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12月4日星期三

昔情舊愛刻骨心(七)


昔情舊愛刻骨心(七)

xxxx年xx月xx日

天氣晴朗,炎熱。

這個假期做了四天私家看護,仿似是經歷了一段漫長的時間。本來我不打算接受這個別有用心的聘請,但我思索了很久,我還是應承了鄭太的邀請。

五天前的晚上,沛冬深夜回到香港。他只作短暫停留,為的是帶受傷的女兒回家。

翌日早上我到達機場時,沛冬給我電話,向我道謝。我只能作簡單的回答,因身邊有著其他人。

他的這個電話並沒有激起我腦海的波濤,因眼前泛起了另一片漣漪。

這次到日本札幌的豪華旅遊,不但是免費,而且還有薪酬,因我是以鄭太的私家看護身份,全程照顧著她。

過去的兩年多,我不時也短暫地做著鄭太的私家看護,她是我的熟客,我對她的要求和脾性已經得心應手。

直至兩個多月前的颱風襲港,那一晚下著滂沱大雨,我準備下班離開鄭太的私家病房,而她的兒子歛德到達病房不到半小時,他對我說外面下著狂風暴雨,不如由他駕車送我回家。

鄭太的兒子十分害羞,他在父親的公司做著會計之職。我料想不到他竟然有膽量開腔,提議送我回家。但我即時婉拒了。

兒子跟著望向他母親,鄭太隨之對我說:『歛德只是一片好心,他是不會心懷不軌的,你就讓他送你回家吧!』

我為了不開罪鄭太,就讓她兒子送我返家。

這程在滂沱大雨中的路程,開始時車廂只有狂風暴雨和汽車擋風玻璃刮水器的聲音。直至我開腔挑起話題,生硬的侷促氣氛才舒緩了一點。

到達家門,我打開車門,伸出雨傘,從我背後才傳出膽怯的再見聲。情況與電視劇中,富家子溫文有禮地跟女朋友開車門,是完全不一樣。我就在關上車門前向他道謝。

翌日我回到醫院,鄭太問我對她兒子的印象怎樣?我就回以客套的說話,莫非我得罪客人嗎?

那次只當了兩天的私家看護,我就從鄭太口中,知道她兒子的生活細節。歛德可算是跟我同齡,我比他大上半年。

這些家長「選媳」的遭遇,早已習以為常,我只是欣喜自己還有著吸引力。

兩星期過去,鄭太打電話問我,八月尾我放大假,是否有興趣做私家看護?我就應承了她。

過了兩天,她再給我電話,索取我的個人資料,因要買機票,這次我是陪她去旅遊。我頓感愕然。因她的健康狀況,是不需要有護士陪同出遊的。我細問之下,才知道鄭太是一家人去旅遊。

我躊躇了兩天,心知「醉翁之意不在酒」,鄭太只是想試一下「水溫」,所以我一直沒有給她作回覆。

誰料鄭太再來電,她說願意加多一點津貼給我,因她擔心旅遊時健康狀況出現變化。鄭太似是猜測到我的顧慮,她沒有再提及她的兒子。

既然她只是強調是為了自己的健康,我就不再拒絕她的聘請。

四天前到機場,辦理著登機手續和行李寄艙時,鄭太的兒子一直在幫手搬行李箱上行李輸送帶,我就預計到他會主動來幫我。可能他與家人同在,今次他對我的態度,沒有像上次他在暴雨中送我回家那樣生硬。

我們入閘後,就在航空公司的貴賓室等待登機。這時我才意識到,我們是乘坐商務客位的。原來我自己的心情也忐忑起來,致使我完全沒有為意,我們是在商務客位的櫃檯排隊辦理登機事宜。

登上了客機,鄭太指示我坐了在窗戶的座椅,而她就坐了在我隔鄰。鄭先生和兒子就坐了在我們前面,鄭太的女兒和她兩個小孩便坐了在我後面。這個安排教我安心,至少我感覺到,我是來照顧著鄭太的。

飛機衝上雲霄,逐漸地平穩後,鄭太站起來,走至前面的廁所。

她從廁所出來,經過她兒子和鄭生的座椅時停下腳步,然後向兒子說:『我有一些事要跟你爸爸商量,你暫時去坐我的座位。』

兒子便站起來,跟著他就與我並排而坐。

拘謹的氣氛並沒有維持太久,空姐遞上餐飲牽起了我與他有了談話的內容,我們就在客套地談論食品。

餐飲結束後一會,我站起來去洗手間,經過鄭太的座椅,見到她正在看電影,並沒有跟鄭生談話。

從洗手間出來,我再經過鄭太的座位,只見她合上眼睛在休息。我只是覺得奇怪,她剛才還是精神奕奕,就是在我如廁的數分鐘,她突然疲累起來。我不是初次照顧這位病人,她的健康狀況不是「差」到如此地步。然而,她的所謂「暫時換座」,就「順其自然」地變成了「固定座位」了。

航機到達後,他們租了一輛七人客車。在搬行李箱上車尾時,鄭生以家長自居,而兒子也不甘示弱,兩父子在互相請纓。鄭太的大女兒明鳳就與她的兩名小孩早已進入了車廂的後排座位。

我和鄭太也站在車尾處,因我的身份跟「菲傭」沒有分別,不可能自行先上車。這時鄭太示意我跟著她走向車前,她就指示我坐上車頭的座位。

車尾傳來關門聲後片刻,歛德便坐上了駕駛位。鄭太和鄭生登車後,車子便開行。我這名私家看護就在看風景,不是看護病人。而且,隔旁還有「導遊」介紹景觀。

該晚我們在吃自助餐和看表現。鄭太的大女兒明鳳,她在父親的公司任要職,性格非常強悍。所以我對她離了婚,完全不覺得詫異。

明鳳是名符其實的「管家婆」,她連弟弟吃什麼,也諸多意見,鄭太也未有如此「細緻」地管束兒子。這晚我才估量到,為何歛德會如此內向和害羞。

明鳳不時要我對證一些似是而非的營養見解,我唯有輕描淡寫地掠過。莫非我這位「菲傭」去矯正「強勢太子女」的誤解嗎?

他們兩姊弟不時為食物安排的事宜發生輕微爭吵。從明鳳的「厲語」中,我知道歛德此夜的狀態反常,不願順從他姊姊「既定的安排」,他想做回自己。

旅遊的三個晚上,我也跟鄭太同房。每晚我循例地跟她量度體溫、心跳、血壓,和安排她吃降血壓藥等事項,這是我的職責所在。

這位看似是慈祥的母親,每夜也旁敲側擊地查問我的私事。雖然我看穿了她的伎倆,卻沒法子阻擋她的巧妙攻勢。鄭太早已知悉我的感情生活,否則她不會安排這個旅程。所以她完全沒有再問這些事宜。

今日回港時,似是順理成章的安排,我跟歛德在航機上很自然地坐在一起。這程數小時的回程飛行,氣氛比起程時好了許多,大家談話也十分自然,歛德也沒有先前那樣難以啟齒,他不時也主動逗我談話。雖然他不是我杯茶,但不知何故,我對這位「懦弱追求者」卻感到頗為舒服。

這晚我以疲倦為理由,婉拒了鄭太邀請的晚飯,因我認為我們已經回到香港,再去吃晚餐是離開了我此次作為私家看護的範疇。

明天我還是放假,沛冬和卡箂早上便離開。我不知道是否應該去機場跟他們道別。那就順其自然吧,我今晚不調校鬧鐘,若果明天我可以晨早便起床,我就會去機場與他們辭行。

待續……

4 則留言:

  1. 巧桃今次去札幌,係鄭太的私家看護身份,定係鄭太小兒子(歛德弟弟)嘅私家看護身份先? :p

    睇到今集最後,歛德都冇偷上她,或是偷上她的床,太可惜喇。 :o

    回覆刪除
  2. 世純:

    這個故事與床無關,是探討前度與現在的關係,唔好想錯咗。上咗床,我唔知點寫大結局。聖誕節我至會放一篇性經來賀佳節。嘻嘻!

    回覆刪除
  3. 上咗床....咪當打場波、出身汗囉

    回覆刪除
  4. 卡臣:

    打場波,出身汗,個故仔𠹺唔到尾㗎喇。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