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12月25日星期三

聖誕告解性慾振(五)無悔的贖罪(大結局)(十八禁)


聖誕告解性慾振(五)無悔的贖罪(大結局)(十八禁)

暖和和的被窩裡,側身而睡,臉向牆壁的男兒,背脊逐漸冒出些微汗水。兩顆成年軀體擠身在一張單人床上,兼而被羽絨被包裹著,二人猶如置身於保暖瓶中。

子夜過後,谷精欲轉身,他赫然發現胸腹被一隻軟手貼著,冒汗的背肌,卻有軟綿且具彈性的柔體緊迫住。他思索了一會,為何他沒有被喚醒和著他回家?然而,他實在需要改變一下睡姿。

谷精在轉身面向著她的過程中,掀起了被子少許,窗外傳進的暗淡光線,和他自己手部與她身軀的相觸,教他誤以為自己是與一顆赤裸裸的胴體大被同眠。傍晚時分在尖東被推倒地上的經歷,教他即時提心吊膽:自己會否突然被捉姦在床?

此時他沒法子閉上眼睛。思考了半刻,他把身體退後少許,使背部和屁股貼著牆壁。兩顆胴體之間存在一絲縫隙,才教他安心一點。然而,隨著冷空氣從他倆之間的空隙流進被窩,熟睡的嬌體,很自然地就向暖暖的雄體靠攏,二人之間的空氣隔膜,就被排擠出被窩之外了。

谷精還在奢望是否還有後退的空位時,一隻沒有意識的光滑手臂,就把他當作成「毛毛鬆弛熊」地摟抱著。沒法入睡的胸膛,漸漸地被兩顆沒有企圖的彈性乳房壓迫至心跳加速,冒出了汗水。羽絨被內外,正是冷暖人間的寫照。

跳躍的心臟,任何窗外的噪音和大廈的輕微震動聲響,也教他恐慌。他就在誠惶誠恐中煞過了大約半小時。

隨之是嬌體轉身。她在轉動身體後,掀拉被子覆蓋自己玉體時,誤把驚憟的手臂牽引,教一隻僵硬的手掌按上了她柔滑的小腹。似是被拉離了牆壁的背肌,在狹窄的單人床上,跟著被後退的豐滿臀部壓著輕微灼熱的害羞陽具,使谷精的軀體再度被推回牆壁。

這時谷精已經再沒法子收蔵自己的含羞,他只可讓沸騰的陽具不斷震盪熟睡的圓渾屁股。

疲倦教他沒法再支撐,他就在釋放著能量的陰莖,被彈性股肌吸取動彈能量中再度進入夢鄉。


清晨四時,谷精突然發出喊叫聲,從而驚醒了索娜。此刻二人正面對面側身而睡,索娜隨即拍醒了谷精,然後問他:『你發惡夢呀?』

谷精微微地點頭。他跟著轉身,臉向回牆壁。索娜就猜測,可能是她前夫昨夜傍晚的所為,嚇倒了谷精。

清晨五時多,客廳傳出了噪音,喚醒了谷精。他頓感恐懼,轉身望向也被吵醒的索娜。

索娜向他輕語:『我的同住女友約了朋友去旅行,她準備去機場。你不用擔心,不是我前夫來尋仇,他也沒有這裡的鑰匙。』

谷精聽後,才放下整夜緊張的心情。若果索娜早跟他講清楚,她前夫不可能進來這家住宅,他就不會虛驚一場。

兩對眼睛在仍然漆黑的床上默默地凝視著對方,直至索娜再度輕聲地開腔:『我們再睡一會吧!現在還未曾天亮呢。』

他們二人才閉上眼睛。然而,兩人再沒法子入睡了。

客廳傳來木門和鐵門關閉的聲響一會後,兩顆面對面而緊迫著的軀體,開始蠕動起來,而他們的背肌也分別受到一隻手掌的撫愛。谷精穿著了內衣褲,以致他的背部並沒有受到直接的肌膚之親。這時谷精也發現,與他共捲於被窩的人兒,並不是完全赤身露體的。

被窩內的溫度,隨著逐漸激烈的軀體磨擦而上升。獨身了一段日子的索娜,她的玉體再度受到男兒的撫慰。雖然她並不畏懼這位手腳笨拙的「青頭仔」(處男),但她沒有作任何避孕的恐懼,教她沒法子放奔自己的情慾。兩顆沸熱的胴體只是在互相搓揉,並沒有更上一層樓。

過了好一會,灼燙的含羞陽具在緊密的內褲裡,終於激起谷精把索娜推至仰臥床上。

爬上嬌俏的玉體,谷精雙臂隨之伸進柔滑的背脊。兩張期盼已久,慾求親親的臉頰,跟著便相互磨擦起來。

連綿的臉部刺激和身體煎煞,教索娜沒法子忍受。雖然她閉上了雙目,但她也可輕易地攔截了心驚的嘴巴。

兩張嘴唇吸吮在一起後,笨拙的牙齒,不時碰撞經驗的嘴齒。一條巧舌進駐了處子的口腔後,谷精突然緊摟著索娜。索娜灼熱的小腹和陰部,隨即受到失控陽具的使力壓迫。谷精的內褲,頓時灌注著黏性的乳白玉漿。

片刻之後,一顆無力再支撐的頭顱,前額躺下枕頭上。索娜的雙手,依然摟著逐漸降溫的軀體。她待了一會,就寛恕了谷精的半途而廢了。


曙光擊退了黑暗,房內漸漸變得明亮。小睡一會的谷精,他甦醒過來時,已經更換好衣服、坐於書桌的索娜對他說:『你先去洗澡,我們才出外吃早餐。浴室門後掛有一條大毛巾,你可以拿來抹乾身體。』

他們二人是住在同一區域,兩人的居所只是相隔數條街。聖誕節的早上,他倆走經昨晚索娜告解的教堂時,索娜停下腳步,然後問谷精:『你讀小學時,也來過這家教堂吧。』

谷精微微點頭。他跟著才說:『我很久沒有進裡面了。』

索娜頓感愕然:『昨夜不是神父把我的電話告知你嗎?』

谷精臉露困惑之色。他思索了一會,誤以為慾蓮跟神父扯上關係,他隨之向索娜解釋:『可能是一些教友胡亂地編造我的事來告訴神父。』

雖然索娜並不相信谷精的說話,但她不打算追究谷精的謊言。因平安夜一役,教她深信谷精是「青頭仔」(處男),其他的枝節已經不重要了。

他們吃早餐時,索娜對谷精說:『我中午約了朋友,今晚會夜歸,你可否在地鐵站接我回家?』

谷精沒有遲疑便應允:『沒有問題。』

索娜:『那麼你去買一盒避孕套才來接我吧!』

谷精頓露困窘的臉色:『不是吧!我……我……』

索娜微笑了一下:『你快點兒進食吧!我……我……我……』

早餐至尾聲,一位中年女人走至他們的餐桌,跟他倆打招呼。

女人是索娜的教友,她以極不客氣的語調問索娜:『你老公呢?』

索娜尷尬地回答:『我離婚了。』

女人的語調依然不友善:『你這種人,視神給予人們的規條如無物。你離婚就搞我的侄兒,你是否過份淫蕩?』

索娜沒有回答。谷精隨之開腔:『姑姐,不少虔誠教徒,沒有離婚,也搞婚外情,他們是遵從對神的承諾嗎?』

女人沒有回應,她即時回到自己跟幾個朋友的餐桌。

二人吃過早餐後,索娜就乘坐巴士離開,而谷精就步行回家。他經過一家便利店前停下腳步,遲疑了一會便走了進去。但結果只是買了一些雜食回家。


聖誕日的晚上九時多,他們倆在地鐵站的出口重逢,然後返回索娜的家。

索娜已有一點疲態,她梳洗後從浴室出來,便叫谷精去洗澡。谷精走進浴室,他發見有一套男裝睡衣褲和內褲。躊躇了一會,他才開始洗澡。

更換上睡衣褲的谷精,他走回索娜的睡房,關上房門後,見到索娜已躺臥被窩之內,房內只剩下橙黃光線的檯燈。

索娜隨之問他:『你有沒有買到避孕套回來?』

谷精含羞地搖頭。索娜不假思索地說:『那麼你關燈上床睡吧。』

話畢,索娜便轉身臉向牆壁。

房間變成漆黑一片後,谷精鑽進被窩。他側身而睡,臉向著索娜的背脊,然後以慚愧的語調向她說:『索娜,我是願意向妳告解,我今早跟妳分手後,我走過入便利店和藥房,但始終沒有膽量買避孕套呀!』

待了一會,索娜才回以疲累的語氣:『睡吧!明早我陪你去「壯膽」。』

谷精依然以手掌輕按著索娜雪白的肩臂,他欲言又止,始終找不到言辭再作解釋。他跟著平臥床上,雙眼凝望著幾乎沒有光線的天花板,心裡在怪責自己的害羞。俏佳人只是穿上胸圍和內褲,萬事俱備,只欠橡膠套。

迷糊的沉思過了半小時,背向著他的索娜,她轉身之後,把頭顱倚於他的肩膀,然後繼續甜睡。此刻他對埋怨的臉孔感到蒙糊,她是否進入夢鄉後,就寛恕他的怯懦?

悄悄的呼吸聲,掃去了谷精的思緒,教他也逐漸沉入夢境。


子夜過後,仍然仰臥而睡的谷精,他的胸膛被一隻嬌手輕柔地撫摸著。半睡略醒的語音,傳進了微熱的耳孔:『妳睡醒了嗎?』

嬌眉沒有回答,她只是以巧指解去了男裝睡衣的全部塑膠衫鈕,然後轉身向回牆壁。谷精感到莫名其妙之際,從牆壁反彈出問語:『我接受你先前的告解,寛恕了你的害羞。你不是今早被你姑姐的質疑,從而耿耿於懷吧?』

谷精聽後,才掀開被子,然後跳下床,做了索娜期望的事情。

他鑽回被窩後,隨之伸手跨越索娜的身軀,一隻手掌沒有遲疑地奉承期待的乳房。早已勃起的陰具,就在兩條玉腿之間尋得疪護之所。

綿綿的搓揉教逐漸被加熱的嬌體轉身,一隻有意的柔手,伸進枕頭下,取出一個未曾拆開包裝的避孕套。

兩隻巧手在拆開避孕套的包裝時,感動的語音傳進索娜的耳朶:『謝謝妳的體諒!』

嬌手跟著伸進被窩的深處,緊箍的橡膠環就隨著陰莖的龜頭而上。二人隨之扭作一團,互相揉搓著對方的身體。谷精的嘴巴,並沒有享受太久的自由,他很快就被一張唾涎的嘴唇所俘虜。

被征服的嘴口,他的口腔跟著被一條巧舌進駐,口涎也隨之被汲取和掠奪,教一隻不甘心的手掌,伸往了圓渾的屁股,擠弄著那兒充滿彈性的股肌。


被窩之內的溫度漸漸上昇,激發閉上雙眼的臉孔翹起。一隻本來於谷精背肌忙碌的嬌手,伸往他的後腦,然後把他的頭顱推往她自己的頸項,逼使他的嘴唇親上敏感的頸膚。

嬌手並沒有離開頭顱的後腦,她只是控兵不動。直至她的頸部肌膚濕潤起來,按於谷精後腦的手掌,才失控地抓弄他的頭髮。枕頭之上,緩緩地傳頌出悠揚悅耳的呻吟聲,點綴著寧靜的房間。

沒有制控的陽具,於兩雙互相磨擦的腿子之間被翻來覆去,不時誤擊藏匿在一小片內褲裡的含情陰戶,教一顆充血的陰蒂呼之欲出。

連綿的敲撞,教兩扇陰唇忍無可忍。撒嬌的玉體,突然把谷精推開,她隨之伸手往自己的下體,脫去一條礙事的內褲。索娜跟著把谷精推至仰臥床上,她隨之爬了上谷精的身上,谷精便伸手整理好羽絨被子,使大家不會著涼。此時渾圓的屁股翹起少許,好讓陰戶可以矯正堅挻陽具的位置,教兩片發熱的陰唇壓著陽具的根部。


專注力只是在陰莖的頭顱,耳朶被突如其來的牙齒狠狠地咬著。谷精慘叫一聲後,掀開了堅硬陽具被灼熱陰戶磨擦的序幕。一雙摟撫著柔滑背肌的手掌,似是在舒緩兩隻耳朶輪流被咬的痛楚。然而,縱情的嘴齒,完全沒有憐憫軟綿的耳朶,她只顧自己在為所欲為。

貪婪的口齒滿足了口腹之慾後,兩顆豐滿的乳房壓下健碩的胸脯。索娜隨之把雙手伸往她自己的背脊,解去她身上唯一僅存的布料。


一條胸圍被放置於枕頭後,兩顆赤顆顆的胴體再度激昂起來。谷精突然吞吐地輕語:『我……我……的避孕套……似乎快……快要甩……甩掉呀!』

蠕動的屁股隨即停下來,翹起了臀部,讓一隻嬌俏的手掌伸至二人的陰部,半甩的避孕套即時被扯去。堅挻的陽具隨之被巧指執著,脹紅的龜頭,就被強行與情慾高漲的陰核親吻。此時谷精的命根子,已經不再屬於他自己的,他已成了漆黑被窩裡,隱藏於濃蔭密叢裡淫蕩陰戶的奴隸了。

慘被折磨殆盡的陰莖,並沒有教五隻巧指手下留情。微微張開的陰戶,品嚐了龜頭吐出的甜液後,她慢慢地含著火紅的龜頭,舔嚐他的鮮味。然而,情意的陰戶,不時也讓龜頭退出,讓他可與陰核嘴吻。陰戶和陰蒂,就輪流分享著玩弄潤濕龜頭之樂。

可是,沒法分享龜頭之樂的陰道,慢慢地唾涎欲滴,她終於大發雌威,突然把整條堅硬的陽具吞噬進去。索娜的手隨之返回谷精的背肌,兩雙手臂相互摟著對方的軀體。蠕動的玉股,引導著谷精的下半身,他開始抽動著一條沒有經驗的陽具。羽絨被的表面,便猶如浩瀚汪洋中的波濤般此起彼伏。

被抽插至灼燙的陰道,教熾熱的玉體沒法子忍受。失去自制的嘴齒,噬咬上紮實的肩肌,使谷精叫喊起來。然而,凄厲的慘叫聲,並沒有教忘卻自我的口齒罷休,谷精的兩邊肩膀,就被毫無憐憫心的唇齒,肆意地輪流蹂躪。

潤液逐漸沾濕了兩叢互相擦磨的恥毛和陰囊,燃燒的兩顆胴體幾乎要將對方吞嚥之際,谷精突然開腔:『我……我……就快要……射……射……了,我……我……是否……要……要拔……拔出……出來呀?』

話畢,吞吞吐吐的嘴巴,隨即被一張沒有意識的嘴口吸吮著。一條激盪的巧舌,失控地闖進還欲發問的口腔,制服了內裡仍然想移動的舌頭。枕頭之上,再沒有干擾縱慾的噪音了。

一絲凌厲的床叫聲,伴隨著山洪暴發的激流衝進陰道的深淵。仍然熾熱的胴體,依舊緊摟著噴發了的軀體,沒有讓他鬆弛。谷精的嘴口,依然要侍奉貪婪的唇舌。收縮的陰道,幾乎要汲乾陰囊內的精液。

兩顆胴體恢復正常的溫度後,嬌緻的臉孔,便躺在健實的胸肩上。被窩之內,回復了睡眠的姿態,再沒有肢體的激烈動作,只有少許瓊漿玉液,慢慢地從緊閉的陰戶滲出。


節禮日的早上,索娜從浴室梳洗出來,她喚醒谷精。谷精坐起來,他穿上睡衣褲後,索娜便整理床被。谷精見她從枕頭下取出兩個未曾拆開包裝的全新避孕套,頓時目瞪口呆。

索娜知悉他的詫異眼神後,向他說:『這兩個套留待今晚告解後才用。』

谷精頓感愕然:『不是吧!我又做錯了什麼事,要去教堂告解呀?』

索娜伸手輕拍了他的臉頰一下:『聖誕夜你在床上向我告解,我就失去了分寸。今早你要陪我去取醫生紙,然後去買事後避孕藥。』

谷精回以堅定的眼神:『我陪妳去見醫生沒有問題,但為何我要去告解呀?』

索娜淫笑起來:『昨夜你向我告解後,我就意識到我快要噬上一位「青頭仔」(處男),致使性慾大振,所以就放縱地歡愉,不願再為你戴上避孕套。以後你跟我行房前,我也要你先向我告解,因我已經鍾情這種條件反射的心態了。』

谷精才鬆了一口氣:『那麼我先去梳洗。』

谷精從浴室出來,才問索娜:『我今天中午約了姑姐一家五口吃飯,你是否也一同去?』

索娜凝望著谷精期盼的臉容一會才回答:『你不怕被姑姐嘲諷,我是沒有問題的。』

中午時分,索娜和谷精到了酒樓。他倆坐下後,谷精的姑姐跟著向他說:『你有沒有離譜一點呀!帶同這位離婚女人來參加我的家庭聚會。』

谷精不忿地回應:『教會不停地講包容,其實最擅長是以教義來築起道德高臺,然後把無辜的人們標韱化和罪惡化。索娜離了婚,有何不妥?我覺得我將來娶了她,才可以與她一起上天堂。』

谷精的姑丈見狀,立即開腔打圓場。然而,這頓茶聚的氣氛並不太差,因谷精的表姊弟跟索娜有講有笑。

午飯之後,索娜和谷精就在地鐵車廂內分手,他們各自有自己的節目。


節禮日的子夜,谷精梳洗後從浴室返回睡房。他掀開被子,赫然見到穿上紅色內衣褲的玲瓏嬌體躺臥床上。索娜跟著姣好地問他:『這套內衣褲的顏色,是否應節呀?』

谷精目瞪口呆了一會,索娜便轉身,臉向著牆壁。谷精隨手為她蓋好被子,他才除下睡衣褲。

鑽進了被窩的赤裸身軀,隨即從後摟抱著嬌俏的玉體。谷精跟著向她說:『我要向妳告解,我今天傍晚,擅自買了一盒凹凸有緻的情趣安全套,』

沒有轉身,卻感到詫異的背脊,待了片刻才回應:『哪麼你馬上向我「贖罪」,我就會寛恕你。』

一隻手臂隨之伸出,沒有躊躇的手掌,跟著抓著火紅奶罩包裹著的圓滿乳房,從而再度燃點了被窩內情慾的火焰。

全文完。

8 則留言:

  1. 佛爺有返電之後,果然充滿力量!!!
    見到文中的鹽花,知你谷咗好耐

    回覆刪除
  2. 卡臣:

    真喺好似喺地獄返番上嚟咁!簡直攞命!慘過谷精上腦。

    回覆刪除
  3. 佛爺:

    睇「半途而廢」嗰段,諗住到戲肉喇,點知谷精做咗門外漢。原來好戲在後頭,之後嗰段床戲寫得好到位喎。

    告解同贖罪用喺性愛,係你先諗到呢條計咋。

    回覆刪除
  4. 世純:

    你喺我鹽花嘅「試味師」,你話床戰寫得「好到位」,我就好開心。即喺好夠鹹。嘻嘻!

    你可以睇一下啲文學評論嘅書,佢地可以擴闊你嘅諗嘢方法,點樣將啲風馬牛不相及嘅嘢,拉埋一齊,而喺有諷刺意味的。就算讀文學嘅人,都唔一定可以寫故事。寫故事嘅人,一定要「聯想力」高,專注力越失調越好。你見一些著名作家,他們沒有高學歷,但就可以寫到天馬行空,因為這是性格使然,跟教育水平無關。

    回覆刪除
  5. 佛爺:

    鹽花試味師呢個職位,同香港「淫褻物品審裁處」嘅工作差唔多,不過我就越淫越支持,佢哋就越不雅越打壓。 :p

    文學評論嘅書對我嚟講太艱深喇,我鍾意睇香港傳媒嘅作品多d。因為佢哋d記者都係大作家,佢哋「沒有高學歷,但就可以寫到天馬行空」同埋「將啲風馬牛不相及嘅嘢,拉埋一齊」。

    好似最近北韓咁吖,又話張成澤畀狗咬死,又話金正恩發表「何不食肉糜」論,呢d傳媒好似派咗好多記者長駐金正恩身邊咁呀。

    回覆刪除
  6. 世純:

    若果有得去「淫審處」到做,我都願。「先睹為快」嘛!嘻嘻!

    香港啲記者真喺最勁爆嘅作家,乜都諗得出。若果佢哋寫鹹故,肯定鹹過我。嘻嘻!

    回覆刪除
  7. 新一年,更要精益求精!

    回覆刪除
  8. 卡臣:

    新年快樂!祝你2014年,精囊兩盈。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