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

失足的男人(三)冰解凍釋


失足的男人(三)冰解凍釋

翌日早上,女生在床上張開睡眼惺忪的眼睛,她感到詫異。因男生已經更換好衣服,他坐於書桌處,在用著智能手機。

輕輕的語音傳至男生的背脊:『早晨!如此早起床,你是否昨夜睡不了?』

男生轉身,展現一點牽強的笑容:『我……我……只是習慣了早起床而已。』

男生是要否認女生一矢擊中的猜測。

女生起床梳洗和更衣出來後,男生問她:『我請妳吃早餐,怎麼樣?』

女生微笑地回答:『我有兩張免費早餐劵的。我們一同去吃自助早餐吧。』

男生頓露愕然的神色:『妳還有一位同房嗎?為何會有兩張早餐劵?』

女生隨之回應:『大家也肚餓,我們去吃早餐吧。』

男生感知道女生不願回答他的問題,他唯有站起來,二人便一起踏出房門。

他們坐下渡假酒店餐廳的一張四方型檯子。此時一位年輕女生走至他們的檯子,她十分自然地坐下另一張椅子:『雅絲、白秋,原來你們是認識的。』

雅絲以開玩笑的語氣回應:『沛玉,我們只是同檯食飯,各自修行。』

白秋聽後,臉露不悅的神色。雅絲雖然注意到白秋的神情有異,但她並不在乎。她跟著向白秋說:『你出去取食物吧,我要跟沛玉閒聊一會。』

白秋站起來,他躊躇了一下,再問雅絲:『妳要飲什麼?我順便幫妳取來。』

雅絲欲打發白秋離開,隨口地回答:『橙汁吧。』

沛玉望著白秋遠去的背影才問雅絲:『你的新男朋友?』

雅絲從容地回答:『你不是跟我開玩笑吧。』

沛玉隨之呼了一口氣:『那我還放心一點。』

雅絲依然以不在乎的語氣說:『你喜歡他?他是一名好男兒,趕緊把他據為己有,以免他被野狼或猛虎吞噬。』

沛玉回以微笑:『以你的本錢,你不跟我爭奪,我已經放心得多了。』

雅絲哈哈大笑起來:『男人只觀察女人的上半身,自己就以下半身思考。不過,白秋是有抑制能力的。』

沛玉立即問:『你怎會知道的?』

雅絲不慌不忙地回答:『我十三歲已經破處,十八歲開始就不再談情說愛,我早已閱男無數,幾乎跟男人握手,就知他們的下體思考能力了。』

沛玉聽後,不其然地張開嘴口:『如此厲害?』

沛玉知道雅絲的經歷,所以才會相信雅絲可以有「握手竅男兒性子」的超能力。

白秋取了兩杯飲品放下檯面,他再問雅絲:『妳要吃什麼?我幫你去取來。』

雅絲婉拒後,白秋才離去。

沛玉頓覺奇怪:『你認識他多久?他的魂魄似乎已經被你攝取了。』

雅絲取起檯面的橙汁,嚐了一口才回答:『這是我天生的魅力,沒辦法。』

沛玉有感而言:『他夏天才完成機械工程學位,現在還未找到工作,所以尚在餐館做侍應生。你是怎樣認識他的?』

雅絲又再嚐一口橙汁:『算了,我不再講戲言,我昨夜在餐館邂逅他,………………』

沛玉聽完雅絲的簡述後,驚愕地說:『甚麼?插一下,就……就……就愛上了妳?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我早就應該讓他……』

雅絲漫不經心地再說:『奇怪的是,完事後他要求嘴吻我,被我拒絕後,他就乖乖地入睡了。』

沛玉的嘴口頓時變成O型:『嘩!一夜情,半晚愛,尚留下了「處男唇」,靜待美人允,簡直是絕種好男人喎!』

這時白秋拿著一碟食物回到餐桌,他正欲坐下之際,雅絲以欣賞的眼神看著他放下檯面的碟子:『嘩!你的選擇非常合我的胃口,可否讓給我?你自己再去取呀?』

白秋即時喜上眉梢,他馬上把裝著食物的碟子移放至雅絲面前:『沒有問題的。我自已再出去拿過,難得妳喜歡我的挑選。』

雅絲本意是想打發白秋離開,好讓她可以跟沛玉繼續交談。她並沒有炫耀自已魅力的意圖,但沛玉就瞪眼凝視著離去的興𡚒背影一會,跟著才把臉轉向雅絲:『嘩!未吻先插已有情!老實說吧,你開出條件,怎樣才可把這頭「珍禽異獸」頂讓給我?』

雅絲拿起刀义,然後往碟子切香腸,隨意地說:『無條件轉讓。』

沛玉呆了一下,才可以有反應:『你何時變得如此慷慨?』

雅絲把义子上的一小節香腸放入嘴口,一邊咀嚼一邊回應:『香腸任何時候也可以吃,但給一條「既定」的香腸啃住,就認真煩擾。我現在只是想著如何脫身。』

沛玉遲疑了一下:『不如我們今晚合謀灌醉他。』

雅絲吞下了口中的香腸,跟著用义再把放在碟中的另一節香腸送入嘴,然後才說:『你知韓國人如何食八爪魚,他們是吃白爪魚刺身的。因放入口中,刺身還會「彈下彈下」(跳躍),這樣才食得津津有味。爛醉如泥的男人不可取,要吃,就要吃「八爪魚刺身」。』

沛玉以欽佩的眼神看著雅絲:『怪不得妳可以「去愛荐慾」,原來已經煉到「慾火純色」。』

雅絲自信地回應:『待我想一下如何做,今晚弄到條八爪魚纏著妳,哪麼我便可以甩身了。』

沛玉離開一會後,白秋便返回他與雅絲的檯子。他坐下後,即時問雅絲:『我們吃完早餐之後,妳可否送我回餐館?我會打電話給汽車會來救治我的車子。』

雅絲沒有回答白秋的請求,她反問白秋:『今晚冬至,你有沒有節目?』

白秋臉露詫異之色:『沒有。甚麼事?』

雅絲:『沛玉告訴我,新聞報告說,斷電可能需要至少三天才可全面修復,今晚你家裡會更為寒冷,我擔心…………』

白秋臉露一點疑惑之色:『為何妳突然變得如此慷慨?』

雅絲垂下頭,她避開了白秋疑問的眼神,然後陰聲細氣地說:『人家想……想……想……』

白秋見雅絲說話突然變得口吃,而且欲言又止,他以為自己已經攝取了含羞臉容的魂魄,微笑地說:『我今夜十時放工,馬上來這裡陪妳。』

白秋在整頓早餐裡也喜形於色,他料想不到自己未曾開口作出要求,意中人就已經自投羅網了。

冰暴的次日,很多人家裡沒電煮食,白秋工作的餐館生意滔滔。


晚上十時多,白秋駕車至雅絲所住的渡假酒店。他踏進雅絲的房間,見到沛玉坐了在書桌前的椅子。

沛玉立即喜上眉梢,她馬上站起來,興奮地對白秋說:『你果然到來,真是皆大歡喜。』

白秋露出莫名奇妙的神色:『為何妳如此雀躍?』

沛玉頓時啞口無言。關好房門走至白秋背後的雅絲即刻回答:『今晚我們在網上玩算命,說她就快有艷情。』

白秋聽後,他便對沛玉說:『哪麼真是要恭喜妳!』

沛玉回以歡欣的笑容:『我先走,晚安!』

話畢,沛玉隨之步向房門,然後離去。

房門被關上後,雅絲隨口跟白秋說:『我先去洗澡,你待一會吧。』

這時白秋見到電視機前放著行李箱綁帶,他不假思索便向雅絲說:『今晚我再被妳綑綁也沒有所謂,但妳要讓我跟妳同眠共枕。』

雅絲微笑地點頭:『今夜你一定可以抱著美人棲。』

雅絲就在白秋喜悅的面容中走進浴室。

二人沐浴過後也穿上白色浴袍,白秋如先前一晚般被綁紮在書桌前的椅子上。而且,整個綑紮過程十分順利,因白秋早已知道雅絲的動向。


昏暗的房間只是依靠浴室的燈光作照明。此時房門突然傳來敲擊的聲響,雅絲彎腰少許,於白秋的耳邊輕輕細語:『讓我去看一下是什麼事,你不用驚慌。』

雅絲走去打開房門後,站於門外的沛玉向她說:『我可能留下了手袋在妳的房內。』

雅絲跟她打了一個眼色:『我沒有見過妳的手袋喎!』

沛玉以不太相信的語調回應:『我進來找一下吧!』

話畢,沛玉就強行走進房間,而雅絲就以「非常自然的手勢」把房門關上。

沛玉裝作沿途尋找手袋的模樣,直至她走至書桌的椅子,她突然失聲地大叫:『嘩!妳有沒有太過離譜呀!竟然將雄糾糾的男兒當成是奴隸獸般綁紮。』

雅絲走至沛玉的身旁,然後裝出憤怒的臉容:『這是我的喜好,關妳甚麼事。』

沛玉隨之以義不容辭的語氣說:『我就是要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雅絲馬上回應:『妳想「美人救雄」,沒有哪麼容易。』

沛玉沒有再跟雅絲辯駁,她伸手去解開纏在白秋身上的綁帶。二女隨即打鬥起來。

她們糾纏至雙雙跌在床上後,被嚇至魂飛魄散的白秋才呼叫:『妳們停手呀!我是享受被綁紮的。』

二女立即停止假裝的打鬥,互相呆視著對方。

白秋待了片刻,才慢慢地說:『昨晚我被綑綁時,我真是十分驚慌。我回憶起自己在童年逃學後,也被母親綑紮在椅子上鞭打。但每次我被母親綁打後,她也對我特別關懷和呵護。雅絲把我綑綁,她嚐盡獸慾後,待我真是非常好呀!教我沒法抗拒地戀上了她。』

房間隨之被靜寂所籠罩,直至兩位女生異口同聲地說:『甚麼?戀意的產生,不是因為「插一下」,而是童年陰影?』

雅絲和沛玉從床上站起來後,雅絲便對沛玉說:『那就更加容易做,妳就學我昨夜的方法,在椅子上把他「就地正法」。』

沛玉即時激動起來:『絕對不可以。我不會綑綁我心儀的男兒來與他交歡的。』

雅絲凝視著沛玉一會才開腔:『哪麼,妳解開他吧。』

沛玉彎下腰,她伸手至紮緊白秋的行李箱綁帶時,白秋馬上說:『妳解開我,我會立即逃走的。』

雅絲跟著伸手按著沛玉的肩膀:『妳衡量一下利弊吧。』

沛玉跟著移至白秋側旁,她蹲下身體,仰望著白秋的側面。情深的語音游進了愕然的耳道:『我不會視你為奴隸獸,你可有與我匹配的慾望?』

雅絲跟著走至白秋的另一邊身站立著,鳥瞰著他:『我可以再度蹂躪你,讓你得到愛意和快感,但我不會讓你摟抱我來睡眠的。』

雅絲以「美人救英雄」的計謀來誘使白秋戀上沛玉,結果是功虧一簣。

待續……

* * * * * * * * * *

究竟是甚麼因素燃點「吸引力」呢?愛情心理學已經有林林總總的見解和理論,這裡不會詳談。每個人面對異性而內心產生的「火花」,傳統的其中一個見解是,他或她,是因為對方有著他們「意識裡」父母親的優點。

然而,最近的一篇心理撰文卻指出,人們在大千世界裡,對某些異性產生「火花」,為何這絲「火花」會伴隨著「不安全感」,從而燃點愛慕呢?

這位心理學家指出,產生「火花」的另一項重要因素,是「潛意識」裡,童年時被父母懲罰或虐打的「恐懼」。這種「潛意識」裡的「恐懼」,在人們成長後,就成了他或她產生「火花」的「指引」,去尋覓使他們「再度產生」這種「潛意識恐懼」的異性,從而依附這位異性來壓抑「童年的恐懼」,這個心理過程就激起了愛情的「火花」。她或他,就成了「心儀的對象」了。

10 則留言:

  1. 一見鍾情就係咁,相處之下先知唔夾

    回覆刪除
  2. 卡臣:

    嗰篇「童年陰影擦火花」的見解,竟然大部份的留言都認同那位心理學家嘅睇法。原來有一班人,鍾意襯嘅都喺同一類人,而且每次都喺唔挨得耐,好快就玩完。佢哋一直以為喺「宿命」,無諗過喺自己嘅問題。

    回覆刪除
  3. 哈哈,如果細個俾啲孌童神父侵犯咪PK ,大個會唔會淨係鍾意啲修女或師姑嗰類架!

    回覆刪除
  4. Arm:

    哈哈!比番一條題目你諗,點解法國女人鍾意穿著修女服躺臥床上,讓情郎同佢開苞?嘻嘻!

    回覆刪除
  5. 我細個冇俾人綁過,真不知幸,還是不幸 @@

    回覆刪除
  6. 佛爺:

    呢條「捆綁」讓愛嘅橋真係絕喎,白秋嘅童年原來有d咁嘅陰影,長大嘅之後有被縛情意結喎。

    我突然間諗到,如果細個嘅時候畀狗仔或者貓咬過啫啫仔,咁第時長大咗咪…… :o

    回覆刪除
  7. 哈哈,兩個可能,一係個情郎本身係神父,一係佢地鍾意玩cosplay,著修女裝配合番情郎嘅神父袍,咁先有情趣囉!

    回覆刪除
  8. 校長:

    呢嗰咁嘅「克服潛意識恐懼」見解,我諗只喺構成「火花」嘅其中一個因素,不過,有人佔嘅成份高啲,有人就只有輕微影響。

    回覆刪除
  9. 世純:

    雅絲是要把自己闖進白秋精神的靈魂,跟沛玉掉換,所以她不能灌醉白秋,而是要使出「美人救英雄」的伎倆。

    我聽人講過,唔知真定假,內地有啲農村,小孩冇著褲,又周圍走。嗰啲鴨或鵝嘅高度,剛好當嗰啲男孩嘅啫啫,當蟲蟲咁啄啄。

    回覆刪除
  10. Arm:

    以法國女人嘅浪漫,應該喺你講嘅兩個可能性都有,不過後者佔嘅比率應該高啲。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