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3月16日星期日

罪 緣(九)同命


罪 緣(九)同命

週日的早上,天南的情緒非常低落。經過昨夜的飯宴,俏蓮將雪蓉「許配」了給海冬,教他實在難以接受。然而,雪蓉與海冬一同合照時,海冬的生硬表情和雪蓉的無所適從,教情緒反覆的天南,不時相信雪蓉是被逼「盲婚啞嫁」的。

海冬的精神狀況反而不錯,他跟姑媽一同吃早點時,姑媽突然問他:『昨晚打電話給你的女生是什麼人?』

海冬詫異地反問:『為何你這樣問?』

姑媽輕鬆地回答:『沒有什麼,我接電話時,她問我是否你的姑媽,她說她想找你。』

海冬:『因我跟她說過我跟你同住。』

姑媽再問:『如此私事你也告知她,她是否你的女朋友?』

海冬躊躇了一會,他吞吐地說:『可……可能是。』

姑媽:『她叫甚麼名字?』

海冬:『她名叫雪蓉。』

姑媽隨之問:『你是在加拿大認識她的?』

海冬:『不是。我在香港認識她的。』

姑媽待了片刻才說:『不如約她中午一起飲茶?』

海冬雙目頓時瞪出:『不是吧!我跟她只相識……』

姑媽不假思索地回應:『過往也有女生打電話給你,她們並不認識我,而雪蓉卻懂得稱呼我,所以我知道她不是你的一般朋友。你不用害羞的,就約她出來飲茶吧。』

海冬沒有再作回應。他自己請雪蓉吃飯就沒有問題,但他與姑媽一同跟雪蓉飲茶,就非常不妥。

此刻家中的電話響起了鈴聲,海冬正欲站起來去取電話,姑媽即刻截著他:『你繼續吃早餐,我去聽電話便可。』

姑媽走至沙發椅旁的小桌子,取起電話聆聽一會,跟著問對方:『雪蓉,不如中午一起飲茶,怎麼樣?』

雪蓉頓時呆了一下。她待了片刻才吞吐地回答:『可……可以的。』

室內無線電話被姑媽遞給海冬後,雪蓉才向他說:『俏蓮剛剛給我電話,她說安芹想找你,但不知你是否已經睡醒?』

海冬隨口回應:『我正在吃早點,我遲些會給安芹電話。』

雪蓉遲疑了一會才問:『俏蓮說你明天會到上海公幹兩個星期,是嗎?』

海冬感知道雪蓉的語氣,洞悉到她覺得自己要從俏蓮哪裡才知道他的行程,感到不是味兒。他即時回答:『因安芹說他下星期可能會再找我,我才告訴他我不會在香港。』

海冬放下電話後,姑媽立即問他:『為何你沒有約她中午飲茶?』

海冬隨口回答:『我吃完早餐會打電話約她。』

思索的臉容在咀嚼了一會,他才戰戰兢兢地說:『雪蓉是一名私生女,你不要問她的身世。』

姑媽呆了一會。她跟著臉露笑容:『她對姑媽十分有禮貌,姑媽怎會嫌棄她的出身?』

海冬並不理解他姑媽要見雪蓉的動機是甚麼,但中午飲茶時,姑媽對雪蓉的態度非常友善,而且她的說話避重就輕,完全沒有觸及雪蓉的家庭背景。致使他們飲完茶後,姑媽要去正街街市買菜,著雪蓉與她一同前往,雪蓉也跟隨。而海冬就去了中環,跟安芹在咖啡店傾談。


傍晚時分,海冬回到家,他頓感愕然。雪蓉竟然在她家裡,跟他姑媽在廚房煮飯。

雪蓉對詫異的面容說:『你姑媽留我在家吃晚飯。』

晚飯後他們在客廳看電視和閒聊,直至晚上十時,海冬才送雪蓉回家。

他們回到雪蓉所住大廈門前,雪蓉微笑地向海冬說:『你姑媽十分熱情。』

海冬回以笑容:『她對妳似乎另眼相看。』

雪蓉跟著說:『你姑媽說你公幹回港,再約我出來飲茶。』

海冬微笑地點頭:『我不知何時才可還妳一餐飯,我們每次一起吃飯,也不是由我請的。』

大半天跟海冬的姑媽一起,教雪蓉了解到海冬童年和少年時的生活。海冬的姑媽幾乎是他的家長。雪蓉躺下床上,她只是覺得奇怪,為何海冬和他姑媽,也沒有提及海冬的母親。


一個星期後,海冬還在上海,他姑媽直接約雪蓉中午飲茶,雪蓉赴約。

她們在茶樓開始進食時,姑媽隨意問雪蓉:『妳有沒有見過海冬的母親?』

雪蓉臉露愕然之色:『她在加拿大,我怎會見到她?』

姑媽躊躇了一下才說:『兩星期前她回到香港,住在妳家附近的酒店。我以為妳見過她。』

雪蓉立即回憶起海冬跟她吃糖水那夜,突然溜出甜品店去接機的一幕。但她不打算跟姑媽說起此事,只是隨意地回應:『海冬完全沒有提及他母親回到香港。』

姑媽沉思了一會,才再度開腔:『海冬今次到上海,他母親是一同前往的。但他母親只會在上海逗留數天,便會返回加拿大。』

詫異的眼睛望著姑媽:『海冬也沒有告知我她母親隨行。』

姑媽以筷子夾起一隻蝦餃來吃,跟著才說:『海冬的父母早已經離婚。』

雪蓉頓時瞪目:『海冬絲毫沒有對我講過。』

姑媽從容地說:『海冬的父親向藍,在香港大學畢業,二十八歲就當上一家跨國企業的市場經理。以我們這些在政府廉租屋觀龍樓長大的一群來說,向藍是很有成就的了。向藍跟海冬母親傲玲結婚後,就移民了加拿大。』

雪蓉隨口說:『跟著如何?』

姑媽:『那時加拿大金融業要吸取亞洲的資金,傲玲很快就在投資銀行找到工作,但向藍就只可在零售業做著搬搬抬抬的基層工作。他就經常埋怨西人只是找香港移民的人才來「墊底」(做草根層階的工作),說他在香港時的市場策略是何等出色,西人根本望塵莫及。』

姑媽停頓了說話,雪蓉隨意地說:『原來如此。』

姑媽飲了一口茶,跟著再說:『後來海冬出世,向藍就去學維修家居暖氣和熱水裝置,他已經領悟到自己的超能市場策略,西人根本看不上眼。』

雪蓉感慨地說:『海冬父親如此屈就?』

姑媽:『在加拿大修理暖氣爐是不錯的職業,只是要輪班工作,而晚上要工作至午夜十二時甚至凌晨一時。』

姑媽的臉色沉了一下才再說:『可惜海冬一歲多時,他母親傲玲似是患上了抑鬱病,經常對向藍無理取鬧。海冬入讀小學時,傲玲的鬱躁病突然痊癒,但她卻要求跟向藍離婚。』

雪蓉臉露詫異的神色:『如此奇怪?』

姑媽:『在同一時候,向藍認識了一位從香港去加拿大求學的女生,那時香港97回歸逼近,女生全家人希望移民,向藍就同意跟傲玲離婚。』

雪蓉隨之說:『海冬母親也放棄了海冬的撫養權。』

姑媽點頭:『對!但那位年輕女生也不願海冬父親照顧海冬。我沒有結婚,只有一個人,我就提議向藍把海冬送回香港給我撫養。向藍無從選擇,他唯有把海冬送給我照顧。那位女生比向藍年輕十多年,她怎會跟向藍養育海冬?』

雪蓉:『哪麼他們現在怎樣?』

姑媽:『他們現在有兩名子女。出乎我所料,我以為他們的婚姻不會長久,但竟然可以維持至今。』

雪蓉:『但海冬高中時又返回加拿大,是他父親的要求。』

姑媽搖頭:『當然不是。那時向藍希望工作時間穩定,他考了入大專,以多年工作經驗,教授家居暖氣爐和熱水器的維修。我就跟海冬說,他爸爸有文化水平,才可被大專錄取,不需要幹到退休也做著維修技師。我便鼓勵海冬返回加拿大升學。』

雪蓉:『結果海冬畢業後便返回你身邊,』

姑媽:『不是。海冬畢業後,找到一份合約工,在一個偏遠礦場當工程師。那個礦場的礦物已經幾乎被掘光,礦場所在小鎮的人口跟最高峰期時相比,下降了七成。房地產價格大跌,買一間屋便宜過香港買一個廁所。海冬工作一年後,鎮內唯一的一家銀行也關門。海冬跟我說,不用擔心,他在另一礦場又找到新工作。』

雪蓉:『哪麼他又十分幸運。』

姑媽:『我便跟海冬說,將來他退休時,可能可以著書立說,敍述依賴單一礦場而生存的城鎮如何毀滅。我就叫海冬回港,好工不會留給他。』

雪蓉好奇地問:『哪麼海冬在加拿大求學時,是否跟他母親同住?』

姑媽:『當然不是。傲玲分別跟幾個有子女的男人同居過,她哪裡可以照顧海冬。』

姑媽跟著再飲了一口茶,情緒開始變得不穩:『現在傲玲變回單身,她就想帶海冬回加拿大。我把海冬撫養成人,就算他回到加拿大讀大學,也是由我供養,傲玲和向藍也沒有付出過分毫。』

此時姑媽已經熱淚盈眶,她突然激動地呼喊:『海冬是我的,不是傲玲的。傲玲沒有權把他奪走。』

姑媽說到這裡,她失控地泣不成聲。雪蓉見狀,她立即從手袋取出紙巾,然後遞給姑媽。

片刻之後,雪蓉安慰她:『海冬說他只去上海兩個星期,他下星期便會回來。』

姑媽依然沒法子停止飲泣:『我也希望他會回到我身邊。』

雪蓉隨即說:『他欠我一頓飯,他一定會回來的。』

姑媽繼續飲泣了一會才說:『妳是他女朋友,他會聽妳話,妳著他不要離開我,可以嗎?』

雪蓉微微地點頭:『我會跟海冬談一下。』

雪蓉整個下午至晚上,一直陪伴著海冬的姑媽。姑媽的情緒才逐漸穩定下來。

這個晚上,雪蓉躺臥床上,久久沒法子入睡。她料想不到,海冬跟她的命途一樣,也不是由父母親自撫養成長。

待續……

8 則留言:

  1. 雪蓉....等叔叔抱抱,呵返

    回覆刪除
  2. 卡臣:

    我頂你唔順,牛頭不搭馬嘴。呢一集喺講海冬嘅身世。

    回覆刪除
  3. 佛爺:

    呢集嘅插圖應該係傲玲後生時嘅性感照,難怪佢吸引到咁多男人。

    海冬身世咁樣,如果將來佢知道雪蓉愛上有婦之夫天南,咁會點呢?

    回覆刪除
  4. 世純:

    照片喺比讀者聯想嘅,代表什麼人?由你去想像。嘻嘻!

    天南未服輸,佢會搵海冬算帳。

    回覆刪除
  5. 佛爺:

    天南畀我感覺係含蓄得嚟帶點小氣,同埋有d拿唔定主意,唔係狠毒之人。

    所以我估佢嘅「算帳」方式,都唔會好過份嘅。

    等睇佢出咩招喇。 :)

    回覆刪除
  6. 世純:

    你講得啱,天南唔喺啲狠毒之人,佢唔會做大單嘢,而只會從中作梗。我用「算帳」來形容,是用詞不當。

    回覆刪除
  7. 佛爺,

    我地改變唔到過去歷史, 但可以改變現在對歷史的感覺, 亦可以改變歷史對未來的影響... 希望海冬睇得化...-.-!

    回覆刪除
  8. 奕山:

    人是否被自己的影子所牽制或是為未來所影響行為,這一直是心理學家爭論不休的議題.我就覺得歷史和未來也同時影響人的行為,而且互相會牽制著的.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