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3月3日星期一

罪 緣(三)名份


罪 緣(三)名份

倘若愛情是自私的,那麼,名份卻是霸道的。

沒有雪蓉參加的燒烤遊,天南何來動力?況且,天南的表妹俏蓮新婚,她正準備去渡蜜月,那裡有興緻去搞燒烤會,該個燒烤遊就很自然地無「力」而終。

然而,天南的精神與靈魂,已經被對他表面冷淡的雪蓉所攝取了。俏蓮渡蜜月歸來,她再次相約雪蓉去燒烤會。出乎了她意料,雪蓉「心動」了。雪蓉不願返回天南的公司,但她對他,卻寄予同情。

晴朗的五月天,俏蓮安排了一次有十個人的、到郊野公園的燒烤遊。全部人也是俏蓮的親戚,除了雪蓉不是俏蓮的親人,而且她也沒有伴侶相隨。


這個燒烤遊的氣氛不錯,大家圍著炭爐有講有笑,不亦樂乎。雪蓉就跟俏蓮和她的丈夫坐在一起,雪蓉右邊的石椅就是天南和他妻子云霧坐著,而他們的兒子便夾在兩夫妻之間。雪蓉和天南只相隔了走進燒烤爐的空位,致使他們可以輕易地交談。

燒烤至中段,云霧在嚥咬一隻雞翼後,突然把雞翼遞至天南嘴前,然後嗲聲嗲氣地說:『老公,我覺得這隻雞翼似乎燒不熟,你試一下是否真的燒不熟?』

他們不是在熱戀中,孩子也三歲了。云霧如此反常的行為,教天南呆了。其他人也為云霧突然「表演親熱」而感到奇怪。然而,正欲說話的嘴巴,隨之被一隻雞翼壓著。天南唯有咬一口,然後咀嚼了一會才說:『雞翼已經熟透了,沒事喎!』

此刻拿著燒烤叉子,正在燒烤香腸的雪蓉,她即時垂下頭。雪蓉並沒有留意,一對凌厲的眼睛,窺透著她妒忌的心事。

云霧把雞翼放回自己的嘴中,再嚥一口,跟著撒嬌地說:『老公,你試過的雞翼,我就放心了。』

其他人對云霧突然「春心蕩漾」覺得莫名奇妙,只有雪蓉感知道,云霧的「表演」,只是針對一位觀眾。


各人吃飽後,便自由活動。雪蓉獨個兒走了不遠,她跟著倚於一條欄杆處,凝神地望著海景。

希望、恐懼、嫉妒的憂煩,愛情底那崇高的一半情緒和痛苦,她竟然在云霧和天南分享的一隻雞翼中嘗到。這時她才醒覺到,自己不是同情天南如此單純。

微微海風吹上雪蓉的臉,另一顆嬌體也倚於欄杆,她也望著海岸。

雪蓉待了一會,她正欲離開時,似是平淡的女聲傳進她的耳孔:『妳還記得海冬嗎?若果不是他對妳有意,追問我男朋友妳是什麼人,我就完全不知道,那晚妳曾送我兒子回家。』

愕然的心緒,沒有作聲,她依然看著前方。

云霧待了片刻,她繼續說:『妳別以為我不知道天南在餐廳裡,觸摸過妳的手背。我打到兒子招認那晚發生什麼事。』

本來啞著無聲的嘴巴,才輕聲地反駁:『你也說是天南摸我的手背,又不是我摸他,關我什麼事?』

云霧奸笑了一下:『剛才我把雞翼放進天南的嘴口時,妳的突然垂頭,出賣了妳的靈魂。妳別再口硬,我經常在蘭桂坊闖蕩,閱人無數,不是泛泛之輩。』

這時流動的空氣,竟然凝固了二人的軀體,她們沒有再說話。雪蓉感到不安,她知悉自己的心靈被天南攻佔,原來是被云霧掀開這度隱蔽簾幕的。

過了一會,云霧才再度開腔:『我享受現在的生活方式,天南讓我任意妄為。我不介意妳跟天南來往,但妳要把我放在眼內,以後不得上我的家。』

雪蓉沒有料到云霧竟然可以如此大方。她遲疑了一下才回應:『你是否覺得如此所為非常不道德?』

云霧哈哈大笑起來:『妳是講妳母親,還是講我?』

雪蓉頓時啞口無言。

云霧沒有停口:『妳母親沒有我如此精明。萬一我出了事,孩子不會沒有父親。』

她跟著轉動頭顱,望著雪蓉的側臉:『萬一妳有了身孕,孩子的命運就會跟妳相同。』

云霧說完後,她依然看著雪蓉。但雪蓉遲遲沒有回應,她才望回前方。

此時雪蓉才說話:『你不要以你自己的性格來量度我,我不是像你如此放蕩不羈的。』

云霧再次大笑起來。她隨之再望向雪蓉:『若果天南向妳提出要求,妳的身體可以抗拒嗎?大家也是女人,妳騙不了我。』

雪蓉跟著垂下頭,她沒有再作回應。

云霧沒有罷休,她望著雪蓉垂頭的側臉繼續說:『依附一位鍾情妳的男生,然後去愛一名妳心儀的男人,這是女人作為第三者的感情上策。』

雪蓉馬上抬起頭,臉轉向云霧,氣憤地問她:『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云霧傲氣地回答:『倘若妳跟海冬出雙入對,就算妳有了天南的骨肉,我也不須要擔心自己的「正統」受到挑戰。』

怒火的責罵隨即傳進了云霧的耳孔:『你是否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沒有恐懼的臉孔再次大笑起來:『我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全世界很多人也患上精神分裂症了。』

雪蓉看著她,不知如何回應時,云霧以質問的語氣說:『妳母親在新加坡有一個美滿的家庭,有一對乖巧的子女,丈夫是馬來西亞橡膠園的主管。妳呢?』

雲蓉聽見云霧提高聲線說出「妳呢?」二字,她幾乎氣憤至欲摑她一巴掌。

沉下了氣的臉孔望回前方,但云霧仍然咄咄逼人:『倘使妳母親當年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妳的成長就會好很多。』

雪蓉被云霧的刻薄說話刺中死穴,她沒有再作任何回應。

云霧臨離開前,她再以命令的語調向雪蓉說:『天南站在遠方望著我們。若果他問妳,我們此時在說什麼,妳就著他問我,以免妳有口難言。』

云霧轉身走了數步後,她再度轉身,向著沒有移動的背影說:『今天的燒烤遊,是我教唆天南叫俏蓮安排的,不是天南的主意。』

雪蓉感到詫異時,云霧語調變得溫和:『世上像我一樣如此寛容豁達的女人,猶如鳳毛麟角,妳自己想清楚吧。』

這晚雪蓉回到家裡,她躺下床上,沒法子入睡。突然的電話鈴聲把她從複雜的思緒中喚醒。

她取起電話,蓄意減低聲浪的語音從電話聽筒傳出:『我老婆正在浴室洗澡,她今日跟妳倚在欄杆說什麼?』

本來已經是心亂如麻的雪蓉失控地向對方咆哮:『你老婆在浴室洗澡,為何你不走進浴室問老婆?「怕醜」(害羞)嗎?』

話畢,她就把電話掛斷線了。

雪蓉從未向天南發如此大脾氣。她稍為平靜下來後,才悔恨自己的失儀。過了一會,她就在咀咒戇戇的海冬,使醉酒的云霧得知她那夜曾到過天南的家。

腦海激起憤慨的波濤,教雪蓉突然意識到,那夜經過蘭桂坊開始說話的海冬,上到電車後就變成癡呆的原因:他是在盤算著如何可以跟她保持聯絡。可是,直至她到站,然後站起來下車,膽怯的心靈只問了她的名字而已。

待續……

12 則留言:

  1. 睇落真係齊人之福不易享>.<!

    回覆刪除
  2. 通常會上得山多終遇虎

    回覆刪除
  3. 奕山:

    有不少齊人喺高人,武功非凡,見招拆招,好本事。嘻嘻!

    回覆刪除
  4. 卡臣:

    睇情形喇,如果喺武松,赤手空拳都可以搞惦隻吊精白額虎嘅。嘻嘻!

    回覆刪除
  5. 佛爺:

    佢哋遲D會唔會嚟個後宮爭寵O架?

    回覆刪除
  6. 卡臣:

    同一時期搞十隻老虎嘅武松我就未見過,但搞四至五隻老虎嘅我就見過幾次。嘻嘻!

    回覆刪除
  7. 世純:

    呢一集唔喺準備寫後宮嘅前奏,只喺刻畫雪蓉的性格,為我這個故事的結局而鋪路。雪蓉愛得謹慎,她抗拒跳出心裡道德的範疇。而云霧只是一位享樂主義者,她是用來襯托出雪蓉的品格。我這篇小說寫得好規則化,所以好容易會悶爆。嘻嘻!

    回覆刪除
  8. 佛爺:

    被道德規範嘅愛(單只愛情),好難愛得徹底,就
    好似你故事當中所講嘅第三者咁。更甚者包括「師生」、「同性」、「有血緣關係」等。

    回覆刪除
  9. 世純:

    這個故事的結局將會提出道德規範是否重要?但我不會有答案,讓讀者自己去評定。

    回覆刪除
  10. 齊人,俾我都唔制,身體與精神都分裂,慘過受刑

    回覆刪除
  11. 校長:

    進化學家話,男人想做齊人,喺遺傳基因造成,咁我都信。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