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3月23日星期日

罪 緣(十一)吻悟


罪 緣(十一)吻悟

倘若愛情可以通過辯論而取勝,那麼天南在他自己家的大廈入口跟雪蓉比較他自己與海冬的優缺點,雪蓉是會回心轉意的了。那晚雪蓉最後提不出任何論點來反駁天南,她只有轉身離去。

週日的上午,雪蓉睡至日上三竿,但她依然懶洋洋地躺臥床上。她對自己昨夜對天南的決絕態度,覺得有點兒過份。因天南只顯露落幕的哀容,他也沒有跟海冬辯論,而且也沒有跟他發生爭執。然而,她在毫無心理準備下迎上了天南,教她實在不知所措。若果她不是擺出如此冷漠的態度,掉頭走的可能是海冬。

她為自己昨夜的冷待天南作了滿意的解釋後,才跳下床去浴室梳洗。這天她與海冬各有自己的節目,他們就沒有見過面。

一星期過去的週六晚上,雪蓉約了朋友出外逛街吃飯。天南並沒有邀請她作伴,參加他要出席的宴會。雪蓉估量到云霧陪伴了天南赴宴,或天南已經對她心熄了。

晚上九時多,雪蓉在回家的途中,海冬打電話給她,相約她到源記吃糖水。這次海冬先到達,雪蓉隨後才到。

他們叫了甜品後,海冬以詫異的語氣向雪蓉說:『今晚我們八個朋友聚會,元陽竟然攜同一位新臉孔出席,我們估計他跟云霧分手了。』

雪蓉臉露愕然的神色:『元陽以前也帶云霧參加你們的聚會嗎?』

海冬沒有遲疑便回答:『是呀!所以我一直不知道云霧是有丈夫的。』

這時雪蓉才理解到,為何云霧會突然陪伴天南出席宴會?原來她暫時恢復了「自由身」,可能產生被拋棄的感覺,才自願「回巢」。

他們吃完糖水後,海冬問雪蓉:『今次誰人來結帳?』

雪蓉理所當然地回答:『你叫我來吃糖水,當然是你結帳。』

海冬微笑地從褲袋取出錢包:『妳的心態真是難以觸摸。』

雪蓉傲慢地仰面回應:『本小姐素來也是深不可測,你是需要慢慢適應的。』

海冬送雪蓉回到她的家門,雪蓉問他:『你是否進來我家坐一會?』

海冬遲疑了一下:『下次吧,我要回家跟安芹查閱一些資料。』

雪蓉再問:『安芹是否經常煩擾你?』

海冬平靜地回答:『他提出的諸多問題對我有幫助,教我鍛鍊到如何跟不懂技術的人,解釋一些技術性的問題。』

雪蓉微笑起來:『那麼你應該感謝我介紹他給你認識。』

海冬回以笑容:『我還欠妳一餐飯,明晚我請妳吃飯,怎麼樣?』

雪蓉眼球轉動了一下:『我要坐自動扶梯上高街那些餐廳,你認為如何?』

海冬伸手按一下她的肩臂:『我從未去過哪兒,需要妳帶路。』

輕按她肩臂的手掌在說話完結後便離開,並沒有她所意象的吻別。這晚雪蓉躺臥床上,腦海交叉著兩個不同的片段。她不願被按著的手掌,卻要她伸手撥開。她希望他按得稍為長久一點的手掌,卻自動鬆開。世情就是如此難以捉摸的。


週日的早上,雪蓉的電話響起了鈴聲。她取起電話,對方向她說:『天南昨夜飲醉酒,他在街上跌倒,傷了腿子,現在躺了在醫院。他向我提出要求,希望見妳。』

睡眼惺忪的嘴巴呆了一下才回答:『那麼你何時去探望他?我跟你一同去。』

中午過後,雪蓉和俏蓮一同到醫院探望天南。她們在一間私家病房逗留了大半小時,臨離開前,俏蓮的手提電話響起了鈴聲,她走出了病房講電話。

站於病床旁邊的雪蓉,她的手背突然被一隻從床伸出的手掌捉住,哀怨的語音傳進愕然的耳孔:『雪蓉,我在痛苦和寂寞中煎熬了一夜,我的思緒掙扎了一整個晚上,沒法子入睡。…………若果妳返回我身邊,我可以跟云霧離婚的。』

震驚的頭腦頓時目瞪口呆,但她沒有撥開捉著她的手掌。因為她體諒一位受傷的男兒,不希望他太傷。

待了片刻,波動的腦海才胡亂地說:『云霧快要來探望你的。』

沒有遲疑的嘴巴立即回應:『云霧只是送了我來醫院,她沒有再來過,我知道她不會來探望我的。』

沉默的兩雙眼睛只是對望,房內變得靜寂。環境噪音,似是此刻唯一的語言,

待了一會,輕微移動的嘴角才作出了聲音:『你靜靜地康復吧,不要胡思亂想了。』

稍為激動的音調馬上回應:『我並沒有胡思亂想,我是想得透徹了。』

此時傳來病房門被打開的聲音,雪蓉即刻鬆開她被握著的手背。

智能電話貼著耳邊、匆匆走著病房的俏蓮,她沒有放下電話便問雪蓉:『我老公找不到海冬,他著我問妳是否知道海冬去了哪裡?』

雪蓉臉露詫異的神色:『我不知道海冬去了哪裡喎!』

直截了當的音語隨之傳進智能電話的麥克風:『原來雪蓉也不知道海冬去了哪兒,怪不得你找不到他。』

俏蓮的「無心」言語,對於躺在床上的天南,比在他的腳傷處再打一拳還更加傷痛,也抵銷了剛才讓他握著柔手的欣慰。

放下電話的俏蓮,她跟著臉向天南:『我帶了雪蓉來探望你,你應該心滿意足吧!』

話畢,俏蓮首先步向房門,雪蓉跟隨著她。被依依不捨地凝望著的背影意識到,倘若此刻她回眸,躺臥病床上的嘴巴,會立即呼喚她不要離去。任何一絲的希望訊息,也會教天南的沉默崩潰。


傍晚時分,一對男女踏上了正街位於第三街的自動扶梯。扶梯到達時,他們步入了高街,踏進了一家意大利人開的餐廳。

餐廳裡坐了不少西人食客,他們坐下一個卡位,打開餐牌看了一會,海冬隨之向坐在他對面的女生介紹餐牌上的食物種類。

他們落單叫了食品後,雪蓉好奇地問海冬:『為何你對意大利餐如此熟悉?』

微笑的臉孔回答他:『多倫多及其周邊城鎮,大部份餐廳也是意大利人開的。若果不食中餐,意大利餐幾乎是唯一的選擇。當然,還有希臘或葡萄牙等其他社區的族裔餐廳,但通常集中在某些區域.不似意大利餐廳,分佈非常廣泛。』

詫異的臉孔再問:『為何會如此奇怪的?』

海冬隨意地回答:『意大利人還是以家庭為中心,英裔等西歐白人,是著重個人主義,而且跟意大利人的文化差距頗大。所以他們鄙視意大利人,形成他們找工作較為困難,唯有開餐廳為生。』

雪蓉雙目頓時瞪出:『甚麼?歐洲人也會歧視歐洲人?』

海冬平靜地回應:『法裔也被英裔歧視。種族歧視猶如陽光和空氣,到處也存在。一些在大機構打滾的意大利人,為了擺脫被看低的命運,連姓氏也改成英國姓氏。』

雪蓉更為愕然:『甚麼?姓氏也改掉?』

海冬若無其事地說:『為了在大機構爬上高層的職位,有何辦法?這是現實,當你見到一些學歷和技能跟你相仿的同事,因為是英國姓氏而升了職,你也會這樣做。這是人之常情,無可非議的。』

此時兩杯飲品放了在檯面,海冬才意識到雪蓉的選擇:『為何妳不叫酒精類飲料?』

雪蓉臉露尷尬的神情。她遲疑了一下才回答:『你不飲酒,我卻叫了酒精類飲品,不太好看。』

海冬沒有料到,雪蓉視酒類飲品為男性象徵,她不願做出一些超越他形象的行為。

他們各自嚐了一口飲品後,雪蓉再問:『那麼加拿大的意大利人多是草根階層。』

海冬雙目頓時瞪出:『當然不是。一些意大利人是十分富有的。他們擁有不少大型商場或其他店舖。環境困難就會逼使他們要去拚搏,希望出人投地。但一些富起來的意大利人,尤其是他們的第二代,就全身穿著意大利名牌服裝,駕駛意大利名貴跑車,而且待人態度囂張,做成英裔對他們更為氣憤,形成惡性循環。』

片刻之後,海冬繼續說:『加拿大第二大城市「滿地可」,大部份居民也是法裔,英裔是少數族裔,卻是富裕階層。因為英裔多是生意人,所以富有。而法裔多是藝術家或從事基層工作的勞工,以致法裔比意大利裔更難有出頭,做成社會張力很大。上一次法語魁北克省獨立公投,嚇到「滿地可」很多英裔居民變賣房產而離開,導致房地產價格急劇下跌,一些本來沒有經濟能力買房子的法裔居民,就可以成為屋主。』

雪蓉思索了一會才說:『無形中就是法裔以廉價買了英裔的房產。』

海冬即時回答:『對!魁北克省獨立公投前的一段時期,做成加拿大利率上升,致使增加魁北克省以外居民供屋的負擔,但對魁北克省的法裔,卻得到了好處。一些滿地可法裔居民,他們不須要拚搏,也可以買到以前不可能買下的房子。』

此時第一碟食物放了在檯面,雪蓉隨之問海冬:『不如我們分享食物,怎麼樣?』

海冬點頭:『這樣較好,可以嚐到不同的味道。』

他們在閒聊中享受這頓晚餐。晚餐至尾聲,海冬才隨口問雪蓉:『安芹跟我說,妳和俏蓮去醫院探望過天南,他的傷勢如何?』

雪蓉遲疑了一下才回答:『他應該沒有大礙,醫生說他明天可以出院,他回家休養數天便可。』

海冬跟著說:『那也給他一點兒警戒,以後不要過份飲酒。』

雖然海冬的詢問語氣十分平常,但天南在病房向她的表白,卻教雪蓉感到似是被海冬質問。她隨之把話題扯開:『你明天又去上海,何時回來?』

海冬思索了一下才回答:『我不太清楚,因可能要去山西看一下礦場,我做著公司技術支援的工作,猶如一隻棋子,任由擺佈。』


晚飯之後,海冬送雪蓉回到她的家門。雪蓉打開了鐵閘和木門後,海冬對著她的背影說:『我不入去坐了,因我要回家準備一下明天起程的事宜。』

雪蓉跟著轉身凝視著海冬:『我沒有跟你提及去探望天南,因我不想你誤會。』

海冬看著等待回覆的眼神一會,一張嘴唇輕輕地吻上了她的額頭。合上眼睛的雙目,雖然沒有聽見任何語音,卻得到了安穩的答覆。

這夜雪蓉躺下床上,她反覆思量天南的誠懇應允,覺得他不可能貿然去做,因云霧正值「空檔」,她不會應承跟天南離婚。就算天南堅持,以云霧的「情緒商數」( EQ),她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把欲離巢的小鳥收回懷裡,享受她的溫情。

閉上眼睛之後,浮現在雪蓉腦海的,是前額的暖吻。

待續……

4 則留言:

  1. 睇咁耐,只得鍚額頭場面咋??

    回覆刪除
  2. 卡臣:

    我呢一集,整一支大蒸餾水比你嘆吓,一粒鹽花都冇,問你服未?嘻嘻!

    回覆刪除
  3. 佛爺:

    海冬有冇搞錯呀,難得雪蓉開到口,咁都做門外漢,仲要兩次添。 :o

    應該手文之誤,欠字打咗做久字,「海冬回以笑容:『我還〝欠〞妳一餐飯,明晚我請妳吃飯,怎麼樣?』」

    回覆刪除
  4. 世純:

    海冬可能患上親密恐懼症,所以變咗大禹治水,過門而不入。嘻嘻!

    我安裝咗Windows 8.1之後,倉頡輸入法癡咗線,好處喺佢可以打香港俗語。我唯有安裝多一個倉頡輸入法,就喺第五代繁體倉頡輸入法。咁,我就兩個倉頡輸入法混合使用。

    但喺好多同碼字嘅排位就唔同咗,好似「久」同「欠」字就喺唔同嘅排位,搞到我啲慣性按錯「1」或「2」嘅選擇。

    唔該哂你提醒我!因我已經好驚選錯冧巴,但始終都會按錯。而翻睇文章又有慣性,所以就走漏眼,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