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3月1日星期六

罪 緣(二)奈何


罪 緣(二)奈何

雪蓉回到西區,她走至超級市場補充食物,然後才回家。

當她走至自己所住的大廈入口時,被一位拖著一名三歲男孩的男人嚇至目瞪口呆。

意料之外的等待,教她不其然地停下了腳步。

男人拖著小孩走上前,以情深的語調問她:『我表妹俏蓮約妳燒烤遊,為何妳拒絕了她的邀請?』

雪蓉遲疑了一下才回答:『因我知道這是俏蓮表哥的主意。』

天南即刻再問:『我可否上妳家傾談一會?』

雪蓉沒有猶豫便回應:『對不起!現在已經夜了,不可以。』

天南再作要求:『那麼我們去餐廳坐下談一會,可以嗎?』

雪蓉躊躇了一會兒:『你往翠華茶餐廳等我,我要先回家放下剛買來的食物。』

天南思索了一下:『那麼好吧!』

雪蓉望著天南和他兒子離去的背影一會,她才走進大廈。

天南在茶餐廳坐了不太久,雪蓉便到達。她坐下後,只要了一杯熱檸茶,跟著沒有作聲。

天南跟著開腔:『我近日真是非常辛苦,部門的下屬,無一個人有責任感,老闆就只怪責我不懂得使他們發揮積極性,…………』

雪蓉在聆聽著天南的傾訴,她不時作出恰當的回應,因她十分明瞭天南的處境。直至食物和飲料放在餐桌,天南才停止了他的苦語。

工作困境的申訴,造成了精神和情緒的依附。

天南把麵包塗上牛油讓他兒子吃後,正在拿起茶杯飲檸茶的雪蓉突然被詫異的要求衝擊:『妳可否回來幫我手?』

雪蓉的手和臉凝固了一會,才繼續垂頭飲一口檸茶。

她放下茶杯後,才抬頭望著天南:『我非常感謝你給我介紹了第一份工,後來你又聘請了我,但是……』

雪蓉住了口,沒有再說下去。天南立即開腔:『我知道妳辭職是因為我。俏蓮跟我說,妳現在的工資還低過在我公司時的水平。人望高處,妳何不回來?』

待了片刻,雪蓉才回答:『我只是暫時做著這份工,我還在不斷尋找新工作。』

一隻放於檯面的柔手,突然被另一隻手掌輕壓著手背:『我可以要求老闆加妳人工,以妳現時的工作經驗,妳不可能在別處找到如此好的待遇的。』

天南的說話完畢,柔手便跟著退至檯下。她直接地說:『你兒子在,請你……』

天南沒有遲疑便回應:『孩子經常被媽媽無理打罵,他非常畏懼母親。他只是親我,很少跟他媽媽說話的。』

雪蓉隨之問:『你太太去了那裡?』

天南毫不掩飾地回答:『她跟朋友去了蘭桂坊飲酒作樂。』

雪蓉故意問了一條她早已知道答案的問題,她只是要截停天南的要求。

天南也感知道雪蓉的用意,他隨之轉了話題:『一星期前,在俏蓮的婚宴上,妳媽媽問了很多我的工作狀況,她似乎並不介意我跟妳在一起。』

雪蓉頓時呆了。怪不得她媽媽在午飯時,著她好自為之,沒有她如此本事,就不要模仿她。原來母親在俏蓮的婚宴裡,看穿了天南的意向。

雪蓉沉默了片刻,隨口問天南:『為何你不離婚?』

天南衝口而出:『不可能。數年前我雙親極力反對我娶她,但我卻堅持非她不娶。若果我現在離婚,我在父母面前無地自容。』

雪蓉凝望著天南,心知他過不了面子的關卡。

此時天南的手機響起了鈴聲。他取起電話聆聽了一會,臉露困窘的神色。

他放下電話後,向雪蓉說:『我老闆有客人從外國到達,他有一些業務細節不清楚,要我馬上去他們的飯宴。妳可否送我的兒子回家?』

雪蓉頓露愕然的臉容。她待了一會才回應:『今晚是星期日,你的菲傭放了假,妻子又不在家,我怎樣進你家?』

轉瞬間,一束門匙放了在雪蓉面前的檯上。信任的門匙擾亂了雪蓉的聽覺神經,她沒有收到從天南口中傳出的大廈閘門密碼,天南站起來便離去。她呼喚著離去背影的大廈門是什麼密碼,卻得不到回應。

此時心緒混亂的雪蓉才留意到餐桌放著一些現金,明顯是天南著她結帳的。

正想拿出手提電話的雪蓉,被天南兒子的聲音所截著,原來父親經常抱起兒子按動大廈門的密碼鎖,所以兒子知道大廈門的密碼。

天南的兒子吃飽後,雪蓉便著侍者結帳。


離開了茶餐廳,雪蓉在路邊截停一輛的士,送她帶著的小孩到中環荷李活道的家。

天南一家住在一座較新的大廈。這是雪蓉第一次到訪天南的住所,過往她只是在天南家的大廈門前逗留,而且也是白畫時刻。

他們走進住宅後,男孩便嚷著要睡覺,雪蓉唯有安頓小孩入房休息。

孩子入睡後,雪蓉便返回客廳。憑藉女人的好奇心,她在客廳四處打量了一會,才坐下沙發椅,取出智能電話來消磨時間。

菲傭回來後,雪蓉準備離開之際,門鈴聲突然響起來。原來是兩名男兒扶著爛醉如泥的天南妻子返家,雪蓉立即走出住宅單位,以免被誤會。她料想不到在晚上十時多,天南妻子已飲至酩酊大醉而回。

電梯到來時,扶著天南醉妻而回的其中一名男兒也走至,他跟隨雪蓉進入電梯。電梯門關上後,雪蓉垂頭看著地板,而男兒就直望著電梯的按鍵,二人在沉靜中到達大廈的大堂。

雪蓉踏出大廈,她在左右張望,尋找回家的途徑。站於她身後的男兒躊躇了一下才開腔:『妳想往那裡去?』

雪蓉轉身向他說:『我想返回西區。』

男生隨之回應:『我也是返回西區,我們一同走吧!』


靜寂的腳步走至荷李活道口,然後轉入蘭桂坊而下。沉默中帶著一點兒侷促,卻沒有一位主動再說話。

兩雙沒有對話的腿子經過猶如白晝般光亮、喧嘩的蘭桂坊酒吧時,男兒才仿似是自言自語地開腔:『真是不明白為何如此多人喜歡在這些地方夜遊。』

雪蓉頓感詫異。他們再走了數步,雪蓉才說話:『你們不是剛剛從這裡出來嗎?』

男生不假思索地回答:『今夜我在家上網找資料,朋友突然打電話來,叫我幫手扶他飲醉了的女朋友回家,我才走了出來。』

雪蓉聽到「女朋友」三字,更覺愕然。莫非天南妻子的樣貌她也會認錯?

她整頓了錯亂的思維一會才再說話:『怪不得你如此精神奕奕和身上毫無酒精味?』

男生隨意地回應:『我媽媽是一名酒徒,可能做成我十分厭惡酗酒。』

在東拉西扯的、斷斷續續的閒聊中,兩對不再保持沉靜的腳板走至皇后大道中。男生便問雪蓉:『妳想乘坐甚麼交通工具回家?』

雪蓉回答:『電車。我住在正街。』

男生跟著說:『那麼我們再走至德輔道中吧。我住在屈地街。』


踏上了電車,雪蓉走至上層,男生就尾隨。二人走至一張雙座椅,雪蓉便讓男生先走進座位,因她會首先下車。雖然他們坐在一起,肩臂幾近相觸,但卻沒有再說話。拉近了的距離,教大家變回沉默。他們似在享受著電車鐵輪與路軌磨擦所產生的機械噪音。

電車快將到達雪蓉的家之際,她向男生輕聲地說:『再見!』

雪蓉站起來踏出座位後,男生向著她的側影問她:『我名叫海冬。如何稱呼妳呀?』

意料之外的身軀轉動少許:『我名叫雪蓉。』

訊息傳進海冬的耳朶後,他便望著一絲倩影離開。沒有交換任何聯絡的資訊,重逢就只可交托在二人「朋友的朋友」生活圈子裡。

這晚雪蓉躺臥床上,她久久沒法子入睡。她對天南在工作和感情上的同情,教她百感交集。雜亂的思緒教她突然洞悉到母親著她不要模仿她做第三者,卻又說做第三者可以向上游的意思。天南以為她母親查問他的工作狀況,是不介意他與雪蓉扯上關係。其實雪蓉的媽媽,是認為天南的社會地位不夠高,對她女兒的「攀爬」毫無作用,所以才著雪蓉暫時不要模仿她。

雪蓉的媽媽白荷,年輕時已經非常「進取」,到中年時就更加「勢利」。這是性格在社會磨鍊中的必然性。

待續……

12 則留言:

  1. 佛爺,
    你對婚外情好了解咁噃...^^!

    回覆刪除
  2. 乜你寫香港都咁地道,仲以為你住在香港

    回覆刪除
  3. 白荷教女兒釣金龜,奈何雪蓉愛「愛」不愛「財」。

    其實有時女人未必因為對方嘅金錢而做第三者,可能係因為對方身上散發住嘅「安全感」,未必一定為錢而搶人老公。

    有部分坊間所講嘅小三、狐狸精,佢哋嘅學識、賺錢能力都畀對方高。佢哋做小三都係為咗自己精神情感上嘅滿足,就好似雪蓉咁。或者佢哋天生就需要呢種感覺,就好似人要需要食嘢咁。呢類人好慘,一方面天性要做,另一方面又自責。

    當然,有部分小三係純為嘅錢及地位,樂意用身體及感情換取物質,就好似白荷咁喇。呢類人好好多,認清目標及方向,冇情感上嘅包袱。

    回覆刪除
  4. 海冬與雪蓉該有發展喇

    回覆刪除
  5. 奕山:

    婚外情,梗有十單八單喺左近,未發育的小孩都知道,唔好咁跨獎我喺專家喇!嘻嘻!

    回覆刪除
  6. 卡臣:

    我讀小學時在中上環一帶留下很多腳毛。唔喺,講錯咗,我當時三隻腳都未有毛。嘻嘻!

    回覆刪除
  7. 世純:

    你的分析真喺好詳盡。不過你的意見給我想起一個問題,有了事業成就的女人,對男人會造成壓力。但搞婚外情,對男人不會造成壓力。因男人的妻子,可能只是一個煮飯婆。婚外情對雙方也有好處。

    回覆刪除
  8. 校長:

    喺。雪蓉的情感將會糾纏在天南和海冬之間。這個故事的結局是違背倫理的,你可能會無法接受。但我只是提出一個問題,「罪」在那裡?

    回覆刪除
  9. 佛爺:

    「有了事業成就的女人,對男人會造成壓力。」 <-- 呢個係必然o架喇。因為現在的價值觀還是認為男人必定要比女人優勝。

    如果我哋天馬行空咁諗,有一個女兒國,女人話晒事,女人出任所有決策公職,男人只係做低下勞力工作。

    有一日,有個男人好叻,入了議會,最後做埋國家領導人,咁佢老婆咁一樣會有「有事業成就的男人,對女人會造成壓力」。

    其實一切都係某族群中,共同價值觀嘅問題。

    我鍾意你回應校長嗰句,「我只是提出一個問題,「罪」在那裡?」

    我認為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只有主觀的對與錯。

    回覆刪除
  10. 世純:

    你說得對,遠古的氏族社會,女權當道,男人有權就大件事。我看過一些文章講,今天還有氏族社會,但就沒有提及在那裡。

    我同意你所講,世上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只有主觀的對與錯。這個故事的發展,將會是提出道德倫理和情愛之間的取捨問題。

    回覆刪除
  11. 佛爺,

    在雲南的雲貴高原上,摩梭族現在仍然是母系社會,以「走婚制度」替代現代社會一夫一妻制。而且摩梭族對他們歷史悠久的母性家庭制度感到非常驕傲,是外界社會很難明白的事情。或者真係要去親身考察吓先會了解多一點。

    另外我都同意婚外情,梗有十單八單喺左近...不過好彩冇我份^^!。

    回覆刪除
  12. 奕山:

    我在電視看過介紹雲南女兒國,但一些內地人說,她們早已漢化,只是旅遊噱頭,我也不知是真是假。

    睇你啲文章,就知道你喺正人君子,坐懷不亂,定過柳下惠!嘻嘻!

    這個故事不會有情慾描寫,只會間中有何俊仁在立法局喜歡看的「模特兒」照片,以便用來「提神」兼「醒腦」。所以,你可以放心看這個純情故事。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