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3月9日星期日

罪 緣(六)絲連


罪 緣(六)絲連

晦氣說話並沒有教雪蓉放在心裡,但卻使天南整夜耿耿於懷,沒法子安眠。他對雪蓉「吃糖水」的回答,當然另有演繹,絕對不會認為雪蓉是直說直話如此簡單。

然而,雪蓉放下聆聽著海冬沉長和重覆道歉說話的電話後,她以為只是過了一分鐘的時間,原來自己被他「悶」了十五分鐘以上。但她心裡卻在埋怨,為何海冬不悶足她一個晚上?

此夜她躺下床上,甜蜜地入夢,完全沒有為意她自己直言的「吃糖水」,煎煞了一位與妻同床無夢的男兒。

週日的早上,她還未「甜完」,而他也未「困完」。「困獸」就致電給她,相約她吃晚飯,以表示對她帶他兒子去診所的謝意,而云霧也會一同出席。

云霧昨午在天南面前硬說她有男朋友,今早又伙同天南宴請她,雪蓉頓時意識到,云霧是要收回成命,她不再容許天南與她有曖味關係。雪蓉遲疑了一下,她覺得自己應該赴宴,以滿足云霧的要求。

晚上時分,雪蓉到了上環西港城的一家酒樓。她被侍者引領至一家廂房時,才發現房間是擺放了一張供十二人進食的大檯,而她是最後一位到達的。

這頓晚宴是天南以公司名義,宴請兩家相熟的客戶及其家人。

雪蓉赫然知道自己受騙,呆了地站立在廂房門口。天南便站起來走至她身旁,帶領她走至自己身邊的座位,然後拉開座椅讓她坐下。

天南跟各人簡單地介紹了雪蓉給他們認識後,他便著侍者可以「上菜」了。

這些生意場合,男人身邊有「異伴」是常事,大家「心領」兼「神會」,無人會去深究雪蓉是甚麼角色,反正下次宴會也可能出現新臉孔。

雖然雪蓉內心感到非常困窘和憤怒,因她從來也未曾試過充當別人的「義妻」,但她沒有拂袖而去。她讀到天南的臉色,洞悉到他也感到不自然。他把她介紹給客人認識時,動作非常生硬,雪蓉理解到天南是第一次幹此等事情。她不願意見到天南在賓客面前丟臉子。

各人在古玩、名畫, 甚至是參加火星遊的吹噓中逐漸熟絡起來,天南和雪蓉被視作一對的反應也變得自然。整個氣氛和環境,教雪蓉溶入了被群體視作為天南的情人心態。


飯宴至中段,天南請求一位客人以一部新購買的、索尼製造的、鍍金機頂包意大利紅色皮革手柄、配上德國蔡司鏡頭、然後貼上瑞典著名品牌哈蘇、價值七萬五千港元的限量版數碼相機為雪蓉和他拍照。

客人舉起相機時,天南把他的椅子移近至雪蓉的座椅,他跟著伸手跨過雪蓉的背肩,以手掌按著雪蓉的另一邊肩臂,雪蓉就露出甜美可人的笑容。雪蓉不會在天南的客戶面前,做出使他難以步下台階的行為。

拍照完畢,天南就告知客人雪蓉的電郵地址。片刻之後,客人便著雪蓉取出智能電話來查看。

雪蓉從手袋取出智能電話來查閱時,驚愕照片的影像質素。她譁然地說:『嘩!照片真是非常清晰,顏色十分鮮艷呀!』

天南凝望著雪蓉愕然而欣悅的神色,沾沾自喜。此刻他沒有顧慮照片將來可能會溜進了云霧的眼薕下,而只希望雪蓉因為他,而得到短暫的虛榮。

這頓晚宴天南傳遞了一個非常明確的訊息給雪蓉,就是淫蕩之妻不下堂,紅顏知己可出牆。天南經過一夜的深思熟慮,他理解到若不提昇雪蓉在他圈子的地位,雪蓉很快也會離他而去。云霧是打錯了如意算盤。她硬把海冬「嵌上」雪蓉,原意是要雪蓉有一個「名份」的男朋友,好讓雪蓉與天南的曖味關係不會動搖她作為天南髮妻的名份。怎料天南的心態是:妻子可以是別人的寵妾,但他卻要自己是雪蓉的唯一。

宴會結束後,天南送雪蓉回家。他們到達雪蓉所住大廈的入口時,雪蓉面向著她曾經跟海冬治理傷口、晚上關了門的店舖前的位置。天南跟著問她:『我今晚飲了不少酒,有一點醉意,可否上妳家飲杯熱茶來解酒?』

轉變了的環境,教雪蓉不再需要滿足天南的要求。她隨之婉拒天南:『夜了!你回家吧!大家明早也要上班。』

雪蓉隨即走至馬路旁,揮手截停一輛路過的的士,然後伸手打開車子的後門,跟著轉身少許,向天南說:『回家吧!』

天南無可奈何,他唯有登上了的士。

的士起行後,天南轉身望向車子後尾窗外的人兒,她已轉身步向她自己所住的大廈入口,完全沒有依依不捨之情。天南心裡為她的冷漠作解釋:她今夜是太過疲累了。

一位顧全他臉子的女生,教天南雖然身在車子上,軀體逐漸遠離她的居所,但他的心靈,卻仍然停留在雪蓉的家門。

這晚雪蓉躺臥床上,她意識到天南為她作出了很大的讓步,他是不願意失去她的。雖然天南給了她一個在他社交圈子裡的名份,但她認知道,自己由「西宮」變成「東宮」的機會十分渺茫。除了是云霧的性格比她強悍得多之外,她自己的身世也造成了沉重的心理包袱。她母親性格如此強勢,在她出生後,也沒法令她的生父捨棄本來的家庭,她憑藉甚麼去把潑辣的云霧趕走。況且,倘使她有此能力,令天南壯士斷臂,俏蓮等也會視她為千古罪人。

天南理解到女人要名份,卻沒有認識到人的行為是取易捨難的。愛得痛苦才愛得偉大,這是文藝作品裡的情節。現實世界中,兩性關係跟運行一門生意一樣,可否持續取決於「成本」和「效益」。成本大過收益,連續性的虧本,一門生意便沒法子生存。感情生活當然沒法以會計的實質數字來量度,但也在潛意識的運算中,導向了意識的行為。

雖然海冬整天沒有再來電,但雪蓉並未放下心中的期盼。她心裡為海冬作解釋:海冬昨夜去機場接機,他今天必然為分離一段時間的親人共聚。云霧在海冬面前,侮辱雪蓉是孽種,海冬並沒有介意這個她沒法改變的身世,教她如釋重負。但海冬顧忌她是一名第三者,這是她有自主能力去澄清的。

待續……

8 則留言:

  1. 呢啲忐忑不安描寫,好中出軌人的心理狀況

    回覆刪除
  2. 作為讀者我都睇到有點忐忑不安>.<!

    回覆刪除
  3. 呢集睇出雪蓉內心開始起變化,天南嘅地位慢慢下降,海冬喺佢內心嘅地位就無意識地提升咗。

    愛情嘅「成本效益論」,我好同意,一門蝕本嘅生意,縱使自己有一把錢蝕,終有一天都會放棄嘅。

    回覆刪除
  4. 卡臣:

    如果雪蓉踏入酒樓的廂房,知道受騙,馬上拂袖而去,天南會大受打擊,但就不會更為泥足深陷。這是雪蓉同情他的結果。而且,這也是雪蓉有別於云霧之處。

    回覆刪除
  5. 奕山:

    朱光潛先生在他的「文藝心理學」裡,講過你這種心態,但我忘記了它的專有名詞。

    回覆刪除
  6. 世純:

    「成本效益論」是愛情心理學的其中一項見解。我跟你的看法相同,它有很大程度是對的,雖然不可應用在所有感情關係上。

    回覆刪除
  7. 成本效益,我全部都係負成本,輸無可輸!

    回覆刪除
  8. 校長:

    感情同做生意一樣,就算輸到貼地,都有翻身的一日。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