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1月27日星期一

失足的男人(四)冰炭相容(大結局)(十八禁)


失足的男人(四)冰炭相容(大結局)(十八禁)

二女夾一男,本來是可以快活過神仙。可以,桎梏是襄王無夢,神女有心。而在另一邊,就是情郎有意,女神無夢。

一對迷茫的眼睛,徘徊在兩名嬌眉之間,沒法找到應對的詞語。

他突然飲泣起來:『我料想不到妳竟然使用計謀,把我當成是避孕套一樣,用完即棄,連翻用也不願。今晚我一直以為可以一嚐朱唇,感觸美態。怎料竟然要我琵琶別抱?』

飲泣之聲打斷了肺腑之言。一隻輕柔的手,從被怪責的身軀伸出,輕撫著慘情的腦袋。

柔情小手讓泣聲變回要求的問語:『妳真是毫無妥協的餘地?』

暗淡的房間再度沉靜了一會,真情的流露傳進悲傷的耳孔:『我不是沒有作妥協的。我今夜沒有放入女性避孕套,因我沒有打算再度借用你的寶貝。我剛才應承你,我可以再次蹂躪你,我是要…………』

傷心的靈魂沒有再作聲,依然撫慰著飲泣腦袋的小手,在靜待他的回覆。

過了一會,鳥瞰著二人的她,開腔問蹲下來的美眉:『妳是否真的全無妥協的餘地?妳又未曾嚐過,怎知紮綁愛郎共赴巫山是痛苦的?』

沛玉呆視著雅絲一會,她才站起來,然後以一腿跨越白秋的雙膝,面向著他。躊躇了一下,沛玉移前了腳步,以屁股坐了在白秋的兩隻大腿上。她雙手跟著分別按著白秋的兩邊肩背。

深情的眼神與愕然的眼睛互相探索著對方的意向,沒有言語的溝通,卻有著情意臉容的傳遞。被綑綁的身軀,沒有抗拒緩緩移近的嘴唇,吻上了他的頭額。

敏感的嘴唇觸覺,已教雙目的探索變得沒有意義。沛玉閉上眼睛,只讓嘴口來感知心儀的額頭。

淚水從她眼角溢出。片刻之後,她在喃喃自語:『我是不該如此對待你的。』

過了一會,淚珠滑落的臉頰,徐徐地擦上眼淚還未乾涸的臉孔。左右交替地移動的臉部開始磨擦起來,讓一張難為情的嘴巴,於不知不覺中被吻上。

雅絲正欲離開時,熱情的嘴唇移離了被她侵佔的嘴口。她跟著把頭顫倚伏上了他的肩膀,一對豐滿的乳房,隨即在感受著結實的胸脯。

此時雅絲繞過兩人的椅子,她步向房門,準備離去。


雅絲走至距離房門不遠處時,她背後傳來輕柔的語音:『我已經解開了在你椅背後的綑綁,你讓我再吻你一會,我自己會離開的。』

慾唇再吻上鬆解了身軀的嘴巴一會後,柔軟的舌頭,慢慢地入侵了陌生的口腔,教一雙恢復自由的手臂,輕輕地摟上意料之外的背肌。

出乎意料的音語,教雅絲雖然走至房門,但她卻停下了腳步。

沒有轉身的雅絲,她待了片刻,才伸手按著房門的開關,卻沒有打開房門,只是靜靜地站立著。直至腳步聲向她迫近,她才被背後的語音喚醒:『我要走了,妳再把他綁紮吧。』

雅絲沒有轉身,她對著房門說:『若果我再度重施故技,今夜他可能不會再聽我的話,因妳已經啟動了他的嘴巴和身體了。』

沛玉未曾回答,她背後就傳來白秋的語音:『我更衣後便會回家,妳不用擔心。』

雅絲和沛玉同時轉身,她們面向著白秋。白秋便轉身走至衣櫃,取回他的衣褲。

沛玉立即跟雅絲說:『不如今晚我搬過來睡。我住的房間有五個人,其中一人要睡沙發椅,我走了過來,就沒有人需要躺睡沙發椅了。』

雅絲隨之走至白秋身邊,輕拍他的肩膀:『有人擔憂你回家會凍僵,她願意當我的護花使者,你就留下來吧。』

白秋躊躇了一下,他才把衣褲放回衣櫃,然後轉身對沛玉說:『謝謝你的關心!』

沛玉沒有回答,她垂下頭便轉身打開房門,然後離開。

二十分鐘後,沛玉拿著一個背包返回雅絲的房間,此刻白秋已經躺下床上就寢,發出了響亮的鼻鼾聲。他經過一天的不尋常繁忙,加上被雅絲拒絕了愛意,再沒有精神跟她閒聊了。

沛玉梳洗後,她從浴室出來,留下了浴室的燈光。

她走至衣櫃放下衣褲,然後走至兩張大床之間的地方。雅絲躺臥近牆大床中間的位置,她輕聲地對沛玉說:『我問過白秋,他說他不介意與妳同眠共枕。』

沛玉呆望著雅絲。此等轉告的說話,怎樣跟熟睡了的白秋來對證?她只是默不作聲地站立著。雅絲躺於大床的中間,已是一個暗示,著她不要躺下她佔有的床。

待了一會,雅絲以一個眼神示意沛玉躺下床上休息,沛玉就誤會了雅絲著她看兩張床之間的床頭櫃,這時她才發見三個全新的避孕套。此刻沛玉意識到,她是沒有選擇的餘地,雅絲不會讓她躺下「她」(雅絲)獨佔的睡床。


夜半時分,白秋內急。他於睡眼惺忪中發見自己摟著只有吊帶半身睡衣,和穿著小巧內褲的胴體,雖然感到驚訝,但他只是急不及待地走了去浴室。

他如廁出來後,走至兩張大床之間站立著,心裡面知道,他是有能力選擇上那一張大床的。

一個陌生的女人,一個熟悉的女生。一位他鍾情的女神,一位他喜歡的女生。一段曇花一現的愛慾,一段細水長流的依戀。他,就站立在一處分水嶺。

待了好一會,白秋才一絲不掛地鑽回了被窩。他側身而睡,摟著背向著他的胴體。甜睡的一對乳房,隨之受到沒有期待的愛撫。沉夢的屁股,慢慢地也被一條堅挺陽具所滋擾。靜靜不動的玉腿,也不能幸免,受到粗壯大腿的磨擦。


被窩內的溫度,逐漸上昇。甦醒的嬌體隨之轉身,向著挑起情意的身軀。疑惑的眼睛凝視著慾望的眼神,她在猜測自己是否成了替代品。

輕輕的語音傳進了猜疑的耳孔:『妳解開了我身上的綁帶,我才嚐到妳甜蜜的舌頭。妳是否相信我現在是真誠的?』

待了片刻也沒有回音,一張不願再等待的嘴巴,吻上了曾經是主動的柔唇。嬌唇隨即反抗,她擺脫了強唇的吸吮。一隻有力的手掌,跟著伸至秀髮的腦後,扭動的頭顫頓時被制服。纖唇再沒有逃避的空間,她的嘴口被一條堅舌硬闖,挑逗內裡猶豫的舌頭。

口液的交流教一隻對抗著寛廣胸膛的手臂漸漸地鬆軟,手臂隨之失去自主似的伸往結實的背肌。一對只有纖薄衣料保護的乳房,頓失了護衛。致使被移至的胸肌擠壓著,毫無反抗的能力。

柔滑的腿子,隨即被一條粗壯有力的大腿跨著。然而,兩處含情的小腹,卻被一條堅硬的陽具分隔,致使他們沒法子相親。

一隻柔手在享受了紮實背肌一會後,兩張飽嚐唇慾的嘴巴也暫時分開。熾熱的玉體跟著被推平至仰臥床上,微暖的頸項,隨之被攀爬在她身上軀體的嘴舌所眷戀。她閉上眼睛,翹起臉孔,讓自己的頸肌得到全面的撫慰。


絲絲的呻吟聲似是沒有吵醒另一張床的熟睡靈體。一會兒後,撫摸著兩邊腰肌的雙手也被輔導致二人的下體處,動盪不安的陽具,跟著受到陌生手指的歡迎。他穿梭於巧指和掌心之間,享受著巧指的搓揉,不再感到被冷落和遺棄。

垂垂下墜的陰囊,於巧指沾黏陽具龜頭溢出的滑液後,也受到浩熱掌心的眷顧。兩顆藏匿在陰囊內的陰核,也被暖掌輕柔地玩弄著,樂在其中。

熾熱的嬌體燃燒著半懸空的健碩軀體,濕潤的嘴巴緩緩地移至嫩滑的肩膀。精準的牙齒,跟著扯下一條纖幼睡衣的吊帶。貪婪的嘴齒並沒有就此罷休,他移至另一邊肩膀,另一條孤獨的吊帶也被拉下至上臂。頸項以下的酥胸,於漆黑的被窩裡,隨之嚐到濕滑舌頭的親愛。


柔情並沒有忘記被鬆脫睡衣遮掩著的乳房。過了一會,覆蓋著乳房的絲絹被嘴齒掀開後,溫暖的臉頰,交替地磨擦著一對豐滿彈性的乳房,教一雙玉手不自主地撫愛著雄渾的背肌。

雪白的乳房被擦磨至灼熱後,兩顆隱蔽的乳頭,再沒有藏匿的意慾,她們躍出了堅挺的英姿,教情意綿綿的舌尖,受不住誘惑,輪流挑逗她們的堅毅。

品嚐著乳頭芳香後腦的頭髮,突然被十隻巧指抓弄起來。巧指沒有理會她們是否干擾嘴舌的活動,只是失控地胡亂抓扯。本來平靜地躺臥枕頭上的頭顱,突然沒法控制地左右扭動,致使被刺激至燃燒的嬌體也愰動起來。

幾近失去控制的火熱胴體,教貪婪的嘴口跟被他吮吸的乳頭若即若離,使乳頭更感恐慌,害怕被遺棄。這時波濤起伏的被子裡,沸騰的纖體已經顧不得鄰床的美眉,她忘我地發出了響亮的床叫聲。

徘徊於房內一會的叫床聲,教嘴嚐著乳頭的身軀,突然爬上前,從陰暗的被窩中逃出。他立即吸吮著扭動頭顱的嘴唇,制服了她的擺動。動彈的陽具,馬上插進一雙玉腿之間的縫隙。頑強陽具被匿藏於內褲的陰戶阻擋住,沒法子再向上彈動。兩隻力氣的手臂伸進躺臥床上的背脊,急不及待的瓊漿玉液就於一雙玉腿之間射出。此時白秋的嘴舌,幾乎被沛玉的口齒奪走。

片刻之後,慢慢舒緩後從汗熱背脊伸出的手臂,釋放了一雙被緊箍的玉臂,使她們可以輕撫躺下她身軀的背肌。

白秋的頭額伏上沛玉頭顱旁邊的枕頭後,鄰床側身而睡,臉向著牆壁的人兒,她張開了眼睛。她背後床上被窩裡的激情,教她的心緒也如癡如醉。兩顆緊貼著的身軀,並沒有覺察到,他們的艷情,是被一位有心人靜悄悄地窺探著。


翌日清晨,雅絲先起床。她看見床頭櫃依然擺放著三個避孕套,頓感愕然。雙眼隨之在打量房間四周,她發見白秋的內衣褲放了在床尾對著的架子上。此刻她就意識到,沛玉摟抱著的,是一顆赤裸的胴體。

待了片刻,雅絲站起來,伸手輕拍沛玉的肩膀:『我先去梳洗,你們待一會要起床了。』

雅絲走進浴室後,白秋才被一扇柔軟的嘴唇所弄醒。雅絲沐浴完出來,沛玉和白秋已經離開了大床,沛玉便叫白秋先去梳洗。

白秋進入浴室後,雅絲淫笑地對沛玉說:『我料想不到妳比我還要開通,連避孕套也不用。』

沛玉慌忙否認:『昨夜我沒有跟他發生過性關係呀!為何要使用避孕套呀?』

雅絲臉露不羈的笑容:『妳不用如此緊張,我不會把昨夜的事情宣揚出去。情難自禁有何足懼呢?』

雅絲根本不會相信沛玉沒有被一條赤裸的陽具抽插過。她們閒聊了一會,白秋便從浴室出來。

沛玉走進浴室後,白秋從衣櫃的外套裡,取出一條金色小巧內褲,然後走至雅絲面前:『我把這條內褲還給妳。』

雅絲沒有遲疑便接過內褲:『哪麼我前晚豈不是吃了一頓免費晚餐?』

白秋即時回應雅絲:『就當是我感謝妳這位紅娘的小小意思吧!』

夜半之時,白秋站立於兩床之間,思索了好一會,認知道自己的情愛要求。

愛意是沒法避免,卻是可以控制的。

全文完

 * * * * * * * *

心理學家指出,「自戀主義者」給人的第一印象是魅力四散的,但他們卻沒有維繫長遠關係的性格。若果是尋求一夜情,遇上了「自戀主義者」是一種幸運。倘若是期望一段細水長流的感情,就要慎防自己是否邂逅了一位「自戀主義者」了。

近日在心理學界牽起頗具爭議性的辯論,究竟是否戰後「嬰兒潮」的父母,造成了「八十後」和「九十後」出現大量的「自戀主義者」呢?另一個爭論點是,「自戀主義者」並沒有在「八十後」和「九十後」有顯注的增幅,因「自戀主義者」是個人問題,跟X或Y世代無關。

然而,心理學家正密切注視,只專注尋求「個人權益」的「自戀主義者」,在「千禧世代」成長後,是否會急劇增加?

8 則留言:

  1. 哈哈,八九十後好似唔係自戀,而係自我中心喎!

    回覆刪除
  2. 自戀者會唔會自律地自瀆?

    回覆刪除
  3. 佛爺:

    通常自戀嘅人都係過份自信同埋自大,自己以為自己各方面都畀別人優勝。

    回覆刪除
  4. 一個陌生的女人,一個熟悉的女生。一位他鍾情的女神,一位他喜歡的女生。一段曇花一現的愛慾,一段細水長流的依戀。他,就站立在一處分水嶺...

    好詩化的文字!

    另外我是相信的,自戀的人會愈來愈多,距雖戰爭、亂世愈遠,集體意識愈薄弱,個人意識愈抬頭,過了界,就成自戀!

    回覆刪除
  5. Arm:

    以我暫時的理解,「自戀主義者」比「自我中心」是更為惡劣的性格,他們是「自我中心」的昇華版。

    回覆刪除
  6. 卡臣:

    「自戀主義者」也分「內向型」和「外向型」。我認識的一位「內向型」「自戀主義者」,間中去嫖妓。所以,我估計,自律與自戀應該無關係。

    有心理學家指出,「外向型」的「自戀主義者」,比「內向型」的更為麻煩。

    這個故事裡的雅絲,就是一位「外向型」的「自戀主義者」。我從「自戀主義」文章中出奇地多的留言中,塑造出雅絲的性格。「自戀主義」不是「自閉症」,這些人是有社交和家庭的,而且他們有個人魅力,教初認識他們的人喜歡跟他們交往,只是他們沒有交心的長期朋友而已。

    專業人士也有「自戀主義者」,甚至是心理學家,也是有「自戀主義者」的。「自戀主義者」是一種性格特質,太過嚴重,就是一種病態,猶如精神病一樣,需要治療。

    每個人也是自戀的,只是自戀的輕重程度不同。「自戀主義者」是指那些自戀程度極高的人。

    回覆刪除
  7. 世純:

    你講得非常精準,這就是「自戀主義者」的其中一些特質。「自戀主義」不是自己戀上自己如此簡單。他們有一項明顯的性格特徵,就是「極度自私」。

    你所說的「自己以為自己各方面都畀別人優勝」,是「自戀主義者」的重要特徵之一。

    倘若一間大機構,有部門頻頻換人,該個部門的經理或主管,十成九也是一位「自戀主義者」。「自戀主義者」有一種特殊的「魅力」,致使他或她的上司,很難覺察他或她是一名「自戀主義者」,而只是見到他或她管理的部門,員工流動性十分厲害而已。

    我估你跟「自戀主義者」交往過一段時間,所以對這種性格知得頗多。世上有多少「自戀主義者」呢?那篇文章的答案是:「梗有一個喺左近」。

    回覆刪除
  8. 校長:

    謝謝你的欣賞!

    我同意你的觀點。距離兵荒馬亂的年代越遠,「自戀主義者」就越多,因大家也不需要群體的扶持。

    我較認同「八十後」和「九十後」的「自戀主義者」數量大幅度上昇的見解,雖然「自戀主義者」在古往今來也存在。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