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3月11日星期二

罪 緣(七)困窘


罪 緣(七)困窘

世事豈如人料?精通操縱人家心理,可能是因為心理被人家操控,從而無法自拔。

天南騙了雪蓉去了他宴請客戶的飯宴,目的是要挽回雪蓉離異之心。然而,雪蓉的順其所意,卻給了天南一項認同的獎賞,使他更為泥足深陷。

週一的晚上,雪蓉需要加班,她接近晚上九時,才買了一些小食回到家裡。她坐於客廳的一張小飯桌,一邊進食,一邊看著電視,心不在焉。俏蓮今晨催促過她約海冬,但海冬還未有任何回音。況且,若果海冬請她吃飯,以作他突然溜出甜品店的補償,她沒有理由帶同俏蓮和她的夫君安芹一同去。

困窘的心緒被她手袋傳出的電話鈴聲所衝破。她走至沙發椅取出手袋裡的智能電話,來電顯示教她更為煩擾。現在肯定海冬會請她吃飯,但如何令海冬讓她可以帶同俏蓮和她丈夫一同出席,這才是一個困局。

她接聽電話時,對方向她說:『雪蓉,對不起!這兩天我十分忙碌,以致沒有給妳電話。…………』

雪蓉提著電話,她沒有心情聽海冬解釋,而是盤算著如何可以四個人一起同檯吃飯。

連綿的解釋壯大了雪蓉的膽量,她突然對海冬說:『上次你在糖水店說你是修讀礦務畢業的。我有一位閨中密友的丈夫,想找一位有這方面知識的人來詢問一下,你可否幫忙?』

海冬慶幸雪蓉轉了話題,不用他傷腦筋來繼續跟她談話,因他們認識尚淺,沒法子有不同的內容可以溝通。海冬隨之回答:『沒有問題。』

他跟著詫異地問:『我只是隨口地說,妳也會記得?』

回答海冬的問題是多此一舉的。喜悅的心緒立即說:『哪麼我先問過朋友,轉頭再給你電話,怎麼樣?』

海冬沒有遲疑便回應:『妳可以打電話到我家裡,我家裡的電話是……。』

雪蓉放下電話便返回飯檯,以閃電般快速的時間,吃完了她一直以慢動作咀嚼的晚餐。她跟著再拿起電話,然後打給俏蓮。

雪蓉作為中間人,聯絡著兩位互不相識的男生,致使這晚她躺下床上時,撥打電話給海冬,她已經不會覺得唐突。海冬就在毫無心理準備下,被帶進雪蓉的朋友圈子,雖然他覺得過於快速,但並不抗拒。

週六的上午,海冬到達雪蓉所住大廈入口時,雪蓉已經站立在那裡。她以詫異的眼神問海冬:『我們不是去旅行喎,為何你揹著背包呀?』

海冬嚴肅地回答:『我帶了一部手提電腦和一部平板電腦,有不少細緻事項,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釋清楚的。』

雪蓉看著海冬正經的模樣,微笑了一下:『哪麼我們走吧。』

其實俏蓮跟雪蓉說,她丈夫安芹會駕車來接他們,但雪蓉就婉拒了俏蓮的誠意,她也沒有把這個提議告知海冬。自私的心理導向了他們要轉接巴士才可到達位於香港島南區的赤柱,雪蓉要獨佔一段二人世界的時光,不可讓俏蓮和安芹來分享。所以她就寧願走一條較為漫長的道路,也不願坐私家車如此舒服。

這次巴士之旅,教雪蓉知道海冬是在加拿大出生,他年長過雪蓉三歲,小學二年級被父親送回香港,由他姑母撫養成長,所以他與姑媽的關係好過跟他爸爸的關係。海冬在香港並沒有完成高中,已經返回加拿大升學。

雖然海冬知道雪蓉是一名私生女,但雪蓉卻不願意讓海冬知道,她媽媽在新加坡有一頭家,兼而她有一對同母異父的弟妹。她母親的丈夫更不知道雪蓉的存在。雪蓉告知海冬,她母親在新加坡的投資銀行工作,其實她母親是一位全職家庭主婦。

他們到達了赤柱一個商場的一家餐廳,俏蓮和安芹已經在等待。大家互相介紹後便坐下。

俏蓮主導了開始時的氣氛,因她跟雪蓉最熟絡。各人打開餐牌看一會,俏蓮的態度教雪蓉更為拘謹,她提議雪蓉跟海冬分享一些食物。海冬也感到詫異,因他並不知道,云霧把他說成是雪蓉的男友。他們就在俏蓮的誤會中,分享了一些食物。

大家在等待餐飲到來時,安芹便跟海冬開始交談。兩男兩女的對坐,在飲品放上餐桌時,已逐漸形成了兩個不同的圈子。安芹不是技術人員,他在商場打滾。在短暫的交談裡,他已得知海冬喜歡看英式足球,二人就在就論足球賽事中,漸漸熟絡起來。


安芹有著靈活的人際技巧,整頓午餐他只是要跟海冬互相熟絡,他完全沒有提及礦務的事情。直至午餐結束,兩個男兒才走至商場外的露天餐廳坐下,開始談著正經事。而俏蓮和雪蓉便往赤柱的市集閒逛。

她們走進市集逛了接近兩個小時,跟著在一家小巧的咖啡店坐下,然後要了兩杯飲品。

俏蓮隨之漫不經心地說:『今次我們的聚會,天南是不知道的。』

雪蓉詫異地問:『關天南什麼事?』

俏蓮從容地說:『天南在星期一的上半天裡,打電話追問我數次,妳有沒有約男朋友跟安芹見面?』

雪蓉心裡頓時打了結,但她依然裝作若無其事地問:『哪麼奇怪?關他什麼事?』

俏蓮望了雪蓉一眼才再開腔:『我也是如此想,所以便問他,究竟與他有何相干?』

雪蓉順口回應:『就是嘛!』

俏蓮繼續說:『料想不到週一晚上,安芹回到家裡,向我投訴整個下午被天南煩擾著。問我究竟發生什麼事?』

雪蓉心跳開始加速,但她仍然裝作鎮定:『你表哥可能要見大客,所以緊張至行為失常,做了一些異常事情來減壓。』

俏蓮以懷疑的口吻說:『減壓?』

雪蓉就以堅定的語氣回應:『我有理由相信他是減壓,所以行為失常。』

俏蓮沒有遲疑便反駁:『失常至整天只關心妳男朋友?我有理由相信他是為了減壓,不過不是因為他要見客。』

雪蓉對於俏蓮的咄咄逼人,並沒有就範,她繼續阻擋俏蓮的懷疑:『哪麼天南可能為兒子報讀幼稚園的事而煩惱。』

俏蓮凝視著雪蓉,沒有再作聲。

待了片刻,俏蓮才再度說話:『我和安芹也感覺到天南有不妥,妳沒有理由毫無知覺。』

俏蓮講到出口,雪蓉不再轉彎抹角:『你是懷疑我與天南有曖味關係?』

俏蓮平靜地回答:『我們只是認為天南暗戀妳。倘若妳跟他有曖味,他可直接追問妳,不須要向我們查問海冬的事情。』

雪蓉頓時如釋重負。有婦之夫暗戀她,關她什麼事?她隨之取起檯面的熱檸茶來飲,鬆弛一下緊張了一會的的神經。

俏蓮跟著說:『安芹還未打電話給我,似乎他們會繼續交談,今晚不如約同天南一家出來吃飯,以便介紹妳男朋友給他認識。』

幸好雪蓉剛放下茶杯,兼而吞下了茶水,否則她會被嚇至連茶水也從口中吐出。六天前,她才走進了天南的社交圈子,今晚她身邊突然彈出了雄糾知己。萬一天南情緒失控,她跟海冬的關係豈不是就此畫上句號。況且,就算天南忍得住,不敢在云霧面前有出軌之行,海冬也會覺得她非常過份,相識不久,就把他火速介紹給朋友,以為她急不及待要嫁人。更糟榚的情況是:天南失控導致云霧失瘋。

雪蓉遲疑了一會才回應:『我今晚要跟海冬二人世界。』

俏蓮的反應也非常快捷:『明天是星期天,沒有機會跟海冬單獨相處嗎?妳是否不願海冬見到天南?』

雪蓉馬上以堅定的語調回答:『當然不是。』

俏蓮跟著從手袋取出手提電話,撥打給天南,相約一同吃晚飯,但她就故意不提雪蓉有男朋友同行。俏蓮的用意非常明顯,她要截住天南的「暗戀」。

雪蓉心裡就不斷咀咒天南,星期日晚她不讓他到她家飲熱茶來解酒,已經表達得十分清楚。但天南竟然另有演繹,認為她男朋友,奪走了她的芳心。

雪蓉沒有料到,她處處為天南著想,天南怎會願意失去她。況且,天南身邊的兩個女人,一個跋扈,一個關照,給了他強烈的對比。

待續……

6 則留言:

  1. 玩曖昧,佛爺果然有一手。

    回覆刪除
  2. 雪蓉主動話要跟海冬二人世界...咁就精彩咯^^!

    回覆刪除
  3. 卡臣:

    唔喺曖昧呀!愛情同名份,可以喺毫無關係嘅。嘻嘻!

    回覆刪除
  4. 奕山:

    雪蓉喺被俏蓮逼到要以二人世界來推搪晚飯,以免天南見到海冬時眼火爆。她的情感依然徘徊在二人之間。

    回覆刪除
  5. 雪蓉週旋喺天南同埋海冬中間,似乎仲未揀定咁喎。

    回覆刪除
  6. 世純:

    客觀的外在因素,會導向雪蓉的思緒。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