中。

    搖晃的「XX」在「YY」中緩緩地加速,一些經過整天辛勞的疲乏「ZZ」便閉上眼睛小休,他們二人卻在默然中望著前方。

    她躊躇了一會,才吞吐地回應:『今晚……辛苦了你!……謝謝你!……晚安!』

    她走進洗手間,抹掉自己臉上的XX後走至神檯前,點燃一支香燭,跟著在誠心禱告,她的心緒沒法子安靜下來。離開了神檯,她經過收銀的櫃檯,父親對她說:『我今晚已經上了。』

    跟著一個多小時後,她半臥在床上,心不在焉地拿著智能手機在亂按。直至她的手機響起了鈴聲,她看見來電顯示,才如釋重負。

    回覆刪除
  2. 卡臣:

    未咁快失身,尚欠乾柴和烈火,仲要有破廟.嘻嘻!

    回覆刪除
  3. 世純:

    哈哈!你真喺鬼才,笑死我!不過咁,SP也可以演繹成Sex Player。

    如果我將呢篇嘢寫成淫蕩版,我一定會用你的鬼馬留言。嘻嘻!

    「霖保於暴雨中送拉蒂回家的一幕」
    點樣改可以鹹到出汁?我好想知呀!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